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魔魅 > 去妓院抓奸来著 2

魔魅 去妓院抓奸来著 2


    “来来来,给老子笑一个!”

    “哎哟,北堂爷……你好坏。”

    据说全天下最威仪的地方当然要数皇帝的朝堂。站的最高的男人光是皱著眉冷哼一声,下面的众臣就要哆哆嗦嗦的跪倒一片。但是若要评选这麒麟国最热闹的地方,恐怕除了中洲第一勾栏院再无其他。

    拢翠楼里人声鼎沸已经屡见不鲜,除了花娘又美又娇之外,厨子好也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所谓饱暖思欲,只要把客人的胃哄好了,还怕他喝完酒在姑娘的香榻上不掏银子?

    瞧这整间妓院都妆点的富丽堂皇,洁白的大理石墙壁。屋顶上高高挂著各种颜色的纸灯笼,将七彩光束投到众人身上,显得暧昧又有气氛。干净的地面上还铺著昂贵的长毛绒地毯,喝醉了酒的客人随便往地下一躺就能酣畅淋漓的打个瞌睡。

    这方方面面留住客人的手段可都让拢翠楼的老板给想到了。怨不得白花花的银子像流水一样全部汹涌奔到他的口袋里。

    “我说贝儿丫头,”正喝的俊脸潮红的北堂墨凤眼迷离的拉过在一旁伺候的窑姐儿,温香软玉的立刻抱了个满怀。

    呐──他有一件思春了很久的事想要问问她呐。

    那女人见自己被这样一个高大英俊的恩客强而有力的半拥著,一张还算美的小脸当然万分乐意,不由自主的笑得花枝乱颤。

    真好哟,才刚接客,就是好康!

    “哟~北堂爷,瞧你──”

    女人主动地搂抱住北堂墨的宽肩,爱极了他微敞的领口裸露出来的结实肌。於是她故意用圆臀磨著身下那一块男人最敏感的部位,不想浪费了坐在男人腿上的好时机。

    话说,这种蓄意的勾引是花娘们最常用的揽客人的手段。谁把客人“那里”逗起来了,那银子最终就八九不离十的准落入谁的口袋。

    反正跟北堂墨在床上滚要比和那些不中用的老头子在一起“震摇”要好的多。所以这一次贝儿磨蹭的也就更加卖力。时而扭动,时而呼气如兰的靠在北堂墨前轻喘。打准了主意今晚就要将这大帅哥收入囊中了。

    女人鬼灵的偷偷捏了捏他手臂上的肌,硬邦邦的手感馋的她心花怒放。听说,这位爷还是这麒麟国的一个什麽大将军。若是能被他看上,收进府中做个小妾那该多好。

    “还瞧他?”另一个叫小婉的花娘轻易的看穿她那点小心思,掩唇娇笑道。只见她婀娜多姿的用右手抚了抚颊边的云髻,也酥半露的凑了上来。反正北堂墨身材高大腿也壮。再多挤两个姐妹都算不上什麽问题。

    “我看是瞧你比他还猴急吧……”小婉一面主动攀上北堂墨的颈子,硬是将贝儿挤到一边,自己强势的後来者居上霸占住北堂墨的一只长腿。一面睨著媚眼不带恶意的调侃著这位新来的姐妹。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任何一个男人来姐姐们都不会跟你抢,但是就这一位北堂爷,不是咱们想抢。而是你一个人本应付不过来!

    “真是的!”贝儿没好气的白她一眼,“这麽多人你不去伺候,偏要同我抢北堂爷?”

    “嘿嘿,”小婉挥动著手里的绣帕意味深长的一笑,“小妹妹不懂世道,这北堂爷的床边是你一个人就能躺的平的?”

