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都市言情 > 网吧里的女人 > 第146章:九死或无生之

网吧里的女人 第146章:九死或无生之


    一只黝黑的大手在那光滑的似要化作一股温泉流淌而去的脊背上,来回的轻抚着。一双激烈过后,愈显温柔的眼睛,在确定那股温泉已沉入梦中的时候,方才缓缓离开那张雪白的床单。

    来到窗前,点燃一支烟,看着窗外的安逸,对于自己身处的天堂,他有些不以为然。烟,缭绕了他的思绪。似乎很是不情愿很快的将烟抽完,所以他将动作放的一缓再缓。

    光线渐渐的被揉和进一些昏暗的元素,那一缕白烟,却仍旧游荡其间,徘徊不定。直到夕阳有些纳闷的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又一颗烟蒂被轻轻压灭在那个已躺满残烟的棕榈烟缸里。突然间,一个与画面很不协调的动作,将渐渐聚拢的烟雾猛烈划开。顺带着那串惶惶的脚步,整个有些神经质的动作,被一气呵成。

    在那些紧张的脚步过后,一个更加压抑的场景再度浮现:一双黝黑的手有些不自主的背向身后,待缓步走到那张雪白的床前,两只本来温柔的眸子里,却不知何时,竟被撕出了若干的血丝。两道愈发黯淡目光,只是愣愣的投在熟睡中的那股温泉...

    整个气氛让人感到窒息般的压抑。总有些暴风雨之前的宁静感觉,静的胸口发闷。旁观者可以从中被迫的接受一种慎人的迅号。像是在酝酿,以待事情自然的达到顶峰。因为那样就不会有人试图去阻止与埋怨或者自责。

    那抹夕阳已顾不上去看这样的纠结,她只是一心的按照规定,来一点点往自己的辖区精心涂抹着灰色...

    在一层层灰色的覆盖下,眼看空气中已可以觅到黑暗的影子。于是,那双表面安静的手,却在那双眼睛瞬间发光之际,以猝不及防的速度,同时朝着床上挥了起来。

    手起,手落,丝毫没有犹豫。

    整个空间还是那般安静,还是暴风雨之前的那种安静。只是在那张雪白的床上,顿时绽开了眼花缭乱的红色花朵...

    温泉,本是清澈中剔透着无尽绵柔的泉水。就像女人们的身体,她总是可以给男人们带去无尽的遐想与安慰。

    但此刻,却有人生生砍碎了那无尽的绵柔,取而代之的,是一泓要较初夜还要红的鲜血!

    那张雪白的床单很快便被无情侵略成了红色殖民地,而半覆在其身上的被子,亦被红色溅成了触目惊心的斑斑驳驳。

    黝墨的双手上,毫不避讳的沾染着大块黏稠的红色液体。双手轻轻抬起,一把近半米长,凿式打磨而成的砍刀,赫然映现出那双眼睛的麻木。

    此时,终于可以看清这张无比平静与漠然的脸。这是一张略显阴郁的男人的脸。如果就他的表情去评论他刚才的所做,那么很显然,他刚刚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伐木工人,而自己只是在完成分内的工作而已!

    他轻轻将刀竖放在床边,哪怕一眼,他也不愿再去瞧那个已被他当树砍了的女人...

    随手抹了把脸,他已感觉不出那究竟是汗珠还是鲜血。只是感觉有些黏。

    在洗手间捯饬了好一阵,他便从刚才的伐木工人,一下子蜕变成了现代白领。白色衬衫外加一副沉稳老练的眼睛,左手揽着一件休闲西装,右手提着一只不是很大的皮箱。轻呼一口气,他便像度假完毕一样,在轻盈的脚步下,走出了这座主题公园一样的豪华酒店...

    … …

    飞机在经过了一道漫长的抛物线之后,终于被后来的出租车延伸至一座几乎叫不上名字的小山村。

    您更别打算从地图上能找到这地方的坐标。

    这村子大概除了粘土做的墙,便是稻草搭的屋顶。因为这里没有门...

    出租车不情愿的颤微微绕过几条土得只剩沟壑的路,最终来到一座屹立着半截土墙的院门口。

    一个似乎已没有自理能力的老太太死一般坐在门口,嘴里不停默念着什么。

    “您好,大娘。”打车上下来的一青年走到老太太跟前大声喊道。

    “没反应?”青年直起身看了看院内,自言自语道。

    “大娘,您儿子回来啦!”

    佟五这话刚说完,老太太倒是还没反应。倒是院里面突然传来一个泼妇般的声音:“你王八蛋,还知道回来呀?你干脆在外面找个外国女人过得了!你怎么还知道有这么个家呀?啊?你狗娘养的!”

    声音刚落,一个扛着大号肚子的女人便骂骂咧咧打由院内走了出来。

    “啊?”女人刚到门口,却一时愣住了。“你...你不是我们家大炮?”

    “呵”青年苦笑了一声道:“不是。我...是他朋友。呃...孩子还没生啊?”

    女人脸色一沉,似乎有了防范之心。她一只脚踏在院内,一只脚轻轻落在外面,那意思,一有个风吹草却,我撒丫子就跑呗!

    “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我就是替水手来看看你们。都挺好的就行了,那...我回去了。”青年说着便要开车门走人。

    “等等,你说的水手是不是我们家大炮?”

    “是...吧?”青年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上前两步,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身份证递给女人道:“你看看,这是不是你们家?”

    女人将信将疑的接过照片,一看之下,不禁一拍大腿道:“哎呀!这可不是我们家大炮吗?哎?他身份证怎么在你身上?你到底是谁呀?”

    “呃...这个...”青年吞吞吐吐,不知如何开口。

    “嗨!你到底是谁啊?你凭什么拿着我们家大炮的身份证?你不说今天休想走出我们村子!”女人说着,竟出人意料的来到路口扯起嗓子喊了起来:“快来人啊!有人要...”

    青年立刻上前捂住女人的嘴,示意她不要出声。

    “好!我告诉你。我叫佟五,是大...不,是水手,水手的朋友...”说着,佟五打身上解下了那包用水手衣服包裹着的东西。同时还有那张照片...

    ......

    佟五走的时候,送他的除了那辆出租车,还有车后撕心裂肺的哭声...

    那老太太仍旧死一般的坐在门口,那样子,像是在祈盼什么。

    女人趴在那两沓钱上,哭声直到佟五走远,似乎还能隐隐听得清楚。

    两沓钱,一沓是水手的,一沓,是佟五的...

    ......

    转眼间,佟五已走出了那辆矮小的出租,但另只脚却又踏上了一条破旧渔船。这是他一顿饭钱外加两条帝豪香烟换来航海工具。估计是那些渔民用了几辈子后终于淘汰下来的。

    虽然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但他宁愿不知道那个地方叫帕劳群岛。对他来讲,那就是一座不知名的小小岛屿。上面,有他们在一起的沙滩印记,甚至那棵大树下,还有他们尚未消失的影子。

    “我——叫——佟——五!永——别——啦!”说完这句话,佟五把船推向了海的深处...

    这一刻,他突然有种约会的感觉。一种真真切切与分别已久爱人重逢的激动,促使他情不自禁加快脚步去寻找庞云的足迹...

    文字更新最快……】!!

第146章:九死或无生之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7510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