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平凡女人的春天 > 第一章 原来是那个男人。

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一章 原来是那个男人。


    回到出租屋,已经凌晨两点多。

    这是一套很简单的套房,一个小客厅,一个小厨房,两间卧室,总共不到50平米,客厅里一个餐桌一个茶几,一台电视,阳台上养著一些花草,摆设很简单却很整洁。

    两天招不到客人了,得想点法子才行。

    从云无奈地掏出钥匙打开门,拖鞋还没换好,耳畔便传来一道道高亢的呻吟声。

    显然是男女交合的叫床声,搭配著器紧密结合的“啪啪”声。

    就像没听到一样,从云继续手上的动作,将穿好的拖鞋放到一边,光著脚丫走到大厅,尽量不露出声响,以免打扰别人的欢好。

    肚子有点饿,想著到厨房热一点晚上的剩饭,回头看了一眼那道门传来的叫床声。

    女人的呻吟声越来越重,显然正在兴头上。

    算了,还是等他们完事了再做夜宵罢,从云蹑手蹑脚地走到另一道门,正在那个房间的隔壁。

    看了一会儿书,是张小娴的小说,从云看了下手表,凌晨三点多。

    “嗯.....啊.....好哥哥..别....别.....”

    “慢.....慢点.....妹妹不行了.....啊.....啊”

    女人的呻吟声早已变得哑不堪,断断续续,显然是想喊却是没多大力气再喊出来,到最後只剩下呜呜咽咽的喘气声和求饶声,夹杂著体啪啪的撞击声,在昏暗幽静的黑夜里,显得越加靡。

    这个男人飞薇搞不定,从云走出房门,晃了晃神,犹豫著要不要去帮她。

    如果不需要,恐怕进去帮不到忙,反而砸了她的生意。

    飞薇跟她是同一个监狱出来的,因为比她先刑满释放,所以飞薇理所当然地比她早出来,干回了本行。

    从云出来的时候,是飞薇去接的她,那麽一个高傲的女人,平时对你指东画西,嘴上对你处处挑剔,不知得罪了多少同行中人。

    即使她对从云嘴巴再毒,再苛刻,从云都不会跟她计较。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正值寒冷的冬季,监狱的大门在她身後缓缓地合上。

    她目不转睛地望著云层里的太阳,舍不得移开目光,近乎固执地望著天空,吁了一口气,呼出的气流在冷空气中化作一团白雾。

    迷蒙的空气中,隐隐约约一个身材纤瘦的女人的走过来。

    淡淡地扯开一抹笑容,从云迎向她,“我以为你不会来我接我。”

    飞薇嗤笑一声,“切,你以为我是那些烂货,嘴里一套背後一套。”

    看著从云牵强的笑脸,飞薇脸色一正,说“你确定要跟我走同一条路?”

    冬日的阳光照得从云微微有点失神,一时间让她有一种错觉,仿佛回到了刚出社会那个初出茅庐的小女孩。

    那段飞扬的青春,一路支撑的坚强,终於还是走到了凋零的一天。

    摊开渐渐糙的手掌,从云模糊地想,这双手也许曾经握住过幸福,可转瞬间,甚麽都消失无踪了。

    抓起飞薇的小手,这是一双来不及经历岁月折磨的双手,纤细稚嫩,二十岁的飞薇,多麽美好的年龄。

    “我只知道,我不会後悔。”

    经过几年的狱中生活,两人早已熟只双方的情,见从云回答得再清楚不过,飞薇高傲地抬头,“那你最好记住我说的话,哭的时候,最好别在我面前,我最讨厌眼泪!”

    事实证明,飞薇的警告是多余的,从合租到现在,至少在她面前,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流过一滴泪。

    **

    约略过了十多分锺,隔壁的房门突然打开。

    细长的小眼睛对上一双深邃的双眼,从云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迈著修长的双腿潇洒地从她身边走过。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即使在经过那麽激烈的男欢女爱之後,依旧毫无波澜。

    视线落到从云身上,如刀般锋利的眼神穿过幽暗的瞳孔便直开来,划破她的肌肤,直心脏。

    让从云淡定的心一颤,对方眼中的嘲讽太过明显,如一把把尖利的刀子,狠狠地刮过她的脸庞。

    原来是那个男人。

    他是飞薇的常客之一,有时候一个月会见到他一两次,每次面对从云,都是一副不屑的表情。

    也只有飞薇的常客,才会被带到出租屋来。很多妓女想要留住那些有权有势的客人,都是利用自己的房间做“据地”。

    毕竟开房间要身份证还要一堆繁琐的手续,而且容易惹是非,那些不想招惹麻烦的客人当然会选择小姐的房间省事些。

    她没有飞薇的美豔,也没有她的纤瘦,这是原先就知道的,可是面对这样不屑一顾的表情,多少还是会有些介意。

    匆匆走到飞薇面前,床上的人儿早已昏了过去,嘴巴还残留著男人大量白色半透明的的。

    正沿著她娇豔欲滴的小嘴汩汩地流下来,一路蜿蜒,经过细长的脖颈,丰满白皙的部,最後停留在一团杂乱的床单上。

    这是从云第一次看到飞薇如此落魄的样子,就像一只被人摧残得毫无生气的破布娃娃。

    地下散乱地扔著她的罩和内裤,赤裸著下身摊在床上,身上仅有的一件黑色的吊带衫也被高高的掀过部,一对虽然不大但是形状很漂亮的房挺立著,她的左上纹著一只蓝紫色的蝴蝶,扑朔著诡秘的翅膀,嫩红的头显示著少女的青春。

    空气中还弥漫著靡的味道,从云走到窗前将原本只阖上一半的窗户全部打开。再替飞薇洗掉身上的杂质,翻开床头的柜子找出一条洗过的被单替她盖好,再拿过那张混杂著男女荷尔蒙味道的的床单到浴室清洗。

    动作一气呵成,与其说是同居者,不如说是保姆。

    没错,她们两之间的关系,要说是朋友,更多的是雇主与保姆之间的关系,即使她也是缴纳租金的合租者之一。

    做饭,打扫,洗衣这些日常生活杂事,都由从云一手包办。跟她不同,飞薇每天接触各色各样的人物,因为她是一家大型夜总会的小姐,所以客人会多些,而且普遍都是些有钱人。

    相对来说,从云会闲适些,每天看她无打采地回到家里,从云有时候做饭或者洗衣服的话会自发地连她那份也一起做。

    久而久之,两人也就形成一种默契。没客人的时候,飞薇也会替她招揽一些客人,都是些想找高级妓女又没钱,急於发泄的穷酸汉。

    打理好一切,已经凌晨四点左右,从云回到房间对著镜子重新补了会妆,吃过晚上的剩饭,便火急火燎地出门。

第一章 原来是那个男人。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