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侦探推理 > 阴阳风水师日志 > 9月6日 夺舍重生

阴阳风水师日志 9月6日 夺舍重生


    2011年9月6日星期二晴

    意识很模糊。

    耳边似乎有人忙乱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酒的味道,还有玻璃杯摔碎的声音。

    似乎有人在说话,但是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朦胧中,仿佛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说话,但是说话的是谁,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只在朦胧中,听到一个隐隐约约的声音“夺舍法……夺舍法……”

    夺舍法?夺舍法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啊。

    那个声音渐渐小了,身边一些人说话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

    “救护车,救护车还没来么?”男人焦急的呼喊声

    “这样不是办法,把他抬起来吧”

    “不,不能碰他,等救护车来”不同男人慌乱的声音

    “怎么办,怎么办啊”女人的哭喊声

    “别急,别急,真不该让他多喝的……”

    身边似乎有很多人,好像是在说谁喝醉了吧。

    渐渐的,听得越来越清楚了,四肢的感觉也渐渐清晰了,但是感觉憋得慌,没有呼吸,似乎有什么东西堵在了喉咙口,这个东西是什么了,努力地动了动手指,然后,身体渐渐可以动了,发现了,原来堵着自己喉咙的,是我的舌头,连忙使劲,把舌头挪开,顿时胃里一阵翻涌。

    “哇哇哇哇哇”什么都感觉不到,只感觉到肚子里的东西,在一阵阵地从口里,鼻子李往外冲,眼泪顿时就出来了,四周弥漫着伴随着酒气的呕吐物刺鼻的气味。

    “他他活了”

    “天哪感谢上帝,感谢上苍,他活了,活了”

    ……

    ……

    周围的人,传来了惊呼声。

    有人把我扶了起来,不停地拍着我的背,而我,不停地大口大口地呕吐着。

    ……

    是啊,我活了,我真的活了,可是,这个身体不是我的。

    我记得,我叫乘风行气,我死了,而且,作为罗刹鬼使和罗刹军一起进军天界,我是罗刹族的精英,我怎么可能活了呢?

    是的,我不可能活着的,我不可能作为一个人活着的。

    此刻,我坐在病床上,看着围在我身边的一个个焦急而陌生的面孔。

    就在这时,门开了,一个女人冲了进来。

    “老公吓死我了”那个女人满脸是泪,扑了过来

    “啊?”我看着那个人,目瞪口呆

    “老公,你没事吧,你真的没事吧,吓死我了”女人满脸是泪,直接抱住了我

    “啊,阿姨,你认错人了吧?”我一把推开了她

    她的眼神里透露着诧异的神色“老公,你没事吧,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呃,好吧,她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叫她阿姨是过分了一些。

    “大,大姐,你认错人了吧,我,我不是你老公”我说

    “老公,你怎么啦,你,你还记得么,你是我的田田啊,我,我是你的露露啊,老公,你忘了么……”

    “啊?大姐,你说什么啊?我真的,你,你那个,你真的认错人了,我二十八号那天,因为师父战死,所以一时晕厥,醒来了却在人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的确不是你老公啊”

    “老公,你没事吧,二十八号,是上个月吧,今天都已经九月六号了,你是说,整整八天,你都不知道在干嘛?”女人说着,伸手过来摸了摸我的头

    “呃,是啊,怎么了”我感觉到她没有恶意,就让她摸了摸。

    “老公啊,你没事吧,今天下午,你还去接了囡囡,然后让我来开车把囡囡带回家,说单位有应酬,不回来吃饭了,怎么你都不记得了么?”女人的眼神,充满了疑惑,满眼泪光

    “啊??大家,你没搞错吧,我不会开车的”我说

    女人看着我,失魂落魄地倒退了两步,接着,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喊声

    “医生,医生你快来啊,快来看看,我老公这是怎么了”

    她一边呼喊着,一边跑了出去。

    就在这时,我看到从病房外,有一个脸色发白的男人,双眼深深凹进去,穿着病服,转过头,看着我笑了笑。

    我也很礼貌地冲他笑了笑,他发现我在看他,瞬间穿过病房的墙壁,站在了我的面前,用毫无声调的声音对我说“你,看得到我?你有阴阳眼?”

    由于他离我很近,于是我身体向后仰,皱了皱眉头说

    “看得到不稀奇吧,只是能听到鬼说话,这还是第一次”

    那个男人的脸顿时变得极为恐怖,阴沉,朝我扑过来呼喊着“我不想死,不想死,真的不想,帮帮我吧?”

