荷包网 > 高辣文 > 魔魅 > 12 被君胁迫

魔魅 12 被君胁迫


    魔魅(限)45<重H、慎入>

    幕清幽从没想过自己会再次回到这忘忧洞中来。更猜测不出这一次的回来竟是由自己代替了浮云公主的位置被牢牢地绑在那张魔夜风用来奸女人的石床之上,而非以往事不关己的旁观者……

    相似的时间,相似的火把将整个房间照亮。

    还有相似的只随意披著一件淡色长袍明显是刚沐浴过後的邪魅男人。

    她看到魔夜风负著双手悠閒地站在石床之前,英俊跋扈的面庞上扯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而那双邪恶的眼睛里出的光芒却隐含著将要进行杀戮的兴奋。

    他是来享用他的猎物的。

    他最想要、也最迷人的猎物──

    但是他却并不急著靠近她,只是静静的看著她,诱惑她,用眼神不断地猥亵著她,让她不由自主的开始轻颤。

    幕清幽屏住呼吸谨慎的望著眼前男人的举止行动,却发现他在良久之後缓缓的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老实说,我还真的舍不得。”

    “舍不得什麽?”

    幕清幽本不是一个好问的人,但这一次她却敏感的察觉到他口中的这个舍不得是跟自己密切相关的。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幕清幽的出声似乎提醒了魔夜风春宵苦短的事实,於是他冷笑一声,大手扯开自己的衣襟向後轻柔的甩开──一具古铜色的健壮裸躯就这样完美的呈现在幕清幽惊恐的眼前。

    他的肌理还是那样的纠结壮硕,一块一块紧贴著坚硬高大的骨骼。古铜的颜色在火光的照耀下散发著漂亮的金属色泽,乌黑的长发披在肩头让他看上去宛如一个可以媲美战神的传说。

    她看到他身上的疤痕,便明白这个男人骁勇善战绝不会因困窘而向任何残酷低头。包括他想做成的事,以及想要的女人。只要是他所想的,一切的一切都势在必得!

    最重要的是,在他有力的双腿之间,那嚣张的男此时正高高的向上挺翘,与他平坦的腹部形成完美的四十五度角。  幕清幽试著向後退缩,却被身上的锁链紧紧缠绕。一双柔媚的眸子只能不安的盯著对方胯间乌黑的毛发之中带著侵略的,困难的吞咽著口水难以想像曾经他是如何将如此巨大的棍塞入自己体内的。

    “你不要过来!走开!”忍不住咒骂著意图不轨的男人,意志力却在看到魔夜风邪恶的笑著伸手上下抚自己胯间长物的暧昧举动而全然崩溃。

    那是一任何女人见了都忍不住要臣服的巨大,深沈的紫红色,硕大而不断渗出透明热的圆端。身之上光滑而甚少褶皱,充血的十分完全。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上面青筋的跳动。

    她知道他是在故意用自己的身体勾引著她。而她除了懦弱的闭上眼睛不去看他之外竟想不出任何其他的办法来抵御这种诱惑。

    “来,它,你会喜欢的。”

    走到幕清幽的身边,拉住她活动范围有限的玉手,魔夜风将自己的交到她的手上。也如心中所预料到的,遭到她的闪躲与厌恶的拒绝。

    不以为意的俯下身子,用低嘎的嗓音靠在幕清幽耳边呼著热气,“如果你听话,我也许会考虑给神乐留个全尸。”

    真是卑鄙……

    美眸含著愠怒瞪著面前赤裸的男人,难以想像他居然用神乐的命来逼迫自己就范。

    “乖,它。”爱怜的撩起她的一缕发丝放入口中缓慢的咀嚼,魔夜风诱哄著她的小手开始带领著她在自己的上来回移动。

    “嗯……就是这样,好舒服……”

    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做了这样羞人的事情,幕清幽望著嘴角尚且挂著她的发丝却眯著黑眸舒服的呻吟的俊美男人。心头也不禁涌起一阵燥热,她幽幽的叹息一声,被放开的手掌开始自主的圈住魔夜风的上下套弄著。

