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都市言情 > 云翻雨覆 > 宝镜空似水 落花如风吹(大结局)

云翻雨覆 宝镜空似水 落花如风吹(大结局)


    <!--<div style="width:320px;margin:0 auto;">-->

    宝镜空似水 落花如风吹(终结局)

    红。

    血红。

    高台上,满目泣血的梅花瓣,在萧瑟的寒风中,凋零着,盘旋着,四处,飞散。

    天涯曲终,冷风吹尽,灰飞烟灭。

    雨,开始疯狂地下了,似乎想将所有的泣血残红都冲刷得干干净净。

    整个梅花林,笼罩在一片凄清的雨雾中&hellip;&hellip;

    噩耗传出,整个洛王府都懵了,惊愕错乱,不可置信,奔涌而至,愁云惨雾,悲痛欲绝,一片嘈嘈杂杂,无奈叹息&hellip;&hellip;

    沉浸在无尽悲伤中的人们,谁也没有发觉,在梅花林的上空,还逸浮着几抹飘渺的影子。

    白色的云端中,一袭素裙的仙子遥望着高台,她的衣角飞扬飘逸,却举袖掩面,她那张秀丽出尘的容颜上已满是泪水,她哽咽道:&ldquo;花神哥哥,为何要我们的九儿这般受苦?难道非要如此,再没有别的法子了么?&rdquo;

    一双修长的手伸出,悄然握住仙子的纤手,似乎要给仙子以力量。仙子身侧那俊逸的神仙叹息一声,道:&ldquo;十五,人与妖本是殊途,若是相爱,必定劫数难逃。更何况他们二人的渊源错综复杂,冥冥之中皆有定数,即使我,也帮不了她。&rdquo;

    &ldquo;可是,阿九如此痛苦凄惨,看着她,我受不了&mdash;&mdash;&rdquo;梅十五的泪水扑簌簌地掉落下来,阿九在人世间受尽折磨与痛苦,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若不是当年她一厢情愿让阿九从花妖幻化成了人,阿九也不至于后来受了那么多磨难。

    看着梅十五愧疚与自责的容颜,花神低声道:&ldquo;十五,你别难过了,其实&mdash;&mdash;&rdquo;他欲言又止。

    一旁接着又有两位仙子问道:&ldquo;花神大人,其实什么?&mdash;&mdash;&rdquo;说话的是梅初一与井景姬。

    尤其是井景姬,急切地想从花神嘴里问出为何他不仅眼睁睁看着阿九这么受难,却不肯出手相救,甚至还不让她们插手相助的理由,这个问题藏在她心里很久了。

    花神看了看修行得道,后因得到他点化也成花仙的梅初一母女,淡淡一笑,道:&ldquo;你们有所不知,小九与洛宸天其实是有前世的因,今生的果,以及轮回的宿命。他们的缘起与缘灭,都会一一刻在三生石上。不过,今日他们总算脱离了无边苦海,圆满度劫了。&rdquo;

    花谢花开花漫天,红尘爱恋宿命牵;轮回岁月几红颜,烟花瞬间成桑田。

    情劫过后,一切皆是缘。

    &hellip;&hellip;

    三百年前,她本是天帝天后的女儿,华贵美丽的公主&mdash;&mdash;散花仙子。

    而他,本是天神与魔女所生之子,保卫天宫的黑暗之神&mdash;&mdash;天宸神。

    她,高贵典雅,晶莹如玉,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他,双眼如电,傲视天宫,他浑身散发着一股磅礴的气势。他统领着天兵看守着南天门,由于血液特殊,潜藏着自卑但又孤傲的他,邪佞似魔。

    她在万千的宠溺中成长,单纯亲切,娇憨可爱。

    她经常调皮地问菩提老祖,为什么总不停挥舞手中的拂尘。

    菩提老祖答:&ldquo;赶苍蝇、蚊子,一切的烦恼。&rdquo;

    她笑:&ldquo;是么?那借我用用好么?&rdquo;

    菩提老祖问她:&ldquo;为何?你又没有烦恼!&rdquo;

    她答:&ldquo;唉,那你赶快让我烦恼起来呀!&rdquo;

    那时的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烦恼。

    但不久后,她的烦恼很快就来了。

    她喜欢种花,敝帚自珍是她种花不变的主题,哪怕是个狗尾巴草种在盆里那也是美的不行。

    到了春天,她更是到花神的花圃里,见到很是喜欢的花就大盆小盆往她居住的天宫里搬,也没有顾及自身的能力时候是否可以照顾得到。

    以至于后来,天宫里所有光线好的东西都被这些邪恶的绿色给无情占据了,她怡然自得之后的无尽烦恼是自作自受。

    她噘着小嘴来找花神,请他帮忙解决花草过密的问题,由于她是一时兴起,因此随身侍奉她的小仙子都来不及跟上她。她独自飞进了御花园。

    花神不在,天宫的花圃里一片静谧,她在花树中徜徉,尽情呼吸着清新的花香,蓦地,她突然停住了身形,在离她不远处的桂花树下,躺着一个年轻的天将首领,他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了。

    她就这么向他走近,从此走进了他的生命里,再也无法全身而退。

    他疲惫地躺在树下,自然的花香让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在这里,他就不用担心别的神仙用怜悯与鄙夷的目光蔑视他,甚至出言挑衅辱骂他。

    他与别的神仙有着天壤之别的际遇,只因为他的身上流着魔的血么?

