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魔魅 > 去爱吧!像没受过伤一样!<高H、慎>

魔魅 去爱吧!像没受过伤一样!<高H、慎>


    “啊啊!!你这个骗子!不是说要帮我按摩吗?”整个人被迫的挂在北堂墨的身上,皇甫浮云只感到那一双邪恶的魔爪像是在揉面团一样侵犯著自己的臀瓣。他的手上长满了茧,掌温烫得吓人,直把她丰满的臀部完完全全的包裹了起来,带来酥麻的安全感。

    无奈之间,怕自己摔下他高大的身子。皇甫浮云只好伸展藕臂,紧紧地勾住了男人的颈子。熟料却正中北堂墨下怀,让他咧开薄唇开心的将她抱著走向墙边。

    他好想干她!现在就要!!

    “我就是在给你按摩啊。”耍赖的咬著皇甫浮云的头,北堂墨将她的雪背抵在干净的墙壁之上,毫不费力的分开她的双腿夹住自己的肋骨部位。

    相比之下,她太过娇小,而他北堂墨又实在魁梧。若是想爱抚到她的的话,必须用他宽阔的膛牢牢抵住她的下腹,才能将她高挂在自己与墙壁之间。

    但是这样一来,皇甫浮云的双腿就要比平时夹著男人的腰时更为用力的分开。肋骨处靠近膛,当然要比健腰上许多。害得她整个户都完全贴在北堂墨的肌肤上,柔软的细毛轻刮著他的骨骼。滑腻的水在男人黝黑的肌肤上刷上一层晶亮,色情到了极点!

    “你胡说!你明明……明明就在……”小脸憋得通红,皇甫浮云眼睁睁的看著北堂墨微红的发髻松散开来。野的长发滑顺的披散到了油亮的体格上显得既感又危险。

    他真的好英俊哦,像野人一样散发著原始的纯男美感。

    只见北堂墨像是疯了一样拼命抓捏著皇甫浮云白嫩的屁股,臂膀上的肌随著每一个激昂的动作连绵起伏成坚硬的山丘。邪恶的长舌带著黏黏的唾不由分说的勾卷上了她的头。舔了一会儿还不觉得满足,又将整个晕含在口中拼命地吸著,像小孩吃一样发出“啧啧”的声响。

    “老子在怎麽样啊?”

    甩著妖邪的红发,北堂墨迷人的丹凤眼里有著落拓的光。

    他就是这样一个大剌剌的男人,从来不掩饰自己对任何东西的欲求。看女人的眼光都是直白具有侵略的,此时他一点一滴的用强奸一般的目光削弱著皇甫浮云的意志。只等她身子最终臣服而塌软下来,任他在上面为所欲为。

    他的亲亲好老婆啊……真***迷死人了!!

    “你明明就在耍流氓啦!哎呀!!”

    玉手难受的攥成粉拳拼命地捶打著北堂墨的肩头,因为这个下流的男人又一次不安分的开始扣弄她的菊。顽皮的指尖不断的浅浅戳入紧密的口,他还曲起指节使劲的在里面挖著。让皇甫浮云又是痛又是痒,兴奋的身子直哆嗦。

    可是越挣扎,他的探入就越顽强。越是扭动,菊里的嫩就越敏感。

    她不由自主的收缩著肛门部位的肌,反而将北堂墨的指节吸得更紧。拳头像雨点一般打在男人身上,却不能伤害到他半分。倒让北堂墨挂著充满欲望的荡表情气喘如牛的用身体将皇甫浮云在墙上压得更紧。

    “好的,那老子来给你接著按摩!”

    收到小女人的抗议,北堂墨睁著逐渐变得血红的凤眸,双手狠狠的抓住她两团绵,开始用指腹按压上面的位。

    “这是膻中,”北堂墨一边按压著娇妻身上的位一边舔著她的脸颊声说。

    “嗯……啊呀……唔……”

    男人索吻的长舌不一会儿就从颊边移到了皇甫浮云的唇瓣,硬生生的喂入她的口中嘬吮著甜美的红唇。让皇甫浮云由挤压道的酸胀感而发出的呻吟声全部被吞进他的腹中。

    他就是喜欢吃她的嘴,特别喜欢。

    每当把皇甫浮云的气息用舌头搅得跟自己一样紊乱时,北堂墨都觉得非常有安全感。就好像他们已经完完全全连结成一体了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是相同的味道。今生今世都不会再分开!

