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平凡女人的春天 > 第二十三章 黄毛小子

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二十三章 黄毛小子


    (一)

    一旁的肖任突然笑著接口,“茗卓,跟她打,输了让她旁边那个美女脱衣服。”那短发女的身材才有料。

    肖任这话一出口,围著那名短发美女的几位年轻人一下子变得愤怒起来,挽袖子围了过来,“你小子哪个学校的,竟然敢叫我们希哥的老婆脱衣服,真是吃了豹子胆!”

    “闭上你们的狗嘴,就让那男的跟三妹打。”被围在中间的短发少女勃然大怒,突然对站在孙茗卓身边的少女说道,“三妹,你和他赌,他们输了,你就让他给本小姐跪在地上学狗叫!”

    “好,我答应了,你先来!”孙茗卓就一吃软不吃硬的主,越激越往上拧,冷笑著闪在一旁,就让少女先开球,少女也不客气,啪的一声,就开出了球。

    “赶紧通知希哥,要出大事了!”那几个学生慌忙拿著电话,打起电话。

    少女的球技很不错,不仅打得很准,而且还会留球,如果遇到别人,少女会很容易的赢了,但可惜,他遇到的是孙茗卓。

    孙茗卓的球不仅打得很好,而且打得也很猥亵,就是说他每次故意给那少女留下个陷阱,偏偏那少女看不出这是敌人故意留下的陷阱,反以为是他手法不好。

    结果将几个杂色球都打进了洞里,孙茗卓一阵冷笑,耍手段,他是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

    孙茗卓在少女将一个球打丢後,终於决定收盘,就见他的枪连续的出动,本不需要看,看那速度,恐怕在场没有多少人敢站出来相比,眨眼之间,就收了盘。

    然後将枪放在台案上,瞅著那个被围在中间的短发美女,那意思就是看她如何脱衣服。

    跟他比赛的少女没有任何表情,将枪杆放在台案上,回过头看向她的姐姐。

    一旁冷冷地看著的短发少女,没有理会她,说道:“你赢了,不过,我不会在这里脱衣服的,你敢跟我到一个地方吗,那里就我们俩人,我脱给你看!”

    “给我一个人看多没意思。”孙茗卓指著懒懒地靠在台球桌旁的尤单羽,故意色迷迷地盯著她高耸的部,“好东西嘛,是用来跟兄弟分享的,脱给我兄弟一起看看!”

    “你.....”原本想要趁著两人独处的机会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陈莉徽显然没想到他竟然这麽难对付。

    话没出口,赵子文後面的几个小混混就上前制住那群高中,就几个高中生,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不到一刻锺的功夫,短发美女马上就给他们几个人抓住,赵子文一脸鄙视地说,“难怪别人说女人与小人难养也,刚才说什麽来著,输了当众脱衣服!”

    “美女,可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是人家孙少不介意大家一起看。你呢,就当是给我们大家夥养养眼。”

    双手擒著短发美女的小混混听他这麽说一说,就知道可以大饱眼福,马上猴急地脱掉陈莉徽的外套。

    几个小混混眼睛盯著薄薄的衬衣下,随著陈莉徽呼吸有些轻轻颤动的房,那丰满的部,简直让他们几乎是要流口水了。

    “谁敢动她!”

    (二)

    就在陈莉徽准备破口大骂的时候,从门口闯进一个年轻人,那年轻人穿著一身前卫的服饰衬托著一张俊美的脸庞,那头细长乌黑的及肩长发下,脖子上戴著的金链。

    “希哥。”陈莉徽一见到自己的未婚夫,赶紧迎上去。

    邬岑希进来後,只斜了那几个大学生一眼,就把目光停在那个短发少女身上,压低声音,语气温和地说道:“莉莉,你今天怎麽了,有什麽事情不开心吗?”

    他太了解她了,如果不是不开心,莉微是不会跟这几个小子一般见识的。

    “还不是你,总是好几天都不见人影,我一个人好无聊,那几个人想要侮辱我。”陈莉徽一想到自己的未婚夫宁愿碰别的女人也不愿碰她就有气,为什麽,他明明嘴里说著爱她,一转身却去找别的女人,这让她情何以堪。

    见她又开始黯然垂泪,邬岑希更加心疼,他不希望跟她随意超越体关系,一旦突破了那层关系,彼此之间,心情会受体的影响,他怕在感情上,容易产生错觉。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对莉徽的爱,是兄妹间的疼爱,还是情侣间的宠爱。

    抓起地上外套轻柔地替她披上,邬岑希右手搂在莉徽不盈一握的小腰上。用眼神示意後面几个跟他过来的打手,让他们速战速决,把那几个黄毛小子先解决掉,就头也不回地带著莉徽和她的小妹离开。

    就这几个黄毛小子,本还用不到他出手的份。

    他哪里知道,他所以为的黄毛小子,也有覆手遮天的时候。

    几个站在旁边当观众的赵子文一行人,特别是孙茗卓,已经活动好筋骨,一副准备干架的行头,早就把前两天还痛得昏过去的事扔到九霄云天。

    兄弟做什麽用的?是用来共患难的!

