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平凡女人的春天 > 第二十五章 黄鼠狼给白眼狼“拜拜”

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二十五章 黄鼠狼给白眼狼“拜拜”


    两人一夜无话,邬岑希也没有理会她的意思,兀自躺在床上,兴许是心神较於平静,不久便睡了过去。

    深夜一点多,一整天紧绷的弦终於松弛了下来,从云坐在躺椅上,撑起手肘,半睁著眼睛,仔细的端详著面前熟睡男人的睡脸。

    柔和的月光,衬托著他白皙的脸,令人窒息的绝美轮廓,就像在看一幅唯美的画像,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是她所遇见的男人中最美丽的。

    睡梦中的他,很安静,没有不雅的打呼声,也没有不宜的呓语声,浓眉微微拧成一个小小的“川”字,眉宇间有著一股普通男人所没有的戒备,长长的睫毛会时不时抖动几下。

    就连睡梦中都不肯放松自己,她不懂,一个人睡觉的时候是最安全的吗?为什麽这个男人就连睡觉的时候都可爱不起来。

    内心暗涌如潮,从云静静观察了他一会儿,见他没什麽异样,才躺回皮质的躺椅上,闭目养神。

    **

    606病房。

    “床前明月光,李白在睡觉;举头望明月,低头想女人。”

    孙茗卓感慨地念著情诗,偏过头斜了两眼死狐狸和尤单羽,鼻子塞得跟拉风箱一样,呼噜打得跟小音箱一样,口水流得跟黄河泛滥似的,五官拧得同长江决堤一般,估计这会正跟猪打架打得热火朝天。

    “不要硬著想跟猪打架,因为你滚了一身泥,而猪却在得意的笑。”

    孙茗卓安慰自己一句,终於决定放弃马拉松似的失眠。掀开被子跳下床,走出病房,忍不住再感慨了一句,那两个没有女人的男人,真可悲──连女人都没得想。

    他现在就是那种吃过了葡萄知道葡萄好吃现在没得吃却还要想著吃又馋得吃不到的人,那滋味,要多酸有多酸。

    一个人溜达到了医院的小花园处,孙茗卓对著那满院香喷喷的桂花发誓:要是桂花是双数,胖女人明天就会回来;要是桂花是单数,那本就是瞎了他的狗眼,把她当成空头饭票,而且还是过期的。

    结果,孙茗卓把桂花摘了个遍,那滋味,就更酸了……

    正想转移阵地,涂害别的生灵,不远处传来一对男女吵架的声音。

    声音模模糊糊的听不真切,孙茗卓反正无聊,走上前去,眯眼仔细一看,是一对青年男女,大半夜不睡觉的,跑到医院後花园吵什麽架?

    女的长得有点胖,绑著一头长长的马尾,头发一甩,後面的马尾一晃一晃的,一脸愤懑的说,“对!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男的长得还不赖,跟他有一拼,大大的眼眶已经开始起雾,鼻头也已经微微泛红,看起来就像紧紧咬牙硬撑著不落泪,委屈的说,“那你就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

    孙茗卓掉了一身的的**毛疙瘩,这小白脸的声音,跟娘们似的,娇得可以滴出水来,简直可以去当色情电话的一线员工。

    女的两手叉腰,质问道,“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 ”

    娘娘腔一跺脚,继续用那蟑螂在爬的声音,弱弱地反问道,“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残酷!?哪里不无理取闹!?”

    女的气势更甚,一只手推著他往前走,强势的说,“我就算再怎麽无情再怎麽残酷再怎麽无理取闹,也不会比你更无情更残酷更无理取闹!”

    娘娘腔输人不输阵,挺起膛大声反驳,跟一只斗败的公**似的,更激动的骂道,“我会比你无情!?比你残酷!?比你无理取闹!?你才是我见过最无情最残酷最无理取闹的人!”

    女的嗤笑,一双眼睛眨了眨,放出发现猎物般的光,“哼!我绝对没你无情没你残酷没你无理取闹!”

    娘娘腔抹了一把鳄鱼泪,作出一脸奋不顾身状,“好,既然你说我无情我残酷我无理取闹,我就无情给你看残酷给你看无理取闹给你看!”

    女的“呸”的一声,一脸就知道的表情,“看吧!还说你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现在完全展现你无情残酷无理取闹的一面了吧!”

    这对白怎麽这麽熟悉?不是抢了台湾哪个阿姨的台词?孙茗卓感觉自己小心窝里的兔子跳起了迪斯科舞,差点要把他的心肝蹦穿了。

    致的瓜子脸上一抽一抽的,这两人是在唱哪出戏?

    女的无奈的扒了扒缭乱的刘海,满脸挫败地拍著额头,“韦亦杰,你把我关在爱的牢笼里,有期徒刑一个星期,这难道还不够吗?我们各自出笼,好聚好散,远走高飞,不是更好吗?”

    阿杰扑过去抱住“临时演员”,一脸深情的说,“韩乐紫,你更狠,我被你终身监禁,释放出不来了!”

    孙茗桌瞪大了一双桃花眼,左眼皮连著跳了两下,妈的,这娘娘腔简直道出了他的心声啊!

第二十五章 黄鼠狼给白眼狼“拜拜”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