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北蛟龙 > 第155章 我可不是好惹的!

三国之北蛟龙 第155章 我可不是好惹的!


    ps:啥也不说了,那个,现在也从工作低迷中恢复过来了!有句话说得好,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既然干的不舒服,那明年,十三拍拍***走人,不干了,再找个适合自己喜欢的工作!没什么大不了的!呵呵…

    发了句牢骚!错别字明天下班回来改,原谅则个!现在有时间就更,请各位继续支持!

    上首的刘宏盯着吕和看,似是想看个透。只可惜,吕和的表现的毫无破绽,最后刘宏也不得不放弃了。老实说,吕和就像一头猛虎,甚至是条龙,心计深沉的刘宏也难以把握吕和的心性。

    尽管吕和进献过万金以表忠心,但人心隔肚皮,所以对于吕和,刘宏唯有小心谨慎,深怕吕和暗中投靠世家外戚。

    “兴平乃是朕的股肱之臣,朕怎么不会相信呢?只是你刚才说的世家外戚把持朝政,却有点危言耸听了。朕念你忠心可嘉,不予责罚!以后千万不可如此说!”刘宏这般说,依然是带着试探的心思在里面。

    而吕和也听出了刘宏的话外之意,当下便道:“陛下虽为九五之尊,天下之主,但如今世家和外戚把持天下的政权,这实在不是臣子所为。这些人简直就是大汉朝的蛀虫,实乃反贼!”

    刘宏见吕和神色不似作假,眼神中带有种愤慨,心中已经相信了**。再想起张让对自己说过,这吕和出身边鄙,如今又遽然崛起,势必不容于世家外戚。所以他唯有投靠自己。想到这,刘宏心中的那一丝疑虑开始遁去,接着道:“那兴平可有办法,替朕解忧?”

    吕和心道,来了,当下正色道:“臣当然有解。世家和外戚如今狼狈为奸,实乃是祸国殃民。陛下殊不知,这些世家在各地大肆侵占百姓田地为私人之田地,百姓们没有田地生活,于是乎,当一人登高一呼,百姓们遥相呼应,发动暴乱。一动乱,便是民怨四起,哀鸿遍野,十室九空的惨象。所以,这些世家大族就是我大汉朝的蛀虫,是祸国殃民的乱臣贼子。故而,只有打压世家,甚至是消除世家,然后将土地给予百姓耕种,这样百姓们才会安居乐业,百姓们安居乐业则无民怨无暴乱,朝廷的赋税亦有保证,如此才是利国利民之举。”

    一旁的张让听吕和说完后,心中却是一惊,如此做法,岂非是想将世家连根拔起,不由得侧目细细盯着吕和看了看,他没想到吕和的狠比他还要狠。

    刘宏心中和张让一样,惊涛骇浪,但面上却是波澜不惊。他眯着双眼,目光微抬,吕和所说的正是他心中所想。他早就想除掉世家了。只是世家大族盘更错节,正如吕和说的,把持着天下的大权,如果刘宏动世家,势必是与天下为敌,也是与自己为敌。因为自己就是最大的世家。

    而且一旦如吕和说的那般消除世家,那可是会引起天下大乱的。刘宏由不得小心谨慎。

    吕和微微抬起头,偷偷看了看陷入思考中的刘宏,心中则是想着,要想消灭世家,岂是那么容易的。刘宏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他就是天下最大的世家,代表着天下的所有世家。

    不过,吕和自信可以做到。再有几年天下就会打乱,到时候自己雄踞幽州,以幽州为基础,再实行土地政策,就可以减少世家大族的影响力。

    东汉末年有“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说法,可见寒门子弟要想出人头地简直比登天还难。不仅如此,世家大族控制了土地,还有工商业等等,甚至是军队,各世家更是相互连横,形成一股庞大的势力,一旦朝廷衰弱,就会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东汉末年的黄巾起义,看似是刘宏昏庸无道,加上天灾**,民不聊生所引起的,其实不然。究其深层次原因,皆因世家大族之祸。

    不反抗则是十死无生,反抗则是九死一生。所以黄巾起义像一股洪流,席卷整个中原大地。一时间,天下硝烟弥漫,战火四起。

    不过显然吕和有种先入为主的想法,以为刘宏一定就是像史书上那样所写的那样,昏庸无能不说,而且能力不足,面对世家和外戚的咄咄逼人,唯有沉湎于酒色以此来逃避,因而才有荒***无度,昏聩无能,暗弱无能的骂名。

