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魔魅 > 魔魅(限)12 去?还是留

魔魅 魔魅(限)12 去?还是留


    换上寻常人家姑娘的衣服,挑了淡淡的紫色。虽然不华丽但是衬著她那张雕细琢的小脸看上去仍然是婀娜多姿。皇甫浮云拆下头上过多的玲珑坠饰,只简单的在头侧绾了个髻便悄悄的走出了门,手上还挎著一个用碎花布包起来的可疑包袱。

    左转,右拐。

    穿过几条隐秘的小巷,再沿著信笺上指点的方向顺利的找到了幕绝说的那个翠柳胡同。

    “咚咚咚──”玉指轻叩,女人敲响了邪医馆的门。

    “来了?”开门的是幕绝,好久不见他越发的英俊了。只不过一贯的温柔里也多出了一种住家男的成熟感。自己妻子亲手缝制的长衣在他颀长的身形上看起来是那麽的合衬,里屋又传来女人和孩子的嬉笑声。

    这一切的改变都让皇甫浮云会心的一笑,心中对这种美好的家庭氛围十分了然。

    “放心吧,没有人跟来。”皇甫浮云将包袱往他手中一塞,压低声音自信的说道。刚要进屋,手臂却被幕绝轻轻的拉住了。

    “不对。”男人轻声说,低沈的音色之中蕴含著一丝警戒。

    疑惑的顺著他微蹙的剑眉以及向她身後投的目光望去,皇甫浮云这才发现一个身影正鬼鬼祟祟的藏匿在不远胡同的拐角处,还时不时的探出头来查看她和幕绝在做什麽。

    “奇怪……怎麽会?”见到行踪泄露,皇甫浮云也皱起了细眉。

    身为麒麟国地下暗部的统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如何小心行事。可是很明显,有人竟然一路跟过来而她却完全没有发觉。

    不过……看这个人的身型,怎麽觉得好熟悉呀?该不会是──

    心念一动,皇甫浮云微眯起美眸,心中的思量已经转了七八个圈儿。

    “哎呀……好痛!”突然,女人脚一软做出抽筋的样子顺势倒在了幕绝怀中。

    温馥娇柔的身子立刻亲密无间的与男人的身体贴合在一起。非但不顾及男女授受不亲,反而更变本加厉的用脸颊享受的在对方口蹭来蹭去,那样子真是与花痴无异。

    “公主,你这是……?”幕绝吓了一跳,但还是本能的伸出双臂抱住了她。因为皇甫浮云正在他的怀中对他拼命眨眼。

    话音未落,一阵诡异的风沙立刻顺著他们怀疑的那个人的藏身之处向这边一路扬起,转瞬间黑影已经变成活人怒气冲天的站在他们面前。黝黑的大掌狠狠地一抓,皇甫浮云就轻易地落入对方怀中被箍得死紧。

    “这位是──?”见皇甫浮云并没有挣扎,相反的俏脸上还挂著得意的笑。幕绝愣了愣,随即望向眼前这个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紧抱著浮云,像是刚喝了八坛子老醋的男子。

    他好高,眉宇之间都是蓬勃的英气。五官生的深邃俊逸,浑身上下也都散发著一股浑然天成的大将风范,是个人中极品。

    “我是她的老子!”来者气呼呼的吼道,右手狠狠的掐了一把皇甫浮云的细腰。

    “你是谁老子?!”女人翻了个白眼。明明没告诉他,他却要自己跟来。现在瞧他这副妒夫样,八成是以为她来这里偷会情郎。

    “我是你老子!女儿不听话偷人就该打屁股!!”还以为皇甫浮云见到老情人就想立刻跟自己撇清关系,北堂墨咬紧白牙,一个用力就将她像麻袋片一样扛在肩头。不顾幕绝看的目瞪口呆,蒲扇大的手掌啪啪的落在她挺翘的臀部之上打得此起彼伏。

    “喂!!你这蛮子快放我下来啦!好痛!!”皇甫浮云只感天旋地转,屁股上又火辣辣的生疼,看样子这男人是真的生气了。

    “发生什麽事了?”见丈夫去开门了好半天都不见踪影,青儿心里担忧便抱著霓儿又牵著另一个出来看一下。哪知一看就让她遇到这种“限制级”的场面。

    “这是……?”

