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都市言情 > 徒儿们放过为师吧 > 番外【完结】 那些男人们的那些事

徒儿们放过为师吧 番外【完结】 那些男人们的那些事


    <!--<div style="width:320px;margin:0 auto;">-->

    番外 那些男人们的那些事

    .

    在这边冷焰还在朝着听雨阁赶去的途中,一个惊天消息正火速的传遍了整个修真界&mdash;&mdash;独孤家一夜之间被人灭族,那灭的才叫干净,整个的鸡犬不留啊。

    这个消息瞬间震惊了修真界,先不说独孤家族屹立数千年,虽然内部矛盾众多,可是那势力却是摆在那里的,在修真界,那也算是泰斗的存在,究竟是谁,有这个能力能够在一夕之间,将其灭门?又是为了什么而有此动作?一时,不少大派人人自危&mdash;&mdash;

    修真界面积辽阔,但是灵气贫瘠,是以修为真正算得上高深的,却并没有多少,飞升境界的高手倒也存在,不知为何,不少高手到达飞升境界之后,却并未飞升 到神界,反而滞留在了修真界,可是飞升境界的高手却并不多,大限到时,谁也没有办法逆转,这大概才是修真界还能够平衡的原因&mdash;&mdash;

    暮天遥闲适的跨越在青山绿水间,脚下是绿幽幽的青山,突然,前面空间泛开,一个妖婉的人影皋隶走出,火红的长袖在空中摇摆,仿如一团火焰一般。

    &ldquo;好巧~&rdquo;貊琉纾身姿妖娆的半斜着身子,挑眉浅笑,看着他这幅姿态,暮天遥突然想到了苍孤,两人在这方面有着惊人的相似,都喜欢摆着撩人的姿态,那脸上的狡猾如孤一般的笑容也是那么的相似&mdash;&mdash;

    暮天遥嘴角微微抽了抽,这实在是太巧了,修真界虽然不大,可是连着&lsquo;巧遇&rsquo;这么多次,那也太不巧了&mdash;&mdash;不期然的,暮天遥想到了去听雨阁的独孤箬珉,眼中划过一丝精光,她正愁着怎么安排他呢。

    &ldquo;貊琉纾,我要走了&mdash;&mdash;&rdquo;暮天遥顿了顿,然后淡淡的开口,来这里有些日子了,是时候回去了&mdash;&mdash;貊琉纾淡淡挑眉,似乎有些意外:&ldquo;怎么,挑了我这里的一个修真大派,就想拍拍屁股走人?&rdquo;貊琉纾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ldquo;私自干预别的时空的事情,可是会遭到天罚的&mdash;&mdash;&rdquo;

    &ldquo;这件事我会负责&mdash;&mdash;&rdquo;暮天遥不耐的皱起眉头:&ldquo;修真界通往天界的入口早已经堵塞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而天界也早已经放弃了修真界&mdash;&mdash;&rdquo;想到这里,暮天遥已经放弃了一开始的想法,摇摇头,转身准备离去&mdash;&mdash;&ldquo;喂,独孤箬珉你打算怎么办?&rdquo;貊琉纾暮地扬声叫道。

    暮天遥顿了顿,眼中也刊过一丝迷茫,独孤箬珉她到底该怎么安排呢?

    &ldquo;喂,现在知道我的重要性了吧?要不要我帮忙在天界安排一个职位?&rdquo;貊琉纾一甩那乌黑的长发,微微上挑的凤眼泛着无限风情:&ldquo;当然,这是有代价的,比如&hellip;&hellip;本人正好有些无聊,不置可否去去你那时空游玩一番?&rdquo;

    这厢暮天遥还未发表意见,碧枭已经开始不慢的嚷嚷开了:&ldquo;不行,才不要这个娘娘腔去呢&mdash;&mdash;&rdquo;说完一边咬着嘴唇,一边倔强地看着暮天遥,关乎自己的切身 利益,决不能妥协&mdash;&mdash;娘娘腔?貊琉纾脸上神色顿时僵了下来,看着碧枭的眼神也带着淡淡的审视意味,这个孩子,对他有很大的敌意,甚至,他居然隐隐的感觉到 了一股杀气 这个孩子想杀了他&mdash;&mdash;这个想法让貊琉纾很想嗤之以鼻,转而深邃的看着碧枭,那张小小的且带着淡淡稚嫩的脸庞,精致的过火,已经可以预见,长大 后该是怎样的惊人,那张脸&hellip;&hellip;绝对比他的还要好看!

