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平凡女人的春天 > 第七章 老古董

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七章 老古董


    (一)

    一张脸臭得简直可以媲美榴莲,赵子文一上教学楼屋顶就看到两具火热打斗的身躯。

    这两个小子,从初中打到国外,从国外打到国内,再从国内打到大学,净没个消停劲儿,没见老子还在这边受气呢。

    捡过一旁的碎石,眯眼,瞄准,手往两人俊脸一扔,一人一个,两步到位。

    果然,石头飞不到一半,两人就腾地一脚跳开,一前一後,默契十足。

    “我说你们,适可而止啊!我的鸟气还没出呢。”

    一见来人,尤单羽顺手掏出烟扔给他们两人,自己点上烟有一下无一下地吸著,长脚一跨,一脚搭在栏杆一脚笔直地立著,悠悠哉哉地问。

    “哪门子鸟气?说说看。”

    “呃...就我跟那个干吗......被那个干吗.....”

    接过烟,原本理直气壮的赵子文一句话憋得说不出来,从哪说起都不是个味儿。

    “哈,李梦玉把你甩了还是你被李梦玉甩了?”

    一旁抽著烟的孙茗卓见他一副便秘的样子,一猜就知道跟那女人有关。

    “你才把李梦玉甩了!”

    只顾著还嘴,赵子文还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麽,身侧已经传来两个大男孩的哄笑。

    “阿羽,你听到没有,他刚才说什麽?我没听清楚。”

    孙茗卓掏了掏耳朵,一边抱著肚子大笑,一边不忘提醒赵子文自己刚才犯了什麽语法错误。

    尤单羽单手撑在泥水台一跃,跳上栏杆,面向左下方的女生宿舍,两手做成“喇叭”状放在嘴边,扯开喉咙大喊,“李梦玉,赵子文说孙茗卓把你.....”

    还没说完,就被赵子文扯住裤脚,慌慌张张的抬头,对上幸灾乐祸的尤单羽,“得,得,我斗不过你们两还不成吗。”

    尤单羽大笑,不为李梦玉生的赵子文,他就不叫赵子文。

    “跟你们说正事儿,其他几个家夥呢?”

    一口鸟气没出,赵子文简直连杀人的心都有了,从小到大哪不是被宠著惯著,什麽时候像今天这样,丢脸丢到太平洋去还怎麽捞怎麽捞不回的。

    “泡妞去了,你说能干吗?”

    孙茗卓打趣道,挑眼著著赵子文胀得通红的脸,这丫便秘便的不轻。

    “那行,你们两跟我走,老子今天要血洗图书馆!”

    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两跟著,赵子文走在前头,大有一副大哥大的气势。

    晃了晃缠著纱布的右手,孙茗卓讪笑,“昨天跟天龙帮的干了一架,两败俱伤,你跟阿羽去吧。”

    “你?单枪匹马?刚才还跟单羽干架?”

    赵子文不可置信地看向他,孙茗卓这个小子真是越来越玩命了。

    “你家老爷子钱再多也禁不起你孙茗卓这麽玩啊!”

    “本少爷乐意!”

    不爽地瞪他一样,孙茗卓转过身,眼皮慢慢垂下,修长的睫毛几乎覆盖了整个眼睑。视线往下,目光直直地看向教学楼前的草地。

    灌木丛因为园丁的按时修剪,生长得十分整齐,平面和棱角都很分明。

    拉过一脸不赞同的赵子文,尤单羽单手示意他闭嘴,扔下前面的人便各自离开。

    阳光照在男孩轮廓分明的脸上,影子虚晃晃的,透著不真实。

    (二)

    并肩踏在青色的柏油路,尤单羽出其不意地摊开左手放在赵子文眼前,一脸的玩世不恭。

    深深浅浅的纹路呈现在掌心。他的掌心很明朗,清晰的掌纹下,可以寻觅到很淡很细的血脉。

    一见他这个动作,就知道要收好处费,赵子文不耐烦地拍掉他的手,“多少钱?”

    脸微倾,嘴角上翘,划出一道不大不小的弧度,尤单羽修长的手指一挑,“五千。”

    想都不想,赵子文一口答应他的条件,五千还不够他玩一晚上的开销,有它没它一个样。

    尤单羽这个守财奴,迟早会死在钱坑里!

    两人还没走到目的地,赵子文就远远地瞧见在图书馆门口跟一个老大姐交接工作的从云。

    脱下厚重眼镜的从云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岁,至少年轻了三四岁,每次碰见这个女人都是一脸古板的老教师样,还以为是个没人要的老处女。

    赵子文突然脑袋一热,顿时一片清明,一个妙计在心里面窜出好几个泡泡。

    瞥了一眼挂著几分吊儿郎当神态的尤单羽,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姓尤这小子,长这麽一张脸,不是天生用来勾引女人的才怪?

    “两万块给你赚,要不要?”

    果然,那双如秋水的眼睛一亮,饶有兴趣地转向他。

    赵子文也不含糊,左手一指,“那个女人,看到没有,把她玩到手,五万!”

    顺著他的手望过去,尤单羽条件反地眯著眼睛打量起那个女人。

    身材,绝对不行。

    脸蛋,模模糊糊,不过那样的身材上面估计长不出什麽漂亮的脸来。

    年龄,不大不小,绝对大到可以当他姐姐。

    “嗡”地一声,尤单羽伸手揉了揉突突跳动的太阳,吼过去,“你他妈以为我是垃圾桶还是洗衣机?来者不拒全盘接收?啊?”

    什麽女人都往他怀里送,全世界就剩他一个尤单羽了还是怎样?

    被他喷得一脸口水,赵子文一脸讨好地安抚他,“这不是看您玉树临风,英俊风流嘛?你不干谁来干?”

    “茗卓,肖任,随便抓一个哪个不是个好料子?”

    “茗卓不行,太拽,傲得能上天了;肖任更不行,被夏瑶那个飞车大姐知道,我还活不活了。”

    见他眉毛都拧得都要挤到一块,赵子文赶紧开导,“就让你玩玩又不会少块,只要让那女人众目睽睽之下丢脸就成.....”

    话没说完,两人讨论的对象已经迎面走了过来,显然对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的口舌。

    赵子文瞪著她,简直都快把那个老女人的脸瞪出一块小窟窿来,对方越视而不见,他的眼睛瞪得越狠,眼睛都快飙出泪水。

    尤单羽不著痕迹地瞅了她一眼,脸蛋还行,也不是那麽难看,总之算不上好看就成,左手五个手指一伸,“五万!”他的生意经是,价格能抬就抬,不能抬?见好就收!

    脖子僵硬地转向身旁的人,视线还没移过来,赵子文唾弃,“尤单羽!你这副嘴脸,不去做小白脸简直就是浪费你妈的苦心。”

    目的打到,尤单羽习惯地嘴角一翘,抱站在路边,不置可否。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是生意人,讨价还价的生意经对他来说再习惯不过。

    正好见那个女人从他身边面无表情地走过去,视线直直地看著前方,还真是一脸的禁欲样,一看就知道是个老古董。

第七章 老古董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