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平凡女人的春天 > 第二十二章 黄鼠狼

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二十二章 黄鼠狼


    “皇甫辰风?”邬岑希没有理会他的花言巧舌,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在装‘疯’!”

    单指一挑,邬岑希示意阿杰凑过身子,在他耳边低声耳语道,“你想个办法混入他们之间......”

    一改平日吊儿郎当的神态,目光凌然地垂下眼皮,阿杰面色凝重,姿态十分恭敬地低头倾听著邬岑希的耳语。

    “Binggo!”阿杰打了个响指。

    慢慢的收缩了下视角,面色一改轻松摆摆脑袋恢复以往的神态,不过还是难以掩饰其中的激动,阿杰露出笑容,热切地说,“希哥,太绝了,简直就他妈一箭死两只大雕,不费吹鸟之力!”

    既可以测验出皇甫辰风究竟是不是gay,又可以令那个姓孙的身败名裂。转念一想,不对,希哥没告诉他怎麽混进去!

    一箭双雕听起来好像不赖,赖的是他这个马後要怎样变成马前,怎麽打点关系混进去?

    头儿没说,该不会是让他自己想办法吧?双眼很快变成红色爱心状,阿杰眼中一片深情,黑水晶般的双眼嵌在一张阳光清爽的脸上,楚楚可怜地看著他的头儿,希望他能多开金口,再给点指示。

    用手支起上半身,头发从他肩上披散下来,邬岑希低头看到阿杰一脸多情的样子,眉头皱了起来,冷硬的面容上淡漠而疏离,警惕而嫌恶地看著他,“还不走?!”

    感觉到有一缕冷风钻进了耳朵里,阿杰的身体缓缓陷入麻痹,背脊徒然间流出了冷汗,心也随之渐渐发冷起来,不是吧,真的让他自己想办法。

    身子往沙发角落处缩了缩,丢了个哀怨的眼神给他最崇拜的头儿,阿杰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起身离开,口齿不清地喃喃著,我只会动手动脚,动刀动枪,该死的就是不会动脑袋瓜子!

    一只修行成的老狐狸,一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再加上一只专缺心眼的黄鼠狼,孰是孰非,孰胜孰负,孰可恨孰不可恨,还是一场持久的游击战。

    已经快到了睡觉的时间,休息大厅里的人也很少。邬岑希坐在了靠窗的位子上,面朝窗外,面背向身後来来往往的人流,眯眼看著自己最得意的助手一步步离开。

    是他隐匿的功夫太深还是他太过耿耿於怀?这个变脸比京剧还快的韦杰,难道真的不是父亲指派过来的间谍?

    秋日的夜晚是颇能感染人心的,那里面掺进了秋天煦热温情的味道,窗外苍郁浓绿的樟树被镶上金边的椭圆形叶片,还有笑得快要咧开嘴的饱满的番石榴。

    可是他本没有心情欣赏眼前月色撩人的美景,他的心境如同他的脑海一般空荡荡轻飘飘的无从落脚。

    晴朗的夜空,像一条发光的地毯铺在上面,月亮像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立在地毯上。她透过云尘,散发出皎洁的柔光,远远望去,就像一盏大明灯。

    邬岑希发了一会呆,然後索著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包烟,从里面抽出一支烟。没有半点头绪,邬岑希把烟的过滤嘴衔住了半天,才想起来点火。

    他慢慢地吸进呼出著烟气,目光投向窗外,他想,是不是医院的玻璃加进了特殊物质呢,使透进眼里的光线被削弱了几分,要不原本如此明亮的的天空,怎麽会在他眼里却变得像是患了艾滋病一般呢?

    邬岑希的眼神,在弥漫在他四周的烟气中显得越发迷惘和惆怅。在潜意识里,他正在和另一个自己做著激烈的斗争,是你死我活鱼死网破式的斗争。

    可是那个自己也相当地顽固,不肯轻易就范。他就沦陷在了自己内心深处那个嗅不到硝烟但惨烈异常的战场中,久久,久久得不到解脱。

    值班的护士秦柔途经的时候,看到了休息大厅里有人在吸烟,赶紧嚷道,“喂,那位同志,医院里规定在这里不许吸烟!”可是喊了好几声没有得到回应。

    秦柔急了,走过去想要拍他的肩膀,“喂!同志!我们这里不许──痛──痛”还没碰到长发男子的肩膀,纤细的手腕已经被一只大手箍住,痛得秦柔直掉眼泪。

    邬岑希一回头,秦柔愣了一下,忘了自己的小手还被对方箍著不放,抱歉地傻笑,更忘了自己才是最该理直气壮的那位,这个男人,好美好高贵的气质!

    年轻的秦柔穿著一尘不染的白大褂,戴著圆圆的护士帽,怀里抱著一大叠病历,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有点羞涩地对长发男子说,“同志,我们这里不许抽烟。”

    邬岑希没有回应她,甩开她的手,掐灭烟头,随手丢在了一边的垃圾箱里,冷硬地转过头继续看他的风景。

    好绝情的男人?秦柔心酸地瞅著对方冷漠的背影,一边恋恋不舍地往回走著,一边努力地调整著自己脸上的面部表情,尽力让它正常化,拼命挤出一丝笑脸。

    护士长三令五申地警告过,谁要是没露出花一般的笑脸被她看到是要罚钱的。

    可是她知道那笑脸一定是苦涩的,好不容易碰见一个帅哥,可惜,人家只肯在梦中跟她约会。

    刚从电梯走出来的从云,听到护士小姐的大声呼喝,循著声音看向休息处抽烟的男人,没意料竟会碰到他,有点意外。

    他现在不是应该在病房里休息的吗,怎麽会独自一人站在那里观赏夜色?

    窗缝的月光微微在男人宽厚的肩膀上,那道斜斜的光线还在浅浅地舔著他的背影,显得有点孤寂。

    从云不做他想,移步向他走去,像个熟人一般热络地向他打招呼,“你伤势怎样了?”

第二十二章 黄鼠狼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