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魔魅 > 说爱我

魔魅 说爱我


    “你……嗯……”

    被北堂墨狂浪的长舌吻得七荤八素,皇甫浮云也忍不住用藕臂勾住男人的颈子,侧著头热情的回应著他的狼吻。

    真是的!一句甜言蜜语都不会说,女人的心里有点小埋怨。

    什麽叫欠?真是太难听了!说得她好像很缺似的……

    “嗯……啊嗯……”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正在腹诽著他的鲁言行,北堂墨大手用力的揉捏著皇甫浮云的翘臀。长舌霸气的从檀口里勾卷出女人的兰舌一拖一拽的向外拉出在空气里与他痴缠。

    “嗯……”

    北堂墨狠狠的嘬了一下皇甫浮云的舌头,将上面拉出的银丝全部含入自己口中。宽额抵著皇甫浮云的额头,将她相对自己来说娇小的身子紧紧箍入怀中向床榻走去。

    “婆娘……嗯……”

    温柔的不似以前的自己,男人舔舐著妻子的唇瓣将上面甜腻腻的胭脂吃得七零八落,不断吞咽著彼此融合在一起的口津。女人被吻肿的嘴唇红豔豔的有一点小膨胀,衬得她白玉般的容颜更是剔透迷人,直迷得北堂墨连心都快要融化了。

    这麽美的娘儿们居然是他的老婆,想到这一点北堂墨就浑身兴奋!虽然凶是凶了一点,脾气还娇纵。时不时的酸了吧唧的竟给他气受!

    但是时间久了他却觉得这泼辣辣的呛丫头也挺够味儿的。总之,他该死的喜欢极了!!

    坚挺的鼻尖沿著皇甫浮云脸部的弧线迷醉的蹭过女人的脸颊直到发髻,嗅著她好闻的幽香。北堂墨伸出舌尖来舔她的脸,梳理柔滑肌肤上的每一个毛孔。大手同时将皇甫浮云双腿并拢侧抱在自己怀中紧跟著坐上了床榻。

    他并没有著急侵犯她,一手揽著怀中的小人儿另一手反而动作轻柔的先拆去她头上的装饰,将一头华丽的青丝释放下来。以免一会儿在床上激烈运动时会让这些尖利的东西不小心伤了她。

    皇甫浮云现在是他的妻。他已经完全认同了这个事实,并且甘之如饴。

    他这般的男人,看著野难驯放荡不羁。若是有一天一旦被人驯服,就会像汗血宝马一样对自己的主人死心塌地的忠实。并且愿意为了她付出自己的一切!

    男人难得的体贴让皇甫浮云有些错愕和感动,见他的唇又欺压过来,她也闭上美瞳张开嘴巴认真的同他接吻。北堂墨的气息清冽,带著淡淡的青草香味。两人蠕动著紧贴的唇瓣时而轻吮,时而深嘬。两条粉红的舌头像麻花一样扭在一起摆动,尝遍了对方口腔中的每一寸嫩滑。直到他们的呼吸都被紊乱的激情所干扰……

    “婆娘,你爱我吗……?”

    急速的喘著,北堂墨捧起皇甫浮云的脸,一双拓跋的凤眼认真的看著她。飞扬的剑眉直没入鬓,显得他气度非凡。

    没想到北堂墨突然会这麽问,皇甫浮云脸上一热,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

    新婚不到半个月,只不过因为在床上运动时格外契合就轻言喜爱,会不会显得她很放荡?

    见她犹豫,北堂墨的俊颜立刻沈了下来。

    “怎麽?你不爱我吗?”

    使力咬了她的下唇,故意弄出清晰地牙印。见皇甫浮云呼痛著张口似乎是要辩解,北堂墨却又慌忙的用占有的狂野激吻堵住她的嘴生怕她这张牙尖嘴利的菱唇又会突然吐出气死人的话来煞风景。

    又渴望被爱,又害怕被伤害。热恋中的傻爷们儿总是这麽可爱。

    “那你为什麽要吃醋?嗯?为什麽?”

    叼著口中的柔软,男人伸手扯开她裹得酥浑圆的衣襟,隔著单薄丝滑的兜儿握住了美人儿的两团绵。他越来越放肆的用虎口挤压揉搓掌中的软,时不时的还用麽指找到头的部位不断的按压旋磨。满意的感受到那殷红的蕾在他的抚下充血变硬,在肚兜上顶出清晰地轮廓。

    “我……哎呀你不要这样……”

