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历史军事 > 水色 > 水色第52部分阅读

水色 水色第52部分阅读


    复了平静,然而手指还是不自觉的微微颤抖了一下,泄露了她那想压制在平静表情下的激动。

    男子不动声色的将她那微笑的表情与动作收于眼底,一丝笑意闪过眼底:“不过,有个前提”他突然道。

    “前提”她猛然抬头看向他。

    男子的笑意更浓了,他缓缓抬起右手,然后摊开。季如水突然感觉到手中的映日微微发热了起来,她拿起映日,只见映日发出有些淡弱的光芒,然后突然缓缓升了起来朝男子飞了过去,稳稳的落入了男子白皙的手中。

    季如水看向男子,“前提”

    男子朝她轻笑了一下,“因为映日明珠能力过大,所以不能随着你回你原本世界。所以很抱歉,明珠只能暂时回收回来。”

    “哦。”收回手,季如水不甚在意的点了点头。虽然有些可惜,因为毕竟也有两年的时间了,还立了血契,但像店长大叔所说,要是映日真那么宝贵还仅此一颗的话,要不是因为需要修复时空估计也不会给她立血契,现在任务完成了映日被收回去也是理所当然的。

    “哦,对了,我记得之前那个大叔在我一开始时便说过,如果我完成了任务并安全回来,会为我实现一个愿望,什么愿望都行。”说着,她抬眸看向男子,“说话算话”

    男子静静回视了她两秒,随即满目含笑轻点了一下头:“当然算。请说。”

    “无论什么愿望”

    “无论什么愿望。”

    “”沉吟了几秒,“帮我消除我对一个人的感情。”她道。

    “感情”

    “是。但仅仅是,喜欢。”

    “好,这个愿望我接受。”过了会,男子点头道。由始至终,男子都温和地笑着,似是什么都扰不乱那满目的温柔与如沐春风的笑意。“感情消失会从你回到原本世界睁开眼瞬间生效,这样可以吗”

    “嗯。”

    “那么,你准备现在马上回去吗”

    “是。”

    “由于时间冻结与调整,我会将你送回两年前你在飞机上闭眼休憩那刻。这样可以吗”

    “嗯,可以。”

    “那么”

    “等一下。”突然打断男子的话,季如水抬眸直直看向男子那双始终带笑的星眸,仿佛要一眼望穿那一片温润下最深处。

    “我见过你。”四个字一字一顿清晰的从她嘴里蹦出,带着无比的肯定:“在小时候。”

    男子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然后笑着,像之前那样笑着,但季如水却不知怎么发现了,那人的笑意与柔意似乎更深了,深的丝一汪清泉似乎要溢出眼底,然后漫过膝盖,漫过了身体,最终漫过了耳目,直到失去意识

    “如水,飞机快要降落咯醒醒吧。”抱着放在身上的包包,兴奋了近五个多小时终于感到有些疲倦的季如雪摇了摇睡在身旁一直没有醒过的人。过了会,身旁的人似乎依旧没反应,季如雪有些疑惑的看过去,再摇了两下:“如水,成田机场快到了,快点醒醒啦。”

    “”

    看着依旧没有反应的季如水,季如雪愣了愣,难道如水真那么累想到昨晚自己的劣行,她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然后整个人凑到季如水眼前。

    “如水,醒醒了,别再睡了,飞机要下降了。如哇啊唔”话还没说完,看见突然睁开的眼睛的季如水,季如雪被吓得整个人抖了一下惊叫了声,然后意识到自己声音过大又猛地捂住了嘴巴,看着似乎并没什么人看过来她才拍了拍胸口,一副惊魂未定的神情:“呼吓到我吓到我。如水你真是的突然睁开眼睛想吓到我啊。话说你不是装睡吧如水喂如水”看着直愣愣看着她没有反应的季如水,季如雪心伸手在她面前招了招,“喂喂,回神咯不会还没睡醒吧”

    “季如雪”

    “啊”

    下意识的回应那个从来都是平平淡淡清冷的音调,然后季如雪便看到了眼前的人突然僵了一下,在她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时季如水已经转过头然后抓起毯子一把盖住了头。

