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平凡女人的春天 > 第十一章 性爱狂潮【超高H】

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十一章 性爱狂潮【超高H】


    那眼神里的狂乱与杀气,令从云心中一颤,眼里瞬间掠过一丝惊惧。

    从云闭上眼睛,不敢看向他的眼睛,不知道从哪里借来的一股勇气,臀部向後一撤,私处间脆弱的小脱离掉邬岑希胯下的凶器,心平气和的说道:“那是我自己的私事,没必要跟你报告。”

    跳下洗手台,从云拾起那些被邬岑希撕碎的衣物,除了一件罩,其他的衣服早就被邬岑希撕得只剩几片碎片。

    先穿上罩再说,从云心想,刻意忽略掉心中那股压抑而沈闷的感觉。背对著邬岑希,从云旁若无人般地穿上罩,正准备扣上後面的扣环,才发现就连扣环也被邬岑希扯坏了。

    沈默在两人之间流动,好像一条诡异的暗潮汹涌的河流,如果前面的女人这时候回头看,一定能感觉得到身後男人浑身那股煞气还有眼神里汹涌的杀意。

    那副若无其事的表情硬生生地刺痛了他的眼,心中压抑著的杀意与暴戾之气,一下子涌出来,邬岑希上前一把揪住从云的头发,几乎是连掐带拧地将从云的右腿搭在马桶上,捧著屁股上的两瓣团向後抬高凸出,让她湿漉漉的道口露出来。

    五指毫不怜惜地陷进女人臀部里面的白内,邬岑希略为屈著双腿,将一支涨得发紫的巨对著她屁股沟的裂缝就狠狠地进去,齐没入。

    “啊──”从云发出了绞杀般的呻吟声。她的身体在向上拱起,臀部也随之扭动起来,但是不是配合的扭动,而且挣扎著想要往前退。

    邬岑希闷声不吭,只有眼睛里面出来的寒杀意,在冰冷的镜面中一览无遗。

    搂著从云的腰用力向後拉,邬岑希用手在她丰满的屁股上使劲地箍紧再箍紧,从垂到一般的罩下面抓紧她饱满的房,扯掉从云刚刚穿上的罩,狠狠地把男全部进她的小,抵住她的花心用力旋转,大进大出,用力抽动……

    女人丰满的屁股被紧紧地挤压在他的腹部,邬岑希每一记狠狠的撞击,都将从云柔软的臀压迫得变形。

    从云的脸对著有些雾蒙蒙的镜面,一对房落进洗脸池里,尖跟冰冷光滑的陶瓷摩擦著,下巴抵在水龙头上,使她无法低下头去。

    “放开我……你没有资格……这样对我。”从云咬牙忍住想要出口的痛呼,拚命想转过身来,但身子被邬岑希按著,只能拚命摇动屁股,想摆脱他的抽。

    “没有资格?没有资格……我让你没有资格!”邬岑希咬牙切齿地重复著她的话,臀部向前用力,使劲朝她身体深处进去,那傲於常人的巨得一下比一下狠,啪啪地撞击著那两瓣肥大的屁股。同时将手伸进洗脸池,捞起从云的两个子,大力地掐捏著,蹂躏著。

    “嗯。”从云只有拚命忍住不发出叫声,但抽动的力量彷佛顺著自己的大腿、小腹、房一直传到了自己的喉咙口,她只有在喉间发出断断续续的吼声。

    过了一会儿,从云有些绝望,被顶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因为小给邬岑希得疼痛不堪,只能连连惨叫,身子向前摆动著继续挣扎,只是力气越来越小,而她上身也被邬岑希按住,只能乱摇屁股而已。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邬岑希探下身子,将从云的上半身翻到一半,张嘴舔弄那两团被他掐弄得青紫的痕迹,紧紧吸住了暗红色的晕,用舌头在上面打著圈,他的头部先在道内部的四周轻轻地摩擦,然後再像搅拌器一样旋转著入,用力地直刺到底,填补得毫无空隙,再一点一点慢慢地抽拉出来,如此往复地做活塞运动。

    本来就罕见的巨大男更加全面地刺激著女人内的每一处嫩。

    从蒂上传来的一波波酸麻的感觉不断刺激著她,皮肤也开始泛起兴奋的微红,浑身感觉像是被抽干了灵魂似的,从云两腿间的内已经不知不觉中有了大量的爱,男人的在里面摩擦著产生了尖锐的“咕唧、咕唧”的声响。

