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干文 >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 番外_宝宝(下)T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番外_宝宝(下)T


    <div style="width:300px;margin:0 auto;">

    番外之婚礼

    淅淅沥沥的雨,天地之间连成混沌的一片。竹窗支着,窗外,远方的山在雾蒙蒙的天色里越发苍绿。

    两层的高大古旧建筑三面竖着,端正的与大门围成一个正方形,深深的天井上方是正方形的青色空,江南的烟雨缥缈而下,纷纷扬扬的湿一地沧桑青砖。

    李微然大半个月前送她过来,安顿好了她之后,他回C市去了。秦桑一个人在这里一住许久。

    婚期将至,李微然昨天赶来。许久不见,晚上他自然是要闹的。凌晨时分两人才相拥而眠,一早上他出去张罗婚礼的事项,秦桑睡到下午才起床,吃过简单的午餐,她一下午都歪在房内的躺椅上,门和窗都开着,萧萧风雨声在耳,闲书一卷在手,香茗一杯在旁。

    谁打江南走过,谁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般开落。四月柳絮翻飞,这座小小的寂寞的城,自有达达马蹄声响起。秦桑在等的,是她的归人。

    &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

    晚上李微然回来时,一身的风雨。

    俊朗的男子穿着深色的风衣,从墨黑的夜色里打伞而来,秦桑刚看完聊斋志异,听着走廊里闷闷的脚步声一路而来,他进门的那一瞬间,以为时光真的就那么迁移了千年。

    &ldquo;看你老公帅吧?&rdquo;李微然脱外衣和鞋,跳上床钻进她的被窝里抱住她,&ldquo;外面好冷。媳妇儿,我不喜欢这里,每天都是湿湿的,风和雨都吹进骨头缝里去了。为什么不准我装空调?&rdquo;

    他又开始絮絮叨叨的念,院子是已经买下了的,那么翻新一下,装些必要的设备也是应该的吧&hellip;&hellip;

    秦桑知道他不会懂,但也知道,他就算不懂,也会顺着她。

    &ldquo;去洗澡。&rdquo;她拨开他揉搓她丰盈的毛手。

    李微然紧紧怀里的人,口刚开始热乎乎的暖起来,他在外跑,现在捂在暖洋洋的被子里,抱着香喷喷的老婆,都不想动。

    &ldquo;不去。卫生间冷死了,会感冒的。&rdquo;他埋在她颈间点点的亲她。

    秦桑伸手拍拍他的脸,&ldquo;不洗澡不准碰我!&rdquo;

    &ldquo;唔,今晚不碰。我得留着神给明晚的洞房花烛。你个小妖,等着我明晚弄得你高  潮迭起欲仙欲死&hellip;&hellip;&rdquo;

    他胡言乱语的撩拨,手上却确实规矩,只是握着她的一只丰盈玩笑似的揉捏。

    秦桑知道这时候理他他是要人来疯的,她也不回应他,笑着默默窝在他怀里。过了一会儿,他的爪子还是霸着,动作却渐渐停下了,耳边听他呼吸声渐渐沉稳,竟然就么睡着了。

    窗户里漏进来几丝风,桌上如豆的烛光飘摇,一室的江南人家摆设都像是在梦里的。风雨之声渐密,环着自己的爱人沉沉入睡,秦桑觉得从未有这样的一个时刻,能让她如此亲切的爱上&ldquo;生活&rdquo;两个字。

    亲爱的,明天我将是你的妻,我愿意,愿意和你一起慢慢老下去&hellip;&hellip;

    &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

    陈遇白和安小离的婚礼也在同一天。他们在C市,他们在江南。

    秦宋是一定不可能来秦桑的婚礼的,所以他和纪南一起参加陈遇白、安小离的婚宴。而容岩远赴江南,代表所有兄弟出席李微然和秦桑的小型婚礼。

    风雨大概是昨夜后半夜停的,路上的青石板还是潮潮的,但久违的阳光普照大地,今竟是个难得的晴天。

    考虑到之前一些事情的影响,这次的婚礼很低调。来的都是双方最亲近的亲属。叶树穿着繁花织锦的老式旗袍,很像是从江南山水画里走下来的旧时女子。秦威挽着妆容致的王怡,与她擦肩而过,形同陌路。