    “这,是天溪。”

    继续扮演著好老师的角色,北堂墨用四指托起女人房的下缘,麽指徘徊在天溪上一压一放,竟然真的很认真的帮她按摩起位来。

    只不过,这些位全都分布在皇甫浮云两团房的周围。别的地方他不太去碰,所以看上去,男人只是在很可疑的玩弄她的部罢了。

    “这……是中……”男人的目光有些暧昧,看的皇甫浮云心里小鹿直撞。

    嘿嘿,中位於女人的两个头後面。

    北堂墨从皇甫浮云口中抽回自己的舌头,不顾上面还连著唾的长丝一下子用舌尖抵在她右边的头顶端,慢慢地旋转绕圈。另一边的头以同样的节奏和方式用他的手指头跟著爱抚著,甚至还多做了一个捏捻的动作,这是舌头所无法办到的。

    “哦……不……”

    皇甫浮云现在非但没有半点放松的舒畅感,反而要克服重力凭自己的力量和与北堂墨体之间产生的摩擦力来维系高挂的姿势。身体虽然不重,但是她的力气却也很小。

    眼见北堂墨只顾埋首在自己口,吃吃得津津有味。她的身体却早已布满疲累的汗珠,双腿紧紧地夹在男人的躯干上。只觉得一热烫的棍子正从自己臀下隔著一层棉布蠢蠢欲动的在臀缝间划来划去。就是不肯为支撑她的重量出上半点力。也不愿意抚慰她空虚的灵魂……

    那是男人又又大的啊!!她已经被他舔得欲火焚身了,可不可以让他伸进来为她捣动几下?

    “不什麽?以後再没有你说不的机会!!”凶悍的男人此时如同恶鬼猛兽,一改方才急於讨好女人的架势。一上了床,主权就非他莫属,没有任何商榷的余地!

    谁说女人心海底针,男人若是变脸那才叫比翻书还快呢!

    “北堂墨……放过我……”皇甫浮云哀戚戚的呜咽著,祈求男人能快点进来满足她的需求。

    却不料,男人反而误会了她的意思。以为她并不喜欢自己的调情动作,更拒绝了接下来的欢爱。这个想法令他十分不开心,让他的一双凤眼完全被欲火烧成了赤红色。只等著埋在女人体内做出狂浪的冲刺来证明自己要她的决心。

    其实北堂墨的身体也有异於常人的地方。

    每到杀人杀到疯或者做爱做到爽的时候,他眼球的白色部分都会转化为骇人的血红。以往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他都是要到的时候才会做红了眼。

    可是一遇上皇甫浮云,这女人的每一个小动作都能让北堂墨轻而易举的兴奋起来!红著两只凤眼跟兔子似的龇牙咧嘴的把著她的大腿不放!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得了眼疾!……

    “我不放!”

    再一次托住皇甫浮云的臀又将她抱离墙面,北堂墨大胆的将女人挂在自己腰间而不让她靠在任何东西上。

    “婆娘,我想搞你。你让我搞你好不好?老子一定会得你爽死的!!”口中虽然用的是询问的口气,但是动作上却完全不给皇甫浮云半点选择的余地。

    皇甫浮云一声羞怯的答应尚未出口,他腰间的棉巾已然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火热的像是自己长了眼一般凶猛的钻进皇甫浮云湿润的甬道里,不由分说的开始迅猛的抽拉。硕大的头专门寻找里面柔软的位,哪痒就撞哪。那需要舒服就用头两边的沟回使劲儿的刮。直顶的皇甫浮云水泛滥,将两人的毛发都弄得湿湿亮亮。

    “啊……好大……嗯嗯……”下体像是被撕裂一样完全让柱型的火杵撑开,皇甫浮云勉强用手腕勾著北堂墨的脖子,身体的下沈却让她本抱不住北堂墨的身体……

    她又不是长臂猿,够得著上面下面自然就不到。现在下面得噗噗作响,上面就难以维持。

    可北堂墨才不管她那一套呢,腥红的双眼嗜血的直视著两人交合的地方。每一下入都即深又猛,狂捣著紧紧吸附柱自己的,享受被无数张小嘴吸附的快感。

    “哦哦……婆娘……你里面越来越软了……”疯狂地挺动著健臀,北堂墨被她吸得舒服极了。腰部不断的打著圈儿,一下紧跟著一下做著远古的活塞运动。一面将用力的入皇甫浮云小内,他还一面吼著发泄积累过多的力。

    每撞她一下北堂墨就“哦哦”的叫一声,直得已经无力翕合只能荡的洞开著。口的部位早已被弥漫的白色水沫围攻,终於让皇甫浮云无力的甩开双手直接向後倒去。

    “啊……墨!”突然摔下去的恐惧让皇甫浮云害怕的叫了一声。这一声亲密的称呼却听得北堂墨心花怒放。

    他并没有出手去抱住头向下快要紧贴地面的女人,只是声如洪锺的大喊一声,“别怕!老子在这呢!”说著拱起腰身挺动得更快。

    “啪啪……啪啪……”

    激烈的体拍打声像极了野马奔腾时的蹄声,紧凑而响亮的回荡在整个房间里。皇甫浮云全身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两腿之间与北堂墨交合的那一点。男人果然没有让她受到半点伤害,因为每一次她快落地的时候他都会及时的用力撞上来将她再次顶的飞在半空中。

    “啊……老子的子得你爽吗……骚婆娘!”