    她极力扭腰想甩掉那长的凶器和避免贴的刺激之际,反而使两人生殖器吻合得更为紧密。水从她的道里泛滥汹涌流出,无形中帮助了男人的大在紧狭湿滑窄小的道内挺进。

    在从云的唔唔叫声中,邬岑希用力将她浑圆柔腻的大腿向上掰开,将被她团团嫩包围与紧箍而爽得要死的一截截地在她的小顶进去,看到她湿淋淋,滑腻腻的蜜汁全沾到自己的上,邬岑希表情一松,亲眼目睹著两个人的器完完全全地没有任何隔合地整没入,体与体的紧密结合,阵阵酥嘛霎时传遍全身,胯下的男凶器像汽球一样更加膨胀坚硬和巨大,把原本就那样紧凑窄小的洞口撑更是水泄不通亳无一丝空隙。

    “喔~喔。”从云感到有点喘不过气来,原本闭得紧紧的嘴唇微微张开,吟哦出声,那种感觉就好像积聚在喉头的力量一下找到了突破的空间,她小声地呻吟起来,从喉咙的底部发出几句微弱的呻吟,但也足够令身後的男人听到。

    男女生殖器交合部分已经被粘充分润滑,随著不断的抽,邬岑希的男居然还有越胀越大的趋势,每次都直直顶入子。从云闭著双眼,偶尔发出一阵呻吟,刚开始很轻,似乎还怕人听见,後来却越来越大。

    听到她的娇喘声,邬岑希冷笑一声,一身发达且突出的肌紧紧贴在从云光洁的裸背上,双手抓住从云吊在前不停晃动的两团球用力揉搓著,下身狠力抽刺,尽情地在女人身上发泄著他的欲。

    “啊啊啊──”一波波的快感袭击而来,从云抖著嗓子叫著,屁股撅的高高的,臀缝底下的也夹的紧紧的,不由自主的耸动著丰满的臀部来迎合著男人的抽。

    邬岑希的手也紧紧抓著她的腰部,挺动下体用力的冲刺顶撞她的道,壮的男在从云的中快速的进出,大头冠刮著她的道壁,与的厮磨,像抽水机似的将从云蜜中涌出的蜜抽了出来,亮晶晶的水顺著股沟流水般滴落在浴室内大理石地面上。

    “哎~哎~哼哼……哼……”强烈的刺激使得从云形同疯狂,死死地抓住洗手台的边沿,狂野的挺动臀部迎合著邬岑希的抽,忍不住大力的呻吟。

    邬岑希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每一次的入,都把从云冲得往前倾,所以每一次抽出时,她都得往後缩,以接受它的下一次入。

    从云两腿发软,除了和臀部还强劲有力,整个上半身仿佛跟下半身是隔离似的,整个人几乎全部堆在洗脸台里面。

    “贱女人,就这样你也有快感?”原先便是准备让从云在他身下荡浪叫,谁想,听到从云的呻吟,邬岑希的心中顿生不郁,只要想到这个女人其他男人身下也是如此放荡,心就被什麽揉碎一样,狠狠地揪成一团,直恨不得将这个荡的下贱妓女生吞入腹,只在他一人身下浪荡承欢。

    心中的不快并没有随著从云的主动迎合而消散,反倒是愈烧愈旺,邬岑希眼睛微眯了起来,狭长的细缝里掠过一道复杂的光芒,紧紧地盯视著镜中满头乱发的女人。

    由於女人的脸在不断的摇动,一头毛躁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看不清楚面容,目光迷茫,脸色潮红,嘴里含含糊糊的吞吐著气息,就这样一张没有半点突出之处的脸,居然能让他想了这麽多天?

    “没有资格是吧?”似是牢记著从云刚才无意间吐出的反抗话语,邬岑希边挺动著结实有力的臀部边冷厉的说道,揪起从云的头发靠在他的肌上,逼著她直视著镜中两具交缠的身体。

    “说!现在谁在干你?!”

