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平凡女人的春天 > 第二十六章 约会?

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二十六章 约会?


    (一)

    晚上七点多。

    一个女人静静地站在公园平静无澜的湖水边,微风弄乱她的发,她伸手将之勾在耳後,脸上柔和的表情,淡得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存在感。

    一时间,从云头脑还很混沌的记不得自己身在何处。湿冷的空气迎面扑来,侵入每个毛孔,冰寒的感觉随之蔓延至全身,就在刚才,她连自己唯一的一份工作都没有了。

    难道她以後都要一直生活在别人轻蔑的眼神跟轻鄙的笑容中吗?那她还有什麽可以寄望下去的?

    呆呆地站在那里,她觉得心里空空的,找不到一点方向,恍然觉得生活就像是一把钝刀,它切割下去的伤口永远不是整齐干脆的,它总是让你血模糊连筋带骨。

    路边有私家车开过,明晃晃的车灯,慢慢的压过来,地下,她的影子一下子被拉的好长。

    眼角余光瞥见有个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长,影子和影子重叠,她知道,是那个男孩。

    看著她脸上柔和的线条,孙茗卓出神地站著,那一刻,他竟然听见自己的心跳,艰难而又飞速,一瞬间,他移不开目光。

    那是怎样淡然的面容,仿佛看透了一切,却又带著不自觉的怡然。不断有各色各样的人从她旁边擦肩而过,她就这麽捏著手机站在原地。

    “喂!”不知道说什麽,孙茗卓只是急躁地开口,只想著打破这种诡异的气氛,胖女人太安静了,那感觉,就好像连灵魂也抽离出体一样。

    “你的生活是什麽样的?”压低语气柔柔地说,从云并不奢望他能回答她什麽,只是突然想知道,他的世界是什麽样的。

    多姿多彩?还是像黑白电影一样单调如一的?

    没想到她会问个这麽无聊的问题,孙茗卓翻了翻白眼,“不就是大学录取通知书,毕业证书,结婚证书,离婚证书,再那什麽什麽破证书。”

    “是吗?看来我活得失败。”从云无声的叹息。

    大学,结婚对她来说都是些很遥远的事,没想到她想了一晚上的结,被他这麽一说,变得如此简单。

    凑到她身旁站著,孙茗卓抬高她的下颚逼她看著他,“失败个屁!还没死就想著失不失败!我倒觉得,一个人成不成功还不就看她的追悼会,等你死了本少爷再帮你瞧瞧你成不成功怎样?然後呢.....”

    从云望进他的眼里,男孩的瞳孔幽深得像一条没有尽头的无底洞,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这麽严肃的表情。

    哼,终於肯正眼瞧他了,孙茗卓向前倾,声音也低了下去,“然後嘛,你所谓的狗屁生活就跟厕所那卫生纸似的,没你胖女人的事最好给我少扯!”

    他不喜欢看到她那双目空一切的眼神,那感觉,就好像她从来没把他放在心上,他不甘心!

    “你上次问的问题我可以回答你。”过了许久,从云闭上眼睛淡淡地说。

    一颗心没来由的慌乱起来,心跳急剧地加速,孙茗卓这一辈子从来没有感觉像现在这麽矛盾过。

    明明前一刻还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的答案,为什麽越接近揭晓的时间却是越慌乱。

    “别说,不要说!”他不想听!

    从云张开嘴巴,偏过头正想说话,眼前一暗,身子却被紧紧的抱住,肩上却是一紧,男孩双臂一合,已经将她狠狠地抱住。

    心头潺潺流过不知名的情愫,这是第一次,有个男人不带任何负面感情的拥抱她,纯粹而美好。

    那是她年少时,即使是成年後,只能在夜里暗暗期盼的画面。

    多少个孤单单的夜晚里,她仿佛可以听见青春飞奔而去的声音,它说,永不回头。

    附近的霓虹灯招牌闪耀著微微的光芒,将他们的影子拉的老长。地上的影子相互交叠著,似乎纠缠得没有一丝缝隙。

    过了许久,孙茗卓才扭扭捏捏地开口,一脸憋屈的表情

    “胖女人.....”

    “怎麽了?”

    又是一阵短暂的沈默。

    “你养我吧?!”

    “什麽?”她是不是听错了,是她养他?

    “喂,你这是什麽眼神!怎麽,嫌弃我啊?!”搞得一副他赖著她的样子。

    “不是,我没这个想法。”她想说的是她没钱养“小白脸”啊。

    “假吧,你就假吧你,不就是要钱吗?本少爷给你钱,你的任务就是把我养得白白胖胖,健健壮壮的!”

    他的意思,是她有工作了?她可以理解成这是工作吗?可是,怎麽有点像保姆有点像妈子,又有点像......养猪?

    (二)

    嘴角不自觉划起一条浅浅的弧度,从云脑海里全部是男孩离开前扔下的那些话。

    走到出租屋的楼梯口,她懒懒地伸了个腰。明明没有喝酒,怎麽有微醉的感觉,恍然间还以为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梦。

    “几天没见你很开心嘛!”

    一道冷冽的声音突地冒出来,把从云吓了好大一跳。

    抬高头看向声源处,门口站著一名穿著时尚的俊美男子,正沈著脸毫不客气地直盯著她。

    “你来了。”没有收回笑容,从云低下头寻找钥匙,并没有对他的出现感到惊讶。

    她还以为他会晚点过来,倒是没想到已经这麽沈不住气。

    正想发难的邬岑希没想到她会对他的出现如此淡定,就好像站在门口等人的是她,而他,是她要等的人。

    脸色总算和缓了些,邬岑希若有所思地站在她身後看著她把钥匙入锁眼转动,门锁上映出他们两的影子,一前一後,似乎有种说不出的和谐感。

    拧开门,从云走到鞋柜拿了双拖鞋,浅蓝色的男式凉拖,是他专用的。

    这个男人有洁癖,她是早知道的,每次做爱要麽大厅要麽就是浴室,他可以上飞薇的床,却从来都不会躺到她的床上。

    从云蹲下身子替他解开鞋带,脱下鞋子,穿上拖鞋,不到一分锺的活儿,被她做得尤其认真。

    她并不觉得“低人一等”就是卑微的,相反的,她只觉得在温饱都没办法解决的时候,道德和信念统统都是以假的方式存在的。

    那些所谓的羞耻感很快的消失,她用她的方式赚钱,一方有需求,一方就有供应,就是最简单的供求关系,

    邬岑希淡淡地看著她的背影,不过几天不见,他怎麽会突然觉得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这个女人这麽温驯地待著她。

    不是下午才刚见过面的吗?一想到下午他才记起今天过来找她的目的。

    接过她递过来的一次咖啡,抿了一口,苦苦咸咸的,是他喜欢的口味。他总是执著地相信,只要在咖啡里面加上一点盐,咖啡的味道就越苦,咖啡香味越浓。

    “今天的事,嘴巴闭紧点!”

第二十六章 约会?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