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都市言情 > 换夫记 > 第107节 谋子

换夫记 第107节 谋子


    <!--<div style="width:320px;margin:0 auto;">-->

    诚然,在秦王府中的主子中,唯有赵铎泽最得皇上的宠爱,也只有赵铎泽能让太后娘娘为其说情。

    秦王府旁人出面都无法达到效果,可能死也是白死。

    但这并不能成为赵铎泽为秦王府牺牲的理由。

    赵铎泽去请罪可能只会被削去爵位,旁人出面进而连累整座秦王府,这也是秦王和太妃最终决定让赵铎泽去顶罪的原因所在。

    在他们看来赵铎泽失去世子的爵位,失去官职,他依然是秦王的儿子,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如果因为石料,王府获罪被削爵的话,赵铎泽一样做不成世子,进而失去王府的维护,富贵成空。

    左右赵铎泽都做不成世子,还不如牺牲赵铎泽一个保存秦王一脉。

    如果秦王对赵铎泽很好,为家族牺牲也未尝不可,然秦王对他有好过么?

    以前秦王一心让赵铎泽藏拙,把他当作惹祸的根苗看待,因为杨妃不得秦王喜欢,在赵多泽很小的时候,秦王就有意无意的忽略他,这种状况直到杨家平反,秦王不得已让赵铎泽做了世子后也没见多大的改进。

    而后换子真相大白天下啊,秦王对赵铎泽的感情更为复杂,不知怎么同赵铎泽相处,父子两人的关系越发显得疏远。

    就因为秦王对赵铎泽的感情不深,秦王才毫不疼惜的让赵铎泽顶罪。

    姜璐瑶柔声的安慰赵铎泽,&ldquo;我晓得你心情不好,也不在意他们,可愚孝的人被人鄙视,虽然有父为子纲,可也有一句古话,为父不慈,阿泽受得委屈,得让旁人知道才好。&rdquo;

    &ldquo;你说怎么做?&rdquo;

    &ldquo;再等一等。&rdquo;

    姜璐瑶淡淡的说道:&ldquo;这事是他们着急,石料的事情闹得越大,越是不可开交,秦王他们越是会逼迫你认罪,到时候你大闹一场,整个京城都会知道的。&rdquo;

    &ldquo;皇上会相信石料的事情是我做的?&rdquo;

    &ldquo;阿泽还以为最后皇上会关心石料和河堤百姓吗?&rdquo;

    姜璐瑶苦涩一笑,&ldquo;燕亲王几乎把所有的皇子都卷了进来,充当其冲的便是太子,因为河堤也好,修缮皇陵也罢,都是太子向皇上建议的,这点有证据可考,官员也是太子推荐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太子能不着急?秦王妃只是稳住了太子的病情,太子的病没办法完全治愈。&rdquo;

    这一点姜璐瑶询问过同太子有过一面之缘的大嫂萧灼华。

    萧灼华曾经说过,太子是短命之症,没有办法完全根治,秦王妃做不到,萧灼华也做不到。

    此时再爆出江南的事情,太子必然会受到皇子们的攻讦,到时候皇上也有可能会放弃太子,太子的病情只可能更严重,说不准就一命呜呼。

    太子活着,起码有个靶子立在皇子们面前。

    一旦太子死了,谁能压制这群为皇位杀红了眼睛的皇子?

    皇上的龙体也不见得怎么好,一旦皇子们形成逼宫之势,皇上拿回有心思在估计江南百姓和皇陵?皇上只求善终,别再最后被皇子们弑父了。

    赵铎泽也想到了这一点,&ldquo;这么说燕亲王有可能会成功?&rdquo;

    这句话后,赵铎泽摇摇头,&ldquo;不会,燕亲王疯了,他已经完全的疯了。&rdquo;

    &ldquo;如果燕亲王在意皇位,他不会这么做,他只想为死去的儿子们报仇,报复那群算计他的兄弟和太子,甚至报复在最后关头选择息事宁人,牺牲他一个人的皇上。&rdquo;

    赵铎泽眼里闪过对燕亲王的认同,他们的境况有几分相似,都是被各自的父亲牺牲掉的那个。

    燕亲王比赵铎泽还好点,起码皇上最后封了他亲王之位,名义上燕亲王镇守北疆。

    他呢?

    他有什么?

