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历史军事 > 天刑纪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冤家对手

天刑纪 第三百六十六章 冤家对手


    感谢:总是看不清、痴傻愚顽、缄口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呸,可恶的老儿!”

    荒山野岭中,一道人影鬼鬼祟祟,左右张望之余,回头啐了一口。

    “幸亏有了这块昆玉盘……”

    左右前后不见异常,无咎在一处山坡上落下身形,他举起手中的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盘,不无侥幸地点了点头。

    之前曾经身中丹毒,领教过万灵山的驱灵炼魂之术。故而,当钟广子装模作样说话,实则掩饰暗中施法的时候,自己便已有所察觉,随即予以应对。

    而这块昆玉盘,来自于之前遇到的一个叫作恒羽青的家传宝物。只须将其加持法力,祭出符文禁制,既可单独成阵,又能随意封禁,极为的简便好用。虽说不堪应付强敌,至少多了一个逃命的法门!

    哼,钟广子以为他暗中使坏,再加上乱葬山中的兽灵阴魂,以及七八位高手的相助,便可以坑了自己,真是异想天开。

    这多年来,也算是见惯了风雨,吃够了苦头,更是见识了人心的险恶。谁若还想骗我,只怕不容易……

    无咎感慨一番,收起玉盘,转而散开神识,眼光中透着戒备与疑惑。

    妙闵与妙山跑没了,一时半会儿见不到踪影。自己一个人,倒是便于行事。

    无咎的挥袖翻转,手中多了一枚图简。稍稍查看片刻,他脚踏剑芒寻觅往前。

    有关万灵谷的情形,并非一无所知,而是面对妙闵、妙山的时候,不能不有所提防。依据祁散人留下的图简所示,万灵谷分为四大凶境,也就是四层结界。若想抵达藏有神剑的万灵塔,务必要逐一穿过各个关卡。丧尸林,丧魂原,与那血日、独眼的石像,应该只是一层的遭遇。接下来还有乱葬山,骨丘岭,冥火涧,九幽地,百死滩,千炼峰。并各有凶兽镇守,饕餮、穷奇、梼杌与混沌。等等。

    且不说万灵谷各地的地名带着晦气,便是凶兽的叫法也透着古怪。

    饕餮,据称乃是古时的独眼怪兽,贪婪,无物不吞,却又极为凶残;穷奇,善恶不分,残暴好杀,又称天穷兽,不知与那篇《天穷诀》有无关系;梼杌,亦作傲狠,倨傲狠戾;混沌,也是残暴而是非不分的家伙。

    总而言之,以上四位均非善类,却因凶恶扬名至今,为修仙者所敬畏。或许数千上万年之后,还能被后人引为传奇呢!而好人好事,却没谁问津。诸如不甘屈服的苍起,心怀天下的祁散人,不仅所作所为遭受误解,还要担负骂名。这世道若是一味崇尚强者,而不分善恶,莫说人性沉沦,即使天降浩劫也是咎由自取啊!

    一道人影,在云雾惨淡的山谷间穿行。

    远远看去,便像是只迷途的惊弓之鸟,时而徘徊,时而又匆匆忙忙。

    乱葬山虽然遍布禁制,只要小心倒也无妨。

    无咎有了前车之鉴,再不敢触动草木山石,只管踏着剑芒掠地飞行。

    不知不觉,几个时辰过去。

    山林稀朗,四方渐渐开阔。

    前方有小山突兀而起,再远处天光幽暗而情形不明。

    无咎回头看了眼,不见异常,踏着剑芒继续往前,转瞬之间到了山顶。他顺势越过山顶,又慌忙止住了去势。

    小山过后的数百丈外,乃是一片十余里大小的低洼山谷。雾气笼罩下,剑光闪烁。二十多位修士环绕成个大圈子,当间则是一位老者而颇显狼狈。不远处的地上还躺着两具死尸,显然双方激战正酣。

    那是妙山,被岳华山的一位人仙长老与一群筑基高手困住。而妙闵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只剩下他独自一人身陷重围。

    与之瞬间,激战的双方停了下来。

    经过了万灵谷之行,只怕没人不认识无咎。而那人明明已被诸多前辈高人围困,又怎会独自现身此处?

    在场的二三十位筑基高手稍显慌乱,皆看向其中的一位老者。老者则是抬手一挥,示意众人稳住阵脚。

    而围困之中的妙山则是手持飞剑喘着粗气,两眼紧紧盯着那个突如其来的年轻人。他显得颇为狼狈,而疲惫的神情中又透着几分期待。

    “无咎,本人岳华山长老,南族……”

    自称南族的老者的话音未落,七八位筑基高手随其摆出迎战的架势。

    “我才不管你是谁……”

    无咎摆了摆手,轻描淡写道:“我只是路过而已,诸位自便啊!”他说着话又挠了挠头,有些怨恨地看着身后的小山。若非小山挡住神识,本来可以远远避开此处。如今贸然参与厮杀,绝非他所愿。

    “你走不得——”

    南族脸色一沉,又是十五六位筑基高手越阵而出,他分出大半人手应战,显然是不肯善罢甘休。

    “我偏偏要走,你奈我何……?”

