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平凡女人的春天 > 第十章 朋友

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十章 朋友


    (一)

    隔天中午,从校门口走出好一段路,从云一眼就瞧见斜著身子懒散地靠在墙角抽烟的男孩,一头染成金黄色的中长发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发光,衬托出白得有点透明的鹅蛋脸。一身纯白搭配的韩版针织衫再加上一条修长的直筒牛仔裤,将他身上所有的优点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个男孩,很懂得扬长避短,这是从云对他的一贯印象。说不上熟悉,眼前的这个人她是见过的,一头黄的近乎发白的细发太过明显,想不让人记住都难。

    只不过每次在路上碰见的时候,对方身边都带著一个女伴,两人有说有笑地从从云身边走过,没有一次正眼瞧过她。

    “嗨!美女!”

    没想到一直悠闲地抽著烟的男孩会突然在她走近的时候开口,从云不禁回头看了眼後面。

    三三两两,甚至有些成群结队的女孩,正嫋嫋婷婷地向前走来,有几个正交头接耳地对著她这边的方向议论著,浑身散发著青春的朝气。

    看来是叫她们的,从云自嘲一笑,收回思绪继续赶路。

    不是吧,这女人是眼睛瞎了还是耳朵聋了,没见他一双牛眼正在劈劈啪啪地使劲放电吗?

    一脸不甘心的尤单羽长脚一迈,不到两步就跨到她面前,加大电力,“美女,你好伤人心哦。”

    一张五官立体的鹅蛋脸突然放大到从云面前,著实吓了她一跳。对方一对亮晶晶的大眼里面,水灵灵的。黑白分明的瞳孔里面,倒映著的,是她的影子没错。

    伤心?她伤谁的心?不知如何回应,从云一脸疑惑地对向这个男孩笑眯眯的小脸。

    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著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肤衬托著淡淡桃红色的嘴唇,特别是左耳闪著炫目光亮的钻石耳钉,给他的阳光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毫无预兆地抓住从云懒懒地搭在一侧的小手,一脸受伤地说,“美女,喊你怎麽不应呢?”

    尤单羽暗忖,起来略有凸起,这个女人手感还真是糙。按住女人意欲拿开的小手,在他一起一伏的膛上缓缓流转揉搓,委屈地说“你看,我的小心肝儿都被你伤得扑扑直跳了。”

    看来这个男孩一点都不记得就在前几天,他还面无表情地从她身边走过,那是绝对纯粹地对待路人甲路人乙的表情。

    “你的心跳得好快。”从云顺著他的话说。

    尤单羽嘴角一扯,划出一道好看的弧度,“那是因为等到你了嘛!”

    “你等我?”从云惊讶地看著他。

    “你知不知道昨天我第一眼见到你,就被你身上那股特别的气质给吸引。”

    说著,一双亮晶晶的双眼黯了下来,一脸幽怨地看著她,“可是,你连看都不看一眼人家,就这样目不斜视地从我身边走过,这不是伤我的心是什麽?”

    昨天她是有印象的,她所瞧见的是这个男孩跟不久前被他批评的高干子弟两个人在商量事儿。

    从云不动声色地看著他,“对不起,我昨天没注意。”

    浓墨般的眸子里闪动著邪气的波光,神情竟是装得认真无比,清新而爽朗,这个男孩浑身散发著一股明媚的气息。

    尤单羽扯开一抹大大的笑容,喜笑颜开,“那我们交个朋友,一起吃顿晚饭吧?”

    怕她不答应似的,男孩握紧她的手,诚恳地说,“我只是想跟你做个朋友没别的意思,你知道吗?你的眼神好温柔,就像我死去的妈妈,可是她再也......”

    男孩一脸深情地看著她,抓著从云的另一只手亲昵地抚著他的脸。就好像一对轻薄的翅膀抚过丝滑的绸缎,从云黑色的瞳仁里荡漾著异样的柔光,“何驰?”