    别说她一个人,就算是她们两个女人加起来都未必吃得消他的强大和耐力持久。这小丫头片子若是真的吃成了独食,不仅没有便宜可以占。反而会因劳累过度而在床上至少躺个三天三夜接不了客。到时候可别哭著喊得不偿失。

    “唔……”贝儿扁扁小嘴,知道老的鸨姐儿经验多,便也不再多说话了。倒是在旁边听两个女人你来我往的拌嘴的北堂墨先是不耐烦了。

    妈的!他想问的话还没问出来呐!

    “你们俩待会一个都跑不了!”不耐烦的双臂一收,当下左拥右抱将两个花娘香喷喷的都收在身边。北堂墨凤眼一眯,露出些许期待又邪的光芒。

    “老子想问的是,那花魁洛米儿在哪里?你们谁把她叫下来。咱几个好好的快活快活!”他说得野,黝黑的俊脸上却熠熠发亮。刚咽下的几杯薄酒让他有些醺醺然,现在全身上下都热起来了。

    听说这娘们不仅多才多艺,床上功夫更是厉害非凡。人长得又极美,像他这种大色狼怎麽可能会不想来个饿虎扑食呢?若是今天能够上到她,也不忘他北堂墨特意来这拢翠楼一遭。

    “米儿姐……?”

    年纪小的贝儿一听到这个名字,率先脸色一白,眉宇之间除了惊讶更多的不知名的恐惧。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小婉姐,反正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麽回答才好了。

    北堂墨见她反应有异,当下转头看向小婉,却见小婉也只是苦笑著摇头,叹了一口气。

    “妈的!老子还活著,叹什麽鸟气?”有话快说呀?北堂墨不悦的皱眉。

    “米儿她从半个月前开始就被印无忧大爷一个人包了,现在两个人还一起关在房里呢,不知道在做些什麽。”

    “只是吩咐我们三餐定时送进去,偶尔烧个热的吓人的洗澡水。”小婉轻声解释道。

    不是不想请,是本就没有办法请下来。

    “而且还特别嘱咐了我们任何人都不准进去打扰。”贝儿也小声的了一句嘴。

    事情真的是很诡异,要做什麽事连个面都不能露一个的?若不是还有人给他们送饭,她真的要怀疑那男人会不会将洛米儿杀死在房间里。

    “嗯?姓印的那小兔崽子也在呀?”

    北堂墨一听到昔日好友的名字,紧绷的俊颜立刻放松下来。

    咧开薄唇嘿嘿一笑,“他有什麽好怕的?老子还以为是什麽毒蛇猛兽般的人物呢。没事!”说著他推开两个女人就要起身。

    “老子这就去跟他好好打个招呼,这变态在这里的话可有得玩了!弄不好今天晚上加上洛米儿那丫头咱们五个还能来一个五人大战呢!”

    一想到那靡的男女疯狂交媾的场面,北堂墨心里就痒痒的万分期待。哪知健步还没迈出半米,袖子就被贝儿和小婉同时用吃的力气拽住了。两个佳人的脸上均是像见了鬼一样的惨白。

    “怎麽啦?”北堂墨不解的挠挠头。

    “北堂爷,您可别去惹印大爷!他,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印大爷了的说。”小婉紧张的压抑著不安的心跳,一想起那天无意中瞥见印无忧那一张宛若僵尸的森的脸。心里就七上八下的抖个不停。

    那才真叫大白天见到鬼了!

    “就是的!您要是去找那个人贝儿可就不陪你了!”另一个女人也连连摇手,死也不肯退让一步。

    亲娘啊!

    她就住在洛米儿的隔壁呦!每到半夜,那房间里就传来凄厉的吼叫以及连绵不断的鞭打声。吓得她在连做了三天噩梦之後就逃命似的跑去跟其他姐妹挤,再也不敢回到自己的房间听那阿鼻地狱般的鬼夜哭了。

    印无忧在的这几天,整个一层楼的花娘们都没睡好。算是惹来了不知什麽名堂的黑无常!

    “有这麽严重吗?你们确定是印无忧那厮?”

