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都市言情 > 杨梅湾 > 第46章 留不住我们的夏天(二)

杨梅湾 第46章 留不住我们的夏天(二)


    2

    已经是晚上11点了,君恩还没有回到杨梅湾。

    安情坐在沙发上,连续打了几个哈欠。

    “安情,要是困了就先睡吧,你的病还没好。”可乐说到。

    安情点点头,“那我就在沙发上睡,等君恩来了,你告诉我哦,我有话对他说,关于我姐的。”

    “嗯,好的。”

    安情就在沙发上睡了,可乐给她盖好毛毯,时不时看看挂在墙上的钟,12点了,君恩还是没有来。

    这时候,门开了,可乐转过头来,“你终于回来了。”

    君恩没有说话,只是在门口扫视着这个房子,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你吃过饭了吗?我去把菜热一下吧。”可乐走到餐桌边,想把菜放进微波炉。

    君恩走过来,拉着她的手,把她手中的餐盘放下,然后在屋里匆忙地走来走去,四处张望。

    “等下,”可乐走到他身边,“你是在找伯父的遗物吧?怎么又不说话了?”

    “在哪里?”

    可乐看着君恩的脸,那毫无表情的面庞,没有眼泪,没有悲伤,看着却让人心痛。她叹了口气,回到自己的房间。 木怀峰的遗物放在她的桌子上,而下面的抽屉还静静地锁着木怀峰和她之间的秘密。她犹豫着要不要打开抽屉,把文件袋交给君恩。君恩已经迫不及待地走进可乐的房间,抱起纸盒走了。

    “君恩哥,”可乐跟着他背后跑,“伯父的后事,我们应该一起……”

    “我自己会料理的。”君恩没有回头,径直走出去了。

    可乐追出去,“你等一下。”君恩没有停下来,他走到电梯里,可乐刚好挡住电梯的门,整个楼道就他们两个人,一个在电梯里,一个在电梯外。

    “木君恩,我说我会帮你料理伯父的后事,我只是通知你,没有询问你的意见!”说完,可乐把手放下,电梯门合起,她看到他冷漠的表情背后都是伤痛和绝望,然后,电梯门隔开了他们俩的世界。

    一家古老的客栈里,四周都飘着白雾,一个客人都没有,空荡荡的正大厅里只放着一个摇篮,两个小婴儿笑呵呵的,在摇篮里玩弄着对方的手指,四只小脚丫乱踢小毯子。

    一男一女走过来,他们脸上都蒙着黑色的面纱,没有说话,只是走到摇篮边。女人抱起一个婴儿,哄着它,亲着它;男人只是在一旁看着摇篮里剩下的那个婴儿,就那样死死地看着……

    白雾袭来,一个女孩躺在病床上。一个清晨,女孩醒来,看到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孩,正握着自己的手……

    “安情!”安情睁开眼睛,“原来是做梦。”

    早上吃过早餐,可乐带着安情搭车到医院门口,安情先下车,可乐付了钱之后把车门关好。安情看着陌生的医院,拉着可乐的手问说:“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可乐刚要回答,手机响了。

    “喂,林童啊。”可乐拉着安情走进医院。

    “嗯,可乐。最近过得怎么样?大家都好吗?”林童在电话另一端问到。

    “呃……都挺好的。你呢?你哥哥嫂嫂呢?”

    “我们都挺好的,过几天我去看你们吧。”

    “呃,我们都很好,等你家里一切稳定下来,你再来啦。”其实可乐好想林童,想念那些简单快乐的日子。可是最近发生太多事了,她不忍心让林童也一起承担,毕竟她身上已经背负了那么多。

    安情把耳朵凑过来,“是林童?”

    “安歆在旁边吗?”林童问。

    “嗯,”可乐笑着看了一眼安情,暂时还不能告诉安歆的事告诉林童,“她也挺好的。”

    “你让安歆接电话啊……我都好久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了。”

    可乐握住手机,小声地跟安情说:“童要跟你说话,你不要告诉她昨天的事,君恩的事也别说。”

    安情点点头,接过手机。“童,我是安歆。”

    “嗯,好想你们啊。过几天我就回去看你们哈。你们现在在做什么啊?”

    “我们在医院门口。”

    “医院?怎么会去医院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里,只是经过吧。你不用担心啦,我们都很好。”

    ……

    安情笑着把手机还给可乐,“林童好像过得不错,她说她好想我们。”

    “嗯,”可乐揽着安情的手臂,“表现得不错,没让她发现,我不想让她为我们担心。”

    “嗯……”安情抬头看了一下医院大门,“不过,我们来医院做什么,谁生病了吗?不会是木君恩吧?”

