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乱伦的小说 > 第二十章T

乱伦的小说 第二十章T


    <div style="width:300px;margin:0 auto;">

    警语:乱伦、童受、高H

    许小军今天很快乐。

    当然了,通常他每天都是快乐的。

    他才五岁,不用上学也不用上班,吃喝玩乐就是他的工作,要不快乐也有点难度。

    只是他今天特别的快乐。

    早上,来叫他起床的不是哥哥而是爸爸。

    不是说哥哥不好,只是哥哥叫他起床时总爱用湿毛巾擦他脸,夏天还好,冬天冰冰的,许小军总会吓一跳。

    他和哥哥说过,不要用冰水,哥哥却拧著他耳朵念,说温水毛巾怎麽叫得醒他这个小懒鬼,又说冰毛巾洗脸才健康,还讲了一大堆许小军听不懂的抵抗力论。

    爸爸就不一样了,爸爸只会温柔的喊他的名字,或者轻轻推他,当然这种叫法是叫不醒许小军的,所以通常到最後爸爸只会把他抱到客厅,运气好的话还能直接在长椅子上继续睡。

    今天早上虽然没能继续在客厅睡觉,不过难得的哥哥竟然没有逼他吃青菜&mdash;&mdash;说到这个,就得解释一下这是许小军的误解,他今天早上吃的菜叶子才多呢,都是许小兵趁他还没清醒时塞进他嘴里的。

    吃完早餐後,叔叔许大立就陪他在院子里玩,玩到一半,伯伯来了,塞了什麽到叔叔手上,让叔叔带他去街上走走。

    许小军知道伯伯塞的是什麽,那个是红红的纸,叫做『钱』,是很好的东西,可以换到、零食、玩具,反正任何想要的都能用那个红纸换到。

    叔叔用爸爸的破脚踏车载他去街上,他们逛了菜市场,叔叔用红纸换了十颗蛋,许小军换了一节香肠;逛了杂货店,叔叔又用红纸换了一种叫做高梁的酒,许小军换了国产品牌的口香糖;还逛了街上唯一一间超级市场,里面什麽都贵,所以叔叔和许小军什麽都没换。

    中午时,许大立没带许小军回去,而是带他去街上的饭馆吃饭。许小军打从有记忆以来几乎没在外头吃过饭,都是爸爸煮或哥哥煮,偶尔是邻居王大妈煮给他吃。

    饭馆里许小军看什麽都新鲜,就算吃的只不过是最便宜的白汤面和油豆腐,许小军也吃得津津有味。

    许小军和叔叔说,这比家里的好吃。

    许大立喝了一口汤,说,是好吃没错,但是这是因为放了很多味才好吃。家里煮饭不会放这麽多味,外头可不管这些,所以外头东西虽然好吃,可能的话还是尽量不要吃。

    叔叔讲得太难了,许小军不是很懂,歪头皱眉兼嘟嘴。

    许大立不是很会哄孩子,想了一下,直接给许小军结论说,我比较喜欢吃家里的。

    许小军这下懂了,咧嘴笑说,嗯,哥哥比较好,虽然外面比较好吃,可是我更喜欢哥哥煮的。

    然後许大立笑了,不笑时看起来有点可怕的脸,笑起来却很柔软。

    吃过午饭,许大立总算是带许小军回家了,许小军左手拎著只装一节香肠的塑胶袋,右手握著舍不得拆封的口香糖,肚子里装著放了很多味的白汤面和油豆腐,像是个打了胜仗的大将军凯旋而归。(补充:蛋和高梁酒怕被许小军打破,许大立直接放在脚踏车前方的篮子里了。)

    回到家,许小军急著要把战利品给哥哥看,不过哥哥很懒,竟然跑去睡午觉,伯伯叔叔不让许小军吵他,许小军只好捏著没开封的口香糖去看电视(香肠怕被他握坏了,许大立帮他收了起来),看著看著也睡在客厅长椅上了。

    等他睡起来,哥哥也起来了,爸爸也回家了,然後就是晚餐时间。

    许小军心爱的香肠被切做两份,一份做为伯伯叔叔爸爸晚上的下酒菜,一份全进了他的小碗里,不过许小军是个有良心的孩子,他大方的给了爸爸一片,哥哥一片,至於伯伯和叔叔都说不用了,许小军也就不给了。

    吃过晚餐,许小军就被抓去洗澡,再过来许小军就开始犯困了,虽然他有睡午觉,但是他今天出门玩的疯,一到平常的睡觉时间就撑不住开始点起头来。

    发现他想睡觉的是哥哥,不过後来是爸爸把他抱回床上睡觉,许小军这一天的记忆就到此为止。

    许小军睡了,不过其他人全都还醒著。晚上九点,还不是大人们的上床时间。

    许小兵在煮晚餐时特地多弄了一些下酒菜,除了那盘许小军香肠,他又弄了点土豆丝,和早餐的土豆丝不同,因为是要下酒用的,他多放了很多辣椒,爸爸喜欢在喝酒时吃辣的。

    把香肠和土豆丝端去客厅茶几上,这时许家三兄弟已经开喝起来,今天不是常喝的啤酒,而是许大立去街上买回来的高梁。

    许小兵还小,也没喝过酒,自然不知道啤酒和高梁有什麽不同,只是他注意到许大个的脸比平常还要红,就像是喝了很多啤酒一样。

    「爸爸,别喝太多了。」许小兵并不会讨厌爸爸喝酒,爸爸平常工作很辛苦,唯一的乐趣就是晚上来一瓶冰啤,许小兵不会不让他喝,只是他也知道爸爸有时喝太多,隔天早上会头痛的。