    秦王给了他什么?

    姜璐瑶握住了赵铎泽的手臂,低声道:&ldquo;所以我才说先拖着,拖到无法挽回的地步&hellip;&hellip;咱们狠狠的敲王府一笔,虽然你得到了铁卫,可王府家大业大,王爷不是说保 我们一家老小一世富贵尊荣吗?我管过王府的账本,王府有好几桩赚钱的买卖,有大片的良田,库房里的珍宝也很多。&rdquo;

    &ldquo;行,你列出个单子,我亲自向他们讨要去。&rdquo;

    赵铎泽一点也没觉得姜璐瑶贪财。

    姜璐瑶认真的问道:&ldquo;你真不在意没了世子的爵位?&rdquo;

    &ldquo;嗯。&rdquo;赵铎泽点点头,&ldquo;想让皇上在最后关头更相信我,我不做世子最好,何况&hellip;&hellip;瑶瑶,京城已经困了太久了,我出去闯闯,如果继续做秦王世子的话,皇上再怎么都不放心由我掌管戍边的军士。没了秦王府,我会更自由,想怎么样就怎样。&rdquo;

    以前他不舍得世子的位置,是因为他不知道除了爵位外,他还拥有什么。

    如今他找打了奋斗的方向,秦王世子反倒成了束缚他手脚的东西。

    况且有太妃,秦王这群人为亲人,赵铎泽厌烦透了,整日里又事没事的争来斗去,眼界越来越窄。

    &ldquo;我可以失去世子的爵位,但我不能失去神机营。&rdquo;

    他用心经营操练的神机营才是立足于世的本钱,&ldquo;世子的爵位还给赵铎溢,我就再也不亏钱他了,欠我们的人永远都亏欠着我们,再在秦王府住下去,我会卷进秦王妃他们的算计中,没有一刻消停。&rdquo;

    &ldquo;我晓得瑶瑶想过什么样的日子,瑶瑶不怕任何人的算计,但总是在算计中生活会很累的。&rdquo;

    赵铎泽亲了亲姜璐瑶的脸颊,手掌盖住了她的小腹,&ldquo;我想让他们在良好的环境中降生,长大,让他们知晓什么是至亲之人,什么是血脉相连,瑶瑶,我不想让他们被至亲之人伤害,渴求太妃他们的疼惜。因为他们给出来的疼爱都是假的。&rdquo;

    其实从萧睿华离开京城后,赵铎泽就一直等着这一天&mdash;&mdash;可以毫无牵挂离开的一天。

    他向往的日子是岳父岳母那样的生活,每一天都过得充实,幸福。

    虽然也有争吵,但不会有伤害,算计,利用,有难处大家一起解决,吵吵闹闹,和和美美的过日子才适合姜璐瑶。

    赵铎泽看得出姜璐瑶在秦王府过得不开心,虽然她没吃过亏,但她就是不开心,为了赵铎泽,姜璐瑶忍了下来,赵铎泽感动的同时又怎么舍得姜璐瑶忍耐一辈子?

    只要他还在秦王府就不能不孝顺秦王,太妃,如果他离开,远离秦王府,秦王他们在发生什么事,他也可以用鞭长莫及推脱。

    他又不是没钱,没实力单独过日子,何必让姜璐瑶忍耐这群满是算计的亲戚?

    赵铎溢新娶进来的莞娘看着是个聪明的,可聪明人总是想要得更多。

    眼下她是老实的,尊敬瑶瑶的,将来呢?

    远得香,近得臭。

    赵铎泽在秦王府一日,莞娘随时都有可能受了秦王妃的挑拨,他就是府里的靶子,同太子一样,吸引着所有人的算计,一旦他离开&hellip;&hellip;失去了最大的&lsquo;仇敌&rsquo;,太妃和秦王妃,秦王妃和侧妃,莞娘和秦王妃,以及莞娘同秦王妃将来的儿媳妇自然会争做一团。

    她们彼此之间展开仇杀的。

    赵铎泽搂住了爱妻,低笑道:&ldquo;看旁人争斗比自己亲自披挂上阵有趣得多。&rdquo;

    姜璐瑶缓缓的点头,&ldquo;最近朝廷上是不是有动静?孔家虽然不想理会秦王妃,但那群讲究嫡血的酸儒们就没说什么?&rdquo;