    可乐突然停下来,盯着安情,难道她忘记她答应过今天要来医院检查,她试探着叫她的名字:“安——歆?”

    安情天真地看着可乐,“嗯,干嘛这样叫我?我男人木君恩哪去了?”

    可乐的手一下从安情的臂弯处滑下来,怎么回事?可乐一个人愣楞地往前走,安情跟上来拉着可乐的手说:“可乐,到底是谁生病了?”

    “是我,我有点不舒服。”可乐勉强笑笑,“安歆,你最近和君恩哥处得怎么样?”

    “嗯,挺好的啊。”安情甜甜地笑起来,“前两个月我们还一起去了大溪地,你还不知道我们俩,谁也离不开谁。”

    可乐的心一颤,头皮发麻,她没有再多问什么,医院恐怖阴森的气氛压迫着她,她不敢多想。排队挂号的时候,她在病历本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她让安情出去买松饼,自己挂了精神科……她把安情的情况和医生说了。医生为她分析了很多现象,从会诊室出来的时候,她脑子里反复回放着医生的话:“很有可能是人格分裂症。”

    怎么会这样呢?可乐愣愣地站在诊室外面,如果医生的诊断正确的话,安情现在就同时拥有安歆的思想和她自己的思想,每次她生病发烧,人格就可能互换,而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扮演安歆,什么时候扮演假装成安歆的安情。所以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就是安歆,有时候知道自己是安情,但还是要以安歆的样子出现……

    安情也不知道可乐挂的是哪一科,买好松饼之后,她只能站在医院的挂号大厅里等着。可乐从楼上下来,看到安情向自己跑过来,她赶紧把病历本塞到包里。

    “怎么样了?”安情问,“是什么病?”

    可乐挽起安情的手,“内分泌不调,吃点药就好了……安歆啊,这几天我要帮忙处理君恩爸爸的后事,所以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照顾到你,我想……”

    “君恩爸爸过世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安情着急地问到。

    一辆救护车在医院门口停下来,医生们快速推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小女孩往急救通道走。另一个小女孩背着书包在车上大哭着,护士把她抱下来,她竟然和刚刚那个昏迷的女孩长得一模一样。

    可乐不忍心看那个哭着的小女孩,下意识握紧安情的手,拉着她往拥挤的侧门走。安情回头看着医生们把需要急救的女孩推走了,眼泪一滴滴流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安情跟着可乐的身后说,“我是不是又忘记了?”

    可乐停下来,抱住安情,没有说话。

    两个人在医院附近找了个茶吧坐下来,可乐从安情手里拿过松饼,一个个吃起来,没有看安情。

    “医生怎么说?”安情问。

    可乐没有说话,继续吃松饼。

    安情把可乐手中的松饼抢过来,“医生怎么说?”

    可乐躲不过安情坚定的眼睛,小声地说:“可能是人格分裂症,医生也没有确诊,让我下次带你过去检查检查。”

    安情笑起来,“怎么可能?”可乐没有回答,用吸管喝了一口泡沫红茶。安情笑了一会儿,拿起圆圆的松饼,放到嘴巴里,慢慢嚼起来。“呵呵,这松饼一点味道都没有,那么难吃的店为什么还能开到现在……医生说的是真的吗?”

    可乐轻轻地点头,然后握住安情搭在桌上的手。“医生说,你可能受到了某种刺激,或者在生病之后,这个病就会发作。所以有时候你知道自己在假扮安歆,有时候你就真以为自己是你姐姐安歆了。安情啊,等办完君恩爸爸的后事,我们接受治疗好不好?我等下打电话给你妈妈,我们一起陪着你。”

    安情眼里擎着泪水,“我,我妈?你知道她在哪里?”

    “嗯。我知道。她很想你,她说只要你愿意,什么时候都可以去找她。等君恩爸爸的后事办完,我可以陪你去她那里。”

    “真的吗?”安情眼睛里放着光,好像她枯槁的生命一下注入了希望。

    “嗯。”

    “那我今天就想去。”

    “今天?”