    「没事,你爸才喝不到一杯,这酒本来就比较烈。」回答他的,是买酒回来的许大立,今晚酒钱是他大哥许大志出的,他也就不客气的买了最贵的高酒浓度的牌子回来。

    「喔。」许小兵应了话,又问:「下酒菜够不够?还是我再去弄一些来?」

    「不用了,谢谢你啊。」许大个红著脸笑,眼睛里满是对这个乖巧儿子的父亲骄傲。

    「小兵你忙完就去睡吧,今天也累了吧。」许大志意有所指的说,当然这并不是指许小兵烧菜洗衣的『忙』。

    这下子许小兵没喝酒的脸也红了,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匆匆回到他和许小军的小孩卧房去了。

    三个大人们无耻的笑著,许大志笑得很邪恶,许大个笑得很傻劲,许大立笑得很高深莫测。

    原本,许小兵以为他忙碌的一天会和许小军一样,在爬上床闭上眼後就结束了。

    但是没想到,这一天还没结束呢。

    夜晚,在三个兄弟干掉一整瓶的高梁、几罐啤酒、和厨房挖出来的半瓶米酒後,连酒量比较强的许大立都有点微醺,酒品不太好的许大志已经睡在客厅椅子上,更别提酒量最差的许大个,整个人直接趴在餐桌上头。

    许大立叹息,他在米酒被挖出来前曾经试著阻止,但无奈他大哥的个本来就讲不听,喝了酒更是无法沟通,硬是喝到最後两个都倒下,只剩他一个比较清醒。

    若是夏天,他大概就把两个哥哥直接扔下不管,可现在是冬天了,要真让他们在客厅睡上一晚,隔天起来肯定要感冒了。

    心不甘情不愿,许大立还是得站起身来,先是拉起长椅上的许大志,许大志虽然大他十几岁,但身型与他差不多,半拖半拉的总算是把许大志给丢到客房床上。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大工程。

    无奈的看看餐桌上的大个子,他二哥人高马大,比起自己重了不只十公斤,只能期待肾上腺素没因为酒而罢工罗。

    许大立先半蹲下身子,把许大个一条胳臂搭在自己肩上,然後用力拖著他站起来。

    站,是站了起来,只是许大个实在太重,许大立差点就被他给压得跌倒了。

    此时,也不知是否有撞到,许大个倒是醒了。

    「啊&hellip;&hellip;?小兵&hellip;&hellip;?」不对,许大个没醒,只要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你家许小兵扶不起你这个大个子。

    「二哥,晚了,快去睡吧。」不过至少他已经自己站起来了,许大立赶紧把他往走廊上推,希望他的半丝清醒能维持到躺上床为止。

    许大个被许大立推著,也就模模糊糊的走向房间去,只是走的方向不太对,不是往自个儿卧房走,反而走去了许小兵与许小军的孩子房。

    「二哥,不是这里,真是的&hellip;&hellip;」许大立拦也拦不住,讲也讲不通,最後也死心了,加上看到许大个还真的挤上床&mdash;&mdash;虽然那是因为许小军睡相太差,几乎快要滚到许小兵身上,所以双人床上倒是空出了一整个人份的空间。

    总之这也算是把他给送上床,许大立喘口气,自己也就回到另一间客房去休息。

    许大个一家三口,许大个、许小兵、许小军,就这麽睡在一张床上,很是和谐,也很是温馨。

    但,这个温馨与和谐很快就会被打破了。

    许小兵睡著,睡得很熟,然後做了个梦。

    梦中正是果园的大忙季,爸爸不断的去果园采收,各式各样的水果一篮又一篮的回来,许小兵乐呵呵的笑,越多水果就是越多收入,让他乐得很。

    可是当一篮又一篮的水果不断增加,家里的小仓库都要满了,爸爸就把水果放到房子里来,客厅、房间、甚至厨房和浴室里也被塞满水果。

    到最後连许小兵的床上也是水果,好多好多的水果,许小兵睡觉都被水果压著,好重好重,快喘不过气来了&mdash;&mdash;

    「!」许小兵醒了,被压醒的。

    这不是许小军那个小身板的重量,许小兵转头一看,先是看到壮硕的肌,上头的头是他熟悉的黑中带棕。

    「爸爸?」还不用抬头他就知道是许大个,是说他现在被许大个按在怀中,要抬头也是有点难度,在那之前他得先想办法让许大个松手,所以他努力的推动眼前的肌:「爸爸,醒醒,你压著我了。」

