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魔魅 > 70 分得清吗

魔魅 70 分得清吗


    拿到手中造型奇特的锦盒,幕清幽脸上的苦笑越发的涩……她轻轻地打开盒子,不出所料的看见里面那一又又长用特殊材料制作的假阳具。

    如此明是因为在来麒麟国之前,魔夜风也坏坏的塞给她一。此时就放在她的沁岚阁里。

    这媚药会让她们离不开男人,如果在短时间内没有男人慰藉的话,为了避免发疯就得用这个东西自慰。但是光靠自慰不能解决全部的问题,时间一长就必须得与男真正交媾,那一股难受的骚热感才能得以解脱。难怪堂堂的公主到最後实在忍不住了,居然会去找了男宠……

    想到这,幕清幽加快脚步走到塌边。虽然床第之事她并不陌生,但是她还是第一次从这麽近的距离打量女人的私处,不禁感到有些窘迫。

    “嗯……好热……我要……”皇甫浮云的忍耐快要濒临极限,她表情痛苦的望著幕清幽已经分不出她是谁,只想快点得到纾解。

    “公主,这个给你。”

    幕清幽将假阳具交到她手上,想让她接由此达到高潮暂时清醒过来。

    “唔……”假阳具刚握住一半就滑掉了,皇甫浮云的手已经开始抽搐。

    “公主!”俯身拍拍她的脸,幕清幽焦急的望著全身痉挛口吐白沫的皇甫浮云,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

    以前药效发作的时候,魔夜风都会亲历亲为的帮她“解毒”。到了麒麟国,皇甫赢在冷落了她几天之後也还是和她上了床。再加上偶尔的自我解脱,幕清幽从来不知道这媚药真的发作起来是如此的可怕,竟像是掺了极为险的毒药。

    毒药?

    想到这一层,幕清幽目光一寒。

    通药理的她本该想到的,强效的媚药要调制并不难,但是若想持久就必须掺杂阵发的毒药。皇甫浮云是这样,那麽她的身上也一定中了如此让人寒心的毒物吧……

    这样的推测让她对魔夜风的厌恶感更加深了一分。

    他──好狠。

    “噢!!”

    正自思量著媚药的问题,却不知濒临崩溃的皇甫浮云突然之间表情狰狞的一把揽住她的颈子,张开贝齿在侧面狠狠的咬了下去。一边咬还一边用力的嘬出吻痕,口中只断续的念著,“给我……给我!”

    “好,就给你!”被她呷得有些疼,伸手欲推,皇甫浮云却缠得更紧。几乎要勒得幕清幽喘不过气来。

    忍住心中的羞赧,幕清幽一咬牙。纤纤玉指向下索著拨开皇甫浮云身下水淋淋的花瓣,将假阳具对准口一个猛力灌入她的体内,直到女人刺痒难耐的花心。

    “哦……好舒服!”身体得到了满足,皇甫浮云这才傻笑著放开已经被她吮出红花片片的玉颈,渐渐无力的大张著双腿任凭女人在自己的腿间推送著。

    半盏茶的时间下来,难受的求救转化成舒服的呻吟。而好人难做的幕清幽却对著皇甫浮云充血的小,脸颊红得像一个熟透的番茄。

    就在她面对极其尴尬的色情场面快要抓狂的时候,皇甫浮云终於尖叫著达到了高潮。赤裸的娇躯在床榻上抽搐了几下,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直接靠著软枕沈沈的睡去了。

    “呼──”望著皇甫浮云甜美的睡相,幕清幽走到盆前为她绞了一块棉帕为帮她清理身体,顺便也甩甩自己额上的汗珠。

    将浮云横放在床榻上摆好,再贴心的为她盖上一床薄被。对皇甫玄紫的信赖总算有了一个圆满的交待。

    ──────────────────────────────────

    皇的花园里,人迹罕至。

    紧随皇甫玄紫其後的皇甫赢一张俊脸却是臭的很。

    明明是他说要跟自己好好的谈一谈的,谁知跟出来到现在皇甫玄紫理都不理他,只顾自己向前走,脚步还越来越快。

    他这个弟弟脾气素来温和,还有些淡淡的疏离感。平时自己给脸色看的时候,皇甫玄紫也只会鼻子笑一笑。然後尽量都照他这个大哥的意思去做。

    但是今天,望著他凛然的背影,玄紫──是真的生气了。

    突然之间,皇甫玄紫蓦地一个转身,定定的站在那里。冷冽的眼神嘲讽的看著心不在焉的皇甫赢差点收不住脚步撞上自己的狼狈相。

    “你这是怎麽了!”再也绷不住了,皇甫赢脸色难看之极。

    “别以为你对云儿的那点心思我不知道,但是我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对她出手。”月牙眸中闪烁著克制後的恼火,他的声音虽冷,但是看惯了弟弟平和样子的皇甫赢知道,这已经是他最大限度的表现愤怒了。

    深知自己不对,皇甫赢心里也十分後悔。可是对自己亲妹妹的爱慕已经压抑了这麽多年,在看到她如此撩人的模样时,他又怎麽会真的把持得住?