    “如水”即使神经再大条的季如雪也察觉出了这个从小到大与自己长大的季如水的奇怪,眼底闪过一丝忧虑,她凑过去轻碰了一下眼前的人。

    “如水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晕机我,我这有药你等等”

    “不用。”隔着毛毯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听不出情绪。

    “不用,我只是刚睡醒头有些晕,很快就好。”

    很快就好

    捂住毛毯,里面,季如水早已两行清泪簌簌落下。

    她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

    这个有如雪和院长的世界,有着她的全部的世界。

    她的世界。

    她回来了。

    五年后

    “如水如水,这里。”

    熟悉的呼唤在附近响起,季如水顿了顿,然后下意识朝声源处寻去,然而还没看清什么一个大红色的身影已经咻的一声扑了上去然后一把抱住了她。

    “哇啊啊如水真的是你呜呜呜我好想你啊,呜呜”

    一手还拉着行李箱,一手接过扑过来的人,因为天冷,两人穿的都有些厚,这样抱起来还真有些不方便。季如水看着怀里嘤嘤叫着假哭的人,她很无奈。

    “季如雪,你似乎已经19岁了,这样会不会太丢脸了些”

    “才不管咧谁让你当初考那么好弄得大学我们都不能同学校和如水分开什么的最讨厌了”

    推开季如雪,季如水睥睨了她一眼:“谁让你高中时谈恋爱了。”

    “个屁啊啊我和阿浩在一起后成绩还提高了,是你后来太变态了有没有”

    唔,听着季如雪的抱怨,季如水认真想了想,然后心里点头,的确还真有。没办法,她毕竟开挂多过了两年,所以自然就咳咳。

    “抱怨也没用,回去吧,院长爸爸等着还等着我们。”无视那阵阵传过来哀怨的眼神,季如水拉了拉手套果断拉着行李箱转身走人。

    “啊,啊,等等啦如水。”

    转身看着急急忙忙奔回原地拉回被扔下的行李的季如雪,深色的眸子闪过一丝笑意。

    说来,自回来后多久了呢啊,是了,已经有五年多了呢。五年前回到这个世界,继续了在她看来断了两年的东京旅行,然后回到到便一切又恢复了以往的日子,每天省吃俭用边兼职边读书,然后,她们又以优异的成绩免学费进入一流高中,苦读三年高中,在高考时,她比季如雪高了近50分成绩被另一所大学录取了。

    其实在最初季如水并无与如雪分开学校的念头,但恰逢高二那年,少女青春怀春时期,如雪遇到了喜欢的男生,而男生恰好又对如雪有意更发起了追求。看着因为怕接受男生而与她产生间隙而毅然拒绝了男生的如雪,然后在那时季如水便看清了,无论再怎样,总有一天她和如雪,和院长总会分开,如雪会有如雪的家庭,院长也总会离去,而她不能将包裹着自己的茧触及与束缚那些她重要的人。所以她鼓励了如雪勇敢接受那个男生,同时那时已经决定了要对那个大学也要同一学校同一专业同一班级的诺言食言了。

    其实能这么爽快下这个决定一开始连季如水自己都有些惊讶,毕竟在很久前她从来都没有过分开的打算,因为那时候,如雪和院长还是她世界的支柱,如果他们离开了,她的世界会如何她无法想象,所以也从不去想象。

    她改变了,季如水自己知道。她的世界里早不是那个只允许两人存在的那个狭窄的世界了,她有那段看似不幸却又无比庆幸的经历,她认识了那些在她人生中一生都不悔遇到的人,更是从这些人中学到了许许多多让她永生难忘的事。即使已经再也见不到面了,即使他们已经不记得她了,但起码她是知道的,知道曾经这段记忆是真实的,知道那些付出的感情是真情的。

    这些会被季如水视为宝物小心翼翼埋藏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等待有一天生生根发芽,然后成长成参天大树,成为她世界中强壮有力的新支柱

    她和如雪已经入学半年了,现在正是放寒假,两人早就约好了寒假一起回去孤儿院看望院长爸爸。

    上了回县里的大巴,随着车内温度渐渐升高,季如水脱掉了围巾与手套,转头看着正和男友发信息发得正黑皮的某人。

    “我还以为今年你会带他回去见院长爸爸。”

