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平凡女人的春天 > 第二十七章 他的妻子

平凡女人的春天 第二十七章 他的妻子


    杯中的咖啡仍在轻描淡写地升起一缕热气,诱人的清香不知不觉中溢满了整个空间,可惜却渗入不进空气中冷冽的气息。

    对上他警告的眼神,从云笑了笑,脸上淡淡地说,“我知道了。”这是一个男人对心爱女人的一种保护吗?看来这个男人对他的未婚妻并不是没有感情。

    她的话本就是一种敷衍,是敷衍他的人还是他的事?不知为何,他口开始有些气闷,男的自尊被挑起,邬岑希想也不想地出口,“这三天去哪了?”

    “回了一趟老家探亲。”自己接了杯白开水,从云边喝水边回他。

    “是吗?”邬岑希冷笑,被父母赶出来的人也有脸回老家?这个女人说白话的功夫是越练越成熟啊!她以为他邬岑希是那麽好耍弄的吗?

    “玩得挺开心的嘛!?”口气急转直下,邬岑希冷冷地说道。

    从云只是狐疑地看了他几眼。奇怪……他今天问题怎麽这麽多?她还以为他对她的事没有半点兴趣。

    “被我猜中了?”他见她不语,就当她是默认了。

    “是挺开心的。”没有否认,从云如实说道。

    “是因为找到一个比我更有钱的老头子?还是碰见一个更能满足你这个骚女人的男人?”一口闷气涌上口,邬岑希冷笑著脱口而出。

    “一个最下等的妓女而已,你也有脸当著别人的面笑?像你这种每天都被人耻笑的女人有什麽资格说自己开心?”心里涨满的不悦让他的话语更显刻薄,邬岑希现在可没想那麽多,他只在意这个满嘴白话的妓女脸上灿烂的笑容是为了谁所绽放,又是和谁玩到这麽晚才舍得回家。

    家?被这个字眼打住,邬岑希满脸不置信地看著她,这个女人要什麽没什麽,有什麽资格做他的女人?

    他的妻子只有一个人,也注定是那一个人,那就是莉微!

    从云闻言,好一阵子说不出话来,这种话从一个嫖客嘴巴说出来不是很讽刺的吗?妓女与嫖客本是一卵同生,难道他们在嘲讽的时候不会想到,相反的,他们讽刺的也是自己吗?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有办法重新面对他。没有望进他的眼,从云目光落在他衣角的一团白衫上,不疾不徐地说,“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的吗?”

    她还以为,他只是过来警告她不许干涉他的生活。

    “不然呢,你以为我是来给你送钱的?”被她冷漠的态度刺到,邬岑希眯紧双眼,这个妓女现在连正眼都不肯瞧他!

    口的闷气越来越烈,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压抑得他就连一口气都喘不出来。

    对上她那张平静的脸,一双锐利的眼眸更加暗,从皮包掏出一叠钞票甩到她脸上,“不过是个认钱不认人的骚货!”

    像是说给自己听,也是说过眼前的人听,邬岑希手上一用劲,她整个人便贴到他健壮的膛上,捏住她的下巴,低头凝视著那张令他不甚厌烦的脸蛋一秒後,没有任何预兆,他便堵上了她的唇!

    “嗯……”从云还没反应过来,整个身体已经全都淹没在男人炽热的气息中,扑面而来的霸道压迫力量本让她无法呼吸!

    一个火热的唇强硬地压上她的,辗转厮磨,硬是撬开她紧闭的牙关,深深探了进去。

    他的右掌托住她的後脑,让她无法动弹,男人的舌头长驱直入,侵至她口中,嘴里全是他纯男的味道,还有一丝淡淡的菸味。

    邬岑希捏紧她的下巴,强迫她张大嘴,和他唇舌交缠,他柔韧而霸道的舌头卷住她的,深深吮吸,放肆无忌,到处横扫一气,似乎要榨尽女人口内的蜜汁。

    ......

    趁著喘气的空档,从云连忙游说,试图拖延时间,“明天做,明天行吗?”过了今天,明天她就可以远离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

    “你以为由得你决定吗?!”邬岑希慢慢缩紧他强壮的手臂,把从云抱到她的房间,就要扔到床上。

    这个男人的臂力十分吓人,死命箍住她,别说动,她就连呼气吸气的空间都没有。

    这麽惊人的臂力如果不是练过就是……,从云惊愕地对向男人鹰隼般锐利而强烈的眼眸,仿佛能穿透一切。

    浑身打了个冷颤,跟一个浑身都是力量的男人硬碰硬,是最不理智的行为,可是他本不像是在解决生理需要……

    “嘶”地一声,还没等从云反应过来,邬岑希已经扯掉她的衣服,撕成碎条拉开她的四肢就要捆紧她的双手。

    “今天,今天也可以,我们慢慢来。”见状,从云赶紧妥协,他不会有虐待倾向吧?她怎麽以前没发现他这麽暴力。

    “怎麽?还想拿你那些小伎俩应付我?”邬岑希冷笑,这个女人到现在还以为他那麽好糊弄?

    说著已经不由分说地快速用那些碎条将她的身体固定成一个“X”形,使她丝毫不能动弹。

    在他无所遁形的强烈注视下,从云顿时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他紧紧压在掌下的猎物,独力难支,无处可逃。

    原来,他的每次笑容,不过只是一场猫捉老鼠的志在必得,就好像手里捏著一只小小的蚂蚁,却不急於把它捏死,只是好整以暇地看著它如何不知所云地垂死挣扎。

    “贱女人!今晚我要让你终生难忘,我要让你记住!什麽人该得罪什麽人不该得罪!”邬岑希走到她面前,不到三两天就扯掉她的罩跟裙子,只剩下她藏在长裙里面的裤袜,那是从云为了防止走光多穿的,没想到现在反而有了点用处。

    邬岑希两只手暴的按揉著从云的房,狠狠的捏著她腥红色的头,手放肆的刺激著她发达的腺。

    从云本能地躲避著,他这样有点太暴了。但男人的大手紧紧的贴在她的上,她没有躲避的空间,只能眼睁睁地看著他任意轻薄她的部。

    “叫出来!”邬岑希将手放在她的部,为了更好的玩弄,他用手托起女人的房。抓住她两只随著呼吸而起伏的房,象揉面团一样用力的揉搓起来,女人房上挺凸的深红色晕,在他的肆弄下,越变越挺。

    “啊……嗯……”从云从鼻子哼出声音,她躺在地上动也不动,任凭他在她裸露的身体上为所欲为,只要他不虐待她就好。

    邬岑希捏著她那对挺起的腥红色头,用二手指夹住头的尖端磨来磨去,时而温柔时而暴的玩弄著从云的房,女人雪白的上因揉捏而出现青色的淤痕。

    好一阵邬岑希才停下手来,沈著双眼说,“骚女人!你就等著爽吧!!”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骚货的敏感地带在哪里!

第二十七章 他的妻子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0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