    &ldquo;有风向,但他们也顾及着皇上对我的疼惜,不敢轻易上折子。又因为我掌管着神机营,他们不敢轻易动弹,不过再过几日,我想他们会上书的。&rdquo;

    他再厉害也是庶子,无法同赵铎溢相比。

    大明朝嫡庶太严苛了,哪怕不是赵铎泽的错,只要他生母不是秦王正妃,他就没资格继承爵位。

    无嫡才会立贤,赵铎泽想要顺顺当当的继承王爵,只有一个可能,赵铎溢和秦王妃的儿子死光光,如果是以前,赵铎泽也许就对赵铎溢他们下狠手了。

    可现在他有了另外一条光明大道,不用再秦王世子这棵树上吊死。

    他是皇室子弟,生母是秦王有名分,有封号的侧妃,只要他能立下功劳,未尝没有封王的可能,手握实权的王爷,可比秦王世子荣耀多了。

    秦王的身体很好,无病无灾的起码还能活个二三十年,用二三十年耗在秦王府,在赵多泽看来愚蠢透顶。

    再有一点促使赵铎泽舍弃秦王府的原因是医女秦王妃。

    秦王妃对赵铎泽夫妻绝对是天然的仇敌。

    自打知道秦王妃懂得医术后,姜璐瑶各方面都很小心,赵铎泽在旁看着心疼,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眼下还只有他们两个人,将来孩子出生,姜璐瑶不得更紧张?

    赵铎泽不想委屈了妻儿,坚定了脱离秦王府的心思。

    姜璐瑶叹息:&ldquo;树欲静而风不止,阿泽,你在意吗?&rdquo;

    &ldquo;呵呵。&rdquo;赵铎泽笑着把妻儿一起抱在怀里,低声道:&ldquo;我只在意你们。&rdquo;

    是的,他只在意该在意的人,秦王世子的爵位于他而言不过是鸡肋,放弃了也许能看到更多的好戏,等到他功成名就的时候,他会傲然的站立在秦王和太妃面前&hellip;&hellip;这一日不会太久的。

    燕亲王王府邸,书房里再次传来声嘶力竭的咳嗽声音。

    &ldquo;王爷。&rdquo;

    &ldquo;无妨&hellip;&hellip;&rdquo;燕亲王比上次见赵铎泽时更显得消瘦,唯一想同的就是他的深陷在眼眶里的眼睛依然明亮,没咳嗽一声,他都像是撕扯肺叶,&ldquo;秦王那里还有什么消息?&rdquo;

    &ldquo;王爷您休息一下吧,别再逞强了。&rdquo;

    &ldquo;本王死了有得是时间歇息,现在&hellip;&hellip;正是关键时候,本王怎能歇息?&rdquo;

    &ldquo;可是他无心为您嗣子,您何必&hellip;&hellip;&rdquo;

    &ldquo;本王只有两子,他们夜夜入梦,让本王为他们报仇,让本王陪他们。&rdquo;燕亲王微笑里含着一抹的疯狂,&ldquo;本王也想陪着他们去,可世上还有太多的仇人,不把他们都拖下水,让父皇晓得丧子的痛苦,本王怎能安心?&rdquo;

    &ldquo;不对,父皇心里没有我们这群儿子,既然他没有,那么我们都消失了,都死了,还是被他亲手逼死的,想来父皇在死前会明白儿子的重要,可惜&hellip;&hellip;晚了,一切都晚了。&rdquo;

    燕亲王纵声大笑,笑出了眼泪,笑得声嘶力竭,笑着笑着,他泪流满面,喃喃的说道:&ldquo;别人想继我的王位,他们不配&hellip;&hellip;不配做我的嗣子。本王宁可无人供奉也不会让他们糟蹋了本王一生的心血,让仇人之子做在王位上。&rdquo;

    &ldquo;王爷?&rdquo;

    &ldquo;可是本王怕啊,怕儿子和我没有人供奉,不会有人记得本王和他们,阴间太冷,没有银钱怎么打发小鬼?&rdquo;

    燕亲王略显得神神叨叨的,&ldquo;没有后人供奉香火,我们岂不是做了孤魂野鬼?在阳间我们是皇族,享受了荣华富贵,在阴间怎能被小鬼欺负?况且&hellip;&hellip;阿泽是个有本事,有毅力的人,也许会有大福报。&rdquo;