    “没,没有啊哪有那么快啊”季如雪郝然反驳。

    “哦”面无表情拖了一个长音,她单手撑在扶手上侧过脸如雪:“你打算瞒院长爸爸瞒到你俩准备结婚前”

    “结、结婚”听到这词某人脸更是红了,然后尖叫了起来,然后伪装恼怒成羞的样子轻打了她一下:“你想太多了如水八字还没一撇啊哪到结婚啊什么的啊而且啊,院长爸爸肯定知道了”

    季如水挑眉:“为什么”

    “因为院长爸爸可神棍了”某人低下头嘀咕了一声。

    “什么”

    “啊,啊,没,没有。我说院长爸爸那么聪明,应该能猜出一些倪端吧。”某人干笑心虚掩饰。

    季如水瞥她一眼:“你也知道你平常发信息笑得有多yin dang啊”

    “你真是妒忌”

    “我这是不屑。”

    “哼,如水也总要找男朋友吧到时候你就知道的了”说到这个,如雪的眼神突然亮了起来然后猛地朝她方向靠了过去,一副八卦得不得了的模样:“呐呐如水,听说你们学校可是出了名的高富帅多啊,怎样眼高如此高的你有喜欢哪个的么”

    喜欢

    听到这词季如水怔了怔,脑海里像是有什么一闪而过却又很快消失了。她沉寂了会,然后撇过头去,一副兴趣缺缺的语气。

    “高富帅肯定都是骗人的。”她的眼光早被异世界的帅哥们养高了,在哪里像叶王藤原佐为这般的古典美男子,像须王环迹部那般的真正高富帅她都没心动,其等凡人怎可能那么容易入眼

    所以说,帅哥见多了也不是尽然是好处的

    听着季如水一副兴趣缺缺看破红尘的语气,季如雪抽了抽嘴角,你说这孩子该不会想着当尼姑或者百合神马的吧喂她有些扶额黑线。但随即,一个念头突然在脑海里闪过,季如雪愣了愣,然后转头看着眼前的人的侧脸,沉静,目光黑的深沉。

    如水

    回到孤儿院时已经三点多,刚走进孤儿院视线范围时两人便看到了那和年近六十的老人一手牵着一个孩子在那个掉漆显得有些破旧的孤儿院铁门口站着,看见她们,老人露出一个慈祥而安心的笑容。

    “院长爸爸”看见院长笑容那一刻,季如雪已经丢下手里的行李一把冲了过去,然后抱住了老人。

    “院长爸爸如雪好想您院长爸爸”

    “怎么如雪都那么大了还像小孩子一样啊,呵呵。”虽是这么说,老人还是回抱住如雪,然后抬手慢慢抚摸顺着在怀里已经开始哭得像个小孩子一样的人,“好好,平安回来就好,平安回来就好”说着,老人抬头看向仍拿着行李箱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他们的季如水。

    仿佛明了那双平静眸子下方的情绪,老人慈祥地笑着,然后朝她招了招手。

    “如水。”

    听着那声苍老低压却无比温柔的呼唤,季如水整个人震了一下,手里依旧拽着行李箱,然后一步,两步,三步缓缓走到老人面前,放下拉杆,张手,一把抱住了那个特意为她留出来的位置。

    “院长爸爸”

    “诶,好,好如雪如水,我的孩子欢迎回家。”

    欢迎回家。

    听着这句话,季如水觉得就算路程再遥远辛酸远远比不过那句用着沧桑却慈爱的声音说着的欢迎回家。

    家。回家。

    归属。

    季如水很喜欢过年,当然不是因为红包新衣之类的理由,只是因为每次过年每次过年孤儿院全体都会全部围在一起,然后一起吃着汤圆,一起讲故事,一起唱歌跳舞。虽然小时候的她总是融入不到那片欢乐喜庆的气氛,但是她依旧喜欢,因为那时每个人的脸上都是笑着的,笑得脸红彤彤的,连带那时的她都总觉得,自己也是笑着的,然后幸福的。

    现在长大了,虽然现在一起过新年的不是幼时那群人,唱歌跳舞讲故事也没有了她的分,但是,只要看着那些笑得满脸通红的孩子们,而坐在孩子们中间的慈祥的老人,季如水觉得,那么多年,这种心情重来没有变过。