    从云这才发现,不知何时,邬岑希已经脱掉了衣服。高仰著头颅被迫靠在邬岑希的肌上,从云只能从眯缝著的双眼隐隐看见两具赤裸交缠在一起的体,交叉在一起的大腿,两张脸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只有交合中的两副器清晰异常。

    镜中女人的正随著男人的抽送而拉长和推缩,热腾腾的冲撞著女冰凉的身体往上挺动,带著她红嫩的翻进翻出,男人的胯部有力的拍打著女人的臀部和大腿,好似有著用不完的力气。

    感觉到她的注视,一双男糙的手掌放在滑嫩的上,恣意地蹂躏著她的身躯,同时,腰身大幅度的前後挺顶,巨大的冲撞在她私处的力道越来越重,头越陷越深,完全顶入了那层敏感的软,连进入,又整拔出。

    女人的身体,则配合著男人的律动,一前一後摇晃自己的屁股,前两颗小球吊在半空中晃动,形成一道道白花花的波浪。

    男人与女人,彼此用自身的器取悦对方,猛烈的欲,就像一头凶暴的野兽摧残著人类的理智,男的直上直下,每一下都能挤开浅浅窄窄的小洞口,直入花心,每一下重击都好像直撞在她的心口上。

    随著大突入她的缝,道壁内开始剧烈的收缩,体内传来一阵阵的酥麻感,女人肥硕的大屁股摇晃挺动起来,裂开的唇更加湿润绽放,迎接著男巨的入抽出。

    二人搂在一起,浪做一团,女人拼命的套动,男人则一挺一挺的在往上顶。

    没有耐等待她的回答,邬岑希往後一退,抽出那大的男,笔直的修长双腿微微叉开,抓著从云的头发把她拉到身下,居高临下的俯睨著被迫跪下的从云,一把抓住那火烫的,直直地顶在从云湿乱的脸上,打了两下,进行面交。

    硬梆梆的打在脸上一阵生疼,从云咬紧牙齿,不敢吭声,任凭著男人的在她的脸上拖动,她有自知之明,就凭她刚才说的那些话,邬岑希没有用手打她已经算不错了。

    邬岑希并没有将棍顶入从云的嘴唇,而且用著膨胀到充满怒火之血的头压制在从云的额头经过双眉之间,延伸到鼻子,然後停在鼻子与嘴唇中央的人中处,逼迫著她将上的味道全吸了去。

    “什麽味道?”头顶上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从云闭了口气想停止呼吸,听到他的声音不得已深深地吸进一口气,原以为闻到的是一阵骚臭的腥臊味,没想到邬岑希的器并不难闻,是一股浓烈的糜香味道。

    “荷尔蒙的味道。”婉转出声,从云抬眼想要看向邬岑希的表情,不料正好对上男上面密密的丛林,这才注意到,原来男人的毛跟女人不同,女人是倒三角形的,男人却是密密的长方形。

    “贱女人,给我记住!这是谁的!”显然不满意於她的回答,邬岑希握著他那青筋爆满的在从云的嘴唇上戳滑,然後以缓慢的速度游移在从云的脸上,不漏过任何一丝空位。

    渐渐的,邬岑希拿著肿胀的头在她的耳朵滑动,像是在小洞口前来回徘徊著,用手把慢慢的划著圈圈,马眼中渗出几滴粘稠的透明的体,钻进了从云的耳朵里,痒得她忍不住想去饶饶。

    过了一会儿,从云有点发酸地睁开眼睛,眼前赫然挺著一热气腾腾还在一跳一跳的蕈状,顶端的头大如鹅卵,亮晶晶的,宛如儿臂般的上青筋浮凸,尺寸惊人,显得怒目浮凸;再配上明显的冠,让整只看起来像是一条毒蛇一样。

    因为距离太近,她甚至能看到那条条青筋脉动时的样子,头前沿涨得凸凸的,好像一条大的蚯蚓,盘卧在的顶端。从云不禁看呆,怪不得尝过爱滋味的女人都喜爱器大而长的男人,只要一想到这的雄伟,想象著那曾经进自己湿湿的小的情形,顿感痒得难受,一股滑滑的水已经急不可待的往外流出。

    邬岑希握著那硬的巨拍打在从云脸上,那条直指著从云鼻尖的庞然大物热气缭绕、火热惊人,沈声命令道:“舔!”

    说完,也不管从云答不答应,就一掌箍住她的下巴,迫得到她不得不张开嘴巴,腰开始移动,渐渐在她口内抽起来。

    从云反应过来,马上识趣地含住邬岑希的头,然後用她灵巧的舌头,开始舔弄,双手拖住吊在胯间的两个丸,轻轻地搓揉,快速吞吐著他的男。

    温暖湿润的口腔紧紧的吸吮著、套弄著阳物,舌尖轻刮著头边缘的菱更让涨到了极限,邬岑希双手扶著从云的头,把她的头举起又放低,令她的嘴唇更深更快地吞吐著,小部份的毛磨擦著她的鼻尖,而那两颗小小的袋正紧紧贴著她的下巴。

