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6


    是选好魂宠,搭配好天赋和技能,刚刚过了三十秒的倒数时间。

    开场上之南用上了藤鞭,这次他的对手弥赛亚并没有选择附体,而是直接用出了屏障。

    这个对手的意识比之前的好多了,应该能更多的看出上之南的水平。

    季北辰这样想道,就看到毒刺水母的沸水命中刺藤水花,触发烧伤。

    巧合?

    上之南看起来是这样认为的,他用了烧伤药膏,治好了烧伤。

    第二发沸水,依然烧伤。

    第一次可以说是巧合,第二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是巧合了。

    弹幕已经完全疯了。

    “卧槽连发沸水!?00009%这是天恩吧!这是自带天恩的水母吧!”

    “纯正欧洲皇室血脉不解释!”

    虽然被烧伤了,上之南看起来并没有完全放弃,指挥刺藤水花用出了下一个技能:睡眠粉。

    睡眠粉命中毒刺水母,后者进入睡眠状态。

    然而当弥赛亚喊出指令技能时,毒刺水母忽然就从睡眠状态中清醒过来,完美地执行了御魂师的指令。

    “卧槽催眠秒醒!?”

    “如果加上之前的连发沸水烧伤几率……#麻麻问我为什么跪着看视频#”

    “前面我还在刷上之南的催眠粉命中率怎么这么高,我用的时候回回被闪避……现在看来,尼玛这是欧陆风云吧?!欧洲人的内战吧?!”

    “非洲人静静看着不说话:”

    “这水母是【不眠】吧它绝壁是【不眠】天赋吧!”

    “前面的,【不眠】是‘不会陷入睡眠状态’,这水母应该是【早起】天赋才对!”

    “前面两个讨论天赋的是认真的吗?就算没看到之前弥赛亚选水母天赋是选了【蓄水】,也应该知道大赛给的白板毒母天赋只有【毒液】和【蓄水】两个可以选啊……”

    “上之南内心是日了狗的!”

    “催眠秒醒沸水两发两烧伤……我去这还怎么打!怎么打!”

    “换我就撂涤不干了!”

    “我以为开挂的是上之南,然而看了一分钟,up主告诉我真正的开挂的另有其人……”

    “我用的也是大赛给出的白板水母,但是我从来没见过沸水烧伤,也没有催眠秒醒!”

    “什么都不说了,水母多少钱出!”

    视频中的战斗已经到了尾声,不出意外的,弥赛亚胜出。

    季北辰已经没有再关注那些了,他的视线死死钉在名为弥赛亚的选手身上。

    大赛方给出的录制条件中,有些选手不希望真人暴露面孔,会把隐藏容貌的选项勾上,那么在和他有关的所有视频里,他的形象都会有一个面具。

    弥赛亚也是,只能看出是个女孩子,身量苗条却有些单薄,容貌被面具遮住了,看不出长什么样。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但官方给出的屏蔽也只限于面貌。

    在视频上,获胜后的近距离镜头里,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个名为弥赛亚的女孩,脖颈上挂着一个银髓金挂坠,白长袖衬衫遮住了她小半只手背,却在她抬起手将耳边碎发拨至耳后时微微后缩,露出了一截皓白如雪的手腕。

    和手腕上戴着的那串白晶玉手链。

    这个世界上找不到第二串的,独一无二的白晶玉手链。

    他亲手打磨串珠,送给方以唯的生日礼物。

    第 19 章

    ?正文  第十九章心亡【求收藏】章节字数:1992  更新时间:12-01-01:18背景颜色默认白色黑色浅灰深灰灰绿淡黄淡蓝文字尺寸小号较小中号较大大号文字颜色黑色白色绿色红色蓝色棕色鼠标双击滚屏滚屏速度10(1最快,10最慢

    待刘炎转醒,他想起什么似的掀了被子,就赶往灵堂。

    灵堂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模样,只剩下一些焦黑的柱子以及满地的灰烬。

    他拉住了正在清理现场的下人焦急地问道:“可有什么发现?”

    “回,回禀王爷,据小的初步勘查,目前还未有任何结论。”下人被刘炎拽得有点透不过气,“王爷,王爷,小人快透不过气了。”他诚惶诚恐地说道。

    刘炎见自己失态,连忙松了手,唤来刘芳,问道:“可发现什么痕迹了。”

    刘炎攥着拳头,努力克制自己的不安。

    刘芳多年来在主子身边,明白刘炎问的是什么,低着头说道:“回禀王爷,发现一具焦黑的尸体,请王爷节哀。”

    刘火闻言,险些晕倒,靠在刘芳的身上,以手掩面,刘芳扶着刘炎离开灵堂,吩咐了下人,尽快清理现场。

    至那日起,刘炎便一病不起。

    皇宫里,刘晖对着一人淡淡地说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吗?你的自由换来了九弟的心伤,你不觉得你很残忍吗?”

