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魔魅 > 97 不是冤家不聚头

魔魅 97 不是冤家不聚头


    “不要叫了小宝贝儿~”男人扬起大掌暧昧的拍了肩上人儿的臀部几下,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俊脸上除了微醺的潮红以外,更多的是渴望纵欲的邪。

    “待会儿你北堂哥哥准会让你爽翻了天!”

    男人说著脚下健步如飞,转眼间已逼近床榻。

    听到脚步声,心中虽然疑惑,皇甫浮云还是下意识的坐好,等著驸马来掀盖头。却不料床铺咚得一声凹陷,一团不知是什麽的“东西”滚在了她的旁边。

    “呜呜呜呜~~驸马,你不能强奸我……”“东西”在床上爬了两爬,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差点弄脏了两人的喜被。

    强奸?!

    浮云公主愕然,挑起一边的秀眉。

    怎麽回事?谁要强奸谁?

    “你放心,被我干过的女娃子没有不赞叹老子的能力的。到最後还不是跪著求我再上她一次。”

    北堂墨托起“东西”的小下巴,细细的打量这个脸还没有他巴掌大的小丫鬟,发现她其实也说不上有多漂亮。

    但是刚才在来喜房的路上他一眼就相中了她。他北堂墨就是喜欢这种像小兔子一样柔弱无骨的女人。越是毫无反击之力,当被扒光了压在床上摆弄的时候就越骚。骚的他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弄,让她哭爹喊娘的浪叫。

    “啧……我说你能不能擦擦鼻涕?这样流了一脸老子怎麽跟你亲嘴儿啊?”

    眯著一双醉眼,他有点恶心的看著小“东西”邋遢的脸,顺手扯下皇甫浮云头上的盖头,当作手绢鲁的就往对方脸上抹去,本没留意到旁边还坐著一个人。

    没了盖头挡住视线,皇甫浮云眼前一片光亮。但当她好奇的转头望向身边时,却气的倒抽一口凉气。

    禽兽。

    禽兽不如。

    不仅不如禽兽,还是个白痴!

    这穿著大红喜袍行径却猪狗不如的鲁男子不正是她的相公吗!眼见新婚之夜这死男人非但不守夫妻之礼,同她说两句相敬如宾的话。竟然还把女强掳进新房里意图不轨,他到底还有没有把她这个公主放在眼里啊!

    看著自己的红盖头此时抓在他黝黑的大手上沾满了鼻涕就跟破布似的,皇甫浮云火冒三丈当下“腾”的一声从床沿上跳起一脚照著他的屁股就踹了过去。

    “你放肆!”

    “啊……你!”

    谁知这男人虽然表面看上去喝的醉醺醺的,背後却跟长了眼睛一样。连头都没回一个只随便一伸手,自己穿著金丝绣鞋的小脚便代替红盖头落入他的指掌中。那脏兮兮的布料正好死不死的掉在他们的喜褥上。让她看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脏死了!怎麽睡?

    不过──他好敏捷的身手!

    “哟……敢情这还有个人呐?坐那不动老子还以为是灯柱!。”

    懒洋洋的顺著手中的莲足向上看去,皇甫浮云愠怒的娇颜完全映入北堂墨不羁的丹凤眼中。他被皇甫玄紫威胁著娶了这个刁蛮公主本来就一肚子气,这一次他是成心要给她一个下马威,所以连和她说话的腔调都是爱答不理的。

    啧……细细看来──

    身材不错。

    要部有部,要屁股有屁股,腰还那麽细,他一只手就能掐住了。

    长得还真美。

    白净的瓜子脸,肌肤比雪黑不了多少。倔强的殷红小口像一枚小巧的元宝一样,此时正气得耷拉著快成下玄月了。那双眼睛还挺好看的,不大不小刚刚好的两抹清泉。

    只不过这脾气嘛……就……

    看著皇甫浮云高扬的下颚,鼻尖快翘到天上去了,一双美眸对他怒目而视。原本还有点惊豔的俊颜渐渐流露出失望的神色,这麽美的一个玉人儿竟然***是个悍妇!可惜……真可惜……

    见新郎官盯著自己打量的眼神就像是她没穿衣服似的,又色情又下流。皇甫浮云真想一拳给他印个黑轮。可回瞪过去,她又心虚了。

    他好高……好强壮……

    自己才勉强到他的胃部而已,怕是她两个玉树临风的哥哥都不及这死男人魁梧。

    眼见皇室专用的裁缝特以为他量身定做的儒雅的红袍非但没能为他野的气质做些修饰,反而让鲜明的对比更衬托出狂放不羁的野。

    乖乖,皇甫浮云默默地在心里惊叹,怎麽会有这麽野的男人。

    要说,他相貌还算英俊啦。不,其实是非常英俊才对。剑眉入鬓,凤眼生威。高挺的鼻梁笔直笔直的,唇薄的快要没有了,倒是一派俊美的风流样。但无论是左耳上的银环,还是右脸上狰狞的疤痕,都让她这个新婚妻子望而却步。

