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平凡女人的春天 > 第五章 嫖客【H】

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五章 嫖客【H】


    (一)

    邬岑希要求换个姿势,变成从云骑在他身上。

    从云跨坐在男人膝上,手握著他壮的大,上面还沾满她发情的水。

    “用力坐下来!”

    “啊……好……好胀……好舒服……!”

    “扭动屁股!这招老树盘,爽不爽?”

    “爽……好爽……好深……啊……”

    随著从云一上一下地套弄大,只见她紧密的嫩,被邬岑希的大**巴巴塞得满满的,水也随著大**巴抽而慢慢渗出,还滴在他的两颗大睾丸上。

    此时邬岑希的手也不闲著,看著他前两个大子在上下摇晃,便一手一个抓住玩弄。有时当她往下套入**巴时,邬岑希也用力抬高下体去干她,两人一上一下,干得从云水**发麻、四溅。

    “这下爽不爽?这下有没有干到底?干死你!”

    “啊,这下好深,啊……这下到子了!”

    由於从云背对著他,任由邬岑希双手抱住她的丰臀来吞吐大,令她忍不住偷看一下,自己的小正被一支又又红的大一进一出的抽。

    那画面,要多靡有多靡。

    邬岑希全身又白又壮,和从云古铜色的肤色,形成强烈的对比,从云的思绪有一瞬间的恍惚,不懂为什麽这麽一个优秀的男人会要自己。

    背後的邬岑希沈浸在两人欢爱的刺激中,哪里晓得她的小心思,大又狠又快地顶向从云,时而摆动、时而转磨。

    “啊……啊……好……好深……好快……”

    从云被顶得喘不过气来,其实她想说的是她受不了了,想求他慢点。可是她不能,也不敢,她怕身後的男人生气,现在他是她的客人。

    邬岑希一边用手抱住从云的臀部,侧过身张开感的薄唇也大口吸吮从云丰满坚挺的左,另一手则用力搓弄她的右,下面抽的动作,依旧又狠又重。

    “这样抱著相干的姿势,爽不爽?”

    “爽……好爽……你的**巴好大……嗯啊…….哦……”

    “待会还有更爽的。”

    说著,邬岑希把从云双腿抱起,并叫她搂住他的脖子,就这样抱著她在客厅走边干。

    “这样干你爽不爽?”

    “哦……哦……爽……爽死了”

    “骚货,有没有男人跟你这样干过!嗯?”

    “啊……啊……没……没……没有……”

    “是那些男人的**巴干得你爽快,还是你骚里的大?恩?”

    薄唇贴近她的耳朵耳语湿磨著,伸出舌头不时暧昧地挑逗著她敏感的耳廓,说完不忘重重地顶向女人的花心,

    “……是……啊啊……是你……”

    不懂他为什麽在这种时候提到别的男人,从云有气无力地回答她,身子早已软绵绵地使不出半分力来。

    从云的身躯绝对算不上玲珑轻盈,要抱著如此感的女人进行各种奇招怪式的交合,显然是个相当大的考验。

    由於邬岑希身材高大健壮,对年轻力大的邬岑希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这招叫猴子爬树,原来你喜欢这招。”

    只见男人抱著从云,像猴子爬树一样,一边走、一边干她的洞。从云由於全身无力,加上腾空在半空中,只有双手紧紧搂住邬岑希,两个子压在他状硕的膛上。

    双手抱著这女人肥厚的丰臀,又控制她的骚嫩来吞吐自己的大**巴,真令邬岑希舒爽无比,

    “你的骚是不是欠干?快说,荡女!”

    “对……嗯……啊…………”

    当他抱著从云走到窗户旁时,雨已经停得了很久,一股清新的气息迎面扑来。

    正好有两支土狗在办事,邬岑希戏笑。“贱女人,你看外面两支狗在做甚麽?”

    从云顺著他的视线转过头,乖乖地回答:“它们在交配。”

    “就像我们在相干,嗯?”

    邬岑希露出一贯轻蔑的笑声,“我们也像它们这样交配?”

    他当然知道她会应允,只不过他想听到她的声音,在激情中散发著不一样的味道,扰得他痒痒的,心里急躁得找不到一点出口,急需发泄。

    此时邬岑希已把从云放下:“像那只母狗一样趴下,屁股翘高,欠干的母狗!”

    (二)

    从云也乖乖的像外面那支思春的母狗一样趴著,臀部高高地抬著,就好像一只等待大公狗的发情母狗来干她:“亲爱的,快,快把人家这支发情的母狗干得水**流汤吧!”

    一听到“亲爱的”,邬岑希!地一声,觉得膨胀欲裂,似要决堤,急色地挺起那支大,“滋”一声入从云紧密的内,模仿外面那两支交配的土狗,肆意的搅动抽:“贱货,这样干你爽不爽?”

    一边抽干她的骚,一边也用力拍打她圆润的丰臀:“你的屁股还真大,真多,真是我见过所有女人最肥的,快扭动屁股,贱女人!”

