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魔魅 > 恶人自有恶人磨<高H、疯了>

魔魅 恶人自有恶人磨<高H、疯了>


    “不!!啊啊啊啊……啊啊……”

    皇甫浮云从没想过自己居然就这样手忙脚乱的被她刚才还弃如敝褛的男人深深的进入。他太大了,将她紧窄的小每一寸褶皱都完全的撑开。每一次摩擦都是对娇嫩的柔壁的一种折磨。两人与之间紧密相贴,连北堂墨身上的青筋跳动她都能很明显的感觉的到。

    “妈的!这麽紧!”

    被她中了媚药的小吸得一阵酥麻,北堂墨干脆将女人的双腿曲起直接压在她饱满的房上,让口翘得更高,方便他直进直出的从正上方入。

    也许皇甫浮云自己还停留在迷茫之中,但是她的身体已经变得极为荡。不由自主的就开始热情的回应起北堂墨的侵略来。让这一场本该算是强奸的爱混沌的分不清到底是谁强了谁……

    “啊嗯!不要你这蛮子快停下!”还没等北堂墨如何如何,光是被他简单的几个基本动作抽了几下,皇甫浮云就痉挛著达到了高潮。但是嘴上虽然这麽说,皇甫浮云还是稍微向上抬起了雪臀让进的更深。

    话说,男人的器真的不是假阳具可以比拟的,有温度,有角度,还能出其不意的变换著耸弄的方式。假阳具就不行。在一定程度上,假阳具只能算是一点的手指罢了。但是此时皇甫浮云完全想不了这麽多,只知道自己完全被这个高大威猛的黝黑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气所辐。

    哇──她被的好舒服哦。七经八脉都被武林高手打通了一般。扭啊扭啊扭~~~皇甫浮云紧缩著自己的小揪著北堂墨的恨不得将它整个咬下来做成标本以後拿来自慰用。

    当皇甫浮云心头萌生这种想法时,北堂墨後脊涌上一阵恶寒。

    诶?下雪了吗?他狐疑的抬头望了望窗外,却没有发现半点落雪的迹象。算了,不管他!继续~啊啊~~~

    “哦哦……你这个野男人!竟然强奸我……哎呀,那边一点啦!!”女人娇嗔著指挥男人的动作,完全没有一点被强奸的觉悟。北堂墨听话的用猛戳她内特别的那一块软,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干的大汗淋漓。可是为什麽,他越越觉得不对劲!?

    没有一点强奸女人的兴奋感啊……?

    “唔……别走神!快一点!”

    “是是!属下遵命!”北堂墨来不及多想,毕竟他自己也是个欲强的人。现在终於有美女在身下任他蹂躏,他当然开心啦!

    “喔喔……好舒服……你好……”皇甫浮云满意的眯起眼眸,像一只发情的小猫。

    她用余光看著男人结实感的屁股在自己腿间起伏,两个人的器充分的交合。他乌紫色的大深埋在粉色的小中,相比之下那两片娇小的唇本含不住他。在不断抽的过程中被连带著翻进翻出。

    “又高潮了?妈的!这麽多水儿!你个骚婆娘!”

    北堂墨见她骚浪,心下的喜悦更深。於是故意将捅进微开的子口,让龙头咬住她的花心彼此吸吮。

    一边下流的笑著将从花心喷出来的热挤出外打湿了自己乌黑浓密的毛发。一边也让沈腰的动作干出生猛的“噗滋噗滋”声。

    後面的两个圆球用力的拍打著女人娇嫩的户,发出巨大的“啪啪”声。皇甫浮云全身都被他撞得不停的快速前後震动。从男人身後看去,只见一个黝黑肌男正跪骑在两瓣浑圆雪白的屁股上一次又一次的向下猛坐,将圆球甩起小幅度的波澜。

    “嗯嗯……不要了……好麻……好痒……”

    快感越来越深,皇甫浮云没有想到北堂墨比她想象中还要勇猛持久。此刻高潮之後敏感的小仍然被他肆无忌惮的大力抽著。让她无论是咬著自己的下唇,还是用双手揪著身下的床单都觉得非常非常的难受。

    说不清楚是什麽感觉,只觉得被他进入的地方像要尿出来一样。浑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也散不尽在体内聚集的那一股热流。

    她咿咿呀呀的呻吟著,狂乱的甩动著自己的秀发。头早已被压下来的膝盖磨得红红硬硬的,挺立在高耸的雪峰上像两粒嫣红的樱桃。

    “喔喔!!夹得我好爽!婆娘……你这是老子干过的最骚的小!干的老子真爽!”北堂墨舒服的加快了律动的速度,他骑压著皇甫浮云的臀,在上面像要上阵杀敌一般潇洒的驰骋。无论是血汗宝马,还是身下的女人他都有自信能轻而易举的征服。