    “我也不知道。”幕绝无奈的搂过妻子,“不过看上去他们好像认识。”

    “原来是北堂将军。”一场误会而已。

    “不敢,幕爵爷。”都怪臭婆娘出都不跟他打招呼,害得他乱想。

    邪医馆的大厅里,几个人分别落座。男人们拱手行礼,而女人却只是在忙著逗弄两个小娃儿。

    “呼伦……”小佳霓开心的窝在皇甫浮云怀中,睁著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著家里又出现的新客人。

    哇──这个阿姨好漂亮啊!!和那个丑姑姑完全不同,陪佳霓玩啦~~

    “真可爱呀!”

    皇甫浮云第一次抱小孩,发现有个漂亮的小球在自己怀中蠕动的感觉还是蛮不错的。完全不介意自己的名字几乎被这个牙齿还没长全的小丫头叫成了馄饨。

    “那你什麽时候和北堂将军也生一个啊?”每个母亲都喜欢听见别人称赞自己的孩子,见皇甫浮云和佳霓玩的高兴。青儿也勾起樱唇,露出了与有荣焉的笑容。

    “我们?”

    皇甫浮云撇了撇嘴,“他不要小孩。”

    来来来,小佳霓给阿姨笑一个。

    “啊?为什麽啊?”青儿愕然,用眼角瞅了瞅与自己丈夫相谈甚欢的北堂墨。

    虽然是铁汉,但是她心里百分之百的肯定一遇到皇甫浮云的时候,这状似野蛮的男人可是从骨子里都是透著腻死人的柔情。怎麽会不要孩子呢?

    “因为这个爱吃醋的家夥受不了有别的男人跟他抢老婆。”说到这,皇甫浮云脸颊一红。

    这死男人醋劲儿一发连天皇老子都不认了。想起自己刚才被打屁股的样子被这一家子全看到了,女人连忙干咳几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那你们生个女儿不就好了?”听了皇甫浮云的解释,青儿先是一愣,随即掩唇娇笑。是这样没错,幕绝也总怪她为了照顾孩儿忽略掉他这个做丈夫的。

    “那也不行。”谁知对方又摇了摇头。

    “又怎麽了?”

    眼珠子滴溜一转,皇甫浮云拉扯起红唇露出一个坏坏的奸笑。

    “因为我不想有别的女人跟我抢老公。”

    ……

    “娘,你掐的我好痛。”默默地看了看自己被亲娘玉指掐得深陷的胳膊,幕骁郎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位置要是能和妹妹对调一下那该多好。

    “啊,对不起郎儿!娘给揉揉……”慌乱的松开不自觉收紧的手指,青儿心疼的看著幕骁郎的手臂被掐出了好几道红痕。失控了,听到这两公婆原来是“一丘之貉”,她真的有打人的冲动。

    “不用了,你只要不在掐我就好了。”幕骁郎睨了她一眼。

    “哇,这里好热闹。”

    不知什麽时候,那个成天只知道吃喝的丑女人踏进了门厅。环视所有人一遍之後,丑女人对著皇甫浮云一笑。

    “公主,这一次又要麻烦你了。”

    “没关系。”皇甫浮云先是讶异的望著她自毁的容貌,而後压低声音说,“出城令我已经带来了,拿著我的密函就有暗部的人送你回骁国。”

    “谢谢。”丑女人点了点头。

    “你太客气了。”

    “如果不是你当初把我从那个山洞里救出来……”皇甫浮云看了看不远处的丈夫以及他眼中蕴含的深情,声音变得有些飘渺。

    “也许我这辈子都不知道什麽是真正的幸福。”

    咦?这些大人们都在说什麽啊?

    坐在皇甫浮云怀中的小佳霓不安分的扭来扭去,周围忽然变得肃穆的气氛让她有些害怕。为什麽他们说的话她都听不懂啊?而且为什麽爹娘的脸色都变得那麽沈重啊?