    关于那天的回忆,所有人大概都是相同的感觉&mdash;&mdash;江南、倾城之恋。

    李微然在婚礼开始前半个小时四处找带来的相机。容岩帮着找,匆匆推开还掩着的小教堂大门,想穿过此间去到教堂后院的休息室。

    阳光从高高尖屋顶上的玻璃窗里洒下,圣洁之光普照。一室的寂静里,最前方的弥撒桌子旁,坐着一个穿着白色裹伴娘装的女孩子,看上去不满二十岁的年纪,侧对着他坐在琴凳上,修长的十指在琴键上不发出声响的移动着,正默默的演练着待会儿要弹奏的曲子。

    &ldquo;沐沐!&rdquo;李微然从容岩身后跑出来,&ldquo;桑桑把相机放哪里你知道么?&rdquo;

    小女孩专注的盯着自己跳跃的指尖,头也没回,嗓音软糯的答:&ldquo;没有哦&hellip;&hellip;&rdquo;

    那尾音软软的扫过容岩心上,钢琴声随后悠扬响起。

    那的江南,倾倒的不止一座城池。

    &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

    李慕的眉眼长的极像李微然,翘翘的小嘴巴却和秦桑的一模一样。李微然的爸爸妈妈极其疼爱这个小孙子。而王怡也是一到周末就催着秦威给桑桑打电话,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慕慕接回来住一晚。秦威嘴上是传达,可慕慕一去,他一切应酬都推了,整晚陪着小家伙堆积木。

    秦桑有了慕慕之后,什么工作都辞了,专心在家相夫教子。李慕小小的年纪,从穿衣品味到待人接物,都被教导的极有范儿。

    今天要去三叔家,慕慕睡到八点起床,按掉闹铃,自己洗漱完毕,去阳台上感受了一下温度,回来选一件黑色的套头衫,配上灰色的长外套,等着蹭亮的小牛皮靴子,桑桑早上看见儿子出房门时,连声夸他帅气。

    今是安小离生日,而她又有身孕,所以陈遇白特意在家里请几个兄弟一起聚聚,庆祝一下。

    梁飞凡一家来的最晚,三胞胎一进门,连大衣都来不及解开,通通欢呼着扑向正抱着李慕大腿撒娇的宝宝。

    宝宝穿着红色的羽绒服,鼓鼓囊囊的像只球。即使有安小离的遗传基因拖后腿,陈遇白的优良长相仍然遗传到她。只是站在小王子一般的李慕边上,就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小星星一看到李慕,已经戳到宝宝鼻孔里的手指连忙缩回来,对着李慕甜甜的笑。李慕像个小绅士般对她点头笑,梁星脸一红,娇羞的回身扑倒了妈妈的怀里。

    &ldquo;妈妈妈妈!李慕笑起来好帅!&rdquo;小星星清甜的嗓音引来大人们一阵哄笑。

    梁飞凡搂着老婆,拍着李微然的肩膀,戏谑的说:&ldquo;怎么说?这彩礼聘礼什么的,我们兄弟两个先商量商量?&rdquo;

    李微然弯腰逗自家儿子:&ldquo;你说呢?李慕先生,娶了梁家的三小姐好不好?&rdquo;

    李慕认真的回答:&ldquo;这得先问问桑桑。&rdquo;

    秦桑笑着摆手,&ldquo;没关系,李慕小朋友,为娘相信你的眼光。&rdquo;

    &ldquo;那&mdash;&mdash;&rdquo;李慕很大人的皱皱眉,&ldquo;我要娶宝宝。当然,小星星也很可爱。&rdquo;

