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平凡女人的春天 > 第五章 舞池【超高H,小心】

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五章 舞池【超高H,小心】


    在一片黑乎乎的舞池里,一对一对男女舞伴们,在轻轻的慢慢的随著轻漫的舞曲在移动,有的则一步两步地站著跳“桩桩舞”,并没有随著节拍移动步伐。

    钻进人满为患的人堆里,从云的双手拥抱著蓝翎的後背,陪著他跳贴面舞,她的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身体软软的靠在他身上,部挤著蓝翎的膛,发出一声可有可无的叹息。

    她的身体在渴望任何一个男人,可是她现在的脑海里却浮现出一个男孩的身影,他有一双美丽的桃花眼,一眨一眨的,好像随时都在邀请人,却又总是一副拽拽的样子,双手环,耍酷地将人撵走,只差没在脸上明明白白写著“拽哥要耍酷”。

    过了今晚,只要过了今晚她就有勇气去找他了──

    淡淡的烟草味冲入鼻端,夹杂著男浓烈的阳刚气息扑面而来,熏得从云眼神有些迷茫,只觉得眼前这个人身上那充满阳刚之气的男魅力令她陶醉其中,即使这只是一时的,但是她知道,她现在需要这个男人,很需要。

    伴随著轻柔的音乐,蓝翎原本搭在从云腰间的一只手在她的背脊周围游移了几圈,缓缓地向上移动,然後从从云身体双侧腋下伸向前,隔著一层薄薄的衣服,伸出一只手将她一侧的房覆盖起来,紧紧的掌握住,动弹,玩弄,女人的一只房在他手中跳动,变形。

    从口中哼出一声舒服的呻吟,从云将头懒懒地靠在蓝翎的肩膀上,脚步随著他的步伐轻轻移动,口齿不清地问道:“您刚才是不是问我什麽?”

    她记得刚才进门前蓝翎嘴中有吐出话语,因为有点担心梁胤鸣被他发现,再加上身体对男人的渴望,让她没听清他说的话。

    抿唇勾出一抹略带讽刺的笑容,蓝翎双眼微眯,出一道诡谲的光芒,贴在她耳边耳鬓厮磨道:“我说,邬岑希在床上厉不厉害?”

    看不到这男人脸上的表情,只能听到他那略带著讽刺的低沈的声音,从云拥抱著他的身体的手一紧,不明白他为什麽要管邬岑希床第上的事。

    “呃……”口气略有迟疑,从云模棱两可的回答:“不错。”

    “是吗?”蓝翎虚应著,一只手缓缓从她的腰间缓缓滑下,伸进从云的裙子内,发现里面一片真空,从鼻间发出一声轻哼。

    手指渐渐下移,到内侧滑润润,热烘烘,再向大腿的尽处去,更是软绵绵,湿淋淋,在到女人那水连连的後,心里一惊,藏在镜片後的眼睛半眯缝,手指沾了些汩汩的蜜水,暗自感觉一下,似乎没有的痕迹。

    再看她的神色,更是没有一点嗑药的症状。

    余光发现他手上的动作好像顿了一顿,从云有点发慌,正想说点什麽,蓝翎已经没事般地拥著她的身子继续“跳舞”。

    藏在她的裙底下手,时而上下滑动在她肥白浑圆的大腿两侧,像打电玩似的,不断轮流掐她左右两侧浑圆的屁股;又时而肆意地抚著她的大腿内侧,然後在腿深处著,从内侧到外侧,却始终不肯去碰她的私处。

    可不可以不要这麽斯文?能不能再往里面一点?憋住心里的话,从云咬牙忍著,但是户不停地张合著,不知不觉之中,只觉自己部麻痒难受,随著她脚步轻微的一动,本来挂在大唇上的一滴水也滴落。

    有什麽黏黏的东西从她湿淋淋地缝间流了下来,沿大腿内侧向下流去,滴到蓝翎抚弄著从云双腿的手上。

    “你是我见过最骚的女人。”居然前戏还没开始就流这麽多水,蓝翎啧啧称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骚成这样的,这就是邬岑希派手下过来抓这个女人的原因?

