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魔魅 > 66黯然销魂夜

魔魅 66黯然销魂夜


    真是销魂蚀骨的妖姬!

    平躺在咯吱作响的香榻上,皇甫赢看著身上不断上下起伏套弄自己硕大的美人儿,感到自己的身体从来没有被弄得如此舒服过。

    “啊……嗯……”幕清幽一面运用腰力,在皇甫赢身上画著“8”字。两只小手还浪的放在自己前,跟著抽的频率抚弄著沈甸甸的绵。涂著红色蔻丹的指甲轻刮粉嫩头的顶端,让自己的浪吟声更加生动诱人。

    女人雪白的肌肤宛如凝脂,上面覆了一层淋漓的香汗。幕清幽自身就带有一种自然清新的幽香,此时混合了男人欢爱时释放出的麝香味更是如春药一般刺激著两人的情欲。

    她身上媚药的威力本就惊人,此时再加上皇甫赢的大坚硬,在捣弄的过程中水四处飞溅,将两人结合的部分弄得一片泥泞。

    皇甫赢乌黑的毛发上沾满她的体,腿窝处也亮晶晶的流满黏腻的透明体。刚刚发泄过一次的他并不急著释放,倒是幕清幽在指引著他找到她的敏感点之後。被那硕大的圆端顶撞揉弄著不一样的软,前前後後高潮了好几次。

    双腿越来越无力,腿心处被反复摩擦挤压,若说不麻不酸那是骗人的。

    汗珠顺著额头流入幕清幽的眼角,微痒的刺痛感让她终於再一次达到高潮之後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软的趴在皇甫赢的口。咬住的粉一阵又一阵的痉挛著,温热的体从花心处带著惊人的冲击力喷出,刷的皇甫赢下体又是一阵麻痒。

    “怎麽了,小狐狸?没力了?”伸出手温柔的抚女人柔顺的长发,皇甫赢看她实在体力不支便体贴的将她抱起来躺在自己的旁边。

    乌紫色的被小心翼翼的抽出,一股春水立刻从翕合的口涓涓流出打湿了床单。

    “我不行了,今天就到这吧。”懒懒的打个呵欠,幕清幽迷离著媚眼将高潮过度的身体蜷缩在一起准备入睡了。

    “你睡了,那孤王怎麽办?”讶异她居然就能这样将自己撒手不管,皇甫赢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还在叫嚣著要释放的上边缓缓套弄著,让她明白自己对她是多麽的渴望。

    “你去找别的女人好了,让她们帮你解决。”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说了些什麽,幕清幽只想快点打发掉身边的男人。

    听到她的话,皇甫赢身体蓦地一僵。

    锥刺般的疼痛感狠狠刺入他的心脏,他目光如火的瞪视著已然进入梦乡的女人,不被重视的遗弃感让他极度想把这个刚刚还跟自己翻云覆雨的女人掐死!

    他本以为,她刚刚那麽妩媚,那麽撩人,那麽尽心尽力的带领他享受情欲的顶峰。他对她而言,一定是特殊的。但是现在看来,她那种开始时不顾一切的勾引,一将自己用完就迫不及待的丢到一旁的做法……真是太可恶了!

    “起来。”冷著声音,皇甫赢推推睡眠中的人儿。

    目光越来越寒,像是十二月份寒天飞雪。她的睡相越甜美,他的怒火就越旺盛。也许自己是真的太自大了,以为他是王,所有人的心都要围绕著他转。殊不知,却遇上这麽一个让他心动却比他还要自我的女子。

    心动?

    想到这个词皇甫赢心中一颤。浓眉紧锁成一条化不开的直线,他会为了这个小狐狸而心动吗?

    “给我起来!”见她仍然是没有清醒的迹象,皇甫赢不耐烦的轻拍她的脸。

    “嗯……别闹……乐哥哥,让我睡……”呢喃著翻了个身躲开恼人的大手。却没发觉,自己刚才那一声无心泄露的称呼让身後的男人脑子像高温的油锅一般快要炸开。

    乐哥哥?是谁?她以前的男人!?

    黑眸出利剑一样的光芒,他知道她不是处子,也知道魔夜风那厮送她来绝对没安好心。所以他原本也没打算把她当做妃子来看待。

    但是现在她自己送上门来勾引他,而他又爱极了她甜美的身子。王者的自负决不允许自己的女人心中有另外一个男人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哥哥”这个称呼,他是极为敏感的。

    崩溃於自己对她和那个“乐哥哥”关系的胡乱猜想,皇甫赢再不怜香惜玉。直接握紧幕清幽的双肩将她生生摇醒,“说!乐哥哥是谁!”

