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平凡女人的春天 > 第九章 不好赚【H】

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九章 不好赚【H】


    (一)

    她高潮是到了,可是邬岑希的还直挺挺地立著,显然还没有得到满足。

    男人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他的**巴,让从云仰面躺在沙发上。

    赤裸著壮的身体,直立在毛的中间。那个乌黑的大棍,直挺挺地约有十五寸多长,挺立在他的两腿之间,头大如小**蛋,紫红发亮,雄纠纠的,像是在示威一般。

    邬岑希打开冰箱拿了两块冰块,迅速的回到她身上,身体还没接触到从云,头便已经先顶到了她的户,他慢腾腾地把两块冰块放在她的头上。

    在兴奋状态中抒醒过来,从云充满疑惑的看著他。

    邬岑希用冰块在女人头上移走,又让冰块在她身上缓慢游走,伸出舌头,靠到从云的耳边,轻轻的舔著她的耳垂,不断的发出热气,果然,高潮过後的身体微微地颤抖著,看似很兴奋。

    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你想要吗?我现在想干你想得快疯了”

    女人喘气的说:“今,今天……真的不行”

    邬岑希故意的挑逗她,把她的腿抬起来压到自己的肩上,她的户一览无疑,“你先自己把脚抓住。”

    不知道他要做什麽,从云听话地把脚抓好,部附近全都是水,连肛门都弄湿了,道口还在汩汩地流著水。

    “把屁股抬高!”

    “你,你不会是要肛交吧!”从云紧张的说。

    “真聪明!”从钱包里掏出一千块扔在她脸上,双手撑在她身子两侧,低下头看著她,邬岑希假笑著问,“给不给干?”

    一千块还不够他给一个夜场小姐的零头,不过给眼前这个廉价的妓女却是绰绰有余,一千块给她已经算是抬高她的身价了。

    抓过他扔过来的钱,从云尽量不去看他伤人的眼神,轻声说,“干。”

    二话不说,邬岑希挺著又长又直的,它向上高举,暴露著青筋。来到厨房拿了沙拉油,阳具就就像魔鬼一样狰狞著向她扑来,倒了一些在她的屁眼上,双手抓住他的屁股固定住,头抹上一些油,手握住,让头顶住肛门,慢慢的用力顶入狭窄的肛门。

    紧塞在直肠内,还有一半留在外面,邬岑希全身已经冒出了汗,真***太紧了,搞得他进退不得,

    即使他是慢慢的把头身入,从云也不禁喊痛:“恩……痛……痛!”邬岑希又轻轻的拔出来,把头身弄些油,再进入,就比刚刚好进入多了。

    “痛……痛……!你再让我适应一下,你那里太大了,的我有点痛。”

    “这里有没有男人干过?”

    见她一直喊痛,邬岑希停止动作,看著她紧蹙的双眉,眼对眼,唇对唇,两张脸距离不到几厘米。

    “没,没有。”

    望进他专注的眼神,从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他,其实她的後面有男人开发过,只是很少而已。

    她这辈子说过的谎话已经多到连自己都想不起来了,本不差这一桩。只要能让对方高兴,说说谎又有什麽。

    氤氲的气息缓缓流转,邬岑希轻笑,湿热的气息热热地喷在她的嘴上,显然没想到自己是她的“第一次”。

    等到整都进入後,邬岑希想了想,停止动作,让她的肛门适应他的大**巴,女人的肛门好紧,比道紧多了。

    邬岑希不断的扭动壮的腰身,让她更好适应,开始慢慢的抽出在慢慢的入。

    “屁股放松!”

    见她缩得越来越紧,邬岑希爽快地喘起来,双手大力拍了她的臀部几下,该死,他可不想这麽早泄。

    (二)

    停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又慢慢的动作,慢慢地,女人的肛门开始比较松弛了,也开始变得比较好进入了,而且里面也有不少油被他送入。

    现在很滑润,邬岑希越动越快,从云也越叫越大声:“喔……你……好厉害……你太会干了!,好爽啊!……”

    双手撑在沙发上,看著她的双因为自己的狂抽烂在不住的抖动。太诱人了,邬岑希不禁左手一把抓住她的右,用力揉捏著,这还不解恨,又俯下身一口咬住她的肩膀狠命的一口。女人顿时发出惨烈的唔的一声,当他抬起头时女人的肩膀已经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牙印,不住的向外流著血。

    他才不管这些,仍在不住的抽,越干越爽快,邬岑希翻开她的身子,让她像只母狗一样趴著,任他摆动。

    男人腾地压上去,身体前送,托住女人浑圆白嫩的屁股,将翘起的阳具对准早已湿淋淋的屁眼,全部贯穿进去,猛地一到底。

    被直肠紧紧的包住,手指按住道上方的蒂,不断的揉搓,以降低女人後庭的痛疼,开始猛力抽起来,“刚才很爽了吧?接下来还会更爽哟……”邬岑希用轻佻的言语在女人耳边挑逗著。