    北堂墨挑著剑眉难以置信那个一向吊儿郎当不正经的懦弱小子会是这两个花娘口中的恶鬼。不过既然人家都扬言不招待自己了,那麽为了切身的福利,只得将访友的豪迈之心作罢。

    “那好吧,就咱几个乐一下也行!”

    北堂墨撩起长袍下摆大剌剌的重新坐下,野的微红长发慵懒的垂下几绺碎丝。让他深邃的五官看上更去有种咄咄逼人的风流味儿。直看得两个女人眼里尽是桃花,连忙提著酒壶拈著水果又扑了上去。

    “爷还真是明理之人呐,来~吃个樱桃?”贝儿笑嘻嘻的将葱指间的果子送到薄唇边。

    “嗯……好!来!”北堂墨笑弯了凤眼,糙的大掌还下流的在小婉口上了一大把。逗得另一个女人也咯咯直笑。

    哪知北堂墨刚将嘴巴张圆,还没尝到半点果子的甜味儿。怀里的两个女人就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咦?”

    错愕望著空空如也的两手北堂墨揉揉眼睛再一看,才发现贝儿和小婉都被青楼里的保安像拎小**一样提著後领飞速向另一个方向赶去,身後还扬起一阵诡异的沙土。

    紧接著耳边就响起拢翠楼的代理掌柜一声尴尬的陪笑,顺便看见那一张不怎麽顺眼的老脸。

    “对不住……真是对不住,这位爷……这两位姑娘已经让那边那位公子给包了。您看,是不是让小的给您换个其它的姑娘来伺候?”

    真是造孽啊,他代理掌柜是一个年已四十的小老头。身高不怎麽样,也没有几两重。不过倒是因为跟对了老板,在打理这拢翠楼的过程中也得到了优渥的回报。

    但是问题在於这杀千刀的掌柜在风光的时候总会自己出马,到了该倒霉背黑锅的时候才将他这个代理掌柜一脚踹出。眼见这位北堂大人人高马大,怕是一个拳头挥过来他的小命就休矣……

    小心地擦了擦额上的冷汗,代理掌柜望著北堂墨皱的跟包子一样的黑脸。那个脆弱的小心肝吓得彻底的颠倒了个位置。

    “妈的!什麽狗屁公子!赶跟老子争人!我去会会他!”北堂墨怒气冲天的拍案而起,原本的虫立刻变成了威武不屈的大将军。

    看他不把那小子的脑袋拧下来!!来嫖个妓都要看人脸色那他北堂墨是吃屎长大的?

    “在哪呢?”一声强如狮吼的咆哮震聋了代理掌柜的半只耳朵。

    “那……那里……在贵宾房……”小老头捂著耳朵眼泪汪汪的指著西面,一瞬间苍老了十岁。

    哼!!

    他倒要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

    大步流星的穿行在热闹的人群中,北堂墨的杀气腾腾将原本轻松的氛围搅得一阵萧杀。

    “是哪个王八蛋敢跟老子抢人来著?”

    一脚踹开琉璃镀金的大门,北堂墨摆出最凶狠的一张脸。却见里面偎依著坐在桌边听曲儿的两个人仍然面不改色的继续沈浸在艺伎弹奏出的美妙筝曲之中。还时不时的含情脉脉的互望著品评一句,手上跟著打著拍节好不自在。好像早料到他会来似的本没将他的挑衅放在眼里。

    这也到罢了,问题就在於连唱歌跳舞的艺伎都没有因为他的突然闯入而惊吓一番,反而越跳越起劲儿。就像是已经被人提前嘱咐过一样。

    靠!!***!他北堂墨从来没有这麽被忽视过!

    “喂!你们有没有……”啊!!原本狭长的丹凤眼因为看清楚对方是谁之後难得的睁得像葡萄一样圆。

    她……她为什麽会在这里……还有靠著她的那个混小子他***是谁??捡起气的掉在地上的鼻子在自己脸上重新按好,北堂墨错愕的望著屋内。铁拳攥得死紧,额上的青筋跳动成一个井字……

去妓院抓奸来著 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