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魔魅 > 86 暂别皇甫赢<H>

魔魅 86 暂别皇甫赢<H>


    激情过後,幕清幽窝在身旁一副惬意模样的男人温暖怀中沈思。

    皇甫赢最近比较繁忙,连日以来这是他们唯一一次欢爱。所以今天的他比平时更加激狂,疯了一样骑在她的身上用力冲撞著她,好似永远不知疲倦般的贪恋著被销魂的柔软紧紧吸附的快感。

    他的欲望此时依旧停留在幕清幽的体内,得很深。这样一来两个人的身体就不得不严丝合缝的贴紧。男人显然已经离不开怀中女人的安慰了,即便是在劳累得顾不上欢爱的日子里。这个霸道的家夥也会要求让他进入到她的甬道内,就这样抱著她在她身体柔软的包裹下睡著了……

    安全感。

    在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一个人能给你这样的安全感?除了她没有其它人能让你这般放心的睡著。除了她你再不会想望著其它女人。即便那些女人容颜再美、技巧再高超,也抵不上你心有所属的那个女子的万分之一……

    “喂,你──”

    被皇甫赢用大腿压著,幕清幽连翻个身都觉困难。因为那样一来,他的欲望就会在自己体内转动。很容易就在厮磨间又“不幸”的硬了起来。

    “什麽?”没有睁开眼,男人熟练的握起她在自己肌上推拒的玉指,放在口中一一的吸吮著。这是他对她不安分的戏弄,也因为他爱极了这女人身上那一股清香的味道。

    “是不是也要去其它妃子那待一待?”小心地说完这句话,幕清幽立刻感受到从指间传来的痛感。

    他狠狠的咬了她一口!

    男人不悦的睁开眼,星眸在黑夜中熠熠发亮,带著些微的恼火。

    只见皇甫赢一个翻身重重的压在幕清幽的身上,女人惊愕的发现,在自己体内的那一“棍子”正在迅速的膨胀变长。一点一点延伸,就像植物雄蕊的生长一样一直顶到自己的花心。

    “你……”挫败的咬著下唇,幕清幽鼻尖顶鼻尖的被迫和他对视。那双带著“你敢不要我?!”神情的眼睛,盯得她心里一阵虚空。

    “说!你厌倦我了?”男人发狠似的重重顶了她一下,刚刚高潮过的甬道禁不住的开始痉挛。

    “没有。”

    “那你为什麽要把我往别的女人怀里推?”

    “你是王上,不需要妃子们为你传宗接代麽?”幕清幽不得已的曲起双腿环住男人的健腰,随著他又开始不停的摆动臀部而在他背上抓出一道道红痕。

    “我要孩子你可以为我生。”一提到子嗣,皇甫赢的俊脸上开始漾出柔情。若是她能为他生下几个娃儿,他会很开心。因为他们一定会是这人世间最和乐美满的家庭。

    “可是王上怎麽能只临幸一个女人呢……啊……”雪臀被他的大掌捧起,幕清幽感到男人将抽出了大半,只用龙头在浅处旋磨勾弄,故意要刺激她体内的敏感点。

    “我父亲的女人也不多,只同母後生了我们兄妹三个。”如果不将魔夜风那野种包括在内的话。

    修长的手指同自己的分身一同挤入紧窄的小。跟著有节奏的律动扣弄著柔软的花壁,将甬道内的水一点一点的勾挖出来抹在她的蒂之上继续按压搓揉。

    “啊……你……”被他不断玩弄著痉挛的私处,幕清幽有些受不住的喊叫出声。双手却本能的开始抚他结实的臀肌,让身上男人在她的鼓励下不断喘律动迸出低嘎的呻吟。

    一直欺骗他的感情,她是有些心虚的。

    今天莲妃说的话还萦绕在脑间,她觉得自己很可能已经卷入了麻烦之中。

    莲妃的目的太难揣测,心机之深纵使她冰雪聪明一时之间也难以参透。

    她为什麽要那样说?喜欢玄紫?就这样在大王的宠妃面前自曝其短,等著被扣上红杏出墙的罪名吗?

    不,她幕清幽绝不相信。

    也许对方只是想诱她上钩,就是要让她为了争宠傻瓜一样跑到皇甫赢面前说三道四。到最後反倒毁了自己的清誉。成了嫉妒皇後的长舌妇。

    “啊……嗯嗯……”这男人又在吸她的头了,一面吸还一面用牙齿轻啮。故意弄痛她来惩罚她的不专心。

    “小狐狸……喜不喜欢我干你的感觉?”皇甫赢发现身下的女人走神之後就将她抱起背对著自己坐在他盘起的大腿上。从下面向上用力的入洞开的甬道,抽动著下体翻搅著她体内的水。

    “你这男人真是……”木头!