    把这句话当成对她的夸奖,从云翘起一条赤裸的大腿圈在蓝翎腰间,将私处抵在他胯下凸起的地方,绕著360°的圆圈来回摩擦,大胆的说:“我还可以更骚。”

    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从云下面的两片唇抖颤颤地一张一合著,像在喘息,又像在吃东西,直恨不得将蓝翎那热乎乎的阳物吞进去。

    男布满青筋的手掌慢慢地探下去,隔著下身的毛发轻柔地划动著,硬的卷毛像花瓣一样缠绕著他的手指,然後划入她软绵绵又凹陷的地方前後摩擦揉搓。

    从云的身体微微一颤,小一缩,越发大力地抓紧他的肩膀,饥渴地向蓝翎的阳具挺进,就好像在抽一棍一样,腰部更是卖力地划著圈圈。

    将从云搂抱得更紧,蓝翎也紧紧地扣锁在从云的腰间,男的欲望在从云这样的双重挑逗下慢慢的涨大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该死!他居然被一个妓女调戏不到几秒锺就硬得发胀。

    不过几秒锺的功夫,从云便感觉到一像铜筋一样的东西抵在她的小上,硬硬挺的,黑暗中,从云看不见他的阳具是什麽样,是是小,是长是短,她无从知晓,管它长短大小都无关紧要,只要这热乎乎的大棍能进她空洞洞的小洞里面就行。

    男人下体搭起的帐篷在从云的私处,当然不可能真枪实弹的,只是在边缘地带来回的摩挲著,摩擦的快感让从云迷失了自我,身体不由得跟著一起小幅度地舞动。

    低下头,从云将手伸进蓝翎的裤裆内,索了一阵,捏紧它的睾丸,问道:“爽吗?”

    “嗯。”蓝翎轻嗯一声,贴在从云臀部上的双手紧了紧。

    “我会让你更爽的。”从云热忱的说,抓住男人火热滚烫的硬绷绷的阳具,一会儿用两指头围成一个圈,在上面套弄几下;一会儿又用五葱指把它紧紧握住,好象在估计蓝翎的阳有多长,有多。接著又用手托著蓝翎的两颗卵蛋,掂了掂,晃了晃,看它有多大,有多重。

    男最脆弱的地方最受不得女人时而轻佻,时而宝贝般的爱抚著!在从云一双手的抚刺激下,本已直挺的男更是爆胀起来,抖个不停。

    “上你一次多少钱?”蓝翎在问这句话的时候,鼻息有点重。

    “我很便宜的。”从云老实的回答,放下腿正想领著蓝翎到顶楼的高级客房。

    孰料,蓝翎突然拉住从云的手,不慌不忙的说:“先试用一下。”

    手指在她缝里划了划,蓝翎拉下西装裤拉链,撩起从云的裙子下摆,翘起他那热得发烫的在从云微微裂开的水上.大腿内侧来回地闯来闯去,由於周围都是人,从云双腿只张了一点点,再加上她的个子才到他的膛上,蓝翎把头对准了从云的洞轻轻地顶了几下,又滑了出来。

    玩过许多女人、更玩过有著各式各样的美女,经验丰富的他矮了矮身子将胯下巨一点一点地挑逗著从云两腿间的小洞口,头撬开入口缓缓了进去。接著腰身向上一提,战矛般雄壮坚挺的巨大就疏地一下深进一大截!

    已经半入的前端紧贴著内壁搏动,强行撑开的小里面还没有被完全填充饱满,硕大的头又被顶了出来。

    将裙子後摆撩了撩,从云在确认周围的人看不到她裙子底下的风光後,才配合地微微抬起一只脚缠绕在他腰间,方便他进入。

    伸手去拨开下面那两片肥,尽量张大下面的洞口,胯间,被拨得开开的小大张著,水汪汪地露著里面的嫩,一缩一缩的,从云自觉地踮高脚尖,把屁股抬了起来,顺势将男人硬滚烫的往自己灌满汁的洞内顶去。

    随著从云的下压,蓝翎用力地一挺屁股,又翘又长的整都了进去。

    “哼……”终於进来了,从云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饥渴难耐的夹住洞里面的男,道内那一圈圈的嫩紧紧地咬住男人的,更像是怕失去宝贝般,死命地锁住。