    只见那人似是没有在意刘晖说话,自斟自饮,刘晖气恼地夺了他的酒杯,“你这是何苦?你现在这副身子,再糟蹋下去,还不如当初就死了算了。”

    那人笑了,说道:“呵呵,是啊,还不如当初死了干净,皇上,你说我残忍吗?我也觉得我非常的残忍,若是让他知道我没有死,他会不会剐了我nd1(”

    “随云啊,你知道,他舍不得,还是去见他吧。”刘晖苦心劝道。

    “我既然出来了,便没有再打算回去,皇上,当初的叶随云已死,如今这世上只有樊云。”

    “那么,九弟怎么办?是樊云不是更好吗?樊云爱刘炎,那就去见他吧。”

    “樊云谁也不爱,只爱自己,皇上,我觉得不舒服,想歇息了。”当初的叶随云,如今的樊云平淡的下了逐客令,若是从前的自己怕是不敢的吧,了无牵挂一身轻,即便是死了也无憾。

    刘晖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那你歇息吧,朕改日再来,别再喝酒了,你的身子还没有好利索。”说完,心想着得去看看他的九弟了,听说他病得不轻。

    备了车马,来到九王府,发现如今的九王府没有了喜庆的气息,下人们的脸色十分凝重,刘晖皱眉,一路上随着刘芳步伐急促的走到随云居。

    在刘炎的坚持下,如今他的日常起居都搬到了随云居,现在病着,有的下人说九王爷是被随云居的刹气给刹到了,这话听到了刘炎的耳中,没多久便处置了嚼舌根的下人,如今再没有人敢提此事。

    刘晖神色凝重,看着病得脸色发白的刘炎,从前那个意气风发的九王爷,如今却是面容憔悴地躺在床上,实在是让他心里难受。

    刘晖握着刘炎的手,说道:“九弟,朕来看你了,觉着好些了嘛?”

    “皇兄,赎臣弟不能行跪拜之礼,臣弟这些日子总梦到随云,是不是他原谅臣弟了,来带臣弟走了?”刘炎有气无力,从前红润的嘴唇,如今干裂无色。

    “你说的什么浑话,你可是歧国堂堂的九王爷,怎可为了一个男伶,弄得狼狈不堪,朕这江山还需要你呢,失了你,朕等于失了一支臂膀,失了一双明目nd2(九弟,你可得好好的,若你有事,朕如何向九泉之下的父王、母后交待。”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皇兄,臣弟记得5岁那年,我执意要与你同榻,那时你是太子,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太子妃,别人都劝我别任性,可我哭闹不依,你哄着我入睡,这一哄就有月余,冷落了你新娶的太子妃;还有就是,臣弟9岁那年,见父王赐予你的护身短剑十分好看,明知道是父王赏赐之物,不可随意送人,你还是偷偷的赠予了我。皇兄,你对臣弟的情谊臣弟时刻铭记在心,没有一日敢忘,上阵杀敌我总是冲锋在前,恨不能为你平定了江山,如今,我怕是不行了,皇兄的恩情,臣弟来世再报。”刘炎一口气说了许多话,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刘晖眼眶湿润,“胡说什么,朕要你好好的,你就得好好的,这世上你是朕唯一的亲人了,你忍心抛下朕吗?就为了一个男伶。”

    “皇兄,你不知,他不是一般人,你别男伶男伶的称呼他了,臣弟心里痛着,痛得很。”

    刘晖从怀中掏出一个包裹得严实的锦帕,交给刘炎,说道:“这是他的心意,你一看便知。”

    刘炎接过锦帕,一层层的打开,发现是一段青丝,一瞬间便哭了。

    青丝,情思,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原来随云是如此的深爱着他。

    “皇兄,若我病好了,让我去北方驻军吧,我想散散心。”刘炎紧握锦帕说道。

    “待你身子养好些吧,大病初愈不适宜长途跋涉。”

    “你答应了臣弟吧,皇兄,这里我不想待了,如今看着这府里的一草一木更是会让我想起他的一颦一笑一回首。”

    “你好好养病,到时再议nd3(”刘晖有些摇摆不定,北方战争将起,他是急需刘炎带兵前往的,可他怕他这一去,便失去了一个致亲,因为他知道刘炎此一去,便没了活着回来的心。

    他必须抓紧时间说服另一个人,一同前往。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 /hxioshuo/1html _blnk stylecolor:#f00;>辣文h小说</>)

6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7169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