    其实,不仅吕和,天下所有人都被刘宏欺骗了。这一切,不过是刘宏戴着的一个面具而已。

    “呵呵呵!”刘宏忽然笑着道:“你今日来找朕,说了这么多,相比有求于朕吧!说,到底是什么事!”此刻,刘宏并没有被吕和的一番忠心的话而蒙蔽。他略微一思索,便知道此子怕是遇上了什么事,故而有求于自己。

    吕和干笑两声,也没有迟疑,便将尽早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个清楚。同时还表达出对袁氏一族的愤恨。

    想想也是,任谁摊上这事,都会愤怒的。这分明是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欲置人于死地。这个时代也有当街杀人的游侠,不过事后都是亡命天涯了。

    如今,吕和毕竟在这暗流涌动的洛阳,根基薄弱,虽然不怕袁氏的报复,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袁氏的实力还是很强大的。所以,吕和自然需要寻找一个靠山。而这个靠山也就只有是大汉的皇帝刘宏了。

    见吕和道出事情的原委后,刘宏心中释然了。既然有求于己,反倒让刘宏放下心中的疑窦。否则以刘宏多疑的性格,绝对不会相信吕和的忠心的。不过如此也好,正好,避免吕和和士族联合,这种效果也正好是自己所乐意的,刘宏心中想着,看了看一旁的张让。

    张让朝刘宏微微点点头,以示赞同。

    “哈哈哈!”

    “呵呵呵!”

    刘宏心大定,随后让吕和先回去,一切有他。有了刘宏的保证,吕和再献上让陈庆准备好的礼物,然后躬身退出了大殿。

    刚出大殿,吕和带着陈庆转身就要离去,身后传来张让的声音。吕和和张让有过几次见面,至于交谈谈不上。但吕和可不愿得罪张让。毕竟这些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

    等张让来到近前,吕和微笑着道:“张公公还有何事?”

    张让故作神秘一笑,然后才微笑道:“特来指教吕幽州的!”

    “哦?”吕和面露惊奇,同时眼中带有一丝渴望:“还请公公指教,小子不甚感激!”

    吕和很诚恳的说道。

    “将军可如此如此这般!”

    张让朝吕和招了招手,吕和连忙附耳凑过去。一边点头,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

    完了之后,张让阴阴一笑后便要告辞。吕和连忙做出感激的摸样,态度有多诚恳就有多诚恳,有多谦卑就有多谦卑。

    张让满意的大笑离去,向刘宏报告去了。

    张让走远后,刚踏出台阶,就听到一声冷哼一声。

    却见田丰和荀攸二人正离吕和不远处,田丰是瞪着吕和,脸上满脸的愠色,显然对吕和是非常不满。而荀攸依旧保持那种儒雅淡然的神情,笑着看向了这边。

    田丰作势欲要离去,荀攸伸手拦住了田丰。

    吕和也注意到了百米处的二人。再细看之下,一人可不就是田丰吗?另一人,吕和也有印象,也见过。之所以有若此印象,还是此人那一身儒雅的气质,脸上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而上次也是,冲吕和微微含笑。

    田丰?吕和都快忘记了田丰了。想起当时田丰婉拒自己的邀请,如今在洛阳见到当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元皓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田丰脸上愠色依旧未消,瞪着眼哼了一声道:“比不上你吕大人如今这般风光,都能够与那位高权重的阉宦搭上了!老夫怎么能高攀的起”说罢扭过头去,正眼也不看吕和。

    吕和还未说话,一旁的荀攸倒是插嘴解释道:“吕刺史勿怪。元皓呢,说的是气话。不过,看似吕刺史和元皓似是认识啊,那就更好了!”