    随著每一次的走动,下腹感觉到一股巨大的舒爽,被大撑开的水有著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彷佛自己的生命已被那雄伟的所控制,只剩下快感。

    在挤满过百人的昏暗舞池,任由一个陌生男人将进她最隐秘的私处,交所带来的兴奋感觉,远远盖过意识带给人的无比羞耻。从云旁若无人,微微的喘气呻吟起来,身躯也跟著蓝翎脚步移动的节奏而左右摇晃。

    黑暗中,蓝翎感觉好象顶中了一个小洞,那里的一下陷了下去,被箍吸得十分舒服,因为不能抽挺动,下体传来的感觉更加清晰。

    他大的又狠又深地入女人的道最深处,紧胀著她那娇小紧窄的道壁,而她道玉壁内的嫩也紧紧地缠夹住壮滚烫的一阵阵紧握、收缩,紧夹中透著一股温暖的热气。

    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传遍全身,那些温暖的嫩紧紧地夹著他的阳具,随著女人急促的呼吸不停地一张一合,这种感觉很舒爽,简直比在女人身上猛烈的抽来得有成就感。

    音乐一首一首地播过去,两人衣衫整齐,只有下体紧密地结合在一起,随著脚步蜻蜓点水似的移动,在外人眼里,就好像一对循规蹈矩的男女。

    周围换了一对又一对的舞伴,只有蓝翎跟从云这一对依旧波澜不惊地慢慢移动,跟舞池内乱的氛围“格格不入”。

    突然,蓝翎抓紧从云的两片臀,臀部重重地往上一顶,刺得从云“啊”的叫了一声,弓起上半身,浑身就像触电一般瘫软在他膛上。

    “我先给你研磨一下。”按耐住在女人体内疯狂抽的冲动,蓝翎低下身子,语气轻柔的说。

    “什麽是研磨?”身体开始不自觉地轻轻摆动,从云的气息渐渐开始不稳,不满足於男人这样静止不动的姿势。

    “就是这样……”蓝翎抵紧她的部,把胯部转圈式的转了起来,就在她的四壁里磨擦,忽进忽出……

    不一会从云就哼了起来:“嗯……好舒服……你再转快一点……”

    蓝翎一边不急不徐地旋转著臀部使得大头在小里频频研磨著嫩,一边手指下移藏进从云的裙底内,将手伸到两人交合的地方,只觉女人那撑满他那大东西的小小洞儿已经渗出一股股半透明的爱,用糙的指肚摩擦著她下体的嫩,指甲轻轻刮著嫩壁,指头轻轻地去揉著她缝里那颗小粒。

    感觉到有一只陌生的大手在她的毛中揉、轻抚、向下移动……终於,他的手指在柔软的毛下,濡湿的水洞上方一处娇滑的软骨上找到那一粒娇软无比的嫣红小豆──女人最敏感万分的核心。

    “嗯……”从云一声低低的闷哼。原来,蓝翎手指轻按住她那含羞欲滴的娇嫩蒂,一阵抚弄、揉搓……被那强烈的刺激震憾得心头狂颤,从云情不自禁中低哼出声。在男人邪恶而又有技巧的揉弄、微微挺动下,女人最敏感的禁地被他同时入、撩拨挑逗,浑身柔软如水的身体不由得泛起一阵美妙难言、情不自禁的颤动。她娇软的头被他用手指夹住揉、搓……她隐秘幽深的道深处被一大异常的在微微研磨。

    从云紧地夹紧了两条肥白的大腿,小里的嫩一张一合,子也一夹一夹的夹著里面的大头,下身道膣壁中的粘膜嫩更是死死地缠绕在那深深入的大男上,爽得他差点缴械投降。

    “嗯!”两人发出一声沈闷的呻吟,从云无力地把头抵在蓝翎肩膀上,私密处浓浓的毛被水粘乎地贴在蓝翎的毛上,鲜红色的唇随著著脚步的动作向外颤颤地翻著,死命地绞进棍的小张得大大的,却可以看到水还不断地从两人的交合处流出,扑鼻而来的是水散发出的腥腥骚骚的味道。