    “对,就是这样……真!”被她用手抚的快感让魔夜风的下体越胀越大,他的需求也越来越不易得到满足。

    正屈辱的承受男人对自己玉手的猥亵的幕清幽迷茫之中却感到手中的热烫感攸的消失了,再定神望去的时候却发现魔夜风巨大的已经抵住了自己的唇前。上面的小孔开合著流出滑腻的湿甚至已经沾染了她从未被如此对待过的樱唇。

    “妖,帮我吸!别让我重复第二遍!”不容置喙的用的前端在幕清幽的唇前来回移动试著挤开她紧闭的菱唇,魔夜风催促的语气带著感的喘。

    “唔……”已经知道考验他耐的下场,幕清幽只得伸出兰舌轻轻的舔了那肿大的圆端一下。感觉到他的味道并不像想像中那麽难以接受。甚至,当她一次又一次继续将他流出的热舔弄著含进口中之时,自己的双腿之间也跟随著流出一股热切的暖流。

    “啊嗯……舒服……对,就这样……帮我吸!”被她灵活的舌在小孔处打著转转,魔夜风再也忍受不住这种甜蜜的折磨用力一个挺腰将自己的塞进她的口腔之中直顶到她的喉咙深处。

    “唔唔……”被他的塞了满嘴,幕清幽呛咳的忍不住留下眼泪来。而眼前的男人却没有怜惜她的生嫩,迳自在她滑嫩的口中快速抽送起来。

    “啊……啊恩……”一面做著抽送,魔夜风一面将手伸进幕清幽的衣襟,抓住她的一团绵跟著自己的抽送的频率大力的揉捏著。

    “唔……不要……”口腔的内壁被他大的磨蹭得生疼,而他却仅仅是刚将热铁进入一半而已。

    正当幕清幽觉得自己就要被他用这种残酷的刑罚折磨的昏厥过去的时候,魔夜风忽然大叫一声猛地抽出自己不断跳动的。

    “受不了了,你这浪荡的女娃儿!我要先你几下!”

    尚未完全明白他说话的含意,幕清幽却见魔夜风已经翻身上床古铜色的男身躯就跪坐在自己的两腿之间。

    欲望让他的双眼蒙上一层嗜血的腥红,魔夜风大力的扯掉身前女人碍事的衣物。拉下她挡住口的布料,撩起遮盖住她修长美腿的裙摆,让它们统统在自己的指间化为一钱不值的破布。

    只一瞬间的功夫,幕清幽就变得和他一样赤裸。

    邪的注视著眼前洁白的玉体,魔夜风压住她的大腿用两指分开她已然被春水浸湿的花瓣露出诱人的口。

    顾不上她还没有因足够的前戏而完全动情,魔夜风已经无法忍耐想要她的欲望,用另一只手扶著自己巨大的对准她的口开始慢慢的推入。

    “唔……不要……嗯!”感觉到自己紧窄的湿被他缓慢的撑开,他故意放慢动作好让幕清幽充分了解到被他入的过程。

    “啊哦……好紧好热……你吸得我真爽……”好不容易将自己完全没入她的甬道,他太大而她太小。所以魔夜风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圆端已经顶到她柔嫩的花心,於是他开始放浪的摆动起臀部开始左右旋磨著那一块软。

    “啊……啊……不要……”被他巨大的研磨弄著,幕清幽只感到身下的水越流越多。不由得缩紧小腹将他吸得更紧。

    下集预告:药是不能乱吃的昂。。。但是魔夜风却坚持喂幕清幽吃下诡异的两粒丹药。。。那是恶魔施暴之前的安抚?又或者他只是为她打开了通往地狱的另一个入口……

    魔魅(限)46<重H慎入>

    故意曲起幕清幽的两条长腿,魔夜风将它们狠狠地压在女人的前,与她上下波动的两团房相互挤压。自己则打直了身子伏在幕清幽的两腿之间,开始不断起伏抽著她销魂

    的水。

    “看著我!妖!看我是怎麽干你的!”邪恶的逼她睁开眼睛看著两人的器相互交缠。

    幕清幽只得被迫著凝视自己粉嫩的口不断吞吐著魔夜风紫红色的壮,两片小巧的唇随著他鲁的入而不断的翻进翻出。视觉上的刺激让她身体内部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情不自禁随著他的起伏摆动著自己的纤腰。