    女人急剧的起伏臀部,被顶的“啊啊”上下跳动,和睾丸狠狠地撞在她鼓鼓的臀部“啪啪”的击打著她的户,越来越响亮。

    水顺著户里的流下来,邬岑希粘取一些水抹在她的肛门处,把食指慢慢抠进肛门,然後挺著蹲了下去,伸出舌头开始舔起她的肛门,灵巧的舌头就像滑溜溜的小蛇,女人的肛门被他舔的红润微张。

    “啊……天呀!爽死我了……”

    “叫,再叫。”

    说著,舌头专攻她早已湿润润的小,绕著她的唇画著大圆圈,然後轻吮著她的粉红色蓓蕾,最後再用舌头进攻她的小,再来个大翻转,一次接著一次的进攻。

    “干……干我……嗯……你的舌头好滑……好……好冰……”

    男人的再也受不了,开始一进一出地抽女人後面的小洞,双手扶住她的腰部,奋力的摆动下腰,快速的抽,每往下一下,女人极有弹的肥臀,就会因沙发而反弹向上,越是的越快,弹跳更是快速。

    邬岑希就著相连的姿势翻过她的身体躺在茶几上,把她的双腿架上肩,抓住他肥嫩的屁股,凶猛的进入,从云被顶的几乎从茶几上飞出去。

    “嗯……你好会干……啊……你的大**巴……得好美……”

    从云跟著他摆动著下臀,配合地努力往上顶。长的在自己的体内出入,粘稠的体从肛门里被带出,又随著男人的入重新进入体内。

    (三)

    邬岑希的喉头也吼出一声:“啊.....”,太舒服了,神仙般的感觉,真是不愧这几天来的失魂,感觉著自己的好像被什麽东西紧紧的包围住,灼热紧窄、温润滑腻。

    “嗯……嗯…….恩嗯……用力……用力干我……啊……啊……好舒服……好美……我好爱你……喔……喔……”

    从云只觉侵入自己体内的,火热、大、坚硬、刁钻,它似乎自具生命,不待主人发号施令,自个就蠢动了起来,自己紧紧夹住也无具於事,令她无法控制地发出声声娇喘。

    “贱女人,爱我什麽?”

    “爱我的钱还是我的大,啊?”

    邬岑希运起雄劲,快速抽,阳具次次抽出洞口,又次次顶至洞,愈发火热大。几百次抽出顶入,女人原本的声浪叫,已化作哭喊连连;她那股舒爽的浪劲,直似癫狂,早已没有几个小时前不甘不愿的模样,象个浪蹄子在邬岑希胯下娇声呼喊。

    “我……哎……哟……你……哦……太硬了……”

    “说啊,爱我什麽。”

    看著沈迷浪叫的从云,邬岑希狡猾地笑了,依然沈稳而有力地鞭挞著女人的菊花,头一低,含住了她在迎合扭动间晃颤跳脱的一只尖,执著於刚才的问题。

    “啊……都……都……你的……你的我都爱。”

    “是吗?哪个更爱?”

    邬岑希起身坐了起来,双手从後方暴的把玩弄她的双峰,扭动著**巴进攻她的肛门,跨下的阳具不断的狂抽猛送的,一次比一次顶得深,不爽她的模棱两可。

    “啊……别……太……太重了……爱……爱你整个人……哎呦。”

    被顶的死去活来,从云简直连死的心都有了,这一千块钱真的是一点都不好赚。

    “这可是你说的!”

    说著邬岑希紧紧的抱著从云的脖颈,并且把舌头伸进她的嘴巴里,猛搅狠吸吮著,使她的舌发酸又痛,从云想逃也逃不掉。

    下面的就如同木头撞门一样在撞著肛门上来回抽送了几百多下,干得从云双腿发软,四肢无力,两眼发黑,全身汗水直下。

    “啊……啊……好爽……顶得好深啊……”

    终於他感到由下身传来一阵阵的隐约的快意,他知道自己快到了,於是索完全趴在从云的身上,臀部的运动更猛烈了。

    从云只能感到刚刚肩膀带来的疼痛,她的下身早已经麻木了。

    这时邬岑希感到一股巨大的快感像洪水一样从下身滚滚袭来,传遍全身。顿时像时间静止一样,他的阳具死死的顶住从云的下身一动也不动了。这情形持续了大约十几秒锺之後,男人长吐了一口气爬倒在从云的身上。休息了一会儿,才从她的身上滚下来倒在地上,渐渐的一股浓稠的白色的体从从云的屁眼里里流了出来。

    此时的从云睁著细小的眼睛呆呆的看著天花板,双腿任由它叉开,一动也不动。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人像死的一样。

    终於结束了,叹了一口气。

第九章 不好赚【H】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