    “爽……啊啊……好爽……墨再用力点……”小已经快被北堂墨戳穿了,但是皇甫浮云仍然没有喊求饶。

    这种从骨子到血都痒起来的快感是皇甫浮云这辈子都没想过能体会到的。身子若风中落叶优美的飘荡在空气中,一上一下的颠簸。而心爱的男人正在用上阵厮杀般的力气不断的扭动腰胯将送到她体内抽著。

    高难度的交姿势让两个人的器都变得特别敏感,每一次进出都摩擦著彼此鲜嫩光滑的软。挨著道里环状的褶皱套弄,道也含著收紧了吸吮。

    两人大汗淋漓的干了大半个时辰,皇甫浮云已经被上高潮无数次。而北堂墨却连半点的迹象都没有。

    他享受看著皇甫浮云在他胯下受的模样。今天的按摩是一个失败的实验……他原以为自己有定力可以为心爱的女人做一点事情来弥补自己过强的欲对她造成的损伤。

    但是很显然,恐怕这一次他要令她伤上加伤了。

    “啊……你快干死我了……这个野男人……”听见皇甫浮云终於受不了的开始抱怨了,北堂墨扯开薄唇开心的傻笑了起来。

    反正,他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慢慢索这个水疗按摩的经验。总有一天,会让爱妻享受到自己这个俊男苦心钻研的服务的。

    番外又番外──

    常言道:宁愿相信世界上有鬼,不要相信男人那张破嘴!

    以前皇甫浮云不相信这条亘古名言,但是现在的她可是深信不疑。原因是她的身边就有这麽一个赖皮的男人。每一次都是信誓旦旦说著一套,到最後却又偷偷做著另外一套。

    比如,这个男人某天会突然很乖巧的跑来万分诚恳的说,“老婆,我最近研究出一种新式的按摩方法。最近看你好像很累的样子,要不要试一试?”

    说这话时,男人闪动著清澈的丹凤眼,满脸都是悲天悯人的情怀。就像个怀才济世的老道士一般虔诚。自然骗得她脱得光光的躺在某处任他又捏又揉。时不时的还被淋上温热的芳香油,倒是真的能纾解压力。

    只不过,好景却往往不长。一百次里面有九十九次,都是以在她被按得迷迷糊糊时小里偷偷的塞进来一热乎乎的欲作为结束。这男人死皮赖来你的本事随著年龄的增长有增无减,却惟独忘记了,将她弄得疲惫不堪的就是他的那一永远都不知道满足的“东西”!!

    直到很多很多年之後,每当有空独处时,皇甫浮云都会很纳闷的靠在窗边沈思。她想不明白一向喜欢温柔男人的自己为什麽最後会栽在这个彪悍的莽夫手里?

    只可惜,每当她觉得自己就快想出来时,偏偏这个该死的野男人就像长了触角一样及时的从不知什麽地方冒出来将她以各种难看的姿势拖上床用最直接的方法封缄她的思维。害得她被他的白目传染,完完全全跟著愚蠢起来忘了自己刚刚想到了什麽。

    这一切都只能怪她的大哥,将麒麟国治理的太好了,甚少战事。才会让北堂墨这个寒将军这麽闲!他北堂墨大爷没有别的爱好,就认做爱和杀人。既然没有人杀,那就只好抱著老婆在家里温存……

    又过了很多年很多年以後,有一天皇甫浮云窝在丈夫的臂弯里浅眠。听著男人轻柔的呼吸,她偷偷的睁开眼睛望著他在历经岁月之後反而更加英气勃勃神矍铄的俊颜。真的非常怀疑,这个家夥就是吸光了她的血才这麽补的,一点都未见衰老。

    不过──

    她也一样,著自己依然光滑的娇颜皇甫浮云知道自己跟二十多岁时的样貌体力无甚差别。这就要归功於这个满口蜜糖的男人最终真的兑现了自己的诺言,找到了阳采补的方法,致使两人的房事愈发的和谐到了养生的境界。

    就在这一刻,皇甫浮云终於恍然大悟。

    多年困扰她的问题终於拨开重重迷雾呈现在她的面前。

    一个愚蠢的人能带兵打仗所向披靡吗?

    答案是:不能。

    一个毫不温柔的蛮子能真的捕获挑剔公主的放心吗?

    答案是:也不能。

    所以啊──

    皇甫浮云笑著将头靠在北堂墨的前心安理得的睡去。

    她的丈夫其实是一个即聪明又温柔的人呐……

    (完结)

去爱吧!像没受过伤一样!<高H、慎>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