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魔魅 > 95 夜之凉风<小H>

魔魅 95 夜之凉风<小H>


    “啊……你你……你怎麽可以……”

    “孤王为什麽不可以?”

    听到骁王的寝里传出的女子的呻吟和男人的狎笑,司徒星儿一把抓住从里面捧著水果银盘默默走出的随侍,一张原本娇俏可人的小脸上此时布满的却全是丑陋的嫉妒。

    “今天为大王侍寝的是哪个女人?”她攥著雪白的粉拳,咬牙切齿的问道。

    “回禀星儿姑娘,是昨天抓住的来行刺大王的女刺客。”眼瞅著司徒星儿是最近魔夜风身边最得宠的女人,随侍也不敢怠慢,只得老老实实的回答她的问话。

    “女刺客?”司徒星儿歪著头想了一想,魔夜风被行刺的当会儿正巧她也在场。眼见那女子虽然身段窈窕,但是相貌却是平平,不知是哪个地方吸引了大王的注意力。

    “大王有没有说为什麽要临幸她?”她不死心的追问。

    “这……奴才就不知道了。但是大王好像很喜欢她女扮男装的样子。”侍者被她怨毒的怒光骇到,见司徒星儿愣住连忙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去。

    女扮男装?

    司徒星儿愕然,莫不是大王又想起了那个女人?听闻那小蹄子最初接近大王时也是女扮男装的。

    污浊的妒忌在她心里燃烧起蒸腾的火焰,她是知道幕清幽的。在大王身边侍寝也有一段日子了,每次被他宠幸的时候她都要忍受自己的男人口中不断叫著另一个女人名字的折磨。无论是好奇也好,迁怒也罢。她很快就打听到了魔夜风与幕清幽之间的种种往事。明白这个一向不对女人言爱的骁王,独独只对幕清幽与众不同。

    司徒星儿没见过幕清幽,却不由自主的拿自己同她比较。

    她自恃比她年轻,比她乖巧。更重要的是,她比幕清幽要顺从的多。起码自己是爱著骁王的,虽然这种爱里也掺杂了许多功利的成分。她就是想要当他的王妃,想征服这个卓尔不群的邪佞美男。

    室内持续传出的声浪语,司徒星儿的娇脸却由开始的苍白慢慢转为诡异的绯红。得意的嫣然一笑,她望著寝里错综复杂的七彩帷幔漫不经心的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她会做到的,用那个方法的话──一定能让魔夜风完全听从於她!

    不知道有个女人正站在寝的外面怀著叵测的居心酝酿著不为人知的谋。魔夜风仍然噙著一贯阳怪气的邪笑,将指尖捏著的草莓用力推入身下女人的甬道。

    “不……你不要……”只接触过习武和做任务成长起来的女刺客哪里承受得住男人这样邪恶的玩弄。向来高束的长发狼狈的披散在床褥之上,眼见自己已经赤裸的身体布满了他的唾和刺眼的吻痕,女人打从心底涌上一股被凌虐的羞耻感。

    但是意外的,她的心中却还隐隐泛著一种由女孩即将变为女人的娇羞……甚至还有那麽一点期待将被这个强大的男人占有。

    “给我用你下面的小嘴吸紧了。”魔夜风趴在她的双腿之间捧著她的臀用舌尖将草莓在甬道里顶的更深。

    “你……不要……”身下被不软不硬的异物侵入之感越来越强烈,草莓正不徐不缓的向她的花心滑去。想挣扎,大腿却被魔夜风牢牢的固定住。

    男人滑腻的长舌不厌其烦的舔著她的口。被这种又麻又痒的快感折磨著,女刺客忍不住哭叫出声。

    “别怕。”看著女人哭的梨花带雨的小脸上的软弱,魔夜风想起昨天她挺著剑向自己心口刺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还是那样坚毅执著,与此时简直形成鲜明的对比。

    俊美的五官上不由得浮现出轻慢的嘲讽。

    “果然还是比不上她啊……”他喃喃的道。

    心里眼里全部充斥上另外一个女人的影子,幕清幽的容颜在他脑海中逐渐清晰。

    她离开的时间越久,他就越想她。思念像一张密不透风的蛛网,将他牢牢的困在其中不能自拔。他原以为对一件东西厌倦的最好方法就是得到它。却没有想到,在得到了幕清幽一次又一次之後。他的身体竟然完全对她甜美的滋味著了迷,除了她以外再没有任何女人能入得了他的眼。