    “真美……啊……”开始回旋著进出幕清幽的小,魔夜风健臀摇摆的更厉害,不断变换著方式抽送成更大的弧度加强两人交欢的快感。

    “真浪……才了你几十下就这麽多水!”狎声笑著幕清幽的敏感,魔夜风继续挺动著下身昂著头露出即痛苦又欢愉的表情。

    “别动……让我干你一会儿……我现在先不你……”似乎只是想暂时缓解一下欲望的需求,魔夜风停下狂猛的捣弄动作,转为闭上眼睛做著慢速的活塞运动。

    “唔……”被他奇特的命令弄得十分羞赧,幕清幽心中虽然气极却又十分欢愉。眼见魔夜风自顾自的沈浸在轻抽慢的享受之中,而自己只能像个无生命的娃娃一样被他用来自慰。

    不悦的被动感让她开始猛力收缩著甬道,一面挤压著里面的硕大,一面试著运动肌将他排挤出去。

    “出去啦,你这个变态!”

    “哦……浪娃儿!是在逼我泄麽?”黑眸攸的睁开来一瞬不瞬的望著幕清幽,腰间的也毫不客气的凶猛捣入女人的幽。满意的听著体与水击打的声响,他惩罚的挺动腰杆故意用力撞击著幕清幽体内那一块敏感的软,逼她浪叫求饶!

    “你你……啊恩……”曲起的双腿被他更用力的压在前,邪佞的手指还玩弄起她的两粒玫瑰色的头。魔夜风边捣弄她的小边大口大口的吸吮著她白嫩的,身下的节奏也开始加快。

    “不……我不要!”感觉到自己被他撞得快要飞了出去,幕清幽恨不能将这个发情的兽踹的远远的。眼见自己的身体开始痉挛颤抖,下身的小也正在不自觉地收缩。幕清幽不想再在他的身下达到欲仙欲死的高潮,一咬牙用尽全身力气向魔夜风的俊脸踹去,却被他轻笑著向後一退右手准的擒住了她的脚踝。

    “叭”的一声,像拔出吸得死紧的塞子一样随著魔夜风身体的後退他腰间的巨大也从幕清幽的水里无情的抽出。让她立刻感到下体一阵磨人的酸麻。

    男人两腿之间的仍然硬挺竖起,只不过这一次上面却沾满她流出的。

    魔夜风看著带著宛如打了一场胜仗的表情夹紧了双腿不断向後退缩的幕清幽,薄唇微微的向上勾起,吐出一句令人不寒而栗的话。

    “你看,差点被你迷惑住,而忘了正事。” 暂时不去理会欲望的压抑,魔夜风转身走到石床旁的台子边上打开了摆在上面的黑色漆木盒子。

    正事?

    听到他的话,幕清幽忍不住睁大双眼谨慎的望著眼前的男人。

    却见魔夜风用修长的手指从中拈出两粒不同颜色的药丸,小心翼翼的放入掌心。这黑色漆木盒子在她第一次躲在岩石後偷看他与浮云公主欢爱时就已经发现,却一直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麽。

    现如今,盯著在魔夜风长著茧的大掌之中来回滚动的诡异丹药,直觉告诉她那东西一定不可以碰!

