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平凡女人的春天 > 第二十二章 你也配

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二十二章 你也配


    (一)

    就在众人准备坐上自己的小车出发的时候,任谁也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

    当从云感到异样的时候,正想转过头,尤单羽已经一把拉过她,扯开绳子,扣住她的手腕。

    “这个女人,我带走!”

    扔下一句话,几乎是拖著把她拉著往远处跑。

    赵子文愣了一会儿,嘴里不停嘟嚷著“搞什麽飞机”,就要跟著追上去,被一旁的肖任拦了下来。

    “尤单羽这个人做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先把茗卓喊过来吧,还有事求他帮忙呢。”

    被肖任这麽一提醒,赵子文更加丧气,“还请个鸟用,尤单羽不在,谁能请得动那尊大佛?”

    “算了,我们先到台球厅等他吧,他自己知道怎麽过来。”

    尤单羽几乎是拼了命地往前跑,一味往前走,从云拿掉口中的布条,使劲力气想要往後退,“飞薇,还有飞薇,飞薇在後面!”

    尤单羽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跑,加重了力气,扣住她的手腕一直跑,

    想挣脱他的手却怎麽也挣不脱,从云心一急,“单羽,回去救飞薇好不好?我们可以救她的啊!”

    尤单羽死死地抓著她的手臂,在上面勒出了一个又一个手印,从云被扣得无法动弹,只是感觉离飞薇越来越远,心脏的温度也随著越来越冷。

    尤单羽一直把她拖到楼层前的路口处才停下,一群鸟儿飞过,白色的翅膀在蓝色的天幕下一掠而过。

    没来的及喘气,从云後退一步,转过身子就要往回跑。

    “我回去之前那女的不会有事。”

    尤单羽的手随意的搭在路旁的栏杆上,向天空望去的目光似乎很专注,但是又像是什麽都没看一样,额发服帖的垂在耳际。

    从云脚步一滞,她顺著他的目光看过去,大片厚积的云朵在天空中以缓慢的速度位移,云层中已经没有太阳的影子,天际一片惨淡的灰暗。

    她知道他在保证不会让飞薇出事,“我没想到.....”

    “没想到我会救你?”回过身,尤单羽两手撑在栏杆上,漫不经心地说。

    “今天的事,谢谢你。”从云由衷地说,是的,她从来不觉得当初喜欢他是错的。

    “你喜欢我什麽?”

    靠在栏杆上,尤单羽打亮打火机,点燃一支香烟,却不抽,只是夹在指间,烟火忽明忽灭,他当然知道,这个女人看他的眼神,绝对不是异之间纯粹的感情。

    从云低下头,夜风轻柔的吻著她的头发,却吻不上她的心,“这个答案,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好吗?”

    尤单羽抬著头,顶著耀眼的日光注视著城市大楼的顶端,大楼的玻璃反出来的光线刺痛了他的眼睛,它有多高?离我有多远的距离?

    “离开这里,找个男人嫁了吧。刚才那些人看到没有,没有扳倒你他们不会甘心的。”

    站在他面前,近在咫尺,从云心间一片苍茫,“你呢?你会怎样?”

    尤单羽轻笑,将手中的烟扔掉,不紧不慢地拿了一叼在嘴里,又拿出打火机缓缓的点燃。

    “你知道吗?这个世界可以简单,也可以复杂。比如人与人,想简单点,你可以只把他们分成好人和坏人两种。可是想复杂一点,好人与好人之间还有好坏,坏人与坏人之间也有好坏。”

    深深的吸了一口,闭上眼睛感受著烟草充分燃烧之後释放出的纯正味道,然後青烟缓缓的从鼻孔及唇缝处喷薄而出。

    而他,只能也只有想得简单点,必须在好与坏之间做出唯一的选择,这样的结局注定只有一个,生,或死。

    “可是喜欢与不喜欢,从来都是很简单的事。”她知道这个社会的规则就是一个食物链,不管你是什麽人,都难免会被生活同化。

    “是吗?喜欢一个人之前,先去调查一下那个人值不值得你喜欢吧。”弹掉手中的烟灰,尤单羽无声的叹息,“不要自不量力地以为你可以让一个浪子回头。”

    他若停下,只是因为他累了,而身边那个人恰好是你而已。

    一颗小小的黑点在他的眉眼间若隐若现,从云不由走近一步细看,才发现他的右眉尖有颗淡淡的痔,沿著眉线和那颗痔的连点滑落至鼻梁的线条流畅俊朗,令人失魂的美人痣。

    “你不是浪子。”一字一句,铿锵落地,带著斩钉截铁的肯定。

    “闲地在後袋,尤单羽满脸得意地说。

    原本想问他把那老女人带到哪去的赵子文一听到想听的答案,马上把刚才的不快抛掉,“你还别说,就连他们家那个孙老爷子都没你尤单羽有面子,叫得动他孙茗卓。”

    “赵子文,麻烦嚼耳子的时候把你那公鸭嗓藏起来OK?本少爷是你能嚼的吗?”