    不轻不重的两个字,仿佛经过了无尽的等待,蕴藏著无穷的决心。

    声音不高不低,缓缓道来。

    这个女人在嘀咕些什麽?没听清她的话,尤单羽不解地问“什麽何池?”

    知道了,知道了,为什麽她会对这个男孩印象如此深刻,这麽一双美好的眼睛,是何驰的,何驰的。

    深情似地呢喃著,如果他也可以用这麽一双深情的眼睛看著她,如果可以.....

    从来都没有觉得幸福离自己如此近。只要她伸出手,就能触到。她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手,贴上他的眼睛。“好!”

    不会吧,这麽容易搞定,这女人的脑袋是水做的吗?

    尤单羽笑得微微眯起了眼睛,清亮的眼睛弯成了一道好看的月牙,在阳光之下绽放出璀璨的眼波,盼顾之间流光溢彩,“太好了,谢谢你!”

    男孩额头上溢出细密的汗沫子,白炙的阳光撒在上面,竟然被折出五彩的光芒,从云微微闪了神。

    (二)

    “你想吃什麽?”尤单羽笑著问,心底却是兴趣缺缺,这个老古董简直比想象中好拐太多,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你喜欢吃什麽我就想吃什麽。”从云说。

    嘴角挂著笑,尤单羽显然没想到她会这麽乖巧,忘记收回笑容,“那我们走吧。”

    两人一路无话,走到学校附近的“川菜馆”。

    “老板,四斤冷锅鱼。”尤单羽一进餐厅就招呼老板上菜,显然是个熟客。

    从云没想到他会喜欢这麽朴实的地方,她一直以为这个男孩是个喜欢高消费的人,毕竟他的外表给人带来的第一感是这样的。

    眼见老板一脸殷勤地吆喝一声,“好!,阿辉,上鱼!”,从云不禁疑惑地转向一旁无聊地转著筷子的男孩,“冷锅的鱼不是很腥吗?”

    一脸看怪物的表情,尤单羽刚要讽刺,转念一想,不对,马上热情地回答她,“你没吃过吗?这是火锅的另一种延伸,自助的火锅鱼,里面有海带,莲藕,黄瓜各种蔬菜,想要吃多少就多少。”

    不到两分锺,老板就端著半冷却半热乎的火锅上来,“小姐吃吃看,对你们女孩子很美容的。”

    整个火锅表层漂浮著一层厚厚的油,真的能美容?

    见她一副不解的样子,尤单羽谆谆善诱地劝导,“看见这红油没有?知道四川妹子为什麽皮肤都这麽好吗?吃红油和辣椒吃的。”

    从云展开笑靥,这个年龄对她来说,美容早已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夹起火锅里的海菜,即使平常不怎麽入味的蔬菜也在红油的浸泡下变得可口起来。

    见她吃得津津有味,尤单羽才动起筷子,漫不经心地说“冷锅鱼这麽出名,怎麽你会没吃过?”其实他只是随便问问,跟这麽一个个保守的女人枯坐著,实在有够无聊。

    继续吃著手中的藕,从云淡淡地笑,“这种东西不适合一个人享受的。”她刚才看见店里的招牌上写著,限制两个人或两个人以上。

    眼里的落寞太明显,尤单羽想不看到都难,他突然有点好奇起这种异类的生活来,每天这样循规蹈矩地活著,东不成西不就的,有意思?

    “尤单羽,我的名字。美女怎麽称呼呢?”说也好笑,他现在才想起问这个女人叫什麽名字,对方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他的疏忽。

    “叶落归,从一而终,云淡风轻,叶从云。”从云微笑,原来他还记得问自己的名字。

    “好名字,就像你的人一样。”尤单羽嗤笑,一样无趣。

    吃完饭,尤单羽带著她去校园的场跑步,到这座城市的最顶端看夜景.....

    坐在狭小的出租车後座,从云不禁感叹,原来,她也可以有回忆,有不再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回忆。

第十章 朋友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