    “哎哟……不要了!我受不了了!”一开始的优势在几次高潮後慢慢地转变为劣势,原本渴望受的女人在北堂墨的狂猛干下渐渐不敌,肿胀的口吐血一般溢出滑腻的水。马上就要寿终正寝了。哪知身上这只大虫却还在龇牙咧嘴的骑得很开心,让皇甫浮云气结。

    北堂墨睁著一双不羁的丹凤眼,像野未驯的兽。享受的盯著两人交合的部位,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将没入水的活塞运动尽收眼底。

    “噗滋……噗滋……”男人不停的大力著柔软的水,飞溅的水甚至沾到彼此的脸上、颈上。靡的交欢味儿很快在空气中扩散开来,那一大的部开始出现一圈细腻的白沫。

    “哦哦……死你这骚婆娘!居然敢给老子戴绿帽子!居然敢绑老子!”见皇甫浮云已经被干的没了气势,全身无力的像破布娃娃一样被动的承受著他的进攻。北堂墨也洋洋得意的翘起了尾巴,男人的气魄又回到了身上。

    只见他凶狠的挺腰,先是将埋进里扭动著臀部左右摇晃挤压生嫩的壁。在被女人的道紧紧地吸附住之後又开始回旋著进出抽送成更大的弧度。过一会儿又九浅一深的在口逗弄,到最後一下才重重尽没入。

    “嗯……啊啊……好深……”皇甫浮云翕张著樱红的小口,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只觉得头部晕晕的,房也胀得好难受。

    “死你!你这凶婆娘!还不快给老子脚上的破链子解开?”北堂墨捧起皇甫浮云的翘臀,前後耸动著在里面深搅。

    得意啊得意~老子终於拿回主权了~

    “好……好的……你不要再动了!”皇甫浮云颤抖著伸出布满汗珠的藕臂,一边叫一边到床侧的一个机关重重向下一按。北堂墨的双脚登时恢复了自由。

    “你叫老子不动老子就不动?”

    当他北堂墨是小厮麽?男人不满她的命令,更是毫不留情的用力顶著中那一块软,让硕大的龙头替他整治这个刁蛮任的小女人。

    没有了铁链的束缚,北堂墨的动作更加不知节制。只见他以分身为定点,让皇甫浮云从在身下被动受的体位转动成趴在他身上骑乘他的体位。这一个姿势的互换,没有从甬道里滑出半分。反而是磨著柔壁,彻底的转了个圈。惹来皇甫浮云的嘤咛娇喘。

    “来!给老子快骑!”不客气的伸手握住皇甫浮云不断颤动的绵,北堂墨皱著剑眉大爷的命令道。鲁的动作在女人的房上留下大大小小的红痕,连头也被他用力的向外揪起将浑圆的峰拉成锥形。

    “唔……好痛……”软嗲的娇嗔映衬著绯红的双颊,皇甫浮云如丝的秀发像墨色瀑布一样倾泻而下披散在莹澈的娇躯上更让北堂墨看的心痒难耐。

    “痛就快点骑我!快点……骑我!”北堂墨喘著将手上的力道放柔,并且开始用糙的指腹旋磨著她两个头的顶端,让皇甫浮云舒服一些。

    曲著长腿坐卧在床榻上的姿势让骑在他身上的皇甫浮云显得娇小可人。禁不住甜美的诱惑,北堂墨吐出湿热的长舌勾卷著她前的头,慢慢吸吮,再故意以舌尖轻绕。大手见她迟迟不肯动作,干脆猴急的拖住她的翘臀向自己上猛按再使劲抽离。带动她的身体套弄自己的。

    “啊啊……嗯……”被他强烈的抽再一次顶到了高潮,皇甫浮云痉挛著小嚼咬著北堂墨的。

    天啊……谁来救救她。在这样下去,连媚药也被他的热情烧干了。

    女人想尿又尿不出来,泄的股沟里全是水。到最後连著几百下被他发疯一样快频率的捣动,快抽筋了酸胀不已。绵延不断的全是高潮的快感,一波未消融一波又偾起。折磨的她几乎要口吐白沫比欲死不能。

    “对!就是这样!哈哈!看是你夹死我还是老子顶死你!!”

