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侦探推理 > 铁十字 > 第四十章 大河曲部之战(4)

铁十字 第四十章 大河曲部之战(4)


    “可这样一来侧翼压力就加大了,正面的21集团军1o万人,侧翼估计不少于1o万,下游62、57两个集团军加起来差不多又是16-18万部队,一线部队很快会承受36-38万敌人的进攻。”

    “不要担心,我有办法……给霍特去电,3天后向布良斯克方面军进攻。”

    “什么?”韦勒愣住了,“我原以为您会让霍特协助我们呢?”

    “我们用不着他的协助,3个红军方面军我还没看在眼里,进攻我或许拿他们没办法,但防御的话,还没有什么是我守不住的。”曼施坦因笑道,“不过你的建议提醒了我,现在确实需要一个指挥防御的专家,我既要统御全局,又要分心第6集团军的攻守,精力确实不够用……”

    “咦?前次蔡茨勒总长询问您是否需要莫德尔将军来接替这个职务您为什么拒绝?”

    “莫德尔主持防御当然是非常得力的,说起来是我们这边的头号防御专家,但他有个问题……”曼施坦因嘻嘻哈哈地说道,“他在防守时总是管别人伸手要这要那,今天要空军、明天要坦克,后来最好再给他两个步兵师——没有的的话一个也行。元说了,没有援兵给我,所以我不敢要莫德尔,也要不起他。”

    “哦……”韦勒笑着出一声长叹。

    “其实我最早的时候想要原51军军长塞德利茨前来协助我,不过元没同意,只说他不可靠,一脚把他踢到了西线给龙德斯泰特元帅担任军事参议官,让他在保卢斯手下当差。”

    “不可靠?”韦勒压低声音问道,“这什么意思?”

    “这还能有什么意思?”

    “他敢反对元?”韦勒惊呼起来,“没听说这方面的事啊,他又不是哈尔德一路的人……”

    “我本来也不明白元的想法,但上次塞德利茨给我拍了一封电报,我就知道元看人没错了——比我们都高明。  `”

    “电报怎么说?”

    “一堆牢骚。尽是些对前途悲观失望的气话——这一点不得不承认古德里安比他们强得多,至少这位老兄被解职后还操心新一代坦克展,操心部队建制与训练,对元依然还算是恭敬。我从没在公开场合听到他的牢骚——这就是他和霍普纳命运不同的地方。”曼施坦因说道,“哪怕不做古德里安,也应该像李斯特元帅那样一言不才是,更何况元还没拿他怎么样呢,至少他还在军队里任职。军衔、级别都不变,无非是在西线换个清闲一点、责任没那么重的岗位,保卢斯不也照样在西线干得有滋有味?——他原来可是正经的第六集团军司令官,职位还不比你塞德利茨高?怎么没那么多牢骚?更没有变着法子来拍我马屁,试图让我给他找条出路。”

    “可我也不记得您和这位老兄有交情啊?”

    “是啊,我没有。”曼施坦因意味深长地笑了,“可他在龙德斯泰特元帅那里摸清楚了情况,他大概知道我担任过老元帅的参谋长并且交情还不错,想走这个门路……”

    “哼,倒是挺会钻营的。`”

    当然。曼施坦因不知道的是,霍夫曼不愿意用塞德利茨最深层次的原因是这家伙历史上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率领部队率先后退,以既成事实逼迫保卢斯给他下达后退命令,打乱了全局部署——虽然退不退都是死,但这显然给保卢斯造成了额外压力;然后他又投降了苏联人,这还不算完,投降之后还试图变成弗拉索夫一类的人物,企图纠集苏联战俘营里的德国士兵为布尔什维克而战,这比保卢斯还可恶——后者被俘后最多只顺水推舟地揭了一下,塞德利茨这种德性一早就被霍夫曼在政治前途上宣布了死刑。正好借着这次裁军扩师的统一行动把他打入冷宫。

    “现在您打算推荐谁呢?”

    “现任第4集团军司令官的哥特哈德-海因里希上将。”曼施坦因扬了扬手里的电报,“元反应很快,昨天我的请示电报过去还不到3小时他就正式回电同意了,明天你就能看到海因里希过来上任。”

    有一个原因曼施坦因没告诉韦勒。他与莫德尔的关系一般,但与海因里希关系很不错,因为后者是龙德施泰德的表弟,彼此关系十分密切。在龙德施泰德执掌南方集团军群时,曼施坦因是他的参谋长,老帅沉稳、曼施坦因奇招迭出。双方配合很好,很是打了不少胜仗,后来因兵力不足被迫退出罗斯托夫时(第二次罗斯托夫战役),龙德施泰德自己承担了全部责任而把曼施坦因撇得干干净净,甚至还力荐后者接任南方集团军群司令官的位置,虽然当初希特勒用博克代替了龙德施泰德,但曼施坦因也在老帅不遗余力的推荐下出任克里木战役指挥官并在最终攻克塞瓦斯托波尔后获得了元帅军衔,现在他自己捏着整个南方集团军群,自然也要投桃报李,选择关系密切的海因里希。