    皇甫浮云被他揉得浑身发热,滑顺的秀发披在被扯得凌乱的衣服上,眼神也慌乱得如逃避猎人的小鹿,到颇有几分被强迫的意味。

    却不知正是这种无辜的娇嗔加上害羞推拒的动作反而激惹了男人的兽大发,让北堂墨更是变本加厉的动作开始欺负她。

    “啊嗯……啊……”人被丢上了床榻让柔软的棉褥瞬间凹陷,皇甫浮云立刻感觉到右边的头被男人隔著布料含进了口中舔吻著。北堂墨像一头发情的野兽一样跪撑著四肢用自己高大的身躯将皇甫浮云的娇躯笼罩在自己的影下,配合著唇舌和手指的动作将美人儿玩的徐徐娇喘。

    “那你先说,你爱不爱我!”不满他的野蛮,皇甫浮云强行的推离北堂墨急切的俊脸。嘟著红唇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她可没有忘记这个男人今天到青楼里来是为了干什麽。

    “爱!”这一次北堂墨回答的毫不迟疑。

    赵无极的话让原本的他因醋斗气化为了勇气,决定了自己的心意之後大男人又岂会没完没了的扭捏?他已不介意大声表白,当务之急是一定要逼这个呛辣椒说出她的真心!

    “真的?”皇甫浮云先是一傻,紧接著好高兴好高兴的搂住北堂墨的脖子在他颊边左左右右重重的亲了好几下。

    “真的?真的?真的?”为了以防万一,她又加紧了追问几句。

    “老子都说爱了,你这婆娘还罗嗦什麽!”见皇甫浮云欣喜的反应,一张俏脸上满是幸福的表情。北堂墨也大概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但是剑眉还是因为著急而皱起。那句百听不厌的三个字,他也是很想要听呀!

    唉……妈的!他北堂墨什麽时候也矫情起来了呢?像个没出息的小夥子似的。

    “快点,说你爱我!”他抓住她不安分的身子,也重重的回吻了她一下,催促著恼人的答案。

    “那个……”自己心里的石头已经落了地,皇甫浮云心里却起了捉弄他的坏心眼。只见她深吸一口气,方才的快乐之情一瞬间变成了惆怅与感伤。

    凝望著北堂墨期待的凤眸她忍住笑意,轻轻地说,“其实,我心里一直都有另外一个男人。”

    (0.76鲜币)魔魅(限)试心

    “喂──你还要在那里蹲多久?”

    皇甫浮云百无聊赖的托著自己小巧的下颚,难得没有仪态的翘著二郎腿一脸无奈的坐在床沿望著正背对著自己蹲在角落里的相公徐徐的吐出一口气。

    只见他黝黑的高大身影与粉饰过的华丽墙壁形成鲜明的对比,头上顶著一大团乌云不说。连原本薄得很感的嘴唇此时也扁扁的挤在一起,完全变成了受气的小媳妇样。

    直看得皇甫浮云傻了眼,不知这向来伟岸的大丈夫怎麽也学起那印无忧装小可怜的本事。让原本想借幕绝的故事让他吃一回老醋的小计谋变得万分无聊。

    想象中北堂墨的吃醋方式,应该是很威猛很霸道的立刻扑上来。用种种羞人的“招式”折磨的她要死要活,终於令她敌不过他的痴缠只好承认自己对幕绝的感情已然过去。甚至还可能会鸭霸的勒令她发下毒誓,保证以後她的心里只有他北堂墨一个人。

    好啦!她承认自己是有那麽一点点的受虐倾向啦……

    但是偶尔被自己喜欢的人用这样暴的方式对待著,还是很能满足小女人们的虚荣心的!因为这才表示著男人真的重视你,重视到宁愿用强硬的方式掠夺,也一定要得到你的身心!

    虽然霸道,虽然野蛮,虽然不理智又歇斯底里……但这就是爱!这种不顾一切疯狂地爱,她也好想要好期待的说……

    只可惜,像当初幕绝对青儿那种虐恋情深的爱她半点都没尝著,倒被这个发著小孩子脾气的大男人弄得哭笑不得。

    “然後呢?”头顶上的小乌云开始飘小雨,偶尔还吹起两阵风。糙的指尖在地上专心的画著诡异的圈圈,北堂墨第一百零一次垮著脸扭过头来抛给她一个小狗般可怜兮兮的眼神。

    呜呜呜……臭婆娘欺负人!哼……呜呜呜……

    “然後哇──”

    皇甫浮云揉了揉快睡著的媚眼,懒懒的用玉手掩著红唇打了一个呵欠。

    “然後他还是不顾我的留恋义无反顾的找他的青儿去了。历经千难万险,两个人终於解开了种种误会,最後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好啦,王子和公主的故事讲完了。他大将军可以起来了吧?皇甫浮云用眼角斜了他一眼。

    “你说你很留恋他?”哀怨的丹凤眼噙满泣诉的血泪。

    小心眼的男人斤斤计较著女人不经意间迸出的词语,头顶上零星的小雨瞬间化为暴雨倾盆,将他微红的长发浇成了斗败的公**毛。

    “呃……”皇甫浮云尴尬的捂住了额头,“其实也没有啦……因为那个时候就是很喜欢他啊,他不要我我当然会伤心……”

    完了。

    眼见自己每解释一句,北堂墨的眼神就更凄凉一分,头上的大雨已经转化为冰雹。

    皇甫浮云彻底的垮下双肩,崩溃的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北堂墨身边用脚尖不客气的踢著他的背脊。

    “喂!你这死男人,怎麽这麽爱计较啊?我都说了是过去啦,难道你过去没有喜欢过什麽人吗?”