    邬岑希说的没错,眼前这个妓女的确是他干过所有女人里面最胖的,全身都是,软绵绵就像在干一团棉花。

    从云像狗一样趴著被邬岑希抽,扭动屁股时,连前两个大房也前後摇摆,令他忍不住一手一个抓住玩弄。

    “ 啊.……啊……好深……好麻……”

    邬岑希一手撮动著她的大子,一手拉住她的头发,女人的脸往後仰著,嘴里呻吟著,象极一只正在进行野兽交中任人宰割的母狗。

    从云又肥又大的屁股飞快的甩动著,高耸的房颤动掀起了一片浪。

    男人将从云的两瓣雪白的屁股用手掰看,低头看著自己进出骚的情景,每当他拨出小弟弟时,女人粉红的嫩被他带出半指长,入时,嫩又随即陷入中。青筋毕露,被透明的蜜浸泡的越发长,在白炽灯光的照下,泛著菲的光泽。

    两人越干越忘情,邬岑希翻过她的身子一手端住她的脚部,一手抱著她的腰,不停地抽送,利用愈缩愈紧的壁,去刺激她。

    “啊……啊……唔……唔……啾~喔……”

    被这巨大而强烈无比的快感刺激的简直要昏死过去!从云大口大口地喘著气,开始剧烈的颤抖,难道是错觉,怎麽连道都会跟著颤抖?

    邬岑希的大好像被温暖的壁紧紧地包住,有种被拉著不放的感觉;从云的肚子也开始迅速收缩、剧烈起伏。

    抽了几百馀下後,渐渐地,从云的腰扭得愈来愈快,邬岑希也抬起他的腰用力的往上。

    从云的肥臀猛地一夹,邬岑希觉得头处酸麻无比忽然眼睛一黑,是快感!一阵强烈的刺激立时从下体溢入脑中,短暂但极为强烈。

    “啪啪”的两人器交合声,伴随著从云的叫。

    “啊……好勇猛……啊……美死了……好爽快……我要泄了……”

    嘴中发出压抑的,充满晕眩快感的呻吟声,浑身酥麻欲仙欲死,口两片唇随著的抽而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全身痉挛。从云的小儿大量热乎乎的水急泄而出,还紧紧地收缩吸吮著大**巴,从云再也坚持不住了。

    这个男人,她真的应付不来,这是从云昏迷前唯一的意识。

    “该死,这麽不经。”

    还沈浸在强烈快感中的邬岑希见她昏迷过去,毫不怜惜地抱著她走向浴室,还埋在女人的骚中,边走不忘边上下来回抽。

    一片片冰凉的体源源不断地浇在脸上,从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没想到脸部完全暴露在蓬蓬头下,瞳孔被淋得有点生疼。

    “啊……啊……你……”

    见她醒来,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身前的男人双手紧紧握住从云的腰,屁股用力一顶,整没入了她的中。对准了洞,向前的一挤,进了紧密的道。

    “噢……噢……太快……太快了……让我歇……歇一会”

    仰著头喉咙哽噎著,从云脯的振动和腰臀的摆动,噗吱~~噗吱~~的费力挺著屁股配合男人的动作。

    男人哪里肯让她休息,很用心地扭著屁股,转著那一大的,想要更深入地被膜拉到洞内,加强运动。

    从云道受到背後体位直接的冲击,丰满屁股的摇晃夹著男人的那扑吱扑吱的进出,房被男人用手包握著!

    “来,用这个姿势。”邬岑希把从云一把翻过来,脸向下,趴在浴缸边,这样一来,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得大大的,丰满诱人的臀部翘得高高的,荡的肛门和湿漉漉的花瓣一览无余,男人用手鲁地抚摩她那早已湿得不成样子的花瓣。

    “快……小好痒……把你又又大的大再放进来……”

    说著下体一阵颤抖,雪白的臀部不停地摆动著,腰肢象蛇一样扭动,不知是想摆脱还是在企求快入。

    “有够贱!”

    巨大的阳物顶在了她的花瓣口上不停地磨蹭著。

    “快……快……死我……啊…….哦…………我……啊……”

    随著荡的叫春声,邬岑希一边抚著滑溜溜的屁股,一边用手把著大的顶到了从云柔软的唇上,一挺,“滋……”一声进去大半截,吸了一口气,将抽出大半,重又奋力了进去,快感淹没了一切。

    一个在前面疯狂地摇摆著高高翘起的臀部,一个在後面快速地抽著,花瓣中被阳物带出的水顺著雪白的大腿流了下来……

    热水淋在身上,浴室里弥漫著水蒸气,在一片水雾中,两人现在就如同发情的野兽,进行著最原始的兽交。

    她闭上眼,似乎见到了何驰的那双眼睛。

    他在看著自己的身体吗?如果身後的男人是他,如果是他.....

    所有的,她这一辈子的付出全都值了。

第五章 嫖客【H】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