    两人交处的大继续在女人那已经变得更加火热、滑软的道中微微抽动著,糙的食指轻轻一触子上面的头,女人娇小的头一阵微微的美妙颤动,更加向他傲挺起来,蓝翎一边伸进上衣爱不释手地揉搓、抚摩她房,下身更是不得闲的稍稍挺动。

    “你一天被多少个男人上?”脚步轻轻移动,蓝翎一面调整呼吸,一面伸出那只沾满的大手就去捏弄她的房,还用指尖逗弄硬挺挺的两粒头。

    “呃。”接触久了,她才发现这个男人讲话有点露骨,跟他温文俊雅的气质不大符合。

    “不多。”把头埋在蓝翎膛上享受著男人的滋润,从云闷声保守的回答,里面的嫩紧张地蠕动著,她感到夹在道深处的那个烫烫的大头已经在颤颤的抖动,带来一阵强烈的刺激感。

    “我呢,是你今天第几个?”蓝翎语调低缓的出口,开始在她身体内抽动那热烫的巨,慢慢地,但是却坚定。从云心中的火焰也就是这样一次次的点燃并升腾起来,部起伏不休。

    蓝翎微微垂眼,紧盯著从云一副沈醉其中的模样,轻轻抽动著被她又紧又窄的道紧紧箍住的,他当然不会太用力,只是轻轻地、慢慢地抽出很短的一截,然後又柔又轻地顶进去。

    经不起他的连番挑逗,从云的屁股不时的抬上抬下,死死地抓紧蓝翎结实的臀部,彷佛要把他和自己永远地连成一体,喘气不均的说:“蓝哥,我忍不住了。”

    蓝翎嘴角一撇,抱起她的身子,体内的男因这个姿势更加进入她,使两人交合的地方更形亲密,没有一丝空隙。

    两人交媾的地方紧密的连接在一起,就著走路的姿势上沈下落,强烈的紧箍力,女人小里的嫩紧紧地夹著他的男,紧夹中透著一股温暖的热气,带来一阵阵的酥麻。

    抱著从云到暗室里面的一间小隔间里,直接将她压在墙壁上,蓝翎双手紧紧贴住从云的两片臀,一面将自己的屁股狂飙向上挺、一面抓著她腰往自己下身猛送。在下身同时向前全力狠撞,整条的棍终於完全没入从云那滑软紧窒的水中,直直撞击她的花心,仿佛要将身上所有的体力全部榨干在女人身上。

    “啊啊啊──”在瞬间如受电击的快感刺激,下体轻微的颤抖,从云长长的呻吟一声,一股强烈的快感流过她的体内。

    蓝翎腹部的毛比普通人茂盛坚硬,无数体毛摩擦著从云肥嫩的部和屁股,痛痒难当。每当他结实滚烫的头重重地顶到她的小深处,与的厮磨,毛与毛的缠绵,就像触电一样,撞得从云舒爽无比

    在紧小的洞里进出了几次,蓝翎突然一使劲,阳具的头部狠狠地连撞在从云的花心顶端几下,从云的身体一颤,“啊──”的声音因为过度的兴奋而变得有些沙哑。每次洞内的磨擦都会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每一次都把蓝翎的完全地吞进小洞中,溢出的大量的蜜汁顺著蓝翎大的流到了他的囊和大腿上。

    蓝翎不知疯倦地上挺著臀部,腰部有力地挺动,在从云那湿滑、温暖、柔嫩紧蜜的内迅猛有力地抽著。

    随即,他把抽出来,再狠狠地顶进去,每次都像门一样,层层嫩被他蛮横的顶开,狠狠地顶在从云饥渴难耐的洞内,几乎每一次都是整退出再整地顶进去,一到底。

    “哼哼……好爽……顶到了顶到了……”再度感受到了做爱时那种欲仙欲死的美妙滋味,从云放浪的呻吟,自发自觉地用下用力坐送自已浑圆肥白的臀部,让男人烫硬挺的能入得更深,仔细体味那硕大浑圆的滚烫头深深地在自己那空虚难耐的小深处,所带来的极度快感……

    “看来很会浪叫。”蓝翎心里想道,挺起腰奋力的将硕大的硬全部了进去,双手托著她的屁股上下套动著,在她的双股间进进出出,猛烈的贯穿激得四溅,黑暗中,两人交合处,一抽一送间,溅出一缕缕的。