    寒假本身就不长,大学寒假假期也就那么一个月,等欢欢喜喜过了个年来假期很快就只剩下一半。虽然还有一半的假期,但她却要早早回a城。因为在大学虽然免了学费,但生活费依旧是笔不小的负担,特别是在像a城那样繁华的城市里,花销都不小,这些都得靠她们平时兼职的钱,而她在大学附近早有了份固定的兼职,现在年假过去了,是时候回去准备开始上班了。

    回去前一个星期,两人早早便买好了火车票,虽然两人城市不同,但还是选择在了同一天出发。

    因为她离a城和如雪坐在的b城都有些远,所以两人订的是8点多的火车,行李也早在前一天就早早收拾好,而第二天一大早起床简单吃个早餐,检查了一下东西就准备出门。

    站在走廊上,季如水有些无聊地看着院子里铺满树枝的薄霜随着太阳的出现而渐渐变得晶莹,然后化水。

    今年的天气似乎比往年都要冷些呢。她不禁想。虽然每年的冬天对于她来说都是酷寒,但毕竟往年再冷也没有试过下霜,今天居然下霜了

    看着树枝上地面上薄霜,她下意识的搓了搓带着厚手套的手掌。

    好冷想着,她往走廊一边望过去。在出门前院突然叫住了如雪,似乎是要交代什么,而她现在就只能如雪出来就可以出发了。

    怎么那么久

    刚这么想完,走廊那天两人的身影便走了出来。

    “抱歉如水,占用了一些时间。”看着站在走廊下的季如水,院长笑笑抱歉道。

    季如水看了眼神色有些奇怪的季如雪,心下虽有些奇怪,但也没问什么,转头看向院长,摇头:“没有。”

    院长笑了笑,向她伸了伸手:“如水,来。”

    季如水顿了顿,脱下手套走过去握住那苍老而有些冰凉的手:“院长爸爸。”

    “诶,好,好。你这孩子,从小就比别的孩子早熟,所以,你从不需要我多为你担心,但也正因为如此,最让我放心不下的确实你。”将另一只手也覆盖在她手上,院长开始轻声细细念叨了起来:“但这样也好,这样也好总归找到了合适的人。虽然不在身边,但总归知道你会过的好,那我也就放心”

    听着院长语重心长仿佛交代什么事的语气,季如水心里一紧,微微加重手里的力:“院长爸爸”

    拍了拍他手示意她安心,院长笑了笑:“没事,人老了,总爱叨叨念念一些东西。在那里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孤儿院这里你就不用担心,孤儿院会好好的,院长爸爸也会好好的,会一直在身后支持你。无论如水在那里,孤儿院,我,都一直会是你的归属。”

    “”静静的看着院长,季如水嘴巴动了动,一股难以言明的不舍在心中漫开:“院长爸爸”

    她有一种预感,一种很强烈的预感,她也许再也见不到眼前这个老人慈爱的笑容了。

    怀着从内心深处莫名溢出来的悲伤与隐隐不安,季如水道别了院长,道别了孤儿院里的孩子,然后与季如雪坐上了前往火车站的大巴。

    大巴上,两人一路沉默。

    季如水转头看了眼自从和院长谈完话后就变得异常安静的季如雪。

    “院长爸爸真的发现你们两人的事让你们两个生死离别”

    生离死别季如雪黑线了一把,无语的看着季如水:“这词不是这么用的吧高材生”

    “哦,那是让你们天人相隔”

    “”

    看着一脸抽搐一副不忍直视她的季如雪,季如水弯了弯嘴角,又很快放下去,假装不经意道:“既然都不是那你干吗一副要死不活的怨妇脸”

    怨妇脸某人继续一脸黑线。但看着季如水眼底暗藏的隐隐笑意,她顿了顿,也扯了扯嘴角,朝她露出一个笑容。

    “才没呢”

    看着季如雪的笑容她愣了愣,然后没有说话。

    到达火车站时时间已经不早,候车厅内挤满了同样提着大包小包的人,两人排了好一会才过了安检,等过完安检时已经差不多时间检票了。

    由于两人是不同的城市,所以乘坐的火车也不同。排上龙的检票队伍旁,季如雪扯着她一股脑的念叨着一些有的没的东西。

    “在那边没有我们在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如果遇到了有意与你交好的人不能总是冷冷淡淡的回应,那样会让别人误会你。还有,如果如果遇到了那个将我们身边抢过你的那个人,一定要好好的告诉他,要是不好好对你我和院长爸爸都一定会拆了他的还有还有”