    明明恋著,却不能说……他也很痛苦啊。

    “你,为什麽会知道?”以为自己一向掩饰的很好,看见皇甫玄紫斥责的眼神,皇甫赢颓丧的垂著肩膀苦笑一声。

    想起往事,皇甫玄紫的身子转向一边。

    “十二岁那年,我去云儿的房里找她玩。结果看见你抱著她熟睡的身子,偷偷的舔她的口。”尽管当时还是个未尝人事的少年,但是以皇甫玄紫的聪明。他又怎会不知道大哥在做的是一件哥哥不能对妹妹做的禁忌之事。

    只是见皇甫赢除了暗自想望云儿之外,并没有做太多越矩的事情。早慧的他也就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熟料──他现在居然……

    “那天……我只是……”

    俊脸不由自主的变得惨白,皇甫赢真没想到他唯一的一次按耐不住内心的渴望。在哄妹妹睡觉时犯下的错误竟然会被人发现。

    “你不用解释。”挥挥衣袖,皇甫玄紫冷漠的打断他的自白。

    “云儿的媚药我无能为力,就算是我师兄印无忧在这,也解不了她身上的毒。这种药不会一次结束,日後的月月年年。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发作一次。”

    “那要怎麽办?难道真让她继续找男宠?”心凉了半截,皇甫赢只感一股热血压抑在喉咙处让他有种窒息之感。

    不行!他是绝对不允许那肮脏的男宠再碰他的妹妹!

    “最好的办法,”锐利的眸光在皇甫赢面前一扫,皇甫玄紫冷笑著戳他的软肋,故意要看他惊愕的表情。

    “就是给云儿找个驸马,让她能够正大光明的和男人欢爱。”

    果然,皇甫赢高大的身子一僵。

    皇甫玄紫心里开始有种报复的快感。

    他很少与人为怨的。但是同为人兄,看见一向敬爱的大哥居然会对妹妹做出禽兽不如的事。再淡漠的子也忍不住要发作。

    “不行……”虽然是拒绝,但是皇甫赢的声音听上去却极为虚弱,完全没有了平日说一不二的气势。

    只见他踉跄的倒退几步,最後跌坐在一块造景用的岩石之上,用手撑著自己的脸。

    “还没有清醒麽?”不肯放过他,皇甫玄紫气势凛然的逼近。

    “你和她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不要因为自己的私心而毁了云儿的幸福!”

    每一句掷地有声的话语对皇甫赢来说都像是当头喝,击的他体无完肤。

    他不愿看见他的云儿在别的男子怀中的画面。但是,也许他更在意玄紫口中的那句“云儿的幸福”。

    “罢了……”

    仿佛忍痛做了莫大的决定,皇甫赢苦笑著抬起头望著皇甫玄紫,颤声说,“云儿的驸马,就由你来选吧。你比我理智……也比我清醒……”

    “好。”淡淡的一句应允,皇甫玄紫望著困兽一般的男人,叹了一口气。

    “大哥,其实你对云儿的情愫不是喜欢,只是欲望。”

    试著点醒他的偏执,他继续循循善诱。

    男人似乎颤抖了一下,原本泰山崩於面前都不改颜色的俊脸,此时竟像个求救的孩子一般无助的望著自己的弟弟。

    皇甫玄紫的目光中终於出现了谅解的温柔。

    他从容的走过去,好心的拍了拍皇甫赢的肩膀,感受到了他的脆弱。

    “小的时候,父亲只顾培养你当一国之君,为了防止你沈迷女色,一直没有替你纳侍妾。你的身边熟悉的女子只有云儿一个,对她的身体产生渴望是正常的事。”

    “是吗……”皇甫赢呆呆的嚅动著薄唇,顺著皇甫玄紫说的话,第一次安静下来开始梳理自己复杂的心思。

    以前他一直回避著不去想这件事,只知道自己对浮云的身体有著强烈的渴望。他的心里有她,所以他单纯的认为这就是爱情。

    殊不知,年长的哥哥对自己一直保护著的妹妹产生占有欲是正常的事情。不谙情事的他,不懂女人,更不懂爱情。生生的给自己不断的负面心理暗示,将问题复杂化了。

    试问小时候办家家酒时,有哪一个哥哥没有娶过自己的妹妹做新娘?

    望著皇甫赢若有所思的皱著浓眉,陷入一场又一场的自我纠结与判断。皇甫玄紫美丽的嘴唇终於露出了微笑。

    “你好好想一想吧,然後找个女人真正的去爱。我回锦云看看皇嫂处理的如何。”

    说罢,潇洒的转身,花园里便只留下皇甫赢孤独的身影。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

    一朵落花从绽放的梅枝飘落在他的身上,他低下头看著那即清冽又妖冶的花朵。脑海中除了皇甫浮云之外,竟然浮现了另一个女人的身影……

70 分得清吗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