    &ldquo;枭儿&mdash;&mdash;&rdquo;暮天遥淡淡的喝了一声,出于礼貌,也不能随便叫一个大男人娘娘腔啊,不过,貊琉纾虽然长得一张比女人还要美丽的脸孔,可是,那气质,却绝对不是娘娘腔的。

    碧枭委屈的疼瘪嘴,转而扑到暮天遥的怀中,嗯,不理他&mdash;&mdash;&ldquo;怎么样?嗯,我自认我的这个建议很不错&mdash;&mdash;&rdquo;貊琉纾看到暮天遥停下脚步,顿时眼睛一亮,又开始游说。

    暮天遥很想翻白眼,要是带着这么一个麻烦回去,还不如直接带着箬珉回去呢&mdash;&mdash;

    &ldquo;你看,你都到我的时空来到处晃悠了,我不去你的时空晃晃,那也太吃亏了不是?并且,你看,我们虽然看着高高在上,实际上,不过是在这大一点的囚笼里 而已,亿万年来,我们不能逃脱,虽然有着永恒的生命,却不过是永恒的寂寞罢了&mdash;&mdash;&rdquo;说着,貊琉纾的声音有些落寞,凡人只觉天大地大,一辈子也就短短的百来 年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而他们作为高高在上的神祗,永恒的光阴,却不过是这偌大的时空的一个囚奴而已&mdash;&mdash;

    暮天遥也感觉到了一些低迷,不过她还好一点,至少,可以时不时的到处走一走,时空的壁垒对她已经造不成任何的阻碍,不过,她比较向往安逸&mdash;&mdash;&ldquo;行了行了&mdash;&mdash;&rdquo;暮天遥挥挥手:&ldquo;你先帮我把他安置好,我明天就会离开,你这边的事情也做一下安排吧&mdash;&mdash;&rdquo;

    飘渺霞光万丈的云烟之巅,四周七彩祥云围绕,隐隐的,一座飘渺且神圣的宫殿矗立其中,看上去,好像近在眼前,可又远在天边。

    无极宫中,周围围绕着浓郁之极的仙灵之气,神卫井然有序的守卫着无极宫,四周仙鹤飞舞,院里开满了各式各样的花,还有各种几乎已经差不多能够化形的灵植,当然,最最惹人注目的还是那或坐或站,或倚或躺的数十个美貌男子&mdash;&mdash;

    司徒澈手执着一本金黄色的古籍,闲适的坐在白色的软踏上,长长的发丝顺着胸前垂落,眼神貌似专注的看着手中的书籍,时不时的轻眨一下眼睛,那卷翘的长睫微微颤抖着,修长的身姿,格外的&hellip;&hellip;诱惑&mdash;&mdash;

    苍寒双手环抱着,梭角分明,俊逸的过分的脸庞,没有丝毫的表情,双脚微微分开,眼神却没有焦距的看着前方,一丝微风吹来那长发随风飞舞,整个人显得更加冷峻&mdash;&mdash;

    苍枫金抿着嘴唇,眼神微暗,虽然暮天遥表面似乎是接受他了,可是,这些人中,就连苍渊都与她有了关系,可是她却还没有碰他&mdash;&mdash;是不屑,还是根本不想 碰?他不知道,他记得苍孤说过,她对于别人碰过的东西从来就不屑,可是,他多想告诉她,他没碰过别人!以前,他带回谷中的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来着?他不记 得了,他只知道,她貌似不怎么喜欢那个女人,所以为了气她,他才会故意将那个女人带回去的,回想起来,那好像已经是几百年之前的事了,嗯,等她回来,他就 告诉她,其实&hellip;&hellip;他很干净&mdash;&mdash;

    苍枫脸上突然泛出淡淡的红晕,眼中也开始泛出一丝期待来&mdash;&mdash;苍洋则是懒洋洋的拨弄着园中的仙草,貌似对外界的事物漠不关心似的,实际上,这丫的是最早回来的一个。

    苍孤非常干脆的摆上笔墨纸观,开始画图,只是那画面上的内容&hellip;&hellip;当然,鉴于只有他一个人看,所以众人都知道他究竟画的是个啥玩意儿,不过,每当那嘿嘿的淫/荡笑容传来众人便心照不宣了。

    苍然则是急切的走来走去,所有的心思全都写在了脸上:&ldquo;真是的,师父不会是在那边看上别的男人了,所以把我们忘了吧?&rdquo;苍然是个憋不住话的人,想到什 么,便开始嘀咕出来,只是没曾想,这话一出口,当即原本姿态各异的男人们顿时坐直了身板儿,就连原本貌似在聚精会神画画的苍孤也不由直起身来,双目泛着丝 丝危险的寒意,声音不由得提了起来:&ldquo;她敢&mdash;&mdash;&rdquo;

    苍御斜睨着苍然:&ldquo;她不是那种人&hellip;&hellip;&hellip;&hellip;&rdquo;只是心中却有些没底,看着这满园的男人,他不由得开始想着,不知道这后院又会增添多少人啊?想着,便开始忧郁的望天&mdash;&mdash;

