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魔魅 > 98一夜N次娘1<H、慎>

魔魅 98一夜N次娘1<H、慎>


    “啊!!!!你这个死女人!!老子今天算是栽在了你手里!”

    寂静的深夜里,公主和驸马的新房里却传来北堂墨的一声暴怒的吼。四周树枝上栖息的鸟群被惊起无数,扑啦啦的扇动著翅膀划破幽暗的夜空向遥远的天边飞去。

    “说什麽浑话,”被撕裂整片前襟的皇甫浮云气喘吁吁的从香榻上坐起身来,凌乱的发丝看上去十分狼狈。头上原本装饰得煞是华美的金步摇翠玉扣之类的早就不知道被揉搓到哪里去了,只剩下鸟窝一样的长发披垂在心口。嘴上的胭脂被男人啃得满脸都是,微肿的唇瓣不断翕合著补充稀缺多时的氧气。

    天呐!差点被他亲的缺氧而死啊。

    “是我栽在你的手里才对吧?”女人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衣服破了,只好用手臂遮住正上下晃动的酥。只可惜洁白的藕臂只能勉强挡得住前的那两点嫣红。其余的反而被皇甫浮云推挤成诱人的深沟,更让男人疯狂的想要抓在掌心里尽情玩弄。

    勾引啊──这绝对是蓄意的勾引!男人目眦欲裂。

    不过北堂墨也好不到哪去,俊颜上除了刺眼的疤痕又多了几道被女人指甲挠抓出的伤口。上半身的盘扣也完全被自己嫌碍事的全部扯毁,正好露出长著毛的结实膛。黝黑的肌肤!光瓦亮闪著金属色的野光泽,一块块纠结偾起的肌随著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能突起成骇人的山丘。此时,几绺黏著酒的发丝正狂放不羁的垂挡在他的额前,让棱角分明的五官显得更加气势逼人。

    “臭婆娘!你快放开老子!!”

    男人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吃瘪的模样像是要把皇甫浮云的骨头全部拆开来咬碎。刚才他明明还大占上风的压住她的娇躯为所欲为,哪知这险的臭婆娘不知从哪里按下一个机关。让他猝不及防遭到暗算,此时才会被四条手指的大铁链扣住了四肢被困於床头。只能像落入猎人陷阱中的野兽一般挣扎不休,时不时的发出震耳欲聋的暴吼作势还要扑上来。

    “你省省力气吧。”皇甫浮云看著好笑,在一边凉凉地说。但是他每吼一声,她的心里就会咯!一下。

    虽然北堂墨现在已经被固定在床头动弹不得,但是皇甫浮云光是用余光打量著他壮硕身躯就觉得煞是骇人,那一块块纠结的肌不断扩张和收缩看得她头皮发麻。不由得将自己的屁股向後挪了一挪离他更远一些。她可记得清清楚楚的这野男人刚才是如何如何激烈的轻薄她,又是如何如何将她摆弄得欲死不能。

    就是那两条比她的腰肢还的手臂刚才抱著她的身子时差点将她的骨骼勒碎!

    就是那张口吐言的贱嘴吻她侧脸时差点将她的耳朵啃下来!

    就是那六块硬邦邦的腹肌磨蹭著她的小腹时几乎要将她的内脏挤坏!

    这蛮子浑身上下散发著的气息太过阳刚,她从来没见过比他更像男人的男人。他吻她的动作像是在吃她,一口一口的咬著她的嘴唇用力撕扯。贪婪的长舌不顾她的反抗像刀子一样直挺挺的捅进她的口中恣意的搅动,让她舌尖全是他的味道抗拒不得。他的手指像是无坚不摧,轻易的就将她上半身的衣物撕成碎片。耳边回响著方才空气中刺耳的裂帛声,皇甫浮云只觉得与他欢爱就像是地狱一样。

    “你太不温柔了。”她忍不住抱怨。顺手将肩上厚重的长发撩到身後。

    虽然现在是深冬,但是身处室内她却觉得莫名其妙的燥热。是不是衣服穿的太多了?轻轻抹去额上诡异渗出的汗珠,皇甫浮云用手给自己扇了扇风。

    “老子一直都是这样上女人的,”北堂墨不屑她的抱怨,反而对她的床上为什麽会有机关充满了疑问。

    “贼婆娘,老子问你,这铁锁链是干什麽用的?”该不会她经常被人侵犯吧?所以才常备著以防不时之需。

    不知为什麽,北堂墨对这个猜想感到非常不悦,一怒之下更是将拴住自己的链拉扯得哗哗作响。

    “唔……”皇甫浮云看著他暴躁的怒脸,突然觉得被铁链拴住的北堂墨好帅好可口,刚才的反感之情一扫而空。当这一切都往她不能控制的地方发展时,她这才猛然间警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四肢也越来越无力。北堂墨强悍的男人味儿不断的飘进她的嗅觉里,让她下腹部的神经蠢蠢欲动,缓缓的沁出一股暖流。