    “你都在讲些什么啊。”季如水看着开始说着些乱七八糟她不是很懂的季如雪有些失语。

    季如雪深深的看着她,突然,她一把扔下手里的行李箱张手垫脚抱住了她,季如水怔了怔。

    “如雪”

    “我一定会很不舍得不舍得不舍得,非常的不舍如水,然后会一直,一直,一直都想念你。但是放心,我已经不会再为这事哭了,因为我已经想明白了,像院长爸爸说的,未来,我会有属于我的世界,而如水也会有属于如水的世界。所以,如水现在是去属于你的世界,所以我不会哭的。”

    抱着怀里的人,季如水一时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她才轻轻也放下手中的行李箱,然后抬手回抱住那个怀抱。

    “嗯。”

    推开她,季如雪拉回自己的行李箱,抬头看着她,随即朝她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那么,再见了,如水。”

    “再见,如雪。”

    好好的拥抱了,好好的道别了,这是一场没有眼泪的离别。仿佛一夜长大了一半,那个总是被她认为这么大都总爱哭的像孩子一样的季如雪在这次并没有哭。她在笑着,笑着与她道别。

    如果说这些年里季如水在成长,那么季如雪也在用着让她意外的速度成长着。

    是呢,早在很久前如雪也早已不是以前的如水了,她拥有她不认识的朋友,她有着属于她自己的爱情,她以后还会有着属于自己的家庭与圈子。

    这个世界哪有说谁的世界里离不开谁的

    季如水花了两年的时间明白了这个道理。一路血汗,也一路收获。

    季如水经常在想,如果那年没有摇中那个红色珠子,那年拒绝了上飞机,她的人生是不是就不同了她依旧是那个世界只为两人转动的季如水,没拥有过那些人温暖直心底的心意,那么也就不会为拥有过那段回忆而感到庆幸。

    可不过如果怎样,经历过的事便是经历了,拥有过的感情便是拥有了,起码与现在的季如水来说,她会感到幸运。幸而那年摇中了红珠子,幸而那年上了飞机,幸而那些年遇到了那些人。

    昌浩,晴明,勾阵,麻衣,那鲁,须王环,须王让,春绯,迹部,酒吞,还有眼前的这个人。

    一头酒红长发,一袭灰色浴衣,那人就这样站在a城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任凭寒风将其他柔细的发丝,任路人行人频频回头与窃窃私语,他依旧一身轻松的站在她面前,笑如春风。

    “找那个时空间隙稍微花了些时间,抱歉,来晚了呢。”他笑着说道,然后朝她缓缓伸出了手,看向她的黑色眸子里带着化不开的柔意:“终于找到你了,如水。”

    那人说,终于找到你了。

    那一瞬间,季如水突然想起了很多很多事,比如在很久前,院长爸爸似乎是算命师;比如,他犹如神邸破门而入救她一命;他向她伸出手邀请邀请她与他站在一起;在八足女事件救她时对她说她的命是她的;在她从地狱里回来睁开眼时他对她说即使是死亡也无法从他身边夺走她,还有那一次次再也以为见不到的分别与总是突然相见的会面。最后,她还想起了,原来,她一直都在等着他。

    10那个季如水因为一个男人愿意为她放弃成神,放弃母亲,甚至放弃执着了千年的理想来挽留她,她留下来了,但也带着对原本世界深深的怀念与遗憾,不是因为不舍,而是因为她没有机会与那曾经撑起全部她世界的两人好好的道别,然后告诉他们,她很好,不用为她担心。但那时她根本没有机会。而到了现在,10-的好不会再为她而这么做,而现在的她也不需要他为她这么做。而当他成就了他的执着,她完成了她的告别,那么所剩下的仅仅便只是一个人,一句话。