    可惜这男人却不肯放过她,只见魔夜风鬼魅一般的又欺到她的身前,将药丸递到她粉嫩的唇边。

    “乖,吃药。”低沈的声音甜蜜的诱哄著她。

    “哼!”倔强的偏过头去,不去理睬他的逼迫。

    下巴陡然间被勇猛的擒住,他的唇毫不怜惜的覆盖上来,激情的碾压她不听话的唇瓣。

    “唔……”早就知道他会用这一招,原本做好准备紧闭著牙关的幕清幽却没料到与此同时魔夜风古铜色的指掌却肆无忌惮的探进她刚刚并未满足的身下,用三手指狠狠地进她的小里大力的抽动著。

    “啊嗯!”一句呻吟还未完全发出,勾著药丸的长舌却早已不失时机的侵入。在她的口腔之中推挤著两人共同的津,逼她将陌生的药丸吞下。

    “嗯……”一粒丹药入喉,幕清幽有种想哭的冲动。

    “这一粒……是让你五年之内不会怀妊。”磁的嗓音紧贴著她的耳廓安抚著她担忧的情绪。

    听到对方的解说,幕清幽得知这药只是让自己一段时间内不会怀孕,心里才稍稍的放下心来。

    “啊嗯……”又一粒丹药被他以同样的方法逼入。

    “而这一粒嘛……”邪笑著舔吻著她的耳廓,魔夜风抽出律动的手指,将上面沾满的湿全都抹在她上下弹动的口,让染上靡的光泽。

    “会让你从今以後离不开男人。”

    什麽!

    魔夜风的话让幕清幽如晴天霹雳一般从刚刚有些迷乱的梦境中惊醒,她不敢相信他所说的这句话的真实。可是她的四肢百骸却随著丹药在体内的化开而立刻燃烧起一股陌生的热流。

    “你……什麽意思?”不知不觉间,身上的灼热越来越严重,让她忍不住扭动著身躯想要纾解这种过於灼人的燥热。

    理智离她的思维越来越远,即便已经被脱得一丝不挂,她还是觉得身体深处一阵虚空。迫不及待的需要男人最坚硬,最炽热的那一部份来狠狠的填补。

    “我的意思就是──”魔夜风看著身下已然发情的女人,满意的将自己的手指推入她微张的口中,逗弄著她滑腻的香舌。

    “吃了这药之後,无论面前是谁,男人一碰你就软了。只要他有意与你交欢,即便是再不愿意,你的身体也会不自主的放浪迎合。”

    难以置信的望著魔夜风邪魅的笑脸,在火光的映衬下他看上去更像地狱里的恶魔。

    幕清幽发誓,她一定要杀了这个男人!

    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麽这一定是有生以来别人对她做过的最邪恶的事!

    她刚想出言咒骂,却见魔夜风坐起身来慢悠悠的将仍然绑住她手腕的锁链依次解开,似乎是要还她自由。

    心中压抑著的怒火终於得以解脱,一双素手眼看就要扼住魔夜风喉结滚动的脖颈将他掐死在这里。

    而那男人却只是用那双勾魂的黑眸不动声色的看著她,诡异的笑著不闪也不躲。

    没有时间思考对方!什麽突然变得如此乖顺,幕清幽却惊愕的发现自己原本是要掐死他的小手竟不由自主的改为搂住他宽肩的姿势。 纤纤玉指还不时的在他前的肌上摩挲抚弄著,每每碰到他紧绷的男头都能引发他们两个同时的闷哼。

    “嗯……小妖……你真浪!”看著幕清幽美眸之中仍然含著惊恐的讶异,那一副诱人的女体却早已按耐不住的紧贴上来。柔软的嘴唇主动贴住他的薄唇肆意的吮吻,魔夜风丝毫不掩饰心中的亢奋与得意,大笑著将幕清幽紧紧抱在怀中开始一波又一波真正激烈的缠绵……

    魔魅(限)47<狂H、慎入>

    夜凉如水,新月如钩。

    初冬的静夜里,很多户人家都已经将门窗紧紧关闭。只怕自家的孩儿感染上恼人的风寒。却不知,在骁王的殿之中那一处不为人知的隐秘洞里,却上演著男女交缠的火热旖旎。

    “嗯……嗯嗯……啊……”火把的光芒已经有些暗淡,看起来似是燃烧了多个时辰。那一张冰冷的石床上空空如也,没有一点人类留下的体温与痕迹。而地上铺著的厚实绒毯之上,却跪坐著一对正激烈晃动的体。