    幕清幽咬咬牙,随即被男人用力的压下後背,趴在他的腿上承受著来自身後的强抽猛。

    就算是再冷漠也不该对自己女人心里有别的男人这麽後知後觉吧,更何况那女人还是他未来的王後。

    幕清幽承认自己的生气的很不理智。她是早晚要离开的奸细,不该对这个傲慢的男人投入太多感情进去。但是他对自己的深情让她产生了保护欲,就见不得别的女人背地里欺负这个纯情的男人。

    “是怎样?很强?很猛?”狎笑著托高她的雪臀,皇甫赢一瞬不瞬的盯著两人交合的部位,看著自己紫红色的一次一次的急速没入水捣出靡的水。

    “我搞得你舒不舒服?”向前俯身压在女人身上,两人的身子折成舒筋抻骨的角度,皇甫赢让自己的深埋在她体内轻搅著运动。

    “舒服……”幕清幽皱著眉头,过激的欢愉让她又麻又酸。只好任凭男人抓揉著前的丰并在她耳边故意吐著热气。

    她不想承认的,但是身体却骗不了人。皇甫赢最近不知吃错了什麽药,搞女人的本事真是弄得她该死的舒服极了……

    “我今天见过莲妃了。”像在舟里随波飘荡般起伏著身体,幕清幽喃喃的低语。

    听到这句话,身後男人狂浪的动作忽然间全部停下了。

    “赢?”试探的叫了一声,耳边却传来男人紧绷的喘息。

    “没事吧?”声音夹杂著惊愕与担忧,皇甫赢竟然立刻抽出自己的分身将美人儿翻过来抱在怀中。一双大手迅速将她浑身上下了个遍,似是在查看她有没有受伤。

    “赢?”见皇甫赢反应异常,幕清幽狐疑的捉住了他的手。

    “她跟你说了什麽?”皇甫赢抬起清幽的下巴,小心地端详她的脸色。还好,没有中毒的迹象。

    “她说……”她说什麽又怎麽可能这样告诉他。

    “她什麽都没说,只是请我吃了水果。”故意隐瞒掉关键的对话,幕清幽看出眼前的男人非常的担心。

    “那就好──”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皇甫赢觉得有些烦躁。

    他不喜欢自己有太多女人,那只会让他觉得混乱。

    莲妃是祝宰相的女儿,两人的结合算是一场政治上的联姻。他乐於亲近她是因为她温柔又识大体,的确是个适合做王後的女人。对以前的他来说,立谁为後都无所谓,只要能给他带来利益和权力,纵使是貌如癞蛤蟆一般的丑姬他也照收不误。

    最重要的是那祝乘风,看起来敦厚沈稳,颇有大师风范,作为宰相已为麒麟国效力大半生。他的门生遍布整个朝野,其势力非同一般。把女儿嫁进做皇後,也算是老谋深算的男人对皇甫赢的一种牵制。

    皇甫赢当然知道他在怕什麽,也乐於给他面子让他安安分分的当国丈等著告老还乡。拉拢了祝宰相,他的皇上位子也就坐得更稳。

    但是他同样也知道里女人之间的斗争之狠不输於男人争霸时的血腥残忍。

    幕清幽被莲妃召见这件事如当头喝般提醒了他。太宠爱一个女人有可能会给她带来生命危险。万一莲妃只是表面上乖顺,背地里却担心自己的後位被威胁使手段伤了他的清幽。那他一定会自责到死!

    扶著自己的再度顶入她的体内,皇甫赢恋恋不舍的向後躺下,把著幕清幽的腰帮助她在自己身上驰骋套弄。

    “明天开始,我会搬出去一段时间。”被他越胀越大的龙头直入子深处,幕清幽情不自禁扭动起自己的腰部含著对方的在他腹部画著弧。任凭不断下落的将两人的毛发弄得一片泥泞。耳边却传来这样一句与他此时的热情毫不搭调的对白。

    好深……好束缚……好……冷……

    “你说得对,我要给莲妃一个孩子。”扣住女人的臀部,皇甫赢喘著气开始向上迎合著她的扭动不断的顶入。

    这样总能让祝晴莲安心了吧,她不就是故意用清幽来提醒自己她的存在吗?

    “好的。”闭上美眸,幕清幽只是用心感觉男人对她的深情,并不在意其他。不管皇甫赢在想什麽,总之他这些日子也缠得她太紧了。分开一段时间也好,有些事情她需要时间来调查清楚。

    “我爱的是你。”皇甫赢紧跟著补充道。他非常的不喜欢女人在他面前耍这些手段,所以即将和莲妃相处的这几天,他会身体力行的告诉她和她的宰相父亲,谁才是大王。

    “我知道。”仍旧是淡淡的一句回应。

    “怎麽了,小狐狸,遂了你的意了!”不满她过於淡薄的回应,皇甫赢一把扣住她的下颚,凶狠的拉到面前。为什麽她一点都不吃醋呢!

    愤恨的想著,皇甫赢心中一冷。因为他忽然意识到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他的小狐狸从来没有开口说爱他。

    “你爱不爱我?”不让她闪躲,男人用自己的分身将她牢牢固定住。

    “……我……”幕清幽很想编一个谎话,哄哄他也好,为了任务虚以委蛇也好。但是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算了!不管你爱不爱我,你都是我的!!”疯狂地从不同角度进水滋滋的妖,皇甫赢加速腰间的抽撤。亲眼看著自己悸动的在一阵狂乱的耸弄之後上下弹动著将灼热的种子全部入幕清幽的体内。若是她也能为他怀一个孩子,那该多好……

    大手将女人温热虚软的身子捞进怀中,皇甫赢用舌尖舔舐著幕清幽额间的香汗。

    “等我──”

86 暂别皇甫赢<H>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