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历史军事 > 心魔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赤条

心魔 第二百四十七章 赤条


    昆吾子肉身爆裂时产生的狂风用了足足两刻钟才散去。

    倘若在地面上,这风将摧毁方圆百里之内的一切人工建筑,连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然而此刻是在千米的高空,风所能吹拂的唯有两人飞云子与林量子。

    但这两人似乎都并不畏惧如此烈风。他们甚至在烈风当中交谈。

    林量子皱了皱眉,似乎并没有因为如此轻易地就杀死昆吾子而感到快意:“你抓住了没有?”

    飞云子沉默了一会儿他的眼睛失神,仿佛神魂周游天外,在找寻什么东西。三息之后他的眼睛重新焕发出光彩,再次活泛过来。

    “没有。麻烦了。”他皱眉叹息,“大成玄妙境界果然深不可测。”

    飞云子这位与月昀子同辈、被昆吾子视为下一任洞天宗座候选人的道统修士……此刻像是同老友聊天一般,与那神秘古怪的林量子对答!

    林量子想了想:“但他是被生杀天罡阵毁了肉身神魂也会受重创吧?”

    “是这样。但我们此前没料到他能遁逃,如今也很难说他会不会有什么护身的法宝、不至于形神具灭。方才他肉身一毁我便觉察到他一丝神魂往东去了”飞云子眯起眼睛向东方看了看,又叹口气,“罢了。一丝神魂。勉强做个神智全无的鬼修,坏不了事。”

    “这些日子我要助他弄这阵法,又要在他眼皮子底下做手脚好积蓄这一击的力量……差错再所难免。”

    林量子接受了他的解释。

    两个人再不说话,而是在空中沉默了许久许久。一直等天上那烈风渐渐消散了

    林量子才飘然向前、到距离飞云子数米处站定了。

    然后他郑重地向飞云子拱手、行礼。口中道:“那么福量子师弟。你潜入道统四十六年,而今终于功成。辛苦了。恭喜你了。”

    被林量子称作“福量子”的飞云子再沉默一会儿,脸上才露出微嘲的笑容:“这算是功成么?依着长老们的说法,如今只是小小的一步吧。只是……”

    他仰起头,长出一口气:“的确是辛苦了。”

    “下一步?”

    “还要师弟继续潜伏在道统。”林量子说,“但不做飞云子,做昆吾子。”

    飞云子微微一愣:“昆吾子?”

    “他可是大成玄妙境界。”他皱起眉头,“我附身飞云子,是帮他从虚境修到了如今的真境。现在要我做昆吾子我倒可以说收敛境界、也可以避免争斗时露出破绽。可这肉身你难道不晓得大成玄妙境界的肉身已是寻常难毁的了么?方才这生杀大阵的一击,便消耗了十万人的阳气啊。我这身躯,如何扮作昆吾子?”

    林量子笑了笑,抬手便抛出一物来。

    这东西看着小,指甲盖般大。但见了风便长到飞云子面前的时候,已经变得同一个人一般大了。

    而这也的确是一个人。

    是昆吾子。或者说,与昆吾子的肉身看起来一模一样的一个人。

    “一位长老贡献出了自己的身体。”林量子以赞叹、钦佩、敬畏、感慨的语气说,“单论强横,比起昆吾子的肉身有过之而无不及,你就用这肉身。”

    “扮做昆吾子、继续留在洞庭边。等我们抓住了李云心,依着昆吾子的计策行事。妖魔来多少就杀多少,最好……”林量子嘿嘿笑起来,“叫道统、剑宗和妖魔们,杀他个尸横遍野。”

    飞云子盯着他面前这具肉身看了好久,才无奈地叹口气。

    这一口气过后,“飞云子”的身躯忽然失掉了生命力,从高空中向下掉落。

    林量子一抬手,将其凌空击碎。

    “昆吾子”重新活了过来。

    他咳了几声、又活动活动手脚,再次叹气:“唉。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想了想,又道:“福量子、福量子。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叫我我自己都险些忘记自己的这个名字了。如今再想一想我们这道号,就总是觉得怪异。”