    还不懂这种强烈的占有欲叫做嫉妒,皇甫赢几乎要将手中的女人摇成一张薄薄的纸片。

    “唔!好痛!你发什麽神经!”被他摇得头晕目眩,幕清幽这才从美梦中被迫清醒过来。

    “告诉我!我哪里让你不满意!让你还念念不忘以前的男人!”咬牙切齿的吐露恨意,皇甫赢闪亮的眸子出杀人的利光。

    “我没有什麽不满意,我只是困了而已。”不明白男人为什麽突然发狂,幕清幽瞅准空档将自己稚嫩的肩膀从他手中抽离躲到一边。

    “没有不满意……”冷哼一声,皇甫赢黑发已经全然散下,披在肩膀上像一头蓄势待发的黑豹。

    “那我们继续!”

    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宠她了,被她即无邪又感的气息所蛊惑,才会一直都由著她的子来。

    她私自到自己的御花园放纸鸢他没有惩罚她。

    她伺机到处去勾搭位高权重的手下人他没有证据也放过了她。

    就连两人在床上欢爱这样私密的事情,他也完全由著她摆布。

    现在看来,给女人如此放肆的权利,实在不像他皇甫赢的作风!

    若是别的女子,别说在梦中喊其他男人的名字。光是在他还想要的时候自私的把他丢在一旁就足够理由被打入冷了。

    “什麽?我好累,我不要。”不知道男人已经变得极其危险,幕清幽仍然摇著头拒绝道。

    “由不得你说不!”讽刺的发出冷笑,皇甫赢长腿一伸高大的身形就已然站在床下。不顾她乱踢细腿的挣扎,用力抓住她的脚踝将她拉至床沿,摆成双腿大张的羞人姿势。

    “嗯……不……”被大的强行进入红肿的小,幕清幽纵使有媚药作祟,也依然感觉到被撕裂的痛楚。

    她现在总算明白,若是男人的那话儿够够大的话,如果对方没有温柔对待。

    那可是真该死的痛!

    “哦……好紧……”男人鲁的前後摆动起身体,颀长的身影遮住了背後的月光。只将无穷的黑暗投到女人身上。

    “住手!你这野蛮人!”娇柔的嗓音忍不住喝骂正狂猛的在她腿间耸弄的男人。

    他的冷漠呢?他的拘谨和天真呢?他的不谙人事守礼的气度呢?

    都被鬼吃了?!

    “野蛮人?”皇甫赢愤恨的狎笑一声,冷冷的道,“你不就是喜欢野蛮的男人麽?”

    身下发狠的用力捣入,入水不断响起“噗滋噗滋”声。巨後面的两个小球随著他的动作忘情的拍打著幕清幽的户,惹出她不知是痛还是舒服的浪叫。

    “不是最喜欢男人像这样狠狠地你麽!”俊脸上除了寒意再无其他表情,尽管身下不断被她吸出销魂的快感,但是皇甫赢还是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毫无波澜。

    用她教的话作为羞辱她的工具,这是他今晚给她最好的礼物。

    “你……啊嗯……”娇躯剧烈的前後摇晃著,大腿被他分得更开,几乎成了“一”字型。

    “孤王怎麽了?孤王只是顺应你的心意在狠狠的你而已。”健臀发了疯一般的将硕大不断挤开唇,送入女人的体内。一波波新鲜的花在强烈的刺激下如瀑布一般倾泻下来,滴落在地面上那画面好不秽。

    的圆端每每抵达到那粉嫩的花心,都会再往前送上一寸,硬是挤开她娇嫩的子口,让那开合的小嘴吸吮到自己敏感的小孔。

    “啊……嗯……哦……”被他撞得七荤八素,早已虚脱无力的幕清幽变成了一个没有生命的破布娃娃,任男人抵在胯间暴的抽著。

    “对!就是这麽浪!被男人干到发浪就是你唯一要做的事!”嫉妒让男人发狂,就算弄痛她也好,不舒服也罢。他给的她就必须接受!只有让她的身体记住他,从此以後,她才算是他真真正正的女人。

    月亮不知什麽时候被大朵的乌云遮住。

    就这样,男人的喘和女人气若游丝的呻吟混在一起,在沁岚阁里回荡了整夜……

66黯然销魂夜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