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红颜腹醒搂美人腰人生得意须尽欢再次回来我不再牛 第18节


    厨房里终于有人走出来的声音,其实我知道昨天晚上我跟张姐都做了什么,心想,挺好的,至少是跟张姐,那个曾经或许出现在我心中的那个女人,

    可是,

    “哎呀,三哥,您可是醒了,昨儿晚上张姐把您扛回来的时候,都给我惊着了,我心说怎么把您这么一大佛请了回来”

    是斌子的声音

    我扭头,说你怎么在张姐家,

    斌子说,哦,三哥你还不知道呢,我现在跟张姐同居了,我们家的客房很久没人住了,昨天晚上你来的突然,不知道落枕了没有,张姐出去有事儿了,一会儿就回来,

    当时我的感觉,像极了被人用坚硬的棒球棒从背后来了一下,

    张姐跟斌子同居了,

    那么,我们亲爱的小三爷,原来,这他吗真的是场闹剧,

    我穿好衣服,在斌子不屑的笑容下,满脸毛细血管都炸开了,推门而出,身后是斌子的喊声,“哎,三哥,我给你做的爱心蛋炒饭,你还没吃呢,”

    到了楼下,我翻手机,看到张姐的一条短信,

    三儿,醒了以后,屋子里给你留了一个大大的惊喜。而且我很负责的告诉你,那个惊喜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希望你能喜欢

    昨天从张姐家里出来以后,很多人发了短消息,说,三儿,不要,你一定不要再回去,有的人说,三儿,你看,你还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没有变,你之前的圈子,你没有退出来,

    我也不知道。

    昨天下午跟宠物店约好了,要给亚瑟打防疫针,亚瑟的疫苗本子贴满了防疫标签,从北京,到烟台,大大小小的,五颜六色

    昨天在给亚瑟洗澡的时候我就拿着亚瑟的防疫本子在看,亚瑟色迷迷的在浴盆里瞅着那个给他洗澡的大***宠物美容师。

    我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宠物店老板说亚瑟爹, 你别总抽了,看你抽的我自己都想咳嗽。我递过去一根烟,你也来一根?

    其实我是不怪张姐的,我一点都恨不起来她,可以这么说,张姐能到现在这个样子,至少对我这种态度,或者用跟斌子同居这件事来报复我,有我很大的原因,

    而且张姐确实赢了,她猜中了,或者她一直都知道,我是喜欢她的,并且在很多个瞬间,对她欲罢不能。

    但是张姐是永远不可能跟斌子同居的,这个我很明白,只是真正遇到那一幕的时候,我还是会傻掉,不是因为张姐跟斌子同居,而是张姐让斌子告诉我,她跟斌子同居了,

    昨天晚上一个陌生的号码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虽然我有看完短信就删的习惯,可是这条短信我一直留着。留到现在,

    是斌子发的,

    内容是这样,

    三儿。其实我真的很想狠狠的揍你一顿,但是你一直说,戏子无情,戏子无情,虽然我不想跟你打,可是我想让你知道,我恨你,知道为什么去年张姐会出现在翠峰苑么,知道张姐知道娟子怀孕了么,都是我告诉张姐的,我知道你喜欢娟子,也喜欢张姐,同样的,我也想让你知道,我那个时候的心情。想彻彻底底毁了你。

    去年本来我应该跟莫莫结婚的,(唐莫莫,斌子领了结婚证打算要结婚的女孩,不明白的,详情见去年的帖子。)本来应该彻底的退出这个圈子,其实我的故事在去年就应该彻底结束的,可是,三儿,你知道,当我看见你跟莫莫一起去开房的时候,当我在酒店门口给莫莫打电话,问他在哪儿的时候,她支支吾吾的说在外面逛街的时候,当我进去,告诉吧台你的名字,吧台说你刚刚开了房间跟一个女孩进去的时候,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么,可是当时我一直记得你的话,你说,戏子无情,戏子无情。。所以当时我走开了,回家吧结婚证撕得粉碎,把所有我跟莫莫要打算出去蜜月的路线图全部烧掉,我后悔了,我只是后悔,没有听你的,是的,戏子无情,

    三儿,再见了,虽然我们之前在一起的日子会很快乐,虽然去年没碰见你们两个人开房的时候我还想等莫莫有孩子了,认你做干爹,可是一切都晚了,我知道我打架也打不过你,我还是会继续混迹于烟台的,如果再次见面,我们还有说有笑的,打个招呼,然后,然后就什么也别废话了行吗,我真的很恨你,你把我再一次的从美好的希望,童话,幻想当中拉了回来,戏子无情,我们不应该动真感情,我不怪你,我也不怪莫莫,分手那天是莫莫回的海南,或许当时你送她走的吧,呵呵。一切都是我太天真了,

    三儿,小三爷,我真的真的很恨你。

    当时看完这些以后,我面无表情,只是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然后我抿着嘴笑了,哆嗦着拿出一根烟,点着,使劲儿的嘬了一口,然后看着天,

    “嗨,帅哥,有火吗”

    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喊我回过神,一个像杂志封面一样的姑娘牵着一条金毛,站在我面前,

    我说给,

    姑娘说,你家养的什么狗啊,也是来洗澡的?

    我看了一眼美容室,说就那条,

    姑娘点上烟吸了一口,说呀,哈士奇,你真敢养,这狗特皮吧,

    我说还行,他一不老实,我就说要吃狗鞭了,他就老实了,

    姑娘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冲我笑。

    我说你也住附近的?姑娘说不是,家那边的宠物店停电了,我就过来这边给艾拉洗澡,

    我说你这狗母的吧,

    姑娘说恩,母的,

    我就冲着艾拉说,过来宝贝,我来摸摸,

    金毛其实我很喜欢,当初在为了选哈士奇还是选金毛,我犹豫了很长时间,金毛很温顺,很傻,很听话,

    艾拉过来,我就摸艾拉肚皮,,一边摸一边说,真不小,真不小。

    姑娘扯着艾拉的绳子就给拉了回来,瞅了我一眼,说我家艾拉还是处女呢,你别摸坏了,

    我又递给姑娘一根烟,我说你是做模特的吧?