    他嘲讽地勾起了嘴角,他刚有生命,父母就因为触犯了天条被贬入无尽的轮回中,多亏菩提老祖替他求情,才将他留在了天宫,当他长大后由于武艺高强才成了看守天门的天宸神。

    不过,他并不稀罕当什么神仙,他的内心深处对贬罚他父母的天帝有着怨恨,好端端的为何制定了那么多的天条,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都是一棍子惩罚。

    天宫里竟然也是如此独断森严,他不喜欢这个天庭,他也瞧不起这样的天帝。

    由于他的血液流淌着魔的不安分因子,因此他桀骜不驯,放荡不羁,而且敢于揭发天庭里的不平之事。惹得与他同一级别的仙班既恨他又忌惮他。

    蒙蒙细雨滋润着他的每一寸肌肤,他懒懒地睁开眼睛,意外地发现头上长了一个小豆豆。

    他用力一挤,破石而出的却是一株叶芽儿,他正自诧异,突闻耳边传来咯咯的娇笑声,他抬眼望去,正见她在调皮的看着他。

    他冷哼一声,知道是她施的作弄人的法术。

    他头上顶着一株叶芽儿,从地上坐起身来,用一双俊目冷冷地看着她,虽然她是天帝的女儿,但他也不站起身给这个仙子行礼。

    她倒也不以为意,笑着将仙术解了去,歪着螓首问他:&ldquo;天宸神,你如何也在御花园里?&rdquo;

    他没有答话,站起来就要走,她一急,连忙上前,拉住他的袖子,道:&ldquo;你别走,我们说说话。&rdquo;她很寂寞,平日里除了伺候她的仙子外,没有一个朋友,神仙其实都是寂寞的。

    他站住了,视线落在她拉着袖子的纤手上,她随着他的目光才发觉自己的逾越,于是连忙想松开手,但他却反手捉住了她的纤手,戏弄道:&ldquo;你想和我说什么?&rdquo;

    说着他用力握紧了她的手,他的力度让她感觉到了疼痛,而他眼里那种邪魅的目光也让她不安。

    她羞红了脸,想将自己的手抽开,但他却牢牢捉着她的手不放。

    他用力一扯,将她抱入了怀中,他的鼻息里满是她身上的清香,甚至比先前他闻到的花香还要让人陶醉。

    他抑制住自己的心跳,将她抵在一旁的梅花树上,他贴得她很近,他抬起她那张吹弹得破的俏脸,用粗糙的手指在她的脸上摩挲,他嘴里的热气呼到了她的脸上,他在她的唇边,低声道:&ldquo;为何不让我走?你舍不得我么?&rdquo;

    从来没有一个下等天神敢如此大胆地冒犯她,她又羞又怒,抬起手,娇斥一声,&ldquo;大胆&mdash;&mdash;你!&mdash;&mdash;&rdquo;话还未说完,一个柔软的东西便堵住了她的唇,他,吻了她!

    她睁着眼,已经被意外惊吓得说不出话来,连推搡都忘记了。

    他的吻如暴风雨般,粗暴地肆虐着她的唇,刺激着她的神经。他是存心与故意的,他就想肆虐与惊吓一下天帝的女儿,算是他一个小小的报复吧!

    但他却对她柔软的唇,以及芳香的气息上了瘾,半晌,都不肯松开手。

    她被他压在梅花树上强吻,不管她怎么努力,天宸神都紧紧地抱着她的纤腰。

    他们的身体紧贴着,一点缝隙都没有。他身体的热度,透过彼此的衣物传递到她的身上,让他们两个人都在战栗与颤抖。

    梅花的芳香沾染了他们的发丝,衣襟,整个世界都是梅花香气。

    若不是远处传来侍奉她的仙子的呼唤声,两人还不知道抱在一起会怎样,他们同时松开了对方,他看着她布满红晕的脸,邪魅地笑了笑,道:&ldquo;是你先招我的&mdash;&mdash;&rdquo;

    说着,他还想说什么,但听见呼唤声越来越近,想了想他还是拔起身形,很快便消失在花园的深处。

    赶来的侍奉仙子还是眼尖,瞥见了他的身影,回头见到散花仙子一脸绯红神情异样地立在梅花树下,便劝戒公主道:&ldquo;公主,那可是个魔障,是最下等的神,你可得离他远一些,免得被他拖累了去&mdash;&mdash;&rdquo;

    她仿佛没有听见,只是呆呆站在树下,悄悄地用纤手指摩挲着他吻过的唇,隐隐地,竟有些痴了。

    &hellip;&hellip;

    他看护着南天门,她便经常找借口从南天门出入,只为了,看他一眼。

    他似乎有点知晓她特意是去看他的,于是嘴角经常挂着一丝洞察她心事的微笑,让她觉得有点无地自容。

    但她,总是控制不了自己,控制不了自己望向他的目光。

    即使,他是个半魔。

    并且,他还是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天神。

    终于有一天,他被一向视他为眼中钉的仙班设计陷害,不仅被围攻身负重伤,而且还被指认为魔鬼转世,扰乱天庭,于是他被押人