    “叫啊!再浪一点!小荡妇!”跪在女人身後的男人紧抓著对方反剪在背上的藕臂,像对待奴隶一样让她向前弯著身子分开双腿趴跪著。

    自己则用身前的肌贴著她的背脊,不断将胯间的入女人水淋淋的,顶的她浪叫不断。

    与的碰撞发出激烈的“啪啪”声,其中还混合著没入水时“噗滋噗滋”的靡声响。

    “啊……嗯……我不行了……风……”清幽被身後的男人抽的浑身战栗,身下的口浪的洞开著,一次又一次承受著男人凶猛的进入。娇嫩的身子随著他的挺进而来回的晃动著,激烈的就像是要被他摇散了一般。

    “这就不行了,小荡妇!”故意将她的双臂扭痛,古铜色的大掌毫不留情的“啪啪”打著她翘起的臀,在她白皙的肌肤上留下清晰地指印。

    “啊……好痛!”委屈的咬著下唇,此时的幕清幽只能像个妓女一样任身後的男人尽情玩弄。药效让她完全失去了除了欢爱以外的意识,一心只想在男人的进攻下获得欲仙欲死的高潮。

    “痛也给我受著!你现在就是我的女奴,被**就是你的荣幸!”

    卑劣的言语让魔夜风觉得更加刺激,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胯间的一点。硕大的被幕清幽的丝绒甬道紧紧的包裹,每一次顶到她的花心都有一个甜蜜的小嘴吸吮著他敏感的圆端,让他自腰脊窜上一阵阵酥麻的快感。

    “唔……嗯嗯……”雪白的身躯被他残暴的掌控著,淋漓的香汗与他古铜色肌肤上的汗珠融合在一起。两人对比鲜明的肤色更增添一份凌虐的快感,那情形仿佛幕清幽真的变成了一个用身体抵债的女奴,被魔夜风骑在胯下死去活来的抽著。

    “说!我在对你做什麽!”用单手扭住她的双臂,另一只绕到幕清幽的身前攫住她的一团绵大力的揉搓著。

    “你在……在骑我……”不顾羞耻的吐出词浪语,幕清幽低下头看著自己挺立的头被他用掌心的茧旋磨著,忍不住扭动著臀叫的更浪。

    “继续说!说更激烈的!!”欲望将魔夜风琉璃般的瞳仁蒙上一层黯沈,此时的他死死抵住幕清幽体内的花心,感的左右摆动起窄臀摩擦不同方位的道壁。感受那些柔软的褶皱刮扫自己身的销魂滋味。

    “你在干我!!哦……奸我……你在用力的强奸我!!”哭喊著羞耻的话语,幕清幽只觉得自己的水被他的磨蹭得好痒好舒服。但是这些远远不够弥补她体内的空虚,她需要他更用力的撞她。靠两人抽产生的快感获得更多的美妙。

    “啪啪!”又是两声巨响,魔夜风将幕清幽残忍的推倒在绒毯之上,提起她的腰让她变成站起身子弯低腰双手撑地的姿势。自己则真的从後方跨骑在她的臀上,将越胀越大狠狠地进她蠕动的口,直捅入她敏感的花心。一面像骑马一样大力拍打著她滑嫩的翘臀,一面前後摆动著让在她的甬道之中快速做著活塞运动。

    “啊!!……嗯啊……”受不了的用手紧抓自己的脚踝,这样的姿势让魔夜风得更深。

    被他骑乘著摆动,幕清幽只觉得体内的那一处最痒的地方被他不断地用圆端紧凑的顶弄而骚到了,她忍不住在他向前入的时刻迎合著向後摆动,只求他能的更深。

    “小娃,明知道被奸还这麽爽?看来你很喜欢被男人强奸嘛。”汗珠顺著棱角分明的俊庞滴落在身下女人的背上,魔夜风分开双脚更用力的将入和抽入。每一次分明已经顶到她的花心,却还要更进一步的挤入花心上的窄缝。惹得幕清幽舒服的不断哭喊出声。