    林量子皱起眉头看他,警惕地说:“长老们自有深意。师弟你这话……我听着可不大好。不要叫道统里的那些人和事蒙蔽了你的心。如今天下大劫将至,师弟你不要站错了队。”

    飞云子愣了愣:“大劫?长老们不是说还有”

    林量子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他冷冷地笑了笑:“做好你的事。我们的时代很快就要到了。”

    ……

    ……

    李善,在湖中穿行。

    依着李云心的说法,他真身乃是一条电鳗而不是寻常的白鳝。但他本人对此并不介意妖魔们也很少真的介意自己的来历为何。

    也是依着李云心的说法,他要聚集湖中的妖魔,然后去做一件大事。

    这件大事是渭水龙王计谋的一部分。他要将妖魔们统一起来,然后为龙王所用。

    他先选择去自己从前的洞府沉船谷。

    那里有些道行的妖魔虽已被李云心杀了个七七八八,但毕竟还有些初成气候的小妖。将这些小妖聚拢起来、再叫它们去将自己的命令传到湖中,想来会比自己亲力亲为省力得多。

    毕竟眼下湖中大妖魔已被犁清,他十公子的威名在洞庭中甚至比渭水龙王更加广为人知。

    他先点的是一个尾正经的鳝鱼精,唤作赤条。修为倒也过得去,可以化人形了。原来也要将它封为妖将,但只是懒得理。却不想这倒留了他一命,到如今可用了。

    便先将要办的事情吩咐给这赤条、又给了它许多的令牌。然后着它叫些用得上的小妖执令往湖中各处去。遇着有兴风作浪的才来回他。

    要不然这洞庭如此巨大宽广,单靠他一个人,怕是一月也做不成这事。

    赤条得令便走,转眼之间消失在乌沉沉的湖底。

    李善便安心等待起来。

    一直等到了两日后。

    这湖中够得上数的妖魔,全都聚齐了。

    洞庭君在湖中经营数千年,这湖中也就极少被道士与剑士打扰。又因着湖中有龙魂、洞庭君,妖气天然浓郁。因此洞庭中的水妖数量是极多的。不算李云心那夜扑杀的那些,如今汇聚到李善面前的、能够化人形的妖魔便有三百之巨仅对洞庭这一方天地而言,这已是很怕的数量了。

    李善从前最想看到这样的结果叫洞庭的妖魔臣服于自己。而今这愿望算实现了一半……因为另一半是属于那位渭水龙王的。

    他出了自己的沉船谷,便“看”到那些水生的妖魔都聚在一团交头接耳、不晓得谈论些什么。

    又看见那唤作赤条的鳝妖来到他身边,道:“十公子,都已到齐了便等着十公子示下,下一步该如何做。”

    这赤条说话口齿伶俐,竟然比他从前的那些传令小妖都要清楚明白些。李善便道自己从前算是埋没了良才,但也正好报了今日的善果。

    他在水中向先群妖那边略略“扫”了一眼,然后微微皱眉:“那蛤王与老王八如何说?”

    赤条便笑嘻嘻地凑上前,道:“回十公子。十公子所料不差。小的执公子令牌去那两位大王处,它们虽不阻拦,但也只道自己座下妖魔不是公子你的人,叫我们往别处寻去”

    李善嗤笑一声:“我早料到如此。哼,罢了。就叫他们缩着头罢!”

    却不想那小妖赤条的话还没说完。他继续笑道:“公子料事如神。但小的想,那二王座下妖魔也不占少数,且多勇猛之辈。如果不能为我所用、岂不是耽误了公子的大事?”

    “便将那二王都杀了如今他们座下的群妖也到了。”

    李善一时没有听明白,愣了一下子。

    然后才再探出电芒细细往群妖中清点。二三百的妖魔密密麻麻铺满水底,要找出几个人来是很难的。但李善也与蛤王和鳌王打过交道,知道那两位座下妖魔多披硬甲。因而很快便寻到了果真是……他们座下的妖魔也在。

    他又愣了一会儿,转脸去探赤条。将他上上下下地好生打量一番:“你方才说什么?你将那二王杀了?”

