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魔魅 > 96 哈利路亚!!

魔魅 96 哈利路亚!!


    “你这是──”御花园里传来皇甫赢不悦的声音。

    公主大婚,所指的驸马还是当朝赫赫有名的寒将军北堂墨。今天设宴,八方小国皆来祝贺,朝里群臣也衣冠楚楚的前来等著喝这一杯喜酒。却见身为王爷的皇甫玄紫竟然穿著一身狐媚的女装,头绾侍女髻,斜金步摇。其风情万种并不亚於在场的任何女子。几乎要将准新娘的风头抢了去。皇甫赢觉得头部隐隐作痛,只能将他叫到无人的地方想要问个明白。

    “怎麽了?”皇甫玄紫眨著无辜的月牙眸,洁白的玉指羞怯的缠著自己的长发,娇豔欲滴的红唇嗫嚅著回答对方的问话。

    见皇甫赢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心中却笑得十分开怀。

    他知道自己这个大哥最怕面对的就是他是龙阳君的事实。皇甫赢生冷情,却又十分傲慢。对皇家的礼节和名望看的非常重。以前他蓄著难看的胡须,勉强维系男子的表象。虽然与北堂墨暗通款曲,皇甫赢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现在,他公然的女装亮相,分明是在挑衅他的威严。他很好奇这样一来会将自己大哥激怒到何种地步。

    而他,就是要他发怒。

    “这太不成体统了。”皇甫赢一甩长袖,俊颜上有著不容置喙的严苛。

    “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让家族蒙羞。”

    “让家族蒙羞?”皇甫玄紫嫣然一笑,“怎麽,我做回我自己本来的样子就会让家族蒙羞麽?”丝毫不将对方的顾忌放在眼里,皇甫玄紫还刻意摆弄著自己的纤纤玉指。让火红色的蔻丹指甲映入皇甫赢的眼中。

    “玄紫,孤王就不信在整个麒麟国就找不出一个你喜欢的女子。你又何必一定要……要……”

    “断袖是吧?”见他犹豫了一下说不出口,皇甫玄紫睨著美眸盈盈一笑替他说下去。

    “是的。”皇甫赢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负著双手背对著他。

    “只要你愿意喜欢女人,孤王可以不惜任何代价帮你得到她。”抛出这句话,算是皇甫赢极大的慷慨了。这就意味著一向公私分明的男人,为了弟弟的幸福以及皇室的声誉愿意动用自己的权势为他开一次後门。

    仅此一次,若真能做到了却也是甘之如饴。

    皇甫玄紫不喜红妆爱清袖的事,是他一直以来隐隐作痛的内伤。虽然看不见,但是一到天下雨就痛的不得了。堂堂的王爷居然是断袖?!这若是堂而皇之了那他麒麟国的威仪岂不是全被扫到地上。

    “大哥说的可是真的?”咬著自己的指尖,皇甫玄紫看上去在思考。

    “是真的。”皇甫赢心中一动,大喜自己的提议竟让他有了反应,连忙趁热打铁的加上一句。

    “无论是王贵胄还是重臣的女儿都没有问题,就算是你看上的是他国的公主又怎麽样?孤王也一样有办法让你得到。”男人蓦地转过身来,漂亮的五官上有著笃定的刚毅。

    “那若是我看上一个女子,但是她已经嫁人了呢?”一阵微风吹过,将皇甫玄紫的柔丝吹了满面。耳上的水晶坠饰晃动著发出叮咚之声,他微敛著襟口,只露出半边香肩。这诱人的姿态堪称风华绝代。

    皇甫赢有些看得痴了,俊脸上立刻浮现一抹可疑的潮红,心中却暗叫不妙。再这样发展下去他的兄弟可真的要变成女人了,他一定要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不是问题。就算是去偷、去抢、去杀人,只要是你要的女人,孤王一定会为你做主。”他忍住心里已经要将皇甫玄紫看成女人的冲动,像平常那样以兄长的身份搭上他的肩膀继续引诱。

    “只要你愿意喜欢女人,天下的女人就都是你的。”

    “是嘛……”