    哥哥,你知道麽?

    小女娃转过脸蛋儿望向青儿怀中的幕骁郎,却发现男孩的眼眸里闪著深邃的幽光。

    唔……哥哥也好可怕啊!!

    邪医馆并不大,错落有致的布局让它看上去有一股归隐的风雅。闲情逸致到来之时,恣意的在里面转过几个不起眼的角落就能溜达到後院的凉亭。亭子是简单的灰色,虽然没有过多的雕梁画栋。然而四周的草木未经雕琢却自然成型,自有一份天然的美感。

    此时此刻,一个身材臃肿的女子却没有闲心来欣赏景色。而是抱著一双臂膀倚靠在凉亭的柱子上。一双小小的眼睛怀著实在猜不透的神情滴溜溜的转著,有点无可奈何的望著膝下比自己要矮上许多的小家夥。

    “喂,你跟了我一天了,到底想怎麽样?”丑女人一把抱起一岁大的幕骁郎,看著他那比寒星还要明亮的黑瞳心里就咯!一跳。

    心想,这个小娃儿倒是适合送进做探子,不仅沈得住气,而且脚力极好。竟然把她这个会武功的大人追的气喘吁吁。

    今天早上一起床,她就觉得不对劲。总觉得有一道若有若无的视线一直围著她的身子打转。原本还以为是里的人发现了她的踪迹,可是道理上却说不通。要是真的被发现了,那些兵卫有一百个理由可以立刻抓她回去,没有必要再跟她躲躲藏藏。

    结果一推开门,就发现这孩子不知从哪搬了个小板凳儿。像一尊请不动的大神一样面无表情的坐在她的门口。一见她出来就直勾勾的盯著她,并且无论她走到哪都不遗余力的跟到底。

    问他话他也不说,让他不要跟来他也不听。一整天下来她是上蹿下跳,左蹦右叫,所有招式都用遍了就是无论如何都甩不掉这个粘人的牛皮糖。

    唉……哥哥和嫂嫂只不过是带著小佳霓去裁缝店里做开春的新衣服了而已,用不著只把男娃留下来整她吧?

    “你不能走。”小孩子的声音听起来又软又嫩,本还分辨不出男女。但是神色却十分凝重。

    “为什麽?”丑女人眉梢一挑,不明白这孩子是什麽意思。

    “你可知我为什麽叫幕骁郎?”男孩不答反问。

    “说说看。”

    “因为我爹说我是骁国的孩子,誓死要为骁国而战。”一句话,说的丑女人哑口无言。

    爱国之心?丑女人默默地低下了头。这种东西她真的曾经拥有过麽?

    “我知道你是我父亲的妹妹幕清幽姑姑,而不是娘的远房表妹。”幕骁郎伸出手抚著她臃肿的脸颊。人皮面具戴的太厚重了,破绽也很多。虽然这些都不是他得知她身份的重点。

    “掩藏身份只是为了避开国君的搜寻。”

    “但是你若是走了,骁国与麒麟国之间必定血战。到时候民不聊生,血流成河,你我都不得安宁。”小孩子继续循循善诱。

    “哼哼……”丑女人冷笑,冰冷的指尖好奇的抬起幕骁郎的下颌。审视的目光就像他是一个寄居在孩童体内的妖怪。

    “你小小年纪,何必管这麽多?”人世间的事真是神奇,没有想到他们幕家的後辈竟然出了这样一个天才。

    “人不能只为自己而活。”收到她的疑问,幕骁郎潇洒一笑。童稚的嫩脸上竟然绽放出一种神光芒。

    “说得真好啊……可我又能做什麽?”别过头去,丑女人将怀中的孩儿放到石桌上。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我师傅教我的。”

    “你师父?”

    “拿著它,如果你想通的话。骁国和麒麟国的命运就掌握在你手中。”幕骁郎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交到她的手中。

    “顺便说一句,我师父是拢翠楼的楼主──言悔公子。他让我告诉你,骁王魔夜风三天後来访麒麟国。”

魔魅(限)12 去?还是留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58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