    (三)

    前脚踢开台球室大门,孙茗卓後脚已经满脸霾地闯了进来,目光落到尤单羽旁边的空位,身子一沈,就重重地“坐”到沙发上。

    这哪里是坐,简直是用扔的,众人面面相觑,动了动嘴唇没有人开口。

    “早上的火气还没消?怎麽回事?”再低的气压也压不到他这边,尤单羽递了烟给他,顺口问了句。

    一听到“早上”这两个字,脸色更加沈,“妈的,老子给人强奸了。”

    接过尤单羽的烟正要点上,心一突,孙茗卓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麽。

    果然,从他进来後就一直处於低压状态下的台球室马上火热起来,“我刚才没听错吧,我们明鸾大名鼎鼎的孙大少也会被人强奸?”

    最先开口的是从他进来後就一直把眼睛放在他身上的夏瑶,几个星期没见,孙茗卓的心思更加让她难以捉。

    赵子文好奇的不是他被强的事,而是强他的人,“谁敢强你孙大少啊?”

    尤单羽更是惊讶,一脸暧昧地笑,“怎样?被强奸的感觉爽不爽?”

    一阵哄笑声,孙茗卓这回悔得连肠子都青了,妈的,这简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你这兄弟是白当的吗?还能怎样,看本少爷现在的脸色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多不爽。”

    脑袋自动把中间被他喊好舒服的过程过滤掉,只剩下开头跟结尾的恼怒,目光落在中间的台球案子上,孙茗卓走到台球桌前,取下一球杆,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球杆上,碰得一声开了球,十五个台球被撞向四面,一杆就打进三个球。

    踏开脚步移动位置,瞄准其中一个球,正要开打,这才注意到夏瑶後面绑著一个女人,“这女的,谁啊!”

    见他对那个美女感兴趣,赵子文赶紧上前扯掉她嘴里的布条,美女堵上嘴还能看得出是美人才怪。

    “怎样?这小妞脸蛋够靓,身材够辣吧?”

    嘴巴被堵了一个多时辰的飞薇哪里还有力气开骂,两嘴开开合合只顾著吸气呼气,对他们的话题是一句都不感兴趣,不就是送人暖床吗?她又不是没给人暖过。

    孙茗卓眉眼略微上挑,视线转向角落处的尤单羽,等他给个答案。

    尤单羽没有回话,只是牵了牵嘴角,无声地笑了下,表示不知道。

    见这两人只顾著“眉目传情”,肖任一脸恶心地说,“得了得了,你们两就别在这搞‘玻璃’污染我的眼睛了,掉得我一身**皮疙瘩。”

    “是这样,赵子文他们家那个新开的建筑分公司因为一件案子被扯了进去,想让你爸爸疏通一下警察跟法院那边的关系帮个忙,你看怎样?”

    肖任也不含糊,直接就把赵子文今天找他过来的事捅了出来,赵子文这小子,遇强则弱,遇弱则强,一碰见孙茗卓就跟霜打得茄子似的,只知道搭耸著脑袋。

    “就这事?”孙茗卓放下球杆,一只手搭在上面,“明天早上给你答案。”

    一听孙茗卓这话,赵子文松了一口大气,只要他肯答应,他们家那事十有八九有戏,正想接话,没想到他们旁边的几个高中生截断他的话。

    旁边桌的一个穿著白色短裙的少女手拿著球杆走到孙茗卓近前,她的眼角一眺,“我们那边几个姐妹和你们打一局如何?”

    “就你?臭未干的臭丫头?”个高腿长的孙茗卓眼一低,就瞧见那少女低衣领下还未完全发育成熟的两团白,冷冷哼一声,还没胖女人大呢,“你也配跟本少爷打?”


第二十二章 你也配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