    “嗯!”蓝翎微微喘息著,女人下面紧窒的嫩就象一块巨大的海绵,吸收著他体内所有的罪恶,有那麽一刻,他只想整个人都能全部钻进去,在那柔软的海绵内冲刺。

    男人青筋暴露的手臂,紧箍著女人浑圆的臀部,配合著下身的挺进而猛然凑合,可想而之他俩接合之处,必然是紧密得水泄不通。

    “哦哦、好爽……好爽,你好……”从云抱著蓝翎的脖颈,微闭的眼睛上睫毛轻轻的颤动,嘴巴似张似合。两条腿盘在蓝翎的臀部,随著蓝翎强烈急速的冲击前的房前後剧烈颠动著,而鼻间发出的阵阵呻吟声更是放浪销魂。

    浑圆的臀部对著他的入上下左右摆动,在蓝翎入时,两片涨大的肥肥的唇不停地刺激著他的部,抽出时,每次都带出了少许水。

    蓝翎的汗水已经微微沁出,随著剧烈的运动又和从云身上的汗水融合,让他们肌肤的接触更加腻滑更加刺激。女人沈迷的脸蛋上满是迷醉快乐的神情,征服的快感顿时游遍蓝翎全身。

    脱掉她的衣服,蓝翎将头埋在她的酥上,一口含住了她硬硬的头吸允,巨拚命的在她的软内冲刺,想到这是邬岑希干过的女人,硬挺的在她的体内越来越勃大。

    发出一声低吼,蓝翎放下她的身子,有些暴地抬起从云一条短的大腿,架在他的腰上,对著那入口狠戳了一下,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每次都把拉到女人的洞口,再一下进去,两颗鸭蛋般的囊打在从云丰满的屁股和唇上“啪啪”直响。

    “哎啊……好快……好想再要……”每一句呻叫都伴随著长长的出气,从云脸上的随著男人的入紧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此刻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太,太了,她恨不得下面贪婪的小嘴永远都被男人的巨如此鲁的进攻。

    “用你的小夹紧。”蓝翎的喘息越来越重,女人的水一阵阵的收缩,每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他前面的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水随著男的拔出而顺著两人的腿流到地上,沾湿了一大片。

    眼见著从云一对丰满的房像波浪一样在在他面前涌动,蓝翎将头埋在女人部上,一阵啃咬,两手握住从云的双往内挤,两团球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像是要压挤似的揉捏著房。

    他先是把左右的房像画圈圈般的揉捏著,再用舌头去舔著那硬挺的头,使女人全身顿时陷入极端的快感当中,全身抵抗不了尖锐的快感,体的官能更加敏锐,两人结合处的下身更是不停的向上耸动挺起,用猛烈的力量和速度把向从云里面刺去,努力想刺进她的腹中。

    “再快……再快……噢噢……啊”男毛茸茸的毛向上冲撞著她的道,来自体的刺激使她大口地喘著气,从云上半身使劲地向後仰,绷紧脚尖,同时身体不住地痉挛。与此同时,包夹著男人的洞猛烈收缩,好像要把吸入更深处似的蠕动,一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