    我找到你了。

    这句话就像一句咒语,牢牢将她圈住,让她怦然心动与甘愿缚。

    这个人啊,他始终是遵守着他的承诺,无论她身在何方他都总能找到她,然后重新站到她面前。

    千万重的时空都能跨过,还有什么能阻止这个人呢没有了啊。既然如此,那她是不是也没有理由不握住那双仿佛从遥远另一个时空伸过来的手掌

    似乎真的没有了啊。

    “帮我消除我对一个人的感情。”

    “感情”

    “是。但仅仅是,喜欢。”一顿,她蓦然抬起头来看向他,黑亮的眸子熠熠生辉,里面沉淀着满目坚定,“但是,如果那个人试图穿过时空来寻找我所在的时空,请给他打开一小点时空间隙,让他有机会达到我所在的时空,然后在再次见到他时恢复这一切对他所有感情。”

    季如水喜欢麻仓好,她甚至会等待着他,等他是否愿意跨过这巨大的洪渠去寻找她,可是她却不会抱着那种感情去等待。等待总是个痛苦的过程,她不想用着这样的感情怀着希望与期待去等待,然后一年,三年,五年,十年,然后最终将这种感情消怠成绝望与怨恨。她宁可在这个时候将这段仍是最为美好的感情埋藏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角落,让它静静潜伏着,然后等待一个契机爆发。

    “真是耍赖的愿望啊。”男子虽是这么说,但语气中却并无带任何不满与生气,反而带着满满地笑意。

    “好,这个愿望我接受。”过了会,男子点头道。

    季如水看着那个站在离自己大约十步远的人,沉静地看了他好长一会,突然她动了动,一步,两步,三步一步步走到了那个人的面前,抬头,她仰视着比自己高了几乎半个头的男人。

    “你还记得还在无人岛我刚发现你没有灵视时错过的那个我好不容易下的决定吗”

    好静静看着她,随即微笑点了点头:“当然。”

    “那时我并没告诉你,那么,我现在告诉你,我那时候在便想,如果如果,你愿意,并能找到我,那么这次,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对错,我季如水都愿意站在你身旁。”

    “”听着那句仿佛一生承诺的话,好难得怔了怔,而就在那瞬间,一直微凉的手轻轻的放在了他伸出的手上,然后握住。

    在那瞬间,即使那只手冰凉的毫无暖意,但他却感受到了指尖皮肤下那流淌着的血液的温热与轻微跳动的经络,一下,又一下。

    这只冰凉的手是他等待了迟到了千年的回应。

    如此想着,好轻笑,然后慢慢收紧掌心,将冰凉完全收纳于手中。

    “好。”

    纵使迟到了千年也无所谓,越过了千年的时间,跨过千万重时空,他终是找到了她,而她也终是站到了他身边,然后成为彼此的世界。

    从此一人一世界,一生为一人。

    全文终

    作者有话要说:于此,如水和好走到这里,正文也就此完结了。

    回头想想,我从去年四月开始动笔存稿,到现在四月底正文正式完结,整整一年的时间,56,然后又想到自己死神那文两年22字,突然就被这文的速度与字数所惊到了。笑

    138看書网现在我基本成为她崇拜的对象了,哈哈想来,这次我确实是爆发了一次。从一开始设定的30,到现在的55,连自己都不知道这文能走这么远。

    但不管怎样,阿林知道,这文能走到这里,走到写上那“全文完”三个字并不全部都是阿林一个人的事。

    阿林是个懒散的,没有人在后面推着绝对不会前进,所以一直支撑着阿林走到这里的一定是一直支持着我的亲们。

    沐景小景,深谷回音阿音,千秋,胡芷岚阿岚,残荷听雨听雨,喂喂纸阿纸,范范,庭卿,迩旬,还有夫人阿夜

    当然还有许多许多人,阿林只是说了一些而已。而这些不管是有留言的还是潜水的,不管是从头到底支持的还是半途放弃的,虽然听起来很虚伪,但还是要说一句,没有你们一直或曾经的支持,这文绝对不会那么快走到这里。

    所以,谢谢各位亲们的支持

    于是,正文就此完结了,接下来还有大概两个番外,交代那些如水不知,你们到现在都不知的事。

    有关未来,也有关过去。

    最后,在这里阿林祝大家五一快乐

    正文结束

    结束语

    =

水色第52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7026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