    &ldquo;没错,他如果&hellip;&hellip;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本王和儿子们也会受追封,本王活着的不行,不见得死了也不成。本王不能对不住母亲,母亲才应该是皇后!&rdquo;

    燕亲王眼底的疯狂少了许多,感伤般叹息:&ldquo;母后,您才是皇后啊。&rdquo;

    &ldquo;王爷&hellip;&hellip;&rdquo;

    &ldquo;所以,本王的兄弟都该得死,纵使不死,也要被父皇贬为庶人。&rdquo;

    &ldquo;奴才看秦王世子那关只怕是不好过,万一秦王世子对秦王还顾念着父子之情&hellip;&hellip;&rdquo;

    &ldquo;哈哈,父子之情?&rdquo;

    燕亲王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咳嗽道:&ldquo;怎么可能还有父子之情,秦王让阿泽去顶罪,你明白?阿泽是骄傲的,没了世子的位置仰仗着别人的鼻息过活,他宁可 疯狂而死&hellip;&hellip;本王选他,除了他救下了本王外,最重要的他同本王很像,而且他也有实力,有能力去争。从他对姜二爷上看,他是个有良心的,不同秦王亲近是极好 的,太好了。&rdquo;

    当日赵铎泽明确拒绝了燕亲王,燕亲王也烧毁了奏折,可是少了折子不代表他会放弃,他同样在等待机会,等着秦王牺牲赵铎泽的机会。

    不是他非要让赵铎泽做嗣子,唯有得永宁侯和姜二爷全力相助的赵铎泽有资格继承燕亲王的爵位。

    燕亲王最差也想保全自己这一脉流传下去,代代相传,他才能享受后人的供奉。

    更何况赵铎泽还同未来首辅的人选萧睿华结盟。

    这让燕亲王怎能不看重他?

    为此,燕亲王不惜在背后推动,帮助杨门太君揭穿了换子真相,让秦王不得不面对困境,他甚至让人提点了秦王太妃的弟弟&hellip;&hellip;如此一来,秦王只能选择牺牲一个儿子保全王府。

    而被牺牲的只能是颇得圣宠的赵铎泽。

    赵铎泽在秦王府里地位尴尬,过继给将死的他做嗣子是最好的选择,同时皇上也可以名正严顺的重用赵铎泽戍边,燕亲王名义上的封地就在北疆。

    如今燕亲王无儿无女,虽然有王妃姬妾,但她们无子傍身,将来哪怕是燕亲王妃都要依靠着赵铎泽过活&hellip;&hellip;她们不敢给赵铎泽夫妻找麻烦,而燕亲王自知自己命不久矣,他更不可能牵制赵铎泽。

    如果赵铎泽够聪明的话,一定会选择做他的嗣子。

    &ldquo;不过本王不能不妨他的倔脾气。&rdquo;燕亲王长叹一声,&ldquo;本王会亲自向皇上请旨,父皇&hellip;&hellip;这只怕是儿子最后一次恳求您了。&rdquo;

    在皇子们和太子还在纠缠时,燕亲王出了王府,赶到了皇宫中去。

    旁人早就把燕亲王当作死人看待,皇子们虽然诧异燕亲王为何此时入宫,但也没过于关注。

    不过,燕亲王此时衰老将死的样子,还是让皇子们大吃一惊的。

    为了体现兄弟间的&lsquo;友爱&rsquo;,皇子们纷纷围着长兄燕亲王问长问短,几乎每个人都很关心燕亲王的身体,每个人表现得都很到位。

    赵王被挤到了外面,见人群中唯唯诺诺,苍老至极的皇长子燕亲王,赵王心里不怎好过,大哥也只比他大三岁而已,如今燕亲王比父皇都显得苍老。

    赵王很同情燕亲王,同时也很感激姜二爷。

    不是姜二爷当初典型他,也许他也会卷进夺嫡中去,也会想要争,争就意味着有可能失败,一旦失败赵王比燕亲王还要惨。

    赵王暗自摇头,自己很没用,不想着成功,先想到失败,果然自己就不是做大事的人。

    &ldquo;王爷,看啥呢?&rdquo;

    姜二爷亲近的靠近赵王,笑道:&ldquo;前两日儿媳妇娘家兄弟从江南捎回来好几瓶的百年陈酿,不如今日我同王爷一起不醉不归?百年陈酿啊,王爷不馋?&rdquo;