    苍冥白了苍然一眼,淡定的撇头,哼哼,她要是再敢带人回来,眼中划过一丝危险的光芒,外界的诱感太大啊,也不知道那女人能不能抵制得了诱惑&mdash;&mdash;

    苍陌倒是看得开:&ldquo;咱们不能这样各管各的,咱们的团结,一致对外&mdash;&mdash;&rdquo;白扇一挥,笑得温和无害,可是,众人都不由得开始认真思考起来,这样说起来确实 没错了,照他们这人数来看,一个月也才轮得到一回,嗯,话说,男人的欲望可是很强的&hellip;&hellip;呃,想歪了,苍笑开始认真思考起来,反正师父很强悍的,一天几个人 什么的,估计是没有问题的,对于这点,他已经很淡定的接受了&mdash;&mdash;苍渊白衣翩翩犹若嫡仙,抿嘴而笑:&ldquo;要先抓住女人的心,必先攻其身,我这里有御女一千三百 式,这可是孤本,只可借读,有意者请排队&mdash;&mdash;&rdquo;

    &ldquo;一千三百式,这么猛?&rdquo;第一个是苍天,没办法,这些人中,就他实力最强:&ldquo;让我看看&hellip;&hellip;唔,这前面的都很普通,什么背后式,坐莲式,这些都试过了, 遥遥的反应&hellip;&hellip;唔&hellip;&hellip;&rdquo;苍天立即住了口,嗯,闺房之事,尤其还是两人的隐秘之事,才不让这一群狼友知道呢&mdash;&mdash;&ldquo;喂,你那什么速度啊,快给我看看,有没有我 魔煞宫春色无边那般厉害,过去一点,给我瞅瞅&mdash;&mdash;&rdquo;苍敕速度也挺快的,那脑袋毫不客气的往前面一供,顿时,脸上染上些许红色:&ldquo;这个&hellip;&hellip;这个难度系数有点 大,不过&hellip;&hellip;咦?这个真有这么强烈么?下次试试&hellip;&hellip;&rdquo;

    一时间,由原本百无聊赖的等待顿时转变成了春gong图欣赏大赛。

    而挑起这一切的苍渊则是非常淡定的拿起苍狐画的画,这一看,顿时也忍不住一阵面红耳赤,他看那什么一千三百式已经非常淡定了,只是当那上面的人物换成 暮天遥时,他表示非常的&hellip;&hellip;难以淡定下来,随意的掀掀袍子,遮住下面羞射的帐/篷,然后若无其事的将画稿一卷,一折,放入怀中&mdash;&mdash;

    苍翱则是随意的坐在原地,与一边的苍姮两个小脑袋凑在一起不知道在嘀咕啥,只是很显然,对于那什么御女一千三百式没那么强的好奇心,哼哼,苍渊什么人 他们会不知道?就是因为了解,所以才知道准没好事,要是真那么灵,他岂不是死死的捂着,还会拿出来分享?且,白痴才回信,当然,两人看着那差不多十来个不 断地争着看的男人,非常聪明的默了&mdash;&mdash;

    苍梧身材最高大,样貌显得有些粗狂,可是那丝毫不影响他的俊美,反而增添了一丝狂野,只见他双手叉腰:&ldquo;靠,老子从来不看那玩意儿,老子只玩真的&mdash;&mdash; &rdquo;,说完猛地摇晃了一下有力的劲腰,得瑟的显示着自己的强大&mdash;&mdash;而苍清苍澜与苍月三人还未回归,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不过&hellip;&hellip;显然这些个师兄弟并没 有那什么兄弟爱,并且,有着无极宫神卫们的照看,相信他们也死不了,况且,再说了,死一个少一个,他们&hellip;&hellip;呃,这不叫恶毒,靠,他们这些男人,谁没那点小 心思?

    无极殿,乃是暮天遥的寝宫,当然,自从暮天遥离去之后,这里基本上&hellip;&hellip;门庭若市&mdash;&mdash;

    守卫着无极殿的神卫眼角有些抽筋,他现在已经相当淡定了,看着来来去去的人影,仰头望天,好吧,主人不在,公子们来这里睹物思人什么的,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唉,当个属下真不容易啊&mdash;&mdash;

    &ldquo;冥公子,今夜需要传膳吗?&rdquo;守卫很尽职的看着最后一位走来的苍冥,心中不由的感叹,这后院的人虽然多了点,可到底安分,没有什么后院起火的事故,唉,主 人就是强大啊,这不,公子们每天都会来一个人到主人的殿里歇息,轮流着来,倒也没有发生什么争执什么的,这点倒是让他们这些守卫敬佩&mdash;&mdash;自然,守卫们也不 知道,私下里他们可是内斗不断,不过,表面还得一团和气啊&mdash;&mdash;

番外【完结】 那些男人们的那些事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7514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