    海因里希是一个虔诚的新教信徒,他的妻子是犹太人(在结婚时希特勒当场赠送给她荣誉日耳曼人证书以示拉拢,所以有关反犹的种族政策其实是看人的),曾经有人就海因里希的宗教信仰提出异议,认为这种做法与党和国家社会主义不兼容,但海因里希无视这种警告,在下一周还是继续前往教堂做礼拜,不但自己亲自去,连妻子、女儿也一并前往。对这一点曼施坦因表示很欣赏,一个军人特别是一个高级军官,是该要有一些始终坚持的信念,没有这种信念,一味趋炎附势很难在防御中做到坚如磐石。这种特点在莫德尔身上表现得也很明显,他是元的爱将不假,但莫德尔的地位不是靠溜须拍马、趋炎附势弄来的,他是真的相信国家社会主义,真的崇拜元——虽然和元顶起牛来他比谁都狠。至于塞德利茨这种人,哪头风向有利就倒向哪头,不惟霍夫曼看不起他,曼施坦因现在对他的观感也很差。

    而霍夫曼批准这个任命的原因很简单:海因里希是历史公认的防御专家,防御能力可以在莫德尔之后排第二,如果谈以弱御强的水平或许可以称得上第一——1945年柏林之战前的奥得河战役指挥官就是海因里希,他手里只有大约82万疲惫不堪、士气低落、年龄混杂的部队,坦克只有1519辆,面对的则是由苏军最精锐3个方面军组成的,装备着过6千辆坦克和自行火炮的25o万大军,但在泽劳弗高地防守战中他成功地阻挡了朱可夫三天,打断了朱可夫独占柏林的荣誉,让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蒙受了巨大损失——阵亡官兵3万人,受伤21万人,837辆坦克被摧毁,被击伤的坦克和自行火炮数量达1653辆,几乎打断了该方面军的脊梁。至于希特勒厌恶海因里希的宗教信仰与犹太人因素,对霍夫曼而言根本就不复存在了。

    霍特本来顾虑西南方面军割裂自己与曼施坦因集团之间的联系,又害怕瓦图京威胁曼施坦因的侧翼,所以一直不敢随意行动,但现在既然曼施坦因放手让他去干,他立即布命令准备向北进攻,即便布良斯克方面军有6o多万兵力,他手头只有4o万而且罗马尼亚和意大利人还占了近一半,但他对自己部队的战斗力很有信心。

    三天前他刚刚得到了2个基数的燃油补给(根据德军规范,全军所有车辆运动1oo公里所需的汽柴油总数视为1个基数),加上原有储备和上次短暂突击沃罗涅日方面军手里缴获的部分,他手里一共捏着近5个燃油基数,完全可以好好打一场了。这次补给时他还得到了7o多辆4号g坦克的增援,他知道曼施坦因手上现在只有2个装甲师,在这样紧张的时刻他还把全集团军群的坦克补给全划给自己,这让他很感动,他考虑后最终决定把部队里所有三号坦克一共4o多辆全抽出来加强给曼施坦因——现在第四装甲集团军是第一个实现三号坦克全面换装的集群了,罗马尼亚人和意大利人虽然很眼馋这批换下来的三号坦克,可听说是支援给曼施坦因中央防线的,也都知趣地不再吭声。

    他在地图上研究了半天,这次再打布良斯克方面军和西南方面军的结合部是不行了,两家接受了上次沃罗涅日方面军被击破的教训,对结合部看得死死地,但霍特很快想出了办法——打西南方面军的侧翼!

    “曼施坦因元帅不是让我们去进攻布良斯克方面军么,为什么又变成了西南方面军?”一堆人奇怪地问他。

    “等西南方面军渡河时我去狠狠踢他的屁股,你们说瓦图京是自己缩回来重新对付我好呢还是让布良斯克方面军协助遏制我们的攻势好?”

    众人想了一想,认为很可能是后者。

    “这就对了……”霍特微微一笑,“布良斯克方面军现在像个刺猬缩在那里我拿他没办法,但西南方面军马上就要动起来渡河南下,只要他们试图支援瓦图京,就会有破绽露出来……”(未完待续。)

    ...

第四十章 大河曲部之战(4)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699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