    几个打手伸手抓过旁边的球杆,就要挥过来,“你们这几个小子就***死在这里吧!”照著孙茗卓的头上狠砸了下去。

    几个打手一动手,那五六个学生也跟著动起手来。

    孙茗卓向後一退,退到台球案後,一脚踹飞脚下的一把小椅子,那椅子直飞向其中一名学生的头顶,啪的一声,那打手被砸中脑袋,当时就把那打手砸昏过去。

    尤单羽看见有人动手打孙茗卓,呸地一声,一把抱住他後面那个打手的腰,高高的抱了起来,然後对著台球案子的角上撞了过去,只听得那家夥一声惨叫,胳膊就差被撞断了。

    被尤单羽扔在地上,拼命打滚惨叫。

    这时候,其中一个打手也到了孙茗卓眼前,他刚才没有打中这小子,本想再次打他,结果没有想到那小子的出手比他快了很多。

    孙茗卓早就已经抓过一球杆,对著冲过来的那打手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一下子将球杆砸成两段,鲜血一瞬间从那年轻人的脑门流了下来,将年轻人的双眼遮住。

    另一旁一个偏胖的打手搭上尤单羽的肩膀就要给他来个後肩摔,尤单羽马上肩膀一矮同时左手单手撑在地上,整个身体与地面成了平行,就像是黄飞鸿的无影脚一般,“蹬蹬蹬”连续三脚踹在了那个胖子的小肚子上,又狠又快的速度,绝对是本能反应。

    只听“啪嗒”一声闷响,那个打手一百七十五公分高的身躯在空中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後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地上的灰尘被震得飘起在空中,久久不肯散去。

    其余那些学生傻了眼,手里拿著球杆站在原地没有一个敢动,他们这些家夥平常日子都是咋呼的凶,哪里敢像现在这样打架。

    孙茗卓和尤单羽是什麽人,那可是从小混到大的人,平时不是动脚就是动刀子,不见红不罢休的家夥,这样的场面不过是小儿科。

    围在旁边看热闹的肖任一夥人本就是干看的份,连手指头都不用动一就让他们两兄弟一手几个自己解决掉。

    (三)

    这个社会最见不得光的女人是什麽?第一是不光彩的第三者,第二是妓女。

    最见不得人的男人是什麽?毫无疑问,第一是偷腥的男人,第二是嫖客。

    这就是为什麽见到邬岑希和他的未婚妻,飞薇却是一声也不敢吭的原因,她可一点都不敢指望那男的会大发慈悲救她。

    赵子文一夥人收拾好东西就要转移“阵地”,找个游乐城乐乐,这台球没打成倒是打了一场架,谁还有心思呆在这边。

    “我再玩玩。”摆了个手势,孙茗卓示意他们自己过去。

    走到沙发处随意一坐,孙茗卓就一个人呆坐著看向那些收拾残局的工作人员,一双流离的双眼飘渺无神,没有目标。

    “茗卓,这小妞怎样?送你玩玩,要不我打个电话叫几个美女陪你?”

    赵子文见他一脸兴致缺缺的样子,琢磨著是不是跟他们家老爷子吵架了?要不就是男人“更年期”一到,没女人给憋的。

    双眼出现焦距,孙茗卓把头转向被绑的女人,目光轻佻地打量著飞薇低V领上的部和超短裤下修长白嫩的细腿,忽然挤眉弄眼的笑著,“你赵子文送的女人还少吗?怎麽这回换花招了,送了个又堵嘴又绑绳的,搞SM啊?”

    “我说呢,怎麽不见你来个有兴趣的,原来你孙少喜欢玩SM啊?”肖任一听这女人有戏,打趣道,“要不再加个绑腿的,给你玩玩3P怎样?”

    “去你的,把这女的一起打包送走,本少爷想一个人清静清静。”

    语气一转,孙茗卓两手摊开靠在沙发背上,兀自闭目养神起来。

    见他一副赶人的样子,几个人互相递了个疑惑的眼神,才各自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扫兴地离开。

    “这个女的留下,我跟茗卓说说。”

    跟肖任耳语了几句,尤单羽就落下队伍走了回来,今天的孙茗卓,和往常不一样。

    “我们两来比比。”

    “论打架你比我强,要论台球,你可比不上我。”孙茗卓被他挑起兴致,得意洋洋地说,“不是我说你,阿羽,找人单挑前嘛先掂掂自己几两重。”

    两个人也不多说废话,尤单羽先开杆,进了一个,接著再打,没有进。

    轮到孙茗卓了,只见他若无其事地轻轻一点,球像著了磁似的,哧溜一声落了洞。

    两个人打得火热,只顾着瞄着台面上的花球找准位置,就连那些手忙脚乱地收拾残局的工作人员也没有注意到,台球室门口突然出现一副身形因为偏胖而有点臃肿的女人。

第二十三章 黄毛小子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