    “说你喜欢我强奸你!”拍打著她的臀前後晃动的狂猛无比,魔夜风英俊脸上的表情越发的痛苦。

    “嗯……我喜欢你奸我!干我!嗯……用力!”全身无力到几近虚脱,在承受著他又一次将大的强挤入自己的花心之时,幕清幽终於受不了的尖叫一声甩著长发达到了又一次高潮。

    “嗯哦……”被她喷出的水冲刷著热情的圆端,魔夜风舒爽的昂起头享受著花心上的小嘴对他圆端上小孔的吸吮舔弄。

    让邪佞的发丝散乱在结实的肌上狂野魅惑的甩动,魔夜风身上的肌在过强的快感之下紧绷得更为纠结。

    他顺著女人已经站立不稳的动作向下压倒她,温软的薄唇迅速捕捉住她的樱口,将舌头及时的喂入她的口中堵住她疲累的呻吟。

    下半身暂时安分的深埋在她痉挛蠕动著的甬道里,享受她热情的包裹而没有进一步的顶弄。

    “我也喜欢干你,你,强奸你!我恨不得每天都把你扒光,在所有人面前奸你一百遍!让他们都知道你是我的。”

    邪笑著舔吮她香甜的唇,魔夜风见她即便吃了媚药却也无力再回应自己的动作,心下明白连续五次达到高潮已经累坏了她。

    於是他迳自将她的双臂拉开,自己则低头埋进那一对饱满的绵之中放纵的舔弄吸吮她的敏感。

    感觉到自己的头同时被他用两只手指捏起捻弄,身下水内的再次开始做著小幅度的抽撤。一阵虚脱的快感惊扰著她的身体让她难受的再次发出浪荡的呻吟。

    重复著舔舐玩弄她头的动作,又慢慢地了她一会,发现身下的女人被得又开始发浪。

    魔夜风轻笑一声,满意的抽出自己的水亮亮的让过多的一波一波的从她的水中流出。

    不安分的舌尖开始向下,双手捧起幕清幽圆润的臀瓣含住她肿大的蒂,不住的吸吮舔弄。

    “嗯……哦哦……”幕清幽被他舔得心痒不已,主动弓起身子贴向他的唇舌。

    “小妖又开始想要了?”吐出口中被吸得红豔豔的蒂,魔夜风不动声色的将过多的抹在幕清幽紧致的菊口,试著探入一个指节。

    “乖娃儿,我要干这里!”轻轻的抽动起进幕清幽菊肿的手指,魔夜风用感的声音对後未开苞的女人进行邀请。

    他要她浑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是他的,每一个洞都不例外。

    “嗯……给你……让你干!”不知道自己究竟答应了什麽,迷朦中的幕清幽只觉得後被他手指弄得好舒服。

    “真是个小妖!”魔夜风眼神发亮的将幕清幽的身子再次翻过。将自己的沾著她水流出的,毫不留情的顶开她未经人事的菊,狠狠地一到底!

    “啊……嗯……好痛!”从未被开启的菊被大尽艮没入撑得极开,眼前靡的景象让魔夜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躁动狂喜著开始摆动窄臀,在幕清幽的菊里进进出出著。

    “啊……好紧……”她的菊带来不一样的快乐,魔夜风咬著牙强忍著欲的冲动。看著身下的小女人呼痛声逐渐被舒服的呻吟声所取代,他心头一热挺动的速度变得更快。

    “唔……”

    与此同时,他又将两手指进了尚在湿漉漉中的水,同他的一前一後的亵玩著身下的女子。

    “啊……嗯嗯……啊……”

    “哦……哦……好!”

    男人的喘和女人的娇吟此起彼伏的回荡在洞中,互相刺激著对方的听觉。

    “啊……嗯嗯……风……不要了!”哭喊著承受不住这过於激烈的,幕清幽用力收缩著身下的两个吸绞著男人的和手指。

    “啊恩!!妖……我要你了!”距离上一次发泄,魔夜风已经与她交欢了近半个时辰,眼看被身下的美人儿热情的挤压著自己的华,魔夜风也终於支持不住抖动著窄臀激烈的在她体内出浓白的热……

    天啊──

    他们做了什麽……?