    真是奇怪了!这男人到底是吃什麽长大的啊?为了表示自己对他的信任,她可算是将自己的经历全盘托出。连被魔夜风强奸的那一段也没有漏下。只是希望这段事情由她自己讲出来比较不会给两人的未来留下影。

    结果这男人完全不在意她被亲哥哥侵犯过的事实,反而死咬著幕绝不放。

    幕绝都已经是别的女人的丈夫啦,她还能怎样!再说,现在的她脑子里的幕绝已经变得很遥远。幕绝虽然温柔,对於当时的自己来说是很好的疗伤怀抱。但是事情过去这麽久了,现在的她更喜欢他北堂将军的直率和野的安全感啊!

    “没有。”男人听到她这样问,凤眼一眯。大手不客气的一把挥去头顶上的云,理直气壮的站了起来大声地说──

    “老子从来没有喜欢过任何女人!除了你!!”

    说这话时,北堂墨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大手也恨恨的握住了只及自己口高的皇甫浮云的双肩用力的摇晃著。

    “你***是老子的初恋知道不?竟然心里深藏著另外一个男人!!要不是看在那小子已经娶妻的份上,老子这就去把他肠子掏出来喂狗!!妈的,等到他肠穿肚烂的时候看你还想不想他!!”

    “哈切!!”

    轻轻地帮怀有身孕的妻子关上窗户,一阵冷风却迎面吹来让幕绝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哈切!哈切!”唔……揉揉流著鼻水的鼻子,幕绝皱了皱眉觉得自己接二连三的涌上的这股恶寒有点古怪。

    “天冷了,你也添件衣服吧。”正自想著,身上却忽然多了一件温暖的裘袍。妻子红润美豔的脸庞带著关怀的微笑温柔的望著他,娇柔的嗓音是最好的火焰,直暖进他的心田。

    “快,别站在这,当心我们的孩儿。”幕绝小心地扶著青儿略微丰腴的腰肢,带著她向塌边走去。

    得妻如此,一点点古怪的恶寒大可以抛在脑後……

    “不要了……”被男人的蛮力晃得眼晕,只觉得耳边听见的全部都是叽叽喳喳的鸟叫声。皇甫浮云又坐了一会儿倒栽葱的秋千终於忍无可忍的挥动著双手向上猛揪住北堂墨的头发用力的向下拉扯著。

    “好晕!你这个野男人快停手!!”不然拔光你的红毛!

    “好痛!!你这胳膊肘向外拐的负心女人!你先放开老子的头发!!”怕你啊!晃散你的小骨头!

    “我数一二三,一齐放手!”皇甫浮云在脑袋变成一团浆糊之前用仅剩的理智与北堂墨谈判。

    “好!”北堂墨也在暗自垂泪自己那一头火红张扬的长发不知被她揪下来多少。

    “一、”继续晃。继续揪。

    “二──”快点数三吧,受不了了……

    “三!!”

    “啊……!!”

    “妈的!”

    北堂墨最後一个用力直愣愣的将皇甫浮云推了出去。一双凤眼开始手忙脚乱的查看自己的头发到底被摧残了多少,完全没发现自己慌忙之中下手过重,直把娇柔的小人儿重重的推摔在地上,四脚朝天的撞了个实著。

    等到他反应过来自己的头发并无大碍时,心爱的老婆已经坐在地上疼得嚎啕大哭。

    “呜哇哇!!你个死男人,下手这麽重!还说你爱我!!”皇甫浮云手上、肘上都擦破了皮,伤口惨兮兮的渗出血珠来。屁股又痛得要命,让她一时之间委屈万分。一双玉手胡乱的抹著自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大颗大颗的掉下来的眼泪。樱桃小口中滔滔不绝的狂卷著可恶的臭男人。

    “哎呦!婆娘,你没事吧?”听到哭声,北堂墨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鲁莽,连忙奔上前去一把抱起摔坏了的亲亲娘子。将她纳入自己的怀中抱到热炕头上。一双大手关切的在她身上游移著不带一丝情欲,只是单纯的为她查看伤口。

    而皇甫浮云却早已下定决心不再吃他这一套,硬是扭动挣扎著不让他抱,也不让他碰。

    “你走开啦!别碰我!你这个野蛮子!我要悔婚!不要你了啦!!”

