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玄幻魔法 > 仙都 > 第十二节 狮象搏兔

仙都 第十二节 狮象搏兔


    渊海一十三上族,除蛇颈龙、鲤鲸、齿章、髑髅鱼外,尚有盾甲鱼、雷鱼、马面蛟、毒龙、白环海蛇、鬼头鲨、八将军、暗影贼、漆面佛九族,鱼龙蛇蛟还知道是什么模样,八将军暗影贼漆面佛却是闻所未闻,彼辈向来行踪诡异,神神秘秘,连阎川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单打独斗,魏十七无所畏惧,但怕就怕它们成群结队出动,神通互补,防不胜防,髑髅鱼自爆古宝给他提了个醒,这里是环峰海界,海妖的地盘,还是悠着点为好。

    魏十七收起心思,细细察看屠真,见她虽然受了不小的冲击,气息稍弱,却并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他将屠真收入“一芥洞天”静养,顺便把海命牌也一并藏起,“钓鱼”之举或许行之有效,但引来的鱼太大,也是桩棘手事,宜徐徐图之,急不得。

    风雨紧一阵缓一阵,约摸过了小半个时辰,海面再度波涛翻涌,巨浪滚滚而来,此起彼伏,没完没了。魏十七又画了数十道寒冰符,连成一气,勾连交织为一道禁制,冰层冻得结结实实,厚逾十丈,宛若一座漂浮的小岛。

    电光霍霍,霹雳接二连三打下,黝黑的海面上,三头髑髅鱼破浪而至,气势汹汹,来者不善。为首的髑髅鱼口吐人言,厉声喝道:“可是尔等伤吾族人?”

    魏十七站于冰上,手持分海槊,指了指对方,朝它勾勾手指。

    那髑髅鱼顿时大怒,涌身一跃跳上冰层,化作一个枯瘦的大汉,身披铁甲,眼眶深陷,双肩高高耸起,皮包骨头,像极了病入膏肓的痨病鬼。他眼中闪动着红芒,振臂一抡,挥起一柄沉重的大铁锥,正待动手,忽然察觉到什么,面露诧异,喝问道:“尔那汉子,你身上的海命牌到哪里去了?”

    魏十七心中打了个咯噔,这三头髑髅鱼显然在附近出没,得了讯息,赶来为族人报仇,之前以海命牌“钓鱼”,如今癸水异气消失不见,却是露出了不小的破绽。他杀心顿起,将破晓真身催动到极致,魂魄之力灌注于分海槊内,如毒龙般疾刺而出。

    这一击突如其来,势大力沉,那髑髅鱼正细细探查海命牌的气息,行动慢了半拍,只来得及抬起铁锥挡在胸前,硬接分海槊。

    “当”一声巨响,髑髅鱼双臂酸软,虎口开裂,铁锥拿捏不稳,重重磕在胸口,如同吃了一家伙,铁甲青光闪动,将巨力卸去大半,他“噔噔噔”连退十余步,冰层吃不住分量,豁然开裂,他半身沉入海中,“哇”地一声喷出满口淤血。

    与此同时,阴元儿衣袖一拂,冥河席卷而起,将剩下两头髑髅鱼困住,不令其逃脱。髑髅鱼陷入冥河中不得脱身,暴跳如雷,双双祭起法宝,一个霞光万道,一个黑气氤氲,阴元儿以力破巧,催动冥水一通乱砸,雨打新荷,雨打芭蕉,雨打沙滩,直打得霞光暗淡,黑气稀薄,恢恢乎游刃有余。

    既然起了杀心,那就狮象搏兔,亦用全力,魏十七将双肩一摇,巴蛇法相冲天而起,似龙似蛇,妖气肆虐,漫天风雨竟为之一滞。那髑髅鱼大吃一惊,心知对方欲痛下杀手,顾不得气血未平,仰天大叫一声,现出鱼形法相,瘦骨嶙峋,有气无力,九品只得中下。

    同为法相,高下立判,那髑髅鱼自知不敌,忙抬手在胸前一拍,周身铁甲“哗啦”一声散开,青光蒙蒙,往空中齐齐一涌,将法相从头至尾盖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珠,数截鳍尾。那铁甲亦是一宗蛮荒异宝,髑髅鱼法相得其所助,竟气势大盛,节节攀升,一路晋升上品。

    魏十七管他中品上品,蹈空上前,抡起分海槊砸去,魂魄之力沿着八面槊刃交织于一处,髑髅鱼用足浑身力气,挥动大铁锥迎击,又一声巨响,铁锥寸寸折断,分海槊将他一条胳膊击得粉碎,鲜血喷出丈许高。

    髑髅鱼一颗心如堕冰窟,身相合一,一而二,二而一,法相不破,肉身不毁,这……这……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百忙之中,他抬头望了一眼,却见铁甲破裂,青光断续,法相亦被重创,甩着尾巴扭来扭去,狼狈不堪。

    魏十七一击得手,毫不留情,提起分海槊就捅,髑髅鱼吃了大亏,哪里敢再硬接,双手握拳连击胸口,从口鼻间喷出浓稠的精血,血中藏有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玉符,刷地张开,精血流转,汇成一座宏大的符阵,分海槊竟为其所阻,不得寸进。

    魏十七双眉一挑,分海槊倏然消失,巴蛇法相盘作一团,森然鄙睨,髑髅鱼莫名感到一阵心悸,大叫一声,不要命似地狂喷精血,血符阵蠕动不休,凶煞之气鼓胀盘旋,有如实质。

    魏十七凌空迈出一步,右拳平平击出,拳锋所指,掀起混沌乱流,虚空为之撕裂。髑髅鱼法相一头扑入血符阵中,合力护主,被湍急的乱流一卷,转眼烟消云散,仿佛从未出现于此界。一切痕迹都被抹去,什么都没剩下,只有两块海命牌漂浮在空中,前后翻滚。

    这是阴元儿第一次目睹他全力施为,饶是她神通了得,也不禁有些悻悻。这些年魏十七进展之快,屡屡令她诧异,一拳掀动乱流,已有了些许真仙的味道,假以时日,他说不定能以半人半妖之身,成就真仙,进而跨海登临他洲,助她一偿夙愿。

    一时间好胜心起,阴元儿加紧催动冥河,冥水一滴重逾千钧,不论对手祭起法宝,抑或催动法相,只管劈头盖脸砸去,砸得对手没了脾气。逃又逃不掉,打又打不过,苦苦撑了许久,终于撑不下去了,那两条髑髅鱼将心一横,自爆妖丹,弃了肉身,魂魄趁机逃窜。

    这等小伎俩如何瞒得过阴元儿,冥河疏而不漏,只一卷,便将它们镇压,只可惜激战多时,髑髅鱼法宝尽毁,所得甚是有限,除了两条魂魄外,别无长物。魏十七摇摇头,抬手将海命牌收起,仰头望去,只见风雨渐歇,云开天晴,海面漾起无数金鳞,如跳跃的精灵,令人心旷神怡。

第十二节 狮象搏兔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276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