    敏感的听到洞外清脆的鸟叫声,幕清幽皱著眉头轻轻揉了揉酸胀的太阳。她睁开眼睛,刚想挪动一下像是被大石头重重压过一般的身躯。却被横亘在前的那一只古铜色的强壮手臂所困住了。

    猛然间睡意全无,幕清幽惊慌的低头看见散落在地面上的那一块块破布。脸色苍白的明了那些就是她昨天早晨丫鬟亲自服侍她穿上的衣服。再看自己布满红痕的娇躯,青一块紫一块明显是被男人狠狠爱过的痕迹。

    奋力的推开睡在身边搂著她的男人,幕清幽一双过於明亮的美眸之中布满深沈的浓浓杀意。狼狈的裹著被单想要逃到一边,酸软的双腿却不如她的意。

    现在的她本没有力气挪动半分。眼见自己身下的两个幽随著她的挪动同时流出男人白色的体,隐隐约约回想起昨晚被媚药所控失去理智般的与魔夜风放浪的整夜交缠。幕清幽甚至开始左顾右盼颤抖著双手寻找周围有没有尖锐的武器可以将让她将身边的男人彻底的剖心挖肺!

    “怎麽──清醒了?”罪魁祸首在她将他推开的时候就已醒转,睁开的凤眼之中噙著满足的笑意。一双结实的臂膀悠閒地抱在前,慵懒的睡意让他看上去像一头傲慢的雄狮。

    “你这个魔鬼!!”歇斯底里的扑上前去狠狠地捶打著魔夜风结实的膛,却被他准的擒住手腕将她搂抱在自己的前。

    “小野猫,真无情啊。自己爽过了之後就要把孤王丢在一边麽?”邪恶的笑著,魔夜风仔细打量著眼前杀气腾腾的佳人,心下感叹她还是清醒的时候比较有趣。

    “不过就是这副样子吸引了孤王的兴趣,经过昨晚的缠绵,让本王更加的舍不得你了。”古铜色的手掌端住她的下巴,锐利的眼神打量著她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妩媚感。

    “够了!”不想去深究他所说的奇怪的话语,努力逼自己做著深呼吸,平息著心头的屈辱与怒气。幕清幽决心将这一切都当做一场噩梦。

    “你要的你已经得到了,所以,我们以後两不相欠!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努力挣脱著他的束缚,幕清幽用被单紧裹住自己裸露在外的肌肤,不想让春光再在他的面前泄露一分一毫。

    听到她居然想像这样就完全撇清两人之间的关系,魔夜风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大手偏不让她如愿的拉下她身上的被单,顺带让她赤裸的娇躯再次落入自己强壮的怀中。

    “你还想怎麽样!”

    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偏偏这个男人还不知死活的一直挑战她的教养。

    “你还不明白吗?小幽儿……”大手不顾她的抵抗摩挲著她浑身上下滑嫩的肌肤,魔夜风贪婪的呼吸有她存在的空气,口中吐露著令人不寒而栗的残忍。

    “那不是普通的媚药,那种药效直到你死为止都不会散去。所以从今以後你会发现,与男人交欢是一件缺少不了的事。”

    紧紧攥著他手臂上的肌,不知痛楚的咬著自己的下唇。幕清幽眼神喷火的望著这个魔鬼般的男人,手指上的指甲深深地嵌入对方的里。

    “那又如何?我再浪也有真心爱我的男人帮我扑火。倒是你──”樱唇冷冷的扯出仇恨与轻蔑的笑,在魔夜风看来格外的刺眼。

    “想用这种方式逼我当你的禁脔吗?”

    似乎看出她故作冷静的恐惧,尽管魔夜风觉得那个提议也十分不错,却还是按照心里原本的计画邪笑著宣布,“不必担心,你要服侍的男人并不是孤王。!了骁国的长治久安,也!了你的神乐哥哥的一条命。孤王决定送你去和亲──”

12 被君胁迫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