    众人笑倒。陈遇白也微微的笑着,&ldquo;大哥,看来这单生意得是我和小五来做了。&rdquo;安小离扶着还不明显的肚子,极得意的仰倒在丈夫怀里。

    梁越正把宝宝的头抱在怀里闷着,顾阳冷冷的看小大人般的李慕一眼,暴力的把梁越扯开,一把把涕泪交总的宝宝拉到了自己身边。宝宝喊着&ldquo;慕慕&rdquo;,在顾阳的臂弯里哭的可怜巴巴的。

    散席的时候,小星星是大哭着被爸爸抱走的。

    宝宝在看到李慕给小星星夹了一个寿桃之后,扁着嘴说那是个屁股。

    小星星怒。宝宝迈着小短腿跑过去,抓起小星星咬了一小半的寿桃,指着里面的豆沙言之凿凿的:&ldquo;不信你看,里面还有屎呢!&rdquo;

    于是已经知道漂亮恶心的小姑娘,连忙把嘴里的豆沙吐出来。两个哥哥和心上人却都笑的东倒西歪前仰后合,一桌的大人也都跑桌子狂乐,梁星&ldquo;哇&rdquo;一声大哭,直到最后走时都没有停下来过。

    &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

    安小离晚上躺在陈遇白的怀里还一直乐不可支。

    &ldquo;小白,其实我们的宝宝很聪明对不对?&rdquo;她颠来倒去的问这一句。陈遇白顾虑到孕妇的心情以及胎教的问题,微笑默认。

    &ldquo;像我一样,对不对?&rdquo;安小离越发得意,掐着丈夫的脖子摇来摇去。

    陈遇白忍三个多月没碰过,每晚躺在一张床上,只许不许吃,早就按耐不住了,她还要上来撩拨。

    安小离沉浸在生了个聪明儿的巨大惊喜里,等到被人剥光光一口咬上来,才惊呼&ldquo;不要!&rdquo;

    陈遇白从她腿间抬起头来,俊脸潮红,爆发着压抑已久的情  欲,&ldquo;过了三个月,不会有事的。&rdquo;

    他舔的细致,安小离魂飞魄散,怀孕之后身体更为敏感,身下一波波的传来颤栗的紧缩,一阵温热,她长长的呻吟了一记,泄了出来。

    陈遇白耐心的哄她,把她摆成跪姿,他由后面挺进,按着她的臀,轻而坚定的一下下到底。

    热热的体随着他的动作被带出来,渐渐的两人结合处一片泥泞,水声越来越响,他越来越收不住力道。

    &ldquo;啊恩&hellip;&hellip;&rdquo;一记稍重的撞击,安小离放声叫出来。陈遇白连忙按压住力道,喘着气平复自己的激动,慢慢的在她身后起伏挺动。

    最后他难耐的拔了出来,用手大力的上下捋弄,飞快的套几十下之后,在了她的臀上。

    小离细密的喘气,侧躺下去,小脸上泛着满足的红晕。陈遇白过去抱她,手指在她臀上滑弄,沾着那片浊白抹开来。一会他又忍不住了,就着一手的粘腻,亲着她又来了一次。

    &ldquo;老婆&hellip;&hellip;&rdquo;夜深人静,陈遇白抱着心爱的小傻子低语,&ldquo;我们再生一个女儿好不好?&rdquo;

    &ldquo;唔&mdash;&mdash;&rdquo;小离半醒着,有些迷糊,&ldquo;不是有宝宝么?再生一个儿子吧&mdash;&mdash;像你这样的。&rdquo;

    陈遇白亲着她的后颈,笑的温柔如水,&ldquo;像你才好。小离,我多喜欢你这个小傻子。&rdquo;

    &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hellip;

    结束。《然后,爱情随遇而安》至此完结。祝所有看文的亲遇见爱情,长长久久。



番外_宝宝(下)T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4264/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