    “嗯,我不知道是不是明天一觉起来,我又忘记自己是安情了。有时候我的记忆会断掉,好像日子不是我自己的。我为什么在这里,我什么时候买了这件衣服,什么时候吃过午饭,我通通不记得。我不想让你为我担心了。君恩那里还需要你,我留下来只会添麻烦而已,他看不到我这张脸,也许会好一些。而且,我也好想妈妈,我姐走了之后,妈妈带着她的骨灰离开美国,爸爸又开始忙着他的生意。我想去她那里,想作为她的妹妹去看她。”安情哀伤地说。其实她从来没有想过回中国,她是在美国见到君恩之后,对姐姐的生活产生了兴趣,想回国看看姐姐生活过的地方,认识姐姐的朋友……她完全没想到事情会一发不可收拾,走到今天这一步,她无可奈何,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思想了。她还能为姐姐做的,就是离开。

    “好,那我们现在回去吧。”可乐拉着安情的手,松饼也不拿了,两个人在茶吧门口打车回杨梅湾了。

    安情定的是下午的机票,吃过午饭之后,可乐送安情到机场。安情不许可乐提前打电话给她妈妈,她想自己找到那家“安樱花之家”,想自己走进去找老板娘,然后告诉老板娘她的故事。

    再回到杨梅湾,可乐又是一个人了。捡来的那只小狗摇着尾巴跑到她脚边,“还有你这个小家伙在啊?”她抱起小狗,小狗开心地舔着她的手。“你是怎么到我家来的?你叫什么名字?”她坐到沙发上,让小狗趴在她的大腿上,逗着小狗搭拉着的耳朵。“既然你住在杨梅湾,以后你就叫湾湾好了,哎……跟着我以后有的你受了,你要安慰君恩哥,帮他振作起来;你还要帮助安情,让她早点走出安歆的影子……”

    可乐把湾湾放到小背袋里,背着它到君恩的家门口等着。他的手机一直打不通,夜晚降临这个城市,可乐拿出面包,扳下一小块喂湾湾。

    房门打开了,君恩提着一袋垃圾走出来,他身上一股酒气,脸色苍白。

    “你在家?那怎么没听见门铃?”可乐抱着湾湾进屋。

    “你等了很久吗?”君恩把垃圾倒掉以后也跟着进来,把门关上。

    “呃,没有啦,我和湾湾刚到而已。是不是啊,湾湾?”可乐握起小狗的手,向君恩问好。

    “帮它取名字了?”

    “嗯,叫湾湾。”可乐扫视了一下君恩的家,比以前更整洁。他没有开灯,屋里透着一股凉气。“家里好干净。”

    “嗯,我打扫了18次。”君恩说着又拿起靠在墙边的拖把,“现在是第19次。”

    可乐惊讶地看着努力拖地的君恩,他在同样一个地方反复拖着,好像再怎么拖也不会干净。她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抢他的拖把,她把湾湾放下来,自己走去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开起,把窗帘拉开,推开窗户,让空气流通。

    “伯父的后事安排得怎么样了?”她走到君恩身边。

    君恩低着头还是在同一个地方拖地,没有理会可乐。

    可乐叉着腰呼了口气,虽然很想控制住自己的手,但最后还是夺过他手中的拖把,“木君恩,你能不能……”她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好想骂醒他,却又不忍心。“君恩哥,你让我帮你好不好?伯父的死,我有很大的责任。他把我当女儿一样对待,我想最后再为他做些事。”

    “我是没办法原谅你,我更没办法原谅我自己,我也永远都不会原谅他,还有那个突然出现却始终没有出现的人。”君恩又把可乐手中的拖把抢过来,好像再怎么使劲拖地,都没办法拖干净。

    “没有人要你原谅!我是有错,所以我想去弥补,想好好送伯父一程;你也有错,可是没有人怪你;伯父的错更大,他错在太爱你。至于另一个人,你的亲生父亲,我没办法评价他,或许他一直在找你,也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存在。为什么你就是不能面对现实呢?我们需要的不是被原谅,而是做我们该做的事,继续好好的生活。我们振作起来,让伯父安心地走,不好吗?”

    君恩突然丢下拖把,双手用力按住可乐的肩膀。“你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谁,对不对?”

    “我不知道!”可乐把头转到一边,想挣脱君恩的手。

    “不对,你一定知道,你一定知道。告诉我,告诉我。”君恩用力摇着可乐。

    “我告诉你又能怎么样!伯父已经死了,他才是你唯一爱你的爸爸!”可乐嘶声揭里地说。

    君恩放开可乐,愣愣地蹲到地上,又想拿起拖把。可乐蹲下去,拉住他的手。“君恩哥,你爸爸很爱你。你想知道他的故事吗?”

    君恩眼睛泛红,没有说话。

    可乐刻意省去了江茂的名字,把她所知道的事都说了……君恩跪坐在地板上,低着头沉默了许久……可乐接着说:“伯父他有多在乎你,多爱你,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他离开的时候告诉我,叫我好好陪着你,好好照顾你。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他会有多伤心难过,他会怪自己,也会怪我,但他绝对不会怪你。所以你就更不能这样自责下去了。我们好好地送他走吧,好吗?”