    这真不知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

    只有幕清幽这女人才会在被他死去活来的折腾过之後仍然用那种倔强不屈的眼光凌迟著他的强势。只有她才敢面对他的掠夺还能保持从容的不卑不亢。

    只有她──

    烦躁自己总是没完没了的想起幕清幽,魔夜风的口唇猛的覆上女刺客的口,抽著甬道里的空气用力向外吸著已经深入到底的草莓。

    壁蠕动著向外吐出已经被挤压变了形的水果,慢慢地让沾满水的草莓滑入男人的口中。

    “啊呀……呀!!”草莓出来时,女人抓紧身下的床单,一声浪叫。

    “给我吃下去,尝尝你自己的味道。”将果子贴住女刺客的菱唇霸道的喂入她的口中,魔夜风同时将她娇躯搂抱在自己的前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从正下方将自己又大又硬的对准她的道猛力入。

    “啊嗯嗯嗯……嗯嗯……”一面被迫的咬嚼著口中混著水腥味的草莓碎,一面忍受著破身的疼痛。

    女人呜咽的呻吟著,被他的抽撞击得身体不断的上下震动。

    “啊啊……好深……”

    一双不算白皙的手臂情不自禁的攀住魔夜风宽阔的背脊,抚著感受那一块块纠结的肌所给她带来的被征服感。

    他好帅,好强壮……汗珠顺著发际缓缓的流下,模糊了视线却无法忽视眼前那张薄唇挺鼻的俊颜。

    “怎麽?被我干的傻了?”魔夜风轻笑一声,更用力的进出水。

    “啊……嗯嗯……”

    他的那里也好野蛮,好霸道……又烫又大将她完全撑开。

    “呃嗯!”又被他强力的一个顶入,花心口软软的张开一条窄缝迎接他龙头的进入。男人灼热的呼吸喷在女刺客的颈间。他把她抱在怀中,狠狠的著她,像一头急需安慰的野兽不断将自己坚硬的送入她的体内厮磨。

    “啊……嗯嗯……呀……”女人受不了的紧咬住自己的下唇只觉男人进出的速度越来越快,紫红色的次次尽没入她的发出“噗滋噗滋”的靡声响。

    体与体之间激烈的撞击让硕大的牵连著她的甬道做著加速的活塞运动,她低头看著自己的含著魔夜风的像一张小口一样不断的吞吐就是舍不得他完全离开。少女的情怀在这一刻随著体内逐渐攀升的快感而朦胧的开启……

    他同她这般亲密,该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被他捣动的很是舒服,女刺客柔情万分的闭上了双眸陷入遐想之中。

    若是不做刺客,跟了他,可好……?

    这就是魔夜风的魅力,凡是被他上过的女人极鲜有不被他迷住然後死心塌地的又爱又怕的跟在他的身边的。女人想同他亲近,又怕他的嗜血。到最後骁王就像一个感而神秘的传说,成了别人梦中旖旎的恶魔。

    只可惜,落花每每有意,流水却往往无情。

    “啪啪……啪啪……”随著水的飞溅,男人的喘越来越重。

    “啊!”

    只听仰天一声低吼,丝缎般的黑发狂野的披散开来盖住魔夜风古铜色的肌理。男人紧箍住女刺客的臀小幅度的迅速抽了几十下,之後蓦地将弹动的分身抽出将浊白的热激在她的小腹上。

    空气里弥漫著诱人的麝香味,混著野兽气息的薄汗布满了他泛著金属色泽的裸躯,狭长的黑眸看了已经累到在他身边的女刺客一眼,唇角扯出狠的魅笑。

    “你……”

    望著刚刚才拥抱过自己的男人此时周身却散发出一阵骇人的冷气,女刺客被他瞪得心惊跳。

    “来人──”魔夜风慵懒的眯著凤眼用长指从放在床头的水果里挑出一颗樱桃放入唇中咀嚼。

    “把她拖出去,头砍下来包成礼物送回派她来的那人那里。”

    “是!大王。”侍卫不敢多等,虽然心下不忍却还是冷血的扯著女刺客的头发将她从他的床上扯下。

    “不!!你不能!”女人万万没想到这个男人翻脸是如此的绝情。也许她忘了,魔夜风本就没有感情。

    敢刺杀他?那不是摆明了不想要命。

    听著逐渐变小的女人的哭嚎,魔夜风没耐的翻了个身。

    “真无趣啊──”

95 夜之凉风<小H>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