    含著皇甫浮云的头,没有注意到美人儿已经在翻白眼,北堂墨犹自将皇甫浮云抱得死紧。对她的两团绵极尽凌虐之能事,直到玩弄够了,他才满意地抬起头,看到沈甸甸的房上沾满了自己的口津闪出魅的光泽,下半身继续霸道的向上入。

    “喔喔……哦哦……”被温暖的小套弄了整整半个时辰,北堂墨这才舒服的绷起了俊颜准备好好的发泄一番。哪知下半身的明明开始鼓胀弹动却像是被什麽东西堵住了一般硬是不出来。

    糟了!不是……坏掉了吧?北堂墨吓出了一身冷汗。

    “喂……骚婆娘……我不出来了……”虽然尴尬,但是他还是硬著头皮小声著说。经过这麽久的奋战他心里已经完全接受了皇甫浮云是他老婆的事实。既然是房事间的问题,当然要先过问自己的妻子。

    呜呜呜……老婆……怎麽办嘛……

    他可怜兮兮的抽抽鼻子。

    “那个……抑环……还……没有……摘下来……”皇甫浮云在昏迷中被他叫醒,勉强睁开眼睛一见他哭丧著脸像吃了死蛤蟆一样,只得颤著声音好心的提醒他。

    “是哦?”北堂墨如梦初醒,兴奋的用拳头击打了一下自己的掌心。然後飞快的将自己的硕大从水里抽出,见到上面还拴著刺眼的红环。当下狠狠的将其扯下撕个稀巴烂。

    靠!格老子的!害他差点吓死!这祸害男人的玩意儿应该彻底抵制掉!!

    好啦,他满意的扶起自己有待发泄的正待再次进入小的时候。却发现身下一空,而皇甫浮云正手脚并用的速向远离他的地方悄悄爬去……

    母後啊!她受不了了啊!再被这个蛮子搞下去就要上天堂陪你去鸟~~

    “死女人!你给我回来!!”大手一把将皇甫浮云的脚踝抓住,不顾她的指甲在被褥上抓出十道饮恨的长痕。愣是将她摆成狗趴的姿势从背後挺起狠狠的进入了她。

    “啊啊……啊啊……”北堂墨快速的摆动起健臀小幅度的做著最後的抽,终於在皇甫浮云凄厉的呼喊声中将灼热的白尽数灌入了子深处……没有留意到可怜的女人口吐一口白沫,然後一头栽在枕头上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後半夜──

    整个喜房笼罩在一种静谧的黑暗之中,却听到新郎的声音势如洪锺。

    “你动了。”北堂墨得意的挪动了一下腰臀,示意正将他吞没在小中的女人已经触犯了游戏规则。

    “我没动。”皇甫浮云吓得浑身冰冷,连忙大声的抗议道。

    呜呜呜……她真的没有动,只是稍微的缩了小一下。因为他的龙头正好抵在她敏感的位置,害得她又酥又麻好想要的说。

    “老子不管,刚才就说了。我进去抱著你睡,只要你动一下咱们就再来一次!”厚脸皮的男人完全不听对方说话,立刻从侧面抬起皇甫浮云的大腿挂在自己肩上又大刀阔斧的冲刺起来。

    “啊啊!!不要了……嗯嗯……你又来!”被撞的眼冒金星的女人只得认命的攀住他宽阔的肩膀。任男人的厚颜无耻的刺穿她的小,几乎要将她的甬道整个翻了过来。

    呜呜呜……她不来了。她一定要悔婚,这样下去她挂了这野男人都还没死呢。呜呜呜……

    翌日清晨──

    “公主,驸马,该起床了。需要奴婢服侍吗?”小芋头在新房门外毕恭毕敬的说。

    虽然对昨夜驸马意图强奸她的事仍然心有余悸,但是小芋头很本分的想,现在是白天应该不会被怎麽样。

    可是为什麽叫了半天里面都没人应承呢?

    这时另一个小丫鬟绿荷也加入催促的行列,“小芋头,叫醒没啊?快一点!”

    “可是没有人回答我啊……”小芋头皱著小脸,委屈的说。

    “算了,”绿荷亲自上场。

    “公主,奴婢们要进来喽?”

    一样是空无一人的寂静。

    绿荷心下疑惑,又怕公主驸马出事情,连忙推开房门就要走进去查看。

    “……”

    哪知房门刚推开半扇,她又很迅速的“碰”的一声关上,一张小脸涨得通红迅速转过身来後背紧抵住房门。

    “怎麽啦?”小芋头见她反应古怪,好奇的问。

    “芋头,”绿荷连著喘了好几口大气才让自己不至於尖叫出来。

    “快宣太医!!”

    呜呜呜……公主!乃要撑住啊……

恶人自有恶人磨<高H、疯了>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