    只见男人顶著一头亮丽的微红长发颜色像极了他国进贡来的葡萄酒。整个人更如一匹难驯的红鬃宝马,瞄一眼就知道不是什麽人都能骑的。

    再看那一身比古铜色还要深的皮肤,和经风吹日晒征战沙场而烙下的浪人气息。分明就是个危险的蛮夫,浑身上下都如同一团汹涌的沙尘暴,随时将他人吞噬。

    天呀──

    这个人真的是她的夫君吗?浮云谨慎的吞了一口口水。

    被北堂墨的气势骇住,皇甫浮云对他产生了些许敬畏之心。但转眼却见对方品评过自己的容貌之後撇著嘴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像吃到鳖,她心里的怒气又冒了出来。

    “你放开我的脚!”娇纵的公主脾气势不可当。

    “是你先踢过来的,还没跟老子道歉呢。”男人剑眉一挑,手上握得更紧。

    “你这个土匪在我的房间里居然想做这麽下作龌龊的事,还好意思让我道歉?”哼!他恶人先告状。没风度,扣十分。

    “我是土匪那你是谁?”北堂墨著自己光洁的下巴,“你难道不是我这个土匪的老婆麽?”

    “知道我是堂堂浮云公主你还敢在我的面前放肆!”浮云呵斥一声,牙齿咬的嘎嘎作响。

    这男人是故意的,她就知道他没安好心。心机险恶,扣十分。

    “呵呵,”北堂墨蓦地的放开她的脚,嫌恶的神情就像是本不想碰她似的,“谁稀罕啊。”

    “早就猜到你是个如此凶悍的恶婆娘,不过老子对泼辣的女人一向没兴趣。春宵一刻值千金,我还是找点乐子吧。”说著转过头不去看她,一双色迷迷的丹凤眼又直勾勾盯上了床榻上的小猎物。

    “来,乖宝儿~让爷亲一口~”大手说著就往小“东西”的口上。

    小“东西”看了半天戏,这才发现妖魔的注意力又回到自己身上了。连忙惊慌的闪躲著男人的狼爪,发出一阵阵惨呼,“公主!救救奴婢呀!驸马……驸马他……”呜呜呜……驸马他要强奸她啦。

    “是你,小芋头!”皇甫浮云这才看清被北堂墨强带进来的“东西”竟然是她的贴身丫鬟。

    造孽啊!

    这丫头今年才十三岁,今夜本来让她在外面候著,等著看自己和驸马在圆房之前是不是还有什麽需要。这下可好,是有需要,不过却是驸马这个魔一个人的需要。

    “大胆!你给我放开她!”敢动她的人!不知死活,扣十分。

    “放了她你伺候我啊?妈的,老子才不要呛女人。”北堂墨白她一眼,继续揉捏掌中的柔软。

    皇甫浮云肺都要气炸了,这个男人本就是个无赖。

    眼见北堂墨完全不理睬自己,她也顾不上风度,一把拉住男人的长发将他束好的长马尾扯得七零八落。只为了阻止他在自己的地盘为非作歹。

    “嘶……会秃顶的!”他尖叫一声,铁臂一伸顺手将皇甫浮云也一并带上床,坚硬的如铜墙铁壁般的身体立刻将她压住。

    “死女人,你给老子记住!”

    “小芋头,快走!”趁著此刻北堂墨无暇分身,皇甫浮云连忙对小丫鬟使眼色。

    “是……公主!”女孩子本来已经吓呆了,这会儿听到命令才如梦初醒,忙跌跌撞撞的下了床,头也不回的向外奔去。

    “把你弄脏的东西也一并带走。”北堂墨满不在乎的大手一挥将沾满粘的盖头一把从床上扫下,顺带著鲁的连沾上鼻涕的被褥耶抛下床去。结实的大腿用力卷住皇甫浮云的娇躯将她牢牢的固定在身下。女人芬芳的香气不断的蹿入他的鼻息让他早已蠢蠢欲动的下腹部胀得更大。

    “你把我的玩具赶走了,看来也只能你来伺候我了。”望著她因为刚才两人的拉扯而微微敞开的衣襟,北堂墨睨著血脉偾张的眸子低下了头。在她雪白的肩头从右到左狠狠的刷舔了一口。完事了还咂咂嘴,似乎在品尝她的味道。

    嗯,真嫩。他赞不绝口。凑合用一晚,还是可以接受的。

    “你滚开!大色狼别碰我!”皇甫浮云被他舔得一阵酥麻,虽然舒服却也气的吐血。

    他才刚轻薄完别的女人,这样一来弄得跟她是小芋头的替身一样。叫她怎麽忍得下!