    我忽然觉得很烦“关我什么事,这世界上,有谁想死的,去吧,别待在这了”

    “不,不啊,求求你了,我还要活,你不是占了别人的肉身复活的么,帮帮我吧,把你的肉身给我,我也想复活……”

    说着,那个男人的鬼魂扑了过来。

    不知为何,我心中顿时升起无名业火,意到气到,竖起剑指,对着那个男人顺时针绕了一圈,他的鬼魂顿时顺着我的指尖旋转。

    “天地无极,阴阳归路,xxx急急如律,敕令,归去”

    “我不,我不要去地狱,我不……”男人的鬼魂,瞬间旋转着消失不见,但他的喊声,还在持续。

    “呵呵,生死有命,何须执着”我笑着摇了摇头

    一抬头,才发现病房的门开着,医生和那个叫露露的女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女人的身边,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看着我,眼里充满了畏惧,抱着露露的腿,连声呼喊

    “妈妈,妈妈,他不是我爸爸,怕怕,怕怕”

    我这才发现,我盘着腿坐在病床上,左手金龙诀,右手剑指。

    结果不用说了,不出我的所料。

    医生让我留院观察,怀疑我因为酒精刺激而对神经组织造成了器质性损伤,出现了神经病变。

    现在,我坐在病床上打字。

    露露正坐在我旁边,帮我削水果。

    “老公,你放心吧,囡囡她爷爷奶奶会照顾好她的,今晚我会在这陪着你的,你很快就会好过来的……”露露看着我,笑得很甜

    “大姐,说了好几次了,我真不是你老公,我是……”我想分辩。

    “老公,不要多说了,我知道你最近工作压力大,应酬又多,好了,你别多想了,好好休息吧,来,张嘴,吃过苹果”

    “我和你说,我……”我话没说完,嘴里被塞进了苹果

    “老公,我再也不会说那些话了,我再也不说你是家里的顶梁柱了,我也不买奢侈品了,我只要你好好的,老公,对不起,我不会让你有那么大的压力了,再也不会了,你知道么,我离不开你,我一直一直,都离不开你”露露忽然抱住了我的脖子

    “大姐……”我努力想挣脱

    “还有,别叫我大姐,人家明明比你小八岁,你今年都四十了,怎么那么讨厌,叫人家大姐”露露说着,脸红了

    “啊四十”我惊讶着,拿起水果刀,从刀面的反光中,看到了自己的摸样。

    国字脸,浓眉大眼,有棱有角的面庞充满了男人味,特别是嘴唇周围那一圈修得很整齐的小胡子。

    这时我才注意到,露露身上的衣着打扮,很上档次。

    还有,下午来看我的人,满脸的笑容,那些笑容,缺乏真诚,却不失谄媚。

    然后,低下头看看自己那个不大不小的小肚腩,还有,因为长期不活动导致的小细胳膊小细腿,似乎有些明白了。

    对了,夺舍法,是什么东西啊。

    我连接网络,百度了一下,没有准确的答案,只有一些案例

    看了不少,终于弄明白了,所谓的夺舍法,就是灵体借助刚死之人的身体,通过法术进行复活的方法,也就是大家通常所说的借尸还魂。

    啊,我明白了,我终于一切都明白了。

    我为什么能看到鬼魂,我为什么能听到鬼魂说话,我为什么还能使用法术,我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身体,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运用夺舍法借尸还魂了。

    可是,为什么我会借尸还魂呢。

    这八天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呢,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呢。

    “老公,来,在吃一个”叫露露的女人又喂了一片苹果过来。

    我看着她,看着这个笑得满脸幸福的女人,忽然间觉得,她真的,好可怜。

    “谢谢,老婆,你自己吃吧”我也冲她笑了笑

    她忽然呆住了,然后,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我说错什么了么?”我有些不安地问

    “没有没有没有”露露笑着,有些害羞的表情“只是老夫老妻的,你已经很多年,没叫过我老婆了”

    呃,我似乎又说错话了。

    “好了,你回去吧我不需要你陪,我想一个人安静下”我说

    她叮嘱了很多,让我有事打电话什么的,然后就出去了。

    我抬头看着病房的天花板,心潮起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哎,真是头大啊。

    师父到底怎么了,师父真的就那么死了么,那么师娘呢,师娘怎么没出现,婧儿师姐呢,师兄弟们呢?

    看看窗**霾的天空,天人修罗和罗刹呢,战况如何呢,这场关系六道生死存亡的大战,真的能结束么,师父的理想,真的能完成么?

    哎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我会又以人的身份,到人界来了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没人回答我,寂静的医院里,甚至练风的声音,都没有。

9月6日 夺舍重生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7483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