    对于田丰的不满,吕和唯有苦笑。他也知道这些清流正派人士,就比如田丰、蔡邕卢植一类,其实他们也和世家大族一样,对阉宦恨之入骨。认为当今天子暗弱无能,昏聩荒***,全都是这些阉宦蒙蔽了圣上之眼,一个个地对阉宦恨不能食其肉喝其血,还不能罢恨。

    吕和本想解释什么,可发现自己还真的不好解释。总不能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吧?说出来了,岂不是昭示了自己的反贼执行难?那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况且现在自己还有事要去做,不能多说什么,只得对荀攸说道:“这位想必是荀攸荀公达了。公达乃是颍川疏远的翘楚,所谓天下才子皆出颍川,和早已有所耳闻。而颍川中又一公达几人为首,让和不能无缘拜会,实是一大憾事。前日伯奢府中亦未多交谈,今日本想再与两位交谈一番,只是和实在是有事,不便耽搁。日后,和一定会邀二位把酒言欢一番!”

    荀攸很是随意的道:“呵呵,无妨。既然吕刺史有事,可先去,日后再交谈!”

    吕和也觉得遗憾。荀攸、田丰二人那可是内政军事的好手,日后自己争霸天下,少不得这些出谋划策的王佐之才。如果得到二人,自己至少有了资本和奸雄曹操、猛虎孙坚、枭雄刘备等人相抗衡了。

    心中有事的吕和也未多做停留,急匆匆的带着陈庆离去。

    回到府中,带伤张飞,留赵云领着一半的幽州狼骑,坐镇府中。其余的人则是被吕和一并带了出去。他今日就是要告诉洛阳所有人,我吕和可不是个任人欺负的主,谁敢欺负我,那我就要让他知道,虎须也不是谁敢捋的。

    而这个方法也是张让告诉他的。

    吕和带着幽州狼骑,当然是没有骑马的。否则以大汉律律,无天之诏书,军队是不可以进入洛阳的。当然下了马的幽州狼骑,当然算不上军队了。

    一行人浩浩城东的袁府而来。

    “不好了,老爷!不好了,老爷!”一个家丁慌张的冲进了袁逢的书房。、

    书房内,靠后墙壁的一排是一个很大的书架,书架上摆满了许多竹简。书架前一张案几,案几上一战灯,一个铜制的香炉。熏香弥漫,浓而不淡,飘荡在书房内。案几前,袁逢正襟危坐的看着书。

    袁府的家丁慌忙冲进书房内,便急急吼道:“老爷,不好了。有人带着一大帮杀气腾腾的人直冲进府内,说是要见老爷!老管家命人去上前阻挡,直接被对方给撂倒了!现在正带着人在府内家丁护卫斗在一起了。”

    “什么?”袁逢一惊,原本因为下人无礼而脸色不善也瞬间变成了青紫色。他当真是气急不已。在这洛阳,竟然还有人敢冲进袁府寻衅滋事,难道此人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袁逢丢下书,在家丁的带领下往前院而去。

    此时,前院内,袁府的数百个家丁和数位全都倒在地上,发出痛苦的惨嚎。而反观吕和的幽州狼骑则是受了点轻伤。这一次吕和并没有杀人,当然也不想将此事弄得不可收拾,到时候即便自己被朝廷那些尸位素餐的老不死的大臣弹劾,也不好过。

    不过即便吕和不想杀人,可幽州狼骑下起手来也是狠辣无比。

    那些家丁和一些袁府养的打手,此刻嗷嗷的叫着,躺在地上,发出阵阵惨嚎。

    吕和则是按剑立在院中。其余的幽州狼骑士兵则是寻找着一些目标在打砸。反正是整个袁府是一阵鸡飞狗跳,丫鬟以及一些女眷吓得惊叫不已,纷纷躲在远处。

    吕和正准备带人往后院去的时候,袁逢在一干护卫的簇拥下来到了前院。和吕和正好撞了个正面。

    “吕和?”袁逢立刻勃然大怒,他指着吕和呵斥道:“好大的狗胆,吕和你可知道这里是何地?你尽敢带人在老夫府内行凶?你难道想造反吗?”他也想让人将吕和就此拿下,可看到地下躺着的数百号人,甚至远处的池塘内都有人自己的护卫家丁落入水中,心中未免没底,只好声嘶力竭的呵斥。

    袁逢当然认识吕和。

    “哼!”吕和对袁逢的威胁毫不在意,哈哈笑道:“今日,便让你知道,我吕和可不是好惹的!谁敢动我一尺,我就要还他一丈!”

    ps:推荐几本书,希望大家多去支持!

    [bookid=2561507,bookname=]

    [bookid=2546458,bookname=]

    [bookid=2532159,bookname=]

第155章 我可不是好惹的!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7490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