    最後,在从云的呻吟声浪中,蓝翎一手撑在墙上,一手抱著她的腰,拚命的把往从云的道内送,仅余两个囊在外。

    一只手把从云一条腿往旁再分成80度的直线,整个私处都暴露在外,唇也微微的扩张。蓝翎使劲的再,再退,再猛烈的进去,无休止的做著激猛的活塞运动。

    慢慢退出沾满女人半透明的水渍,在的浸泡下显得油亮又狰狞。啵……的一声像拔水瓶盖试的,蓝翎的退出了从云的身体。

    让从云双手扶在墙上,张开双腿屁股向後翘,上半身微向前伏。好一个前突後翘,突出结实的子,翘起肥白的屁股。

    挺著翘的高高的,蓝翎不慌不忙地把另外一只手伸过去用食指和中指掰开从云的唇,露出里面的隐密部分,只觉里面的两片唇比刚才涨大一倍有余,正在轻轻的蠕动著。

    蓝翎伸长两手把她的核轻轻的捏了两把,从云浑身不禁颤抖了一下,口里呻吟了一声。肥厚的唇中间,横了一条细长的缝,里面那鲜红透亮的嫩在不停地涨缩著想要他的大。

    “喔……痒……”等了很久还没见他把那大东西进来,从云忍不住拉著男人的引向了小。

    “你就是这样的勾引男人的?”蓝翎轻笑出声,嘴角拉开一道不深不浅的弧度,退出手指将那刚刚浸泡过女人的手指入她的嘴巴,另一只手握住烫得如铁杵般的。

    “喜欢是吗?”中指在她嘴巴里面抽,蓝翎手中抓著那挺直的,身体下沈,头头缓缓的划开两片柔软、湿滑的嫩,抵在小口慢慢研磨。

    “恩……唔……喜欢……唔……”屁股一挺,把头慢慢挤进。

    “那给你吃好不好?”沾满的稍稍一挺,只进入不到一半。

    从云闭上眼睛感受著男人的,又硬又,顶在她浑圆的臀部上。

    他抬起屁股,握住了他的巨头,对准她的道口逼了下来。

    她感觉了他的找到了她的小,终於进来了。

    发出一声沈长而愉悦的呻吟,伴著呻吟声的还有从道响起的象放屁似的“扑哧”声,这扑哧声可远比四周其他男女抽送时的声响要大得多了,虽然蓝翎的男并不如邬岑希大,但是如果每个男人都像邬岑希那麽大,那她真的活不长了。

    蓝翎的头比普通人大出许多,浓密的毛也比其他人多,显得男人味十足。长度又比她遇到的其他嫖客长,阳具已全尽没,留在从云洞里的水自然被这一一抽给挤了出来,沾得蓝翎的毛湿乎乎,便抽送起来。

    “哦!…哦…蓝哥…你真强…在进去…一点…!”她挺了挺屁股,让阳具得更深。

    在女人充满鼓励的叫声中,蓝翎越战越猛,从後面像狗一样的入她,那热烫硬挺的阳具赤裸裸的由後面贴上女人赤裸的白嫩股沟时,再出,数百下一波强过一波的冲刺。

    他的非常暴地在从云的小内挺进,当他剌进从云的身体,总还忘不了在退出时从女人的蒂上糙地锯过。

    “噢!噢!噢!”从云一下下如痴如醉的浪叫著,好像每一次都被蓝翎抽干到花心,一脸死去活来的样子,她的屁股也配合著抽的频率,一前一後,像母狗一样不停的挺动著。

    女人的整个身体被撞动,而在浪中前後摇摆著著,蓝翎从她的双侧腋下伸过去,两手抓住从云的子,大力的抚搓揉著她的部,从後面狠狠地撞击著身下的女人。

    “呜呜……啊……蓝哥蓝哥……你好强……强”从云咬牙承受著身後男人的撞击,两边微长的指甲情不自禁地抓刮著墙壁上的金属刮痕,嘴里也不知道在嘟囔些什麽,间或细细地呻吟著。

    她的整个身体在交的欲海中被彻底洗涤著。涨满满的小成了她全部快乐的来源,整个意识的中心,还有在那里面来回抽动的硬大。

    一手揪著从云的头发往上提,紧盯著她欲仙欲死的表情,蓝翎另一手扶著她的臀部,胯间的巨如风车般在她下体猛烈抽著,就像一个彻彻底底的征服者。

    女人娇嫩的户在体润泽中,发出“咕唧咕唧”的水声,黏随著蓝翎几近疯狂的动作,被携带得飞溅出一道道弧线。

    “哎……哎……哼哼……”从云的头发被他揪得向後几乎仰到了极限,双唇喘不过气的张开著,声音随著她无法抑制的喘息颤动著。

    女人後面两片肥肥的臀随著激猛的撞击打出一片片白白的浪花,捏弄从云臀部的手改为抱住她的腰,蓝翎用力地将她的腰往後抓下,胯间再重重地向上挺进,凶器般的火烫巨猛地一到底直顶心,囊打在臀部上发出“吧吧”的声响。

    窄小的空间内,“吧哒…吧哒”体的撞击声不绝於耳,伴随著四周传来的“碰碰”声音,更是令人热血澎湃。

第五章 舞池【超高H,小心】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