    无咎耸耸肩头,好像真的转身要走,而不等南族带人追来,他突然化作一阵清风冲下山坡,并抓出一块玉盘接连挥动,一道道禁制带着光芒接踵而去。

    山谷间顿时便如飞雪笼罩,众人各自忙于摆脱扑面而来的禁制。而叫作南族的老者却免受其害,诧然看向四周。

    “嘿,你敢留我,好大的口气……”

    无咎去势不停,抬手劈出一道剑光。

    南族急忙应对,而一道黑色剑光未罢,又是一道火红的烈焰霍然凌空。他急忙催动飞剑招架,而那两道剑光突然合二为一,带着强劲的威势凌厉而下。“轰”的一声闷响,只觉得诡异的魔气与焦灼的烈焰强横难挡,他惨哼了一声,直直倒飞出去。

    而无咎并未趁势追杀,继续往前冲去。尚在围困妙山的筑基修士早已是乱作一团,他从中横冲而过:“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呀!”

    妙山困在原地,原本已然绝望,顿时精神一振,趁势随后突围。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山谷,瞬间摆脱重围,却不作停歇,继续踏剑掠地疾行。

    不知不觉,地势渐高。不仅四周愈发的荒芜,还有白骨散落途中;阵阵的寒风在半空中盘旋,浓烈的阴气吹得人心头发冷。

    当无咎渐渐放缓去势,这才发觉穿行在一道山岭之上。左右远处晦暗幽深,前方高处更加的寒意森森。又是一架白骨挡住去路,他慢慢停下身形。

    那白骨应该是怪兽所留,三两丈长短,硕大的头骨冲着前方,粗壮的尾骨拖在地上。或许它已死去太久,半个身子埋在泥土中,却又不甘沉寂,兀自维持着挣扎向上的形态与气势。

    无咎回头一瞥,分说道:“倘若所料不差,此处应为骨丘岭,且歇息片刻……”

    来路不见有人追来,只有两三丈外的妙山在喘着粗气,脚下的剑光闪烁不定,整个人显得疲惫不堪的样子。妙山就地坐下,摸出丹药吞服,然后又拿出灵石扣在手中,这才带着迟疑的神情苦涩道:“没有想到……你会救我……”

    一个曾经的冤家对手,竟在危难之际出手相救,着实让他意外之余心生感慨。

    无咎则是在前后左右查看一番,回到原地。

    山岭的两侧,虽然不是深沟险壑,却雾气沉沉而幽暗莫测,显然难以穿行。想要继续往前,唯有循着山岭一条道儿。

    “救人,也是一桩快事!”

    无咎在兽骨前坐下,同样摸出一块灵石吸纳灵气。接连奔波,他也有些疲惫。他随声敷衍一句,转而看向那森森白骨。

    祁散人的图简中,虽然标示了万灵谷的各道关卡,以及来往的途经,却并无应对之法。想要寻至万灵塔,还得靠自己的本事。嗯,他老人家动动嘴,我便跑断腿。神洲从北到南,十数万里没有停歇。早晚也要像这个怪兽一样,伏尸道上。梦想飞走了,留下一具骨骸……

    “救人,也是快事?”

    妙山似乎有些不解,低头自言自语。

    “嗯,救人为快乐之本。而能够出手救下灵霞山的长老,我深表荣幸!”

    无咎的话语中不无调侃与嘲讽。

    “你……”

    妙山脸色发黑。

    无咎转过身来,淡淡笑道:“你妙山虽然数次欺辱,却尚未置我死地。我念在祁散人,也就是妙祁的情分上,救你一命,也算是应有之义。你若再敢与我为敌,我必让你悔之晚矣!”

    他的话语神态依然轻松随和,而冷冰冰的杀气却是不容置疑。

    妙山的眼角抽搐,神情变幻,片刻之后,这才喘着粗气道:“你不是妙祁师兄的弟子……”

    身为灵霞山的长老,被当年一个玉井峰的杂役出手相救,接着又出言敲打,并加以告诫,个中的滋味真是五味杂陈。所幸他也不是寻常之辈,脸上挂不住,却懂得轻重,分得青白,并佯作镇定回敬了一句。

    “我欠下祁散人好大的人情,让他占我便宜也是应该。至于我是不是他的弟子,无关紧要!”

    无咎不予多说,转而问道:“你与妙闵抛开我逃命,缘何只有你遭到围困?”

    妙山默然片刻,缓声说道:“我与妙闵的修为,难以与你相提并论,面对钟广子等诸多高手,也只能先行一步……”他似有歉意,沉吟着又道:“谁料却被岳华山的南族与司方两位长老带人追上,妙闵运气不错,径行脱身,而我却被困住,幸亏你……”他举起双手,欲言又止。

    岳华山的两位长老,皆修为不弱,再加上一群筑基高手相助,妙山与妙闵根本不是对手。他二人不管是谁遭到围困,最终的下场可想而知。

    无咎将妙山的神情看在眼里,嘴角一咧,转向那具白森森的兽骨,淡淡又问:“妙山,当年是不是你害了祁散人?”

    妙山微微一怔……

第三百六十六章 冤家对手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7204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