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侦探推理 > 国刃 > 89 交换

国刃 89 交换


    天空的颜色由黑变为浑浊的蓝时,玛雅的中枢神经被破坏。

    玛雅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若是全力相拼,至少也能多杀两个赚个够本,伯恩也决不能全身而退,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他倒下了,正对着二毛叔坟茔的方向。

    二毛在钢铁身躯中醒来后,总是满怀悲观绝望之情,与众净化种格格不入,仅有一个冷冰冰的玛雅将之引为知己,如今玛雅为了他慷慨赴死,也算全了朋友之义。

    大脑因致命伤害而快速死去,玛雅的灰瞳闪动最后的光芒,他从不信鬼神,此刻弥留之际,竟然在恍惚中看到了高大憨厚的二毛怀抱一名小女孩,与一妇人并排而立,三人皆是笑意盈盈,二毛单手高高举起挥舞,大笑道:“阿琳,快来,嫂子给你包好饺子嚒,等你回家就下锅!”玛雅唇角缓缓勾起,慢慢闭上了眼睛,我来了……

    玛雅生平已不可考,死后却得到了前世今生求之不得的亲情。

    太阳初升,警戒一晚的莫回报,安第斯领地周围没有半个古代种的踪迹,看来,这叫做玛雅的净化种,真不是来挑事入侵的。

    林小乐不在,伯恩与羽等人更不会替玛雅收尸,一名鹰族将他踢入了沼泽中,吞吐了几个气泡,沉重的铁躯眨眼间便沉没。

    “羽族长,我要带小乐回去。”伯恩沉默半晌,突然说道,“小乐肯定被植入了追踪器,否则这个净化种无论如何也寻不到这里。”

    “这…”羽面露难色,“我和法兰早有约定,我可不能违约。”

    “事情紧急,顾不得那么多了。”伯恩道,他全然不顾身上几处深可见骨的伤,一心只怕时间长了,林小乐的身体会受影响,更重要的是,他担心更多净化种会追踪而来,安第斯一族纵然勇猛,却也绝对敌不过当日进攻十区那种规模的净化种大军。

    响鼓不用重锤,伯恩没有说明,羽却明白他的意思,羽思索片刻,咬咬牙,点头道:“也好,我和莫跟你回去,也不算违背了鹰族保护小乐的誓约,让我们准备一下,待会就出发吧。”

    伯恩感激道:“那再好不过。”

    两人这就算是说定了,不过,有些事,已经不能瞒着林小乐了。

    伯恩与羽,莫一道回到山壁石屋中时,林小乐两只眼睛已经红肿得桃子一般,一见伯恩身上的血,她紧张道:“伯恩,你受伤了,要不要紧?”

    “没事,那个净化种,已经被我杀掉了。”伯恩拖过一只木凳,坐在林小乐身边,盘算着怎么跟她开口。

    “哦……”林小乐点点头,心中怅然若失。

    “小乐,待会我们就回去,好不好?”伯恩问。

    林小乐点头,以手撑桌道:“好,好,伯恩,我去收拾行李。”

    伯恩握住她的手,只觉她指尖冰凉,心中十分不忍,口中却说:“小乐,不忙的,我有话想跟你说。”

    林小乐浑身如泡入冰水中,心底已经升起了不详的预感,她忐忑不安地坐好,胆颤心惊地看着伯恩。

    “小乐,你别怪羽,他不是故意瞒着你,我,我也不是故意要瞒你,你要知道,我们这些雄兽,唯一的心愿就是你快乐健康地活着。”

    伯恩的话,一字一句像是尖刀,刺进了林小乐的耳膜,她的心跳开始加快,思绪开始混乱,眼中干涩疼痛,满腔泪水流不出来,她想开口说话,却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双手指甲掐入掌心。

    伯恩目不转睛地看着小乐,又道:“修,伊诺,安迪,还有…艾特……他们,在十区战役中,已经战死。”

    先前二毛叔去世,林小乐还能流泪,此刻,她是连泪水都流不出来了,人一旦到了哀痛绝顶之时,竟是一滴泪也没有的。

    “小乐,你怎么了?难受就哭出来,小乐!”见林小乐面无表情,像是被惊吓得变成了傻子,伯恩一时心急,将她肩膀握住轻轻晃了晃。

    莫倒是站在一旁用袖子擦起了眼睛,简直对林小乐的痛苦感同身受。

    “先前的录音,是法兰早就准备好的,小乐,你别怪我。”羽同样挨着林小乐坐下,低声说道。

    “艾特,伊诺,安迪,修?”林小乐恍惚道,“他们,他们都死啦?”