    望著他俊脸上的笑,皇甫浮云索用上最後一招。她先是佯装抬腿攻击他的胯下,被北堂墨讥笑著以为她就这麽点本事躲过之後贝齿却攸的张开一口咬住他的脖子让他痛呼著主动将自己推开。

    “真不安分!你这娘们儿怎麽这麽刁?”

    望著迅速逃离的皇甫浮云,北堂墨捂著自己不断渗出血珠的颈子不怒反笑,但是丹凤眼中却是明显的不悦。

    从来没有女人敢这麽反抗她,算她狠!妈的,真呛!

    吃惯了逆来顺受的素菜的男人,今儿个被皇甫浮云一激更是打定主意要开荤。

    索往床榻上一躺,北堂墨曲著长腿好整以暇的等著猎物跑得更远。

    就先让她得意一会无妨,打仗的时候敌人骑著神驹跑到百里之外也一样被他抓到砍下头颅。这小女人凭那两三步称不上跑的“快走”又岂能飞出他的五指山?

    哪知皇甫浮云非但不跑,反而倨傲的迅速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在收到北堂墨不解的目光时,她冷笑一声,素手抄起桌子上致的白玉壶刹那间将壶里的酒尽数泼在北堂墨的身上,将他淋了个满头。

    “我今天就跟你把话说清楚了,”砰的一声放下酒壶,皇甫浮云正视著满头酒水的男子,公主的威仪尽显。

    “你我虽为夫妻,但你举止鄙,言辞浅陋,不合我皇甫浮云的意。从此往後你我只是挂名夫妻,井水不犯河水。”

    她说的高傲,从眼神到语气一字一句都透著:我、看、不、起、你!这五个大字。一心要同这莽夫划清楚河汉界。却不知,这正是北堂墨的死。

    北堂墨是武夫出身,平生最佩服学问好的人,但也最讨厌被人拿自己不识点墨当软肋攻击他。

    最後一个敢当面讽刺他言行鄙的,现在恐怕坟头上的草都已经长了三尺高。现在皇甫浮云亲自来捋他的老虎须,相当於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却还不自知。

    “说完了?”

    丹凤眼里的眸光越来越冷,北堂墨五指作梳瞬间刷过一头湿淋淋的长发。任纠结成绺的卷曲湿发披在脑後,看上去十分狂野。

    嘴角噙著吊儿郎当的冷笑,他站起身来,缓慢的靠近站在桌边的皇甫浮云。长发上滴滴答答顺著紧绷的俊颜流淌下来的酒被他浪荡的伸舌勾进唇里。不出三步,人已在皇甫浮云眼前。

    这强烈的气场和压迫感让皇甫浮云本能的皱眉想逃开,却被北堂墨一把拽住。

    “你想干什麽?”她谨慎的瞪著他,却见他慢悠悠的拎起另一个酒壶。

    “给你回礼啊。”男人用嘴咬开壶盖,大手一斜。

    “啊!”冰凉的酒顺著皇甫浮云的头顶直接浇下,女人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莽夫会用同样的方法回报给她侮辱。

    “你这混蛋!”生气的抹著脸上的酒,易碎的下巴却被他狠狠的端起。

    “女人,看样子你很喜欢发号施令。”北堂墨收紧手指故意要掐疼她。不过看她身上湿淋淋的样子倒还是蛮诱人的。

    “好痛!你放手!”捶打著他的膛皇甫浮云却挫败的发现到最後只是疼了自己的手。

    “很可惜你已经嫁给我了,在老子眼里只有炕头上暖被窝的糟婆娘,没什麽身娇玉贵的烂公主。”他轻轻地拍打著她的脸,没再弄痛她却变成十足十的恐吓。

    “你说什麽?我是烂公主?”皇甫浮云一脚踩在他脚背上,可惜对他而言跟拍苍蝇没什麽区别。

    “可能没人告诉过你,”薄唇凑近她的樱唇在上面濡湿的嘬出一吻,“我北堂墨的规矩就是……当我想要你的时候,你就得规规矩矩长著大腿让**。等我不要你了,你也得安安分分的看著我干别人。”

    “伺候好我让我开心就是你的本分。”北堂墨侧过头,用鼻尖轻触她的鼻尖。喉咙地发出低嘎的刺耳笑声。

    “你休想!”皇甫浮云没有想到这个夫君所提出的要求这样恶劣,本连一般的家庭都比不上。

    他是什麽东西,敢这样作践女人!

    “娘子,那我就让你体会体会为夫的到底有多想!”一把将皇甫浮云打横抱起,不顾她的挣扎北堂墨向床榻走去。

97 不是冤家不聚头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