    &ldquo;擦擦你的口水。&rdquo;赵王想捂着额头装作不认识丢人的姜二爷。

    就是这样的姜二爷,经常被父皇叫进宫去,成了父皇的宠臣,说出去,有很多人不服。

    但再不服气,旁人见不到皇上,姜二爷能见到,旁人不敢同皇上说得话,姜二爷敢说,旁人无法召唤杨帅,姜二爷能&hellip;&hellip;

    赵王见姜二爷擦了擦嘴角,问道:&ldquo;你就没给你女婿留点?&rdquo;

    姜二爷一向把秦王世子当儿子看待,换子真相大白后,赵王还为姜二爷不平来着,姜二爷却说,他捡了个大便宜,天大的便宜,白捡了个孝顺,懂事,能干的儿子。

    &ldquo;我闺女有喜了,脾气可暴了,我如果给他送酒过去,我闺女能不让我进门。&rdquo;

    &ldquo;&hellip;&hellip;好吧。&rdquo;

    赵王忘记了姜二爷是女儿至上的好父亲,&ldquo;一会你带着百年陈酿来王府,我让厨子给你做几道好菜。&rdquo;

    &ldquo;我要吃西湖醋鱼,要吃肘花,要吃鱼肉丸子,要吃&hellip;&hellip;&rdquo;

    &ldquo;好好好,你点,你点什么,我让他们做什么。&rdquo;

    这里是皇宫大内,姜二爷别这么活泼好吃成不?

    赵王虽然主业是吃喝玩乐,但在兄弟们面前还是要点面子的,怎么也得过得去才是啊。

    姜二爷看了一眼皇子们,&ldquo;中间的那人是?&rdquo;

    穿着普通的衣挂,显得苍老无比的人是谁?看着很眼熟。

    &ldquo;那人是燕亲王。&rdquo;

    &ldquo;燕亲王?&rdquo;

    姜二爷大吃一惊,怎么可能是燕亲王?长街血案过去还不到两年,当年意气风发的燕亲王怎么会老成这样?看着他身体也不怎么好,姜二爷对燕亲王有点同情。

    被皇子们围着&lsquo;关怀备至&rsquo;,燕亲王一定很难过。

    姜二爷晓得以自己的身份不适合出面,&ldquo;王爷等我一会。&rdquo;

    &ldquo;你做什么去?&rdquo;

    &ldquo;我把一个东西落到皇上那了。&rdquo;

    姜二爷挣脱开赵王的手臂,自己是不行,可皇上可以,只要皇上遇到圣旨就可以让燕亲王脱离尴尬的环境。

    赵王看着姜二爷奔跑的背影,长叹一声,姜老二宅心仁厚,难怪有今日,老天厚待忠厚有眼色的人。如果方才姜二爷冲过去,只会让事情不可收拾。

    被围在中间的燕亲王一直暗自关注着姜二爷,唇角慢慢的勾起了弧度,冰冷的心底涌起一丝的暖意,长街血案,时时刻刻在他面前浮现,当时他坐在轿子里,该看到的都看到了。

    姜二爷和赵铎泽翁婿的表现,他是知道的,阿泽有这么个好岳父,不成功就见鬼了!

    &ldquo;皇上您就不见见燕亲王吗?&rdquo;

    &ldquo;朕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过问?&rdquo;

    &ldquo;可是皇上,燕亲王是您儿子啊,如果臣一天不见儿子,儿子老了那么多,臣会心疼的,一准给儿子好好补补。&rdquo;

    &ldquo;你是朕吗?什么都不懂,你跟朕废话?&rdquo;

    &ldquo;臣不敢同陛下比,可是您除了是大明朝的天子外,还是一位父亲啊,臣不懂得医术也看得出燕亲王活不了多久了,最后一面都没见到的话,您一定会后悔,如今燕亲王还有什么指望?您&hellip;&hellip;太狠心啦。&rdquo;

    &ldquo;&hellip;&hellip;滚,你给朕滚出去。&rdquo;

    &ldquo;臣遵旨。&rdquo;

    姜二爷乖乖的退出去。

    皇帝思考了一会,道:&ldquo;宣燕亲王。&rdquo;

第107节 谋子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7514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