    糟了,该不会是媚药发作了吧……

    可恶,她捂著自己的脸颊翻倒在了床榻上,难受的扭动起来。

    “喂!婆娘,你有没有听──”见她先是表情怪异的盯著他看,现在又自己躺在那里完全不理睬自己的问话。北堂墨更觉得她心中有鬼。

    有什麽事是不敢让他这个驸马知道的?尽管他不愿意娶她,但她好歹也是他的老婆。若是让他知道有人欺负她,他绝对能将那个人的脑袋扭下来当球踢。

    (0.52鲜币)魔魅(限)99一夜N次娘2<H、慎入>

    “你话好多哦。”迷蒙著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皇甫浮云拿开了挡在前的双手。她好热呐,这男人可不可以不要再说话了?

    “婆娘……你?”尽管头脑没有灵光到可以同皇甫玄紫媲美的地步,但是北堂墨也绝对不是傻子,很快便看出了皇甫浮云的异样。

    皱著一双剑眉,他抿著薄唇暗忖,看她这副反常的骚浪样……该不会是中了媚药了吧?

    “嗯……好热……”葱指不自觉的开始轻抚自己的红唇、锁骨、双肩……最後饥渴的停留在白嫩的雪峰上。皇甫浮云分别拈住两个粉色的头在北堂墨面前轻轻捻弄,时而用手掌抓捏柔软的。在指缝中挤出不规则的形状,让男人看的眼珠子快掉下来了。

    “你……你这是……”饶是北堂墨见惯了上阵厮杀的大场面,但是眼前这一幕活色生香的美女自慰图还是让他的声音立刻变得沙哑,连喉咙也紧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以前被绑在这里的男人都不会像你这麽吵的……”皇甫浮云微微轻喘,娇嗔著睨著眼前的男人。两个头早已在她的揉捏下兴奋的充血勃起,小里流出的水涓涓不息,很快就打湿了整片亵裤。

    “什麽叫以前被绑在这里的男人?”听到女人暧昧不明的话,北堂墨先是一愣,紧接著俊脸变得铁青。铁拳攥得咯咯直响,右脸上的疤痕也开始抽动。

    “你有很多男人麽?”他哑声问道,一双丹凤眼直勾勾的盯住皇甫浮云的小脸。他好想一把扼住她的颈子将她过去的风流韵事全部倾倒出来。

    ***!这一次真的遇上克星了!难不成他北堂墨娶个老婆竟然要比他还风流?

    “也没有很多啦……”被媚药控制住的皇甫浮云却听不出驸马声音中的怒意。单纯的以为这个吵死人的家夥得到回答之後就会安静了。

    为了让他快点闭嘴她诚实的答道,“但是两三个还是有的。”

    是的啊,魔夜风算一个。男宠里有两个比较喜欢的。

    “你!荡妇!”最後一稻草掉落下来压死了骆驼。

    北堂墨虽然表面上狂放不羁,但是内心深处还算是一个极为传统的男人。

    因为骨子里认同了女人以夫为天的论调才会在刚才提出种种不平等的要求。潜意识里他就是觉得女人就应该守在男人的身边相夫教子,而男人反而可以自由自在的寻欢作乐去。却没有想到,皇甫浮云竟然在还没娶过门时就给他戴了三顶绿帽,这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他***我要悔婚!老子纵横沙场这麽多年,万受不得这王八气!你给我解开这破铜烂铁,不然一会儿老子自己扯断了有你受的!”

    说著男的躯体又开始不依不饶的挣扎起来,他天生孔武有力。绝对有这个自信扯断身上的铁链,只是要花一点时间。

    “你真不乖。”皇甫浮云叹了一口气,恍惚之中以为自己在和男宠玩著闺房游戏。但是显然,这个“男宠”不像以前的那麽听话。

    “看著我,一会儿就给你尝。”红唇逸出银铃般的笑声,她还暧昧的朝北堂墨抛了个媚眼,看得北堂墨血脉偾张。心中的气却是越烧越旺!

    妈的!她以前也是这麽狐臊的诱惑著别的男人麽?