    许大个正睡得迷迷糊糊,他很困,但酒让他有些燥热,又让他有点兴奋,这时有个柔柔软软的声音喊著他,让他半梦半醒的醒过来,首先感觉到的,就是怀中柔软的小身板。

    这小身板他再熟悉不过了,这是许小兵,他自豪的乖儿子,同时也是他心爱的好老婆。

    曾经他有过另一个老婆,那个人是生下许小兵的女人,只是她已经离开了,离开这个乡村,离开这个家,离开他。

    没关系,离开就离开吧,因为她留下了许大个的宝贝,他的许小兵。

    许小兵打小就是他的乖儿子,现在长大了,懂事了,取代他妈成了他老婆。

    真的老婆,不是外头人打笑说,『你儿子洗衣煮菜烧饭带孩子样样来,简直就是你老婆』这种程度,晚上大门一锁,灯一关,许小兵真的就是他的老婆。

    老婆是什麽?老婆就是拿来睡的,所以许大个也『睡』了许小兵,把他的父亲进孩子的屁眼里,把亲爹灌进儿子的肠道内。

    这有什麽不对?没有啊!他睡他老婆,天经地义啊。

    「爸爸,爸爸。」眼前的乖老婆还喊著他呢,是喊他什麽?

    是了,现在大半夜的,门已锁,灯已关,老婆喊他办事呢。

    一想通,许大个立马就动作了,反正都已经压在许小兵身上,他直接大手上儿子的小身板,又是部又是揉屁股,许小兵一惊,想要捉住爸爸的手不让他乱碰,却无奈他的小手哪里抵挡得了许大个的力量。

    「爸&hellip;你喝醉了吗?这里是我和小军房间,小军还在旁边呢!」许小兵只好靠嘴巴尝试唤醒许大个,但是一个酒鬼哪能理解他在说什麽,大掌都已经把许小兵的裤子给剥下去了。

    许小兵人在许大个怀中,他的下腹部刚好贴著许大个的胯下,当然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许大个的兴奋&mdash;&mdash;他勃起了。

    这下许小兵知道了,许大个不单只是要他碰碰他,真的得让许大个弄他的屁股,而且以经验谈,也许不只一次两次,而是三次四次&hellip;&hellip;

    虽然知道许小军一睡著是雷打不醒,但是弟弟就睡在身边,他却和爸爸在同张床上进行夫妻之实&hellip;&hellip;这实在太害羞、太丢人了啊!

    「爸&mdash;&mdash;啊!」许小兵再一次尝试挣扎,想要叫醒许大个,但他的呼唤声只喊了一半,因为就在这个时候......

    许小兵睡意全无,却又动弹不得,只好睁著眼睛左看看,右看看。

    左边,是他年幼的弟弟,丝毫没被刚才的晃动和声响吵醒的迹象,正睡得打呼。

    右边,是他糊涂的爸爸,大半夜睡错房间,还在幼弟身边要了他一次後,就这麽又睡回去。

    轮流看著这两个人,许小兵突然觉得,他很幸福,真的真的很幸福。

    最亲密的人在身边,最爱的人也在身边。

    不自觉的,他伸出左手,握住许小军软软嫩嫩的小手。

    然後他抬起右手,搭在许大个环住他腰部的糙大手。

    「爸爸&hellip;&hellip;小军&hellip;&hellip;」许小兵张开嘴,无声的呼喊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许小军不知梦到什麽,小嘴眨巴几下,是在吃梦中的吧。

    许大个的嘴角是微微翘起的,看起来像是个心满意足的笑容。

    夹在这两个人当中,许小兵也闭上眼,在梦里,在梦外,大家,都很幸福。

    村里的人都知道,许大个有两个儿子。

    大儿子许小兵打小得了什麽贫血病,看起来病歪歪的,也不知道能活到几岁,天天烧那个医药费烧得吓人。

    小儿子许小军虽是个活泼健康的孩子,却不是许大个的种,是他那个跟都市男人跑了的婆娘丢回家的私生子。

    村里的人都说,可怜的许大个,生了一个天生带病的大儿子,然後老婆又跟城里人跑了,还丢了一个不是他的种的小儿子给他,许大个真是可怜的男人。

    村里的人也说,可怜的许小兵,从娘胎带的病让他不能跑不能跳也就算了,还不知道能活到几岁,连他妈都放弃他了,许小兵真是可怜的孩子。

    村里的人还说,可怜的许小军,是他妈偷汉子怀的野种,还没两个月大就被丢回老家给戴绿帽的丈夫养,许小军真是可怜的娃儿。

    可是,在这张大床上,这沉睡中的父子三人,这人人口中所说的『可怜人』。

    他们紧紧相拥、手心相连,他们的睡脸看起来是如此的幸福与满足。

    让人不禁想起那句老话。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对於当事人来说,也许那杯水喝了烫得呛喉,也许冰得让人打颤。

    但那都是一杯水。

    水滋润万物,让生命延绵不息。

    就算它冰了点、烫了点。

    那都还是延续著生命,延续著爱,的一杯水。

    全文完



第二十章T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425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