    皇甫玄紫弯下月牙眸笑得煞是好看,然而这笑容中却隐藏著一种皇甫赢所看不透的诡诈。

    “那我就先谢过大哥了,你可一定要记牢今天所说的话。免得他日我想你要人时你又矢口否认。”

    “你放心,君无戏言。”皇甫赢倨傲的面对著他,却见皇甫玄紫转身向与宴厅相反的方向走去。

    “你去哪?”他狐疑的问。

    “换衣服。”皇甫玄紫勾唇。

    莲妃那边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但是至少今天他要给大哥一次面子。

    反正他能等。

    等某一天一切尘埃落定之後,能亲手将这碍眼的长指甲剪去……

    公主大婚,举国同庆。

    所有人都在为她饮一杯喜酒,祝福她与驸马永结同心,白头到老。倒是她这个准新娘却兴致缺缺,一副无打采的苦瓜样。一张描绘致的小脸上见不到半点阳光。

    方才行礼时她偷瞄了盖头外面一眼,只见大哥气宇轩昂,威坐高堂之上。俊脸上有著欣慰的笑容,像是完全开心终於给自己的妹妹找到了一个好归宿。不了解他心里隐藏的愧疚感,皇甫浮云只觉得他会不会笑得太刺眼了一点?

    再看二哥一身玄紫锦袍,脸上的胡子竟然也刮得一干二净。眯著一双月牙眸笑得那叫一个风流倜傥,把一干女迷得七荤八素的,只差没扑上来齐声喊他“好哥哥”。

    笑!笑!笑!

    抽死你们得了!她成婚有什麽好高兴的。

    你问浮云公主,你为什麽不高兴?

    她准会瞪你一眼,恨不得把你整个人烧两个窟窿。

    高兴?

    你嫁给一个自己连面都没见过的男人会不会高兴?啊?将军又怎麽样?谁知到他是不是板寸头,倭瓜脸,一身狐臭外加四肢短小。最後再加一个男人最要不得的、无、能……哎哟哟……

    想到这,皇甫浮云万分哀戚的抽著鼻子坐在新房的香榻上,望著这一床鸳鸯喜被她有种想放火的冲动。

    幕绝成亲了,她是知道的。

    上次青儿不顾危险带著印无忧的腰牌来锦云找她,她就明白自己是彻底的被这个外柔内刚的美丽女子给击败了。她自小在深里长大,刁蛮又任,还被自己的亲哥哥给强暴了。这样不干不净的一个躯体又怎麽配的上幕绝那样痴情的好男人。

    所以尽管内心苦涩,她还是维持著良好的风度微笑著祝福了他们。并且好心的将他们之间所有的误会掰开揉碎的解释给青儿听,希望他们此後不再有风浪。

    原本三角之恋就无一个圆满的定数。成就了他人的幸福是必要牺牲自己的未来。但是她心甘情愿的做这样的牺牲。

    眼见自己已要为人妻,她吞著口中的苦水认命的从地上捡起刚才愤懑之中丢在地上的红纱重新盖在头上。公主成婚不是儿戏,她不想让皇甫赢难做。

    罢了──

    安分的将自己摆成端庄的新嫁娘姿势。皇甫浮云垂著长睫,在白皙的小脸上投下两片影,殷红的嘴唇颤抖的抿出一条勉强向上的弧度。如果注定没有幸福的话,那她就不再争取了……

    夫君若爱她的话,她就守著他敬著他平淡的过一辈子。如若不然,就凭她身为麒麟国的地下刺客组织的统领,她也断不会柔弱的任人宰割。夫妻之道原本就是你我互敬,恩爱与否要靠两个人共同维持。

    正自思量著,眼见窗外新月如钩,喧闹的气氛渐渐散去。门外却传来男人重重的脚步声,让皇甫浮云心里一惊。

    乖乖……是男人还是野兽啊,这麽鲁?!

    不知自己已然被新婚妻子鄙视了,喝的醉醺醺的北堂墨嘴里哼著不成调的小曲儿,踉踉跄跄的扛著一团不断挣扎的重物向喜房的门前走来。

    只见左耳上戴著银环的男人潇洒的大脚一踹,结实的房门应声而开。

    “救命!”他肩上的“重物”一声尖叫。

96 哈利路亚!!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