    “给我弄出来,我要到你脸上。”邬岑希低下头看著跪在身下的女人,此时的从云双颊凹陷,温湿的鼻息喷在他的毛上,在她嘴里一进一出,要多靡有多靡。

    她会用她的舌头上下扔动头的菱,或将睾丸吸入口中用舌尖拨弄搅动,喉头的嫩夹紧头的感觉,更让邬岑希的欲升到最高点,他顾不得一切两手抱住从云的头就此抽送了起来,刚开始只有半的入,到後来几乎想把整送入从云的喉咙中才过瘾。

    由於邬岑希的男太长,从云自知喉咙会受不了,就用手抓住了柱体的底部这样一来只能有三分之二的男在她的口中进出。

    渐渐的,邬岑希越越狠,扒开她的手,挺起下身把露在外面的柱体向她嘴里继续进去,尺寸惊人的捧顶到从云的喉头深处,一张嘴巴顿时被大的鼓鼓囊囊的塞满,她忍不住一声声地闷哼起来:“呜──呜──”。

    “含紧一点!”手部用力一拉一推,在她的小嘴中一进一出,邬岑希不去理她推拒的动作,一下一下地干著她的嘴巴,进入时直直地顶到尽头,头侵入女人的食道,带来一阵暖烘烘的快感。

    随著他越来越深的抽,从云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大约抽了二十几分锺,邬岑希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震,把捧抽出来,用手套弄一下,然後将浑浊的全部都在从云的脸上!

    “吃下去!”兀自喷著的不住的抖动,白浊的黏“噗脱噗脱”的掉落在从云的脸上、鼻上,更多的,则是被邬岑希灌进了嘴里。

    随後,邬岑希一把将从云捞起来,轻松地抱到狼藉一片的会客室办公桌上,如饥饿的野兽一般,不由分说双手抓住从云前的两团球就用力地吮吸著,啃咬著。

    男人那条如蛇般的舌头毫不怜惜吸吮她的,舌尖不停拨弄她的尖,同时间用手去夹弄她另一个头,从云忍不住微微地“呀!”地叫一声。

    邬岑希暴地用手捏弄她的房,两团球在近在咫尺的眼前摆出各种不同的荡形状,胯下半软不硬的压在从云的小腹上,一双糙有力的大手更是颇有技巧地各用两指大力地夹她微硬的头。

    “哼,嗯……”从云无力地将肿胀的部高挺著凑向邬岑希,口中不禁发出哼叫声,从男人的舌头上传来的快感,越来越强,就连小内也传来如万蚁爬行的酥麻感。

    拨开从云脸上湿乱的头发,邬岑希退开她的身体,从腿弯处抬起她的左脚,头像钻头一样快速找寻到她的入口,又是猝不及防地将那快速苏醒过来的巨狠狠的一到底,然後再把从云的右脚依样从腿弯处抬起来,最後双手捧著她的屁股,抱著她快速的干著她的。

    一时之间还没试过这种姿势,从云想支起身体却又被撞得倒了回去,嘴巴里面依依呀呀地叫声:“呀……你什麽时候啊…啊…啊…呀”。

    这个姿势完全由身前的邬岑希掌控主动,从云瘫倒在办公桌上只有挨的份,整副身体被邬岑希撞到说不出话来,只能“啊啊”的哼叫著。

    “哦,不、不要一下就进来……好大……到底了……”在藉著的润滑下,男凶器般的火烫巨猛地一到底直顶花心,得从云不由皱起眉头呻吟起来。

    邬岑希重重地抽了几下後,从云顿时感到身体里面胀得很满很舒服,阵阵无比舒服、无比爽快的快感愈来愈强烈,那愈来愈强的鼓胀的舒服感、爽快感和快感沿著缝口顶到子,这种舒服的快感又从她的子里面扩散到了她的全身,强烈的冲击著从云的意识,两人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他娘的,这战况也太劲爆了!”贴在会客室门外两边的墙壁上偷听的两人不知谁先开的口,口干舌燥的咽了几口口水,里面那对沈浸在交欢爱的男女浪叫喘声简直是一声比一声大,把门外两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刺激得裤裆处支起一个大大的帐篷。

    以前希哥也跟不少女人在房间里面大战过几百回合,可是他们偷听到的尽是些女人的浪叫声,很少能够听到他这麽重的喘气声。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凯子你先看著别让阿玮他们进来,我去一下厕所,等一下再换你。”阿飞有点气息不稳的说道,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楼下的洗手间,就自己打起手枪来。

    **

    渐渐放缓了速度,邬岑希将从云曲合在一起的两条腿掰开,健硕的身躯重重地压在她身上,炙热的目光盯著她一开一合的唇瓣,一口咬住她那两张因激情而变得更加红豔的唇瓣,伸出舌尖舔了舔,说出一句大煞风景的话:“说,这个月有没有男人干过你?”