    他缓缓地点头,泪花泛滥开来,“他真的走了,安歆也走了,他们都走了。”

    “君恩哥,你还有我。我答应了伯父,这辈子都不会丢下你的。”可乐在他身边说到。

    安情在飞机上眼睛都没有闭,她让自己兴奋着,害怕自己一觉醒来又把真正的自己给忘了。她在机场搭了大巴,两个小时之后,她拉着行李箱,走进古城的城门。古城的灯火如黑夜里的萤火虫一般美好,柔和的灯光里都是希望。安情一直询问路人“安樱花之家”怎么走,遇到当地少数民族同胞,人家讲了一通方言,她什么都听不懂,但还是很高兴地用她会的各种语言说谢谢。

    终于,她站在“安樱花之家”门口,两个红色的灯笼挂在招牌下,灯笼上贴着“客栈”两个字。她站在门口看着这家客栈,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妈妈生活在这样一个宁静美好的地方。柜台里只有一个男服务员,他看到安情拉着行李站在客栈门口,心想肯定是个美女要投宿,于是整理一下自己的制服,从店里走出来,问安情需不需要住宿。

    安情擎着眼泪看着眼前的服务员,没有说话。服务员在泛红的路灯照耀下,看清了安情的脸,吓得脸刷白。“鬼啊——”他喊着跑到客栈后堂躲起来,后堂一下骚动起来。她楞了一下,然后站在门口笑起来,心想他肯定是把自己当成安歆了。她提着行李跨过客栈矮矮的门槛,在温柔的灯光下仔细地看着客栈的布置和各种小摆设。

    “安情……”

    她听到一个不熟悉又不陌生的声音,慢慢转过头来,微笑着,然后哭了。

    樱花看到安情的脸,几步并一步下楼梯,抱着安情。“你回家了啊。”

    母女俩窝在房间里聊心事,已经很晚了,古城里的灯一盏盏熄了,两个人睁着眼睛躺在床上。

    “困吗?等下聊着聊着你就睡着了,以前安歆也会这样。”樱花给安情整理了一下被子。

    “我不敢睡。”安情拉住樱花的手,“妈,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嗯,什么事那么严肃啊?”

    “我可能明天一早起来就变成姐姐了。”

    ……

    阳光再次洒进这个小城,新的一天开始了。樱花悄悄起床。安情那边的被子大半都掉到地上了,樱花轻手轻脚地帮她把被子盖好。

    安情起床的时候,太阳已经挂得老高了,她拉开粉色的窗帘,把镂花窗打开。窗户是木制的,推开之后便像蝴蝶的 两只翅膀一样,悬在半空中。她放眼望去,橘色的古城安然地睡着山谷中,好像永远也睡不醒,远离凡世纷扰。

    安情穿着碎花睡衣下楼,昨晚被她吓到的那个男服务员看到她,憨憨地笑了。

    “见到鬼还笑啊?”安情走过他身边的时候说。

    “嘿嘿,我不知道安歆还有个妹妹。”男服务员挠挠自己的后脑勺,“喔,对了,老板娘在厨房里。”

    “你怎么知道我要找她?”安情笑着问。

    “我觉得你要找的是早餐,也在厨房。”

    安情抿着嘴点头,然后往厨房的方向走。“老板娘——”安情还没到厨房就已经对着空气喊了,“老板娘——我肚子好饿。”

    樱花在厨房里听到安情的声音,笑着把早就准备好的篮子提出来。“来了来了,大小姐起得真晚啊。”樱花走出厨房,拉着安情坐在水井边上。

    “我是二小姐啦。”安情一边坐下一边说。

    樱花会心一笑,摸摸安情乱糟糟的头发。

    “哇,”安情揭开竹篮的盖子,里面有各式各样的早餐,中式,西式,甚至还有少数民族特有的糕点。“怎么那么多?”

    “不知道我们家二小姐喜欢吃哪样,老板娘只好每样都准备了。”

    安情看着满篮的早餐,感动地看着老板娘,撒娇地说:“以后也要每样都准备,我要把这二十几年来错过的早餐都补上。”

    秋季的古城始终睡意蒙蒙,静静的河流,缓缓的日光,一切都处于美丽的梦中,似乎永远都不会醒来。

    赏作者贵宾票:<input  name="01003735337b696e7075743a3a746578747b766970496e7075747b7b643431643863643938667b7b31307b240000" value="10" type="text" tc_name="01003735337b696e7075743a3a746578747b766970496e7075747b7b643431643863643938667b7b31307b240000" class="vip_input tc-bg-color</input>

    亲,您还没登录噢,马上or

第46章 留不住我们的夏天(二)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7513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