    姑娘说,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做模特的一般都养条狗,留着防身,

    姑娘就笑了,说帅哥你挺有意思的,

    我说还行,怎么着,晚上想请我吃饭么,

    姑娘就笑了,说没空,

    我说那留个电话吧,

    姑娘没说话,我冲着艾拉又重复了一遍,艾拉,我问你要手机号呢,你可漂亮了,我可喜欢你了,,

    姑娘没说话,继续抽烟,

    我也觉得没趣,闭上眼睛在椅子上眯着,

    在我快睡着的时候,姑娘兑了我一下,说哎,帅哥,我有事儿,先走了啊,艾拉就先放这儿了,

    我说成,你慢点,

    姑娘快出门的时候,我笑着说,哎,美女,电话。

    姑娘笑了,说老板娘知道,你跟她要把。

    我继续蜷在椅子上,艾拉就趴在我脚底下,我俯身捏着艾拉的鼻子,我说,艾拉,我把你主人给睡了你说好不好?

    今天早上七点多我睡不着觉下楼溜亚瑟,亚瑟在酝酿便便的时候,想起昨天走的时候留了姑娘的电话,挺有意思的名字,叫艾甜甜。

    我打电话过去,本来心思姑娘应该是睡眼朦胧的接电话或者直接挂掉,

    没想到姑娘接了电话,哼哧哼哧的喘着气,

    我说啊,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你们继续,继续,

    姑娘说继续什么,? 你有病啊?

    我说啊,我是昨天在宠物店你遇见那个,你是艾甜甜吧,

    姑娘扑哧笑了,说哎,小帅哥,你还真要我电话了,边说边喘气,

    我说啊,真要了,不过你干嘛呢,你男朋友跟你晨练呢?我不会打扰你们把,

    姑娘说晨练个p啊,我带着艾拉跑步呢,

    我说哟,这么健康呢,约你吃早点呗,你在哪儿呢,

    姑娘说我住海天,你来吧,

    姑娘一说海天,我就想起张姐,张姐应该不会这么早起床,

    溜完亚瑟我去肯德基买了早点,打车过去,姑娘在广场上跟艾拉玩,看见我,说你真来啊

    我说那肯定了,你这么好看,勾搭你当然得拿出点真心实意了,

    姑娘穿的很简单,紧身黑色运动短裤,紧身跨栏背心,扎一个马尾,胸很大。黑色的内衣带子露在外面

    然后我们两个人就坐在海天名人广场,一边吃一边扯淡,

    我说我好久没有起这么早了,姑娘您魅力真大。给我真忽悠来了,

    艾甜甜说你把,一看就是身体老龄化了的那种人,没事儿少睡几个姑娘,少去几次酒吧,什么都有了,

    我说哎,我睡姑娘这事儿你也知道?

    姑娘说你来不是为了睡我啊,

    我说草,谁有大清早就跟人睡觉的,

    姑娘就哈哈哈哈的笑。我俩边说边走,到姑娘家楼下的时候,姑娘说今儿我没课,我说啊,你没课,那成,我今儿也没事儿,要不咱俩出去溜达溜达?姑娘说行,你等着我上楼换衣服,

    我蹲在小区路边的石头上点跟烟,慢慢嘬着,在想为什么要来找这个叫什么艾甜甜的,为什么还要答应陪她出去玩,

    我想起曾经捏着一一的下巴,跟她说的话,我说妞儿你记住了,如果哪一天,你做错事儿了,我就去找所有我能找到的,跟你一样有尖下巴的女人,然后把她们睡了,再把照片寄给你,

    想着想着,就像所有小说电影里面的故事情节是一样的,我看见张姐一身职业装的朝小区门口走过去,

    我站起来想打招呼,然后想了想,又蹲下,还没等我蹲结实,张姐就也看见我了,很惊讶,表情也很尴尬,冲我走过来

    我说啊,张姐,早,

    张姐皱着眉头,说你怎么也在这儿? 跟踪我?

    我说张姐您客气了,我来这儿吃早点的,

    张姐从包里拿出来太阳镜戴上,说放屁

    我说真的,哦,对了,张姐,您的范儿又回来了,您是女王啊,

    张姐藏在太阳镜下面的眼睛不知道是什么色彩,然后我们停了几秒钟,张姐接个电话,说哦,我马上到门口,你稍等

    挂了电话我歪着嘴笑,说是斌子吧?

    张姐说,跟斌子没关系,那天是我安排的

    我打断她,我说行了你别说了,我知道,

    张姐说三儿其实我觉得斌子比我还恨你,

    我说你还有事儿,赶紧走吧,我女朋友一会该下楼了,

    张姐看了我身后的楼,什么不说,转身走了,

    我就继续蹲着,抽烟,

    其实,

    斌子,

    你知道吗,那天,我跟莫莫去维特开房间,是因为,

    她说,想在你们结婚之前,来一次最浪漫的约会,然后让你好好的爽一次。

    那天你走了以后,就有两大包***送了过来,

    我相信,我跟莫莫在布置房间的时候,

    在我们把那些大把大把的玫瑰花撒到房间的床上的时候,

    你正在,撕着你们的结婚证,

    撕掉的,

    同样还有,老天在你我之间,那个滑稽的剧本,

    滑稽的结束。

第18节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737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