    心里虽然这麽想,手上也在暗暗施力挣脱锁链。可那一双原本就邪的丹凤眼却不由自主的死死盯住皇甫浮云此时的媚态,顺从的接受著她想给他看的一切,连眼睛都舍不得多眨一下。

    “唔……嗯嗯……”全身的雪肤开始慢慢的蒸腾上一层薄汗,因为燥热皇甫浮云开始一件又一件的主动脱去身上累赘的喜服。不一会儿,浑身上下就只剩下一件单薄的白色亵裤。纯洁的真丝布料更衬得她体态婀娜,皮肤剔透。

    哇──好美!北堂墨不自觉的吸了吸口水,期待她的更进一步动作。

    公主原本就是金枝玉叶的角色,无论是肌肤还是相貌自然非那寻常的女或者花楼的鸨娘可以媲美的。而欲强的北堂墨也多挑选那些狐媚的流俗之色,此时跟几乎全裸的皇甫浮云一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好想上她……丹凤眼里闪动著下流的光。

    北堂墨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悔婚了。现在看来,若是能天天尝到她的味儿,就是让他多替他们皇甫家卖十辈子的命他也是心甘情愿。

    “嗯嗯……好热呀……好热……”雪白的躯体像一条痉挛的蚕宝宝在香榻上蹭著身下的被单不断翻滚蠕动。她的小手不停地捻弄摩挲自己的头,还将手指伸进亵裤里寻找藏匿在花户之中的蒂来回揉弄。只可惜北堂墨只能隔著一层布料知晓里面的手指正在和敏感的贝进行激烈的摩擦,却不能拉下亵裤一探里面的究竟。

    天知道他现在有多麽的欲火焚身,恨不得用眼睛将皇甫浮云的亵裤烧掉。亲眼见见女人两腿之间最甜美的私处。

    “你能不能把亵裤脱了?”他听到自己这样说。

    “你喜欢吗?”皇甫浮云笑著坐起身来抽出埋藏在亵裤里的玉手,让北堂墨看清她手指上拉出的一抹晶莹。

    “哦……”北堂墨急红了双眼。他好想尝一尝她的水!

    “喜欢……”他情不自禁的说。

    “那好……”女人很自然的除下仅剩的那一件碍眼的衣物并且故意放缓脱衣的动作。就是要让他急得心里冒火。

    “唔……你这个小荡妇!”

    看著眼前粉雕玉琢的一具莹彻的胴体,北堂墨呻吟著更加用力的拉扯手上的铁链。结实的链铐不留情的深陷入他黝黑的手腕勒出两道红痕。

    不管怎样,手废了也好,他今天一定要到她!

    “你为什麽出了这麽多汗?”皇甫浮云看著浑身紧绷的男人,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对他来说是一种要他命的诱惑,反而像一只单纯的小动物一样主动摆动著微翘的臀部向北堂墨爬行过来。任自己两团柔软的绵在爬行的过程中左右晃动,刺激了对方的神经。

    “因为老子想要你。”呃嗯!铁链终於被拉扯的有些弯曲。他向前伸了伸腿,希望自己能碰到她的肌肤,哪怕是一寸也好。他迫不及待的要尝她的味道。

    “是吗?你看你,出这麽多汗。”皇甫浮云不知道他的痛苦,反而更没心机的将娇躯送入他的怀中。搂住北堂墨的颈子开始舔吻他额上、脸上的汗珠。

    “嗯……你这骚货……”被那条滑溜溜的小舌不断舔著脸部肌肤,北堂墨快要发狂了。一个扭身用力的嘬住皇甫浮云的小口,将她的唇瓣再次吸吮的变形。他以为她会痛呼著推开自己,虽然惋惜但是他实在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只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啃食她,吞掉她,把她按在自己的身下用力的强奸她。

    哪知皇甫浮云媚药发作之後反而爱极了男人的野蛮,不但热情的回应著他的索吻,反而更激烈的用自己的房紧贴著北堂墨裸露的膛在上面恣意的画著圈。用头摩擦著她的肌。

    “哦……你这个骚货……是想折磨死我麽?”北堂墨情不自禁发出浓重的喘息。身下的已经完完全全的勃起胀大,将下半身的裤子顶的像小帐篷一样高。

    “我好喜欢你这身男人味哦。”皇甫浮云眯著一双醉眼,亲吻的舞步越来越凌乱。她的身子软绵绵的像一团面,嘴唇逐渐游移到北堂墨的喉结,先是舔了几下最後大口含住用力的吮弄著。

    两只不安分的小手也准确的揪住北堂墨前的男头,一面揉捻一面用指腹在肌上爱抚画圈。更是挑逗的男人身下的又硬了几分。

    皇甫浮云像这样玩弄了北堂墨一会,觉得不过瘾。干脆整个人坐进他的怀中扭动,厮磨,让两人的身体不断的紧贴。

    “丫头,你……你让我好硬,帮我揉一揉。”正自玩的开心,头顶上却传来北堂墨饥渴的呻吟。

98一夜N次娘1<H、慎>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