    睁著控诉的大眼说著气话。皇甫浮云直勾勾的盯著北堂墨,见他一听到悔婚两个字俊脸立刻恐惧的沈下,心里的怨气登时顺畅了许多。

    他果然,还是很在乎她的。

    “不行!老子决不答应!”北堂墨烦躁的爬了一下头顶的乱发,铁臂坚持揽著皇甫浮云的娇躯。生怕一个不留神这不安分的婆娘就从他眼皮底下溜走了。那他一定会心痛死!

    “不行也得行!!”

    明知道北堂墨最怕的就是分手,皇甫浮云还是恶质的添了一把干柴,“你这麽鲁我早晚死在你手里!哪天你生气了还不动手掐死我?”

    “我不会的!”北堂墨小心地躲过她身上的伤口拥著她,受伤的将女人不信任的样子看在眼中。

    在她眼里就只有那个温柔的幕绝吗?因为自己是个人,所以她……嫌弃他了?

    “就算不会又怎样?”皇甫浮云犀利的白了他一眼,“我的心里又没有你,你留著我也得不到我的心,值得吗?”

    这样的话都说了,北堂墨该不会无动於衷了吧……?

    不过,见脆弱的寒光在那双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凤眼中一闪而逝,皇甫浮云的心里也渐渐的虚弱起来。

    亲爱的好老公,你就让我好好的玩一下吧。以後保准临睡前给你讲小白兔的故事,让你每晚都有好梦。

    可惜回应她的只有北堂墨突然放开的铁臂,和让她的心忐忑不安的沈默。

    我的心里没有你──

    北堂墨眼神变得有些恍惚,耳边只剩下皇甫浮云这句绝情的话在嘲笑著他的深情。

    人家姑娘心里没有你呐……傻子老。

    怎麽了?

    见北堂墨的身躯离她越来越远,皇甫浮云咬著下唇一瞬不瞬的盯著自己已经打算托付终生的男人。

    这就打退堂鼓了吗……

    想到这个可能,女人再也止不住才刚收敛一点的泪珠。不一会儿就无声的泪流满面,变成一个绝望的泪人。

    原来两人的情分也不过如此。

    没有你啊没有你啊没有你啊……

    北堂墨被魔咒一样的低喃不断侵袭著,刺得他心口火烧一样的疼。呐,这婆娘的心里没有你,你要怎麽办?

    “那老子也要定你了!!”

    原本澄澈的眼白泛上要杀人一般的血红,像是突然间决定了什麽一样北堂墨大吼一声,一拳将旁边的床柱捣个粉碎。

    “啊!”

    还没搞清楚状况,皇甫浮云就又在男人不按常理出牌的怀抱中来了个天旋地转。

    “嘿嘿……”依旧是牙齿森亮的傻笑,北堂墨打横抱起漂亮的刁公主利落的离开轰然坍塌的床帐,一脚踹开房间的大门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另一个地方走去。

    他***!还能什麽都由著她?!她要喜欢别人,可以。但是身子必须留在他这里,寸步不离!他相信,总有一天能令她爱上自己的!在这之前的欢爱就当他强奸她好了,他才不在乎别人怎麽看他!!

    关於魔夜风对她做过的事,做为男人他当然恨!但是那恨意单纯的包含了男人对自己女人的心疼,没有半点的轻视。对他这个思想简单的人来说,她不爱魔夜风。就算和魔夜风做过一万次也阻挡不了自己爱她的决心。哥哥也好,叔叔也罢。他才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礼教!!

    但是幕绝不同。

    因为皇甫浮云心里有幕绝,所以他就对那个从未谋面的男人该死的在意极了!!即便那个男人从来没有得到过皇甫浮云也让他嫉妒的发狂!所以他要听,要铭记、要分析皇甫浮云曾经和幕绝发生过的一切。他要做得更多更好来捕获这个小辣椒的真心!

    “哎呀!你这个野蛮子要带我去哪啦!!”又惊又喜的被北堂墨温暖的抱在怀中,原本以为北堂墨的爱也不过如此的皇甫浮云终於破涕为笑。

    哎呀!他真是搞不清楚状况啦!别人都在看耶!

    虽然不好意思,但她还是乖乖的窝在男人怀中汲取著他的呼吸,心里前所未有的感到非常安心。

    真好──他还是爱她的。而且一点都不比幕绝爱青儿的要少……

    “乖婆娘不要哭了,是我不对。”用眼神宠爱著怀中的女人,北堂墨又毫不在意的鲁踹开另一道门。

    “看为夫带你玩点舒服的玩意儿!”

说爱我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