    “小乐,乖,还有大白在。”伯恩慌了,一把将林小乐搂在怀中,那单薄的身体微微颤抖,突然她双肩紧缩了一下,咳嗽一声,哇地哽出一口鲜血来。

    三个男人手忙脚乱,又是拍肩,又是顺背,不停拿话来安慰她,林小乐全都感觉不到。

    不能想,不能想,艾特一针一线做的衣服还穿在身上,安迪结结巴巴的声音还在耳边,伊诺和修的笑容还在眼前,林小乐推开桌子,咚咚咚跌跌撞撞跑上了楼。

    啪地一声,楼上房门关住,羽,莫,伯恩都很难受,羽呆坐一阵,开始慢慢收拾行装,莫找了药,替伯恩包裹住伤口,又闷闷地去热饭。

    从今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再过十年,二十年,就算死掉,也再见不到了,天上地下,永远找不到他们了!林小乐揪住领口,如脱水之鱼,在房中大口喘气,今天阳光明媚,金色的苍白光芒从圆圆的木窗框中洒向她的脸,一阵柔风吹拂,她似乎聆听到了艾特细碎的嘱咐,看到了修霸道又色色的脸,羞涩的安迪,与抚摸她时,总是记得收好爪子的豹子伊诺。

    他们是怎么死的,会不会很痛苦?他们的身体,是不是受了很多的伤?最后一刻的时候,他们在想什么?大概一定在想着她吧,林小乐扑向衣箱,胡乱抱住了自己的衣服,抱得那么紧,活像这堆衣服就是她的命,她在寻找艾特已经消失的温暖,她连眼泪也不敢流,生怕咸咸的泪水,洗掉了绵软布料所记录下的回忆。

    怎么能这么突然,怎么能跟爸爸妈妈一样,都没有跟她说再见?

    好难受,心痛得想死掉,父母去世之后,林小乐原本以为,今生她再不会尝试到这样残忍的锥心之痛。

    楼上楼下的距离不过咫尺,三个雄兽的种族,同样拥有敏锐的听觉与感知力,林小乐的一举一动都要会发出声响,与他们亲眼看着也没两样。

    “继续瞒着她不好吗?”莫将几个饭盒装入军绿色的背包,“我和羽,岂不是白白瞒了一趟。”

    “早晚她都会知道。”伯恩两眼泛红。

    羽长叹道:“战场上的事,谁能说得清,十区死伤那么惨重,这也难怪。”

    三人说着话,突然齐齐收了声,抬头望向楼梯,他们从来没听过一个女孩这样的哭声,仿佛一头受伤的兽,哀恸的哭号声几乎传到了天上。

    又过了一阵子,林小乐的哭声止住,门开了,然后她摇摇晃晃,拎着自己的箱子下楼来了。

    伯恩忙起身,大步上前接下了林小乐手中的行李,抿了抿唇,安慰的话说不出口。

    其实他们都不懂她,十七岁的林小乐,在很久之前,就懂得了什么是绝望痛苦中的坚强。

    “待会就出发么?”林小乐声音异常嘶哑,“对了,伯恩,克雷还有路他们,他们怎么样?”

    “克雷还好,伊诺醒来的较晚,所以”伯恩讨好似的,匆匆说道:“克雷真的没事,尤金,兰泽也没事,他们现在在老五区,那边不是新建了城市吗,所以”

    “嗯,那路呢?”林小乐又问。

    “路,路他失踪了。”

    “失踪?失踪是什么意思?”

    “没有人见到他的尸体,他也没有归队,我想,可能路他受了伤,困在什么地方了,也许现在他已经回五区与克雷汇合了。”伯恩说。

    林小乐重重闭上眼,倚靠在了楼梯口旁边的墙壁上,路,如果可以,她宁愿用自己的命去交换路的命,而他竟然失踪了,真的是失踪吗?克雷说过,路和艾特的战力平平,艾特已经战死,路又多大的可能幸免?

    “失踪不代表死亡。”羽沉声道:“小乐,你先别太急,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们活着的人只能面对,莫曾经受过伤,人人都以为他死了,过了几个月,他自己飞回了安第斯族。”

    莫忙说道:“这件事是真的,那次我受伤很重,又迷了路,差一点就回不来,这事不是羽边的,虽然他上次骗了你,可是这次没有,真的!你相信我!”

    林小乐麻木地点点头。

    “小乐,你别这样,看到你这么难过,我,我真的也好难过,都怪我,当时应该把你随便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回去帮你的朋友们,那,他们也许就不会死了!”莫嘴唇哆嗦。

    林小乐喉咙全是苦涩:“莫,不怪你。”

    “别说这些了,来,不管怎么样多少吃些东西,我们一会儿得长途飞行,莫,还是由你带小乐,伯恩,我带着你,没问题吧?”羽说。

    伯恩道:“没问题,谢谢。”说完,他在林小乐面前蹲下,看着她的眼睛道:“小乐,是我的错,这么大的事,我应该一开始就告诉你,不应该等到瞒不住了才我,甚至还和你”

    “不怪你。”林小乐摇头。

89 交换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7416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