    鳝妖赤条嘻嘻笑着:“正是了。”

    随后一伸手,便自身后提了两颗头颅出来……正是那二王的头颅。

    却说这赤条生一张覆了鳞片的面孔,是个偏平的鼻子。脸上五官勉强有个人样儿,但嘴巴横宽,还有些利齿露出来。穿一件破旧的水靠,背上背个包裹。手持一柄精铁的船桨,也不知从哪里寻来的。

    这样的一个小妖……

    杀了那二王?!

    便是他十公子亲自出手,也不敢担保能在两日之内……便自己毫发无伤地杀了那二王呀?!

    李善本是个妖魔,头脑不如人睿智聪明。可再愚钝也是一个大妖魔此刻便意识到这事有不妥。当即便自身周探出细小的电芒:“你究竟是谁?!”

    他座下不可能有这样的家伙。这样强横的实力,已足够去做一方妖王了!

    却听这赤条仍嘻嘻笑着:“十公子这是哪里的话。小的追随十公子已经两百多年,如今却不认得了么?噢……倒也难怪。从前时机不到,小的并不愿意显露本领。只是如今好时机到了,却正要劝告大王,不要错失良机。”

    李善愈听他说话愈觉得心惊。再悄然提起了妖力全神戒备着,问:“什么良机?什么时机?”

    赤条嘿嘿笑起来:“自然是捉拿那李云心的良机呀。那渭水龙王李云心,坏了咱们的好事。如今正在洞庭中将他捉拿了,岂不是大功一件!”

    李善瞪圆了眼睛虽然他那眼睛并看不到什么:“你究竟是什么人?再不说分明休怪本公子不客气了!”

    赤条便笑着叹了口气:“十公子。两百年前你收咱们的好处、修习天心正法才有如今的成就。到现在反倒不认人了么?便叫你晓得,咱们乃是那同舟共济之会的会友。养了你两百年,如今总要知恩图报了吧?!”

    李善听了这话,是当真愣住了。

    两百年前的隐秘事……这小妖如何晓得的?!

    他说的……竟是真的?!

    他一时间惊诧莫名,竟呆立当场。只下意识地问:“……如何知恩图报?”

    小妖赤条大笑起来:“便以十公子你自己来报吧!”

    李善还没有弄清楚这鳝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鳝妖却已经猛地抡起掌中的混铁船桨。

    李善是个瞎子,只依靠身上的电芒感知外物。照理说此刻应当比“看着”还要更及时一些。可谁能料到李善这化境的妖魔……竟然跟不上这小妖赤条的速度?!

    嘭的一声,李善的头颅便炸开了!

    沉沉的湖底轰然一声响。在群妖们能够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前,一整片沉船谷都变成了赤红色。

    又过了许久之后,湖面上忽然冲出一只妖魔正是李善的模样。这“李善”在半空中稍停片刻,便朝水中一喝:“都给本公子听好了我座下那妖将赤条不听号令,已被我就地斩杀了!尔等再有不从的,便如那赤条!”

    水中便又激荡起一片浪潮。二三百员妖魔或踞浪头之上、或潜行水面之下,七嘴八舌地应了。

    这李善就哈哈大笑三声,指引着众妖直往君山方向去了。

    群妖行得浩浩荡荡,似乎浑然不怕湖中那一头恶蛟了。他们在水面上留下一条宽且长的尾迹,就仿佛一条巨船行过。

    原本他们过处飞鸟惊惧、水族遁走。但偏偏……

    又从水下钻出一个人来。

    这人一出水便忙不迭地“呸”起来,下意识地想要梳拢自己的皮毛。然而此刻她乃是人形,转头也****不到自己。这才在水上连奔带走地折腾了好一会儿,找到一块探出水面的孤礁落脚。

    先猛地甩头弄干净了身上的水,再盯着群妖远去的方向怔怔地一会儿。

    随后三花的脸上露出某种难以名状的表情即便李云心在此大概也难理清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先看远处,再慢慢转移视线看天上。

    “小祸害。”她细声细气地自言自语,不晓得在说谁,“哼,一个小祸害。啊呀……都一个样儿!”

    推荐仙侠小师妹的一本新书,《天庭办事处》。

    主站仙侠文,轻松快意流。

    据说书和人一样好看。(未完待续。)

第二百四十七章 赤条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72651/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