    男沙哑低沈的声音饱含著浓浓的欲望,听在耳侧,令人有些口干舌燥,从云怔了怔,没想到他还在执著於刚才的问题。

    毫不迟疑地,从云几乎是饿狗一样扑上去环住邬岑希的肩膀,忍著嘴唇上的刺痛,呲牙咧嘴的回答道:“没有……没有,一个都没有。”

    她承认,邬岑希没有说错,她就是一条贱命,一条千人唾弃无人惦念的贱,说不定那天就归西而去。

    可是她怕死,很怕,即使活该不明不白的死去,她也不想死在这麽莫名其妙的一个地方。

    语毕,从云认命般地将头埋在男人宽阔的肩膀上,感受到他魁伟身躯所散发出的男气息,将屁股夸张的前後摆动,私处间的两片大片自动地吞吐著邬岑希那大的,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呜呜的叫著。

    “该死的女人!”吐出来的鼻息有点重,邬岑希眼神一变,双手撑在桌面上,握紧双拳撑在桌面上,以双拳作为支撑点,以一个“低姿俯卧撑”的姿势,健硕的腰部有力的上下挺动著,结实有力的臀部上下颠簸,使自己的在女人的小里加快了速度,每一次都深入到她的子口,撞击那个敏感的花心…

    “要是你敢骗我一个字,老子今天就干死你!”邬岑希一边猛烈地抽,一边恶狠狠地警告道。

    只要一说出“骗”字,心口像被扎了刺,又深又疼,邬岑希瞬间沈下脸,冷著一双黑眸,发狠的撞击著身下的女人,四周的壁粘滑粘滑的,有的地方好像有著微微的凸起,上的头刮著道壁,发出“啵啵啵”的声响,带出许多水泡沫。

    没想到“老子”二字会从邬岑希的口中吐出,从云心中反倒没有慌张,却不由得有点怪异的感觉,虽然以前经常听到他的手下骂这两个字,可是邬岑希给她的感觉,一直是高高在上,浑身散发出来的气质俨然如神般高不可攀,从来不会轻易开口吐出脏字。

    胯下的棍劲挺有力的在从云的小内前後抽动,女人的洞仿佛一个没有尽头的笔筒似的,又紧又直,每次入的时候,头都能碰到花心,用力顶的话,头就把花心顶的凹陷,刺激得身下的从云浑身颤抖,气喘吁吁,每当他猛烈地往下刺入,女人还会挺腰相迎,“嗯”“嗯”邬岑希忍不住张开了嘴一边著从云一边哼著喘息。

    身体随著男人的抽动上下的耸动,两团的房在空气中抖著,小腹上的赘也在颤抖,从云双手紧紧地抓著桌沿,自己支撑住身体。“哦……哦……哦……啊啊!……”的浪叫著。

    一眼即看出她的小高潮将要来到,邬岑希将她的双腿高高举起,扛在肩上,剌入到湿淋淋的洞里,硬巨大的在从云的道里直抡横扫,横冲直撞,动作刚猛。

    “嗯……哼,你这个欠干的女人!”两只大手紧紧地抓住从云浑圆而有弹的双峰,邬岑希一双赤红的眼睛凝视著自己的男在女人的道里飞快地进出做著活塞运动,囊撞击著从云的臀上发出“啪啪”的声音,随著他的巨向外一抽,暗红色的唇就被向外翻起,摩擦著湿软滑腻的嫩壁发出“咕唧、咕唧”的交声。

    “呃~你太快了…呃啊…轻一点……呃…”从云习惯地浪叫出声,受不了花心被男头厮磨的快美,子腔突然以痉挛般的收缩,一圈嫩用力的箍住了邬岑希头的冠,香菇状的头好似与她的子腔紧扣锁住了一样,一股浓浆由她的道深处喷到男人的头上,高潮来得好快。

    邬岑希闷哼一声,女人的道内激烈地喷出一股股的水,将他的头烫得一阵阵酥酸麻痒,再加上埋在从云体内的被四周嫩强力的收缩绞紧吸吮,真有说不出的舒服。

第十一章 性爱狂潮【超高H】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