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平凡女人的春天 > 第二十章 三个男人一出戏

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二十章 三个男人一出戏


    “这血还能输回去。”从云绞尽了脑汁,才想到一个好办法,向他提议。

    “废话,当然要输回去!”孙茗卓斩钉截铁地接过她的话匣子,实在不是他小气,而是他的血真的很宝贵!

    从云搀扶著男孩蹑手蹑脚的走过去,轻轻的打开门缝,从门的缝隙探向外面。他们两个在里面呆了那麽久,不可能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还没抬头却已吓了一跳,没意料自己会撞见一双妖美的黑眸,正似笑非笑地瞅著。

    做什麽鬼鬼祟祟的,老子又不是做贼!

    孙茗卓才没她那点小心思,横过身子一脚把门踹开,自己向前一步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撞见一双如狐狸一样狡猾的眼眸,先是楞了一下,然後马上回过神来,恶声恶气地说,“又是你!”

    上次是偷窥,现在是偷听,下次保不准就是偷人,不行,他得注意点,不能让他的人给这只狡猾的狐狸偷了去!

    他哪里会料到,下次这只狐狸偷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女人。

    “高尔夫打完了?”早就打完点滴的梁胤鸣斜靠在墙上懒散地站著,对著孙茗卓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揶揄道。

    如果孙茗卓是孙悟空,梁胤鸣一定是他的如来佛,哪怕他在他的中指边上嘘嘘,也嘘不出他的五指山。

    “狗屁!”打就是打,什麽狗屁高尔夫,哪来这些文绉绉的文字,孙茗卓不懂装懂地骂,嘴上仍旧不服软。

    “这就是你报答我的方式?”梁胤鸣伸手一指,将食指封贴在嘴上,比出噤声的手势,附到他耳边悄悄说,“我可是使出浑身解数,才把黄毛给支开的哦。”

    看来这只死狐狸还有点良心,没有坏了他的好事。

    “你把他支哪去了?”心里如是想著,孙茗卓还是有点担心尤单羽的伤势。

    “没什麽。”没注意到後面的从云手中提著一个血瓶子,梁胤鸣背过身子跟在孙茗卓身後走回病床,“我不过跟他说了句‘何院长要问候问候你’。”

    这就是死狐狸所谓的浑身解数?难怪尤单羽这麽听话,原来是他小叔要“问候”他。

    坐回病床的梁胤鸣转过头,却看到从云拿著一瓶血擦身而过,这血?梁胤鸣张口正想说话,去而复返的尤单羽已经径直走了回来,身後还跟著这两天时不时就露个几面的何院长。

    “这血怎麽回事?”看见病房里多了一个面生的女人,而且还提著一瓶血,不用梁胤鸣开口,郝易已经抢先一步问道。

    “小叔,那是我的血。”孙茗卓赶紧凑过去,想要诉苦,他的小叔最疼他了。

    薄唇上扬勾出一抹意图不明的笑,梁胤鸣浓眉一挑快速地替他接下话,“没错,是他献的血。”

    茗卓献血?郝易一惊,看向身上贴著纱布,一脸苍白的孙茗卓,如同瓷娃娃一样白皙细腻的皮肤在白炽灯的照下几乎成了透明色,显然是过度失血所致。

    “真的?”表情微微一变,微皱著眉,目光异常犀利,何郝易一张脸庞严肃之极,极严肃的环视了一下众人。

    何郝易面无表情,就像包公审案一样,令人没来由的一阵紧张,只差没在中间抬出包大人的台子,在京剧的急急风里铁面无私地审起案子。

    孙茗卓顿时瞠目结舌,瞪圆了的双眼直勾勾地看著一向疼他宠他的小叔,没料到他会一脸兴师问罪的的样子,想到他刚刚在浴室里面偷偷“打”,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结结巴巴地回他,“是.......的是......是我.......的......”差点没咬了自己的舌头,

    一张严肃平板的脸隐隐的有了一丝松动,露出菊花般的笑容,何郝易突然猛的一手大力打在孙茗卓的肩膀上,一脸欣慰地看著他,“一直以来都是小叔对你的爱像大海一样深沈,你对小叔的爱却像沙粒一样贫瘠,可是今天,小叔对你的看法完全改观,我们家的茗卓终於长大了!”

    “恭敬庄严,踊跃献血,且不求任何回报,这是说起来多麽神圣的字眼儿啊!”

    “小叔真的太激动了,我们的茗卓竟然知道为国家奉献,为人民服务,为党和政府劳累,知道用一腔热血诠释对国家和人民的赤胆忠心,知道为家人挺身而出贡献一份鲜血。”

    一边喋喋不休地说著,一边叫来护士严谨地命令她把瓶子里的血拿到血库里面珍藏,他们家宝贝外甥的血哪里能那麽轻易地奉献出去,必须好好地保留著做纪念。

    突然被喷了一脸口水,眼巴巴地望著和蔼可亲温柔美丽的护士姐姐淡定从容地接过他的宝贵血瓶子,孙茗卓的心痛得快要淌血,他只说是他的血,没说是要贡献出去的啊!

    何郝易唠叨完,忙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按下一长串熟悉的号码,他要告诉二姐,她这个儿子没白生,茗卓这小子终於长成气候了,知道为祖国献血!

    对了,还有他的岳母岳父大人,这两个老人家也特别喜欢他们家的茗卓。

    对了对了,还有大哥的岳母岳父大人,姐夫,嫂子,小姨子。

    哦,对了,还有姐姐那边的亲戚,叫什麽来著?还有那个谁谁谁.....

    一个一个,统统都要通知一遍。

    孙茗卓要献血,天都会下红雨!对孙茗卓了解得就连他的命子多长多宽的尤单羽,十分同情的看著异常纠结的孙茗卓,不好意思,他是真的爱莫能助,力有余而胆不足,何郝易是他的死。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孙茗卓苦啊,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敢说!气恼地扭过头瞪向“肇事者”拿她开刷,“限你一秒之内在老子的视线里消失!”

    哪里还有刚才为了女人一副视死如归的英雄样,俨然一副吃干抹净不认账的小白眼狼样。

    从云被毫无征兆的牵连,碰了一鼻子灰,动了动嘴唇没说什麽,其实她也想离开,再继续呆在这里只怕身份迟早会被男孩的亲戚发现。

    从云刚出去不到几分锺,孙茗卓就後悔了,扔下只顾著打电话的小叔,一个箭步冲到门外睁大眼睛东张西望,西望东张,哪里还有半点胖女人的人影。

    孙茗卓懊恼地靠著大门默默无闻地抽泣著,胖女人不要他了!可恨的是,他怎麽使劲都挤不出一滴眼泪。

    谁说男人流血不流泪的,他现在就想流泪!

    “你靠著门哭干什麽?那门是你的情人还是你的老婆?”真正的肇事者在他後面凉快地站著,梁胤鸣没有一点自知自明地坏笑道。

    “是你脑袋发烧还是我眼睛发烧了?”搞不清楚状况跟上去的尤单羽对著孙茗卓绕了个半圆圈,然後像看怪物一样惊恐地看著他,不要告诉他孙茗卓为了个女人堕落,打死他都不信!

    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男人,同样也是一出戏,而且是戏份十足的感情戏,端看谁是主角,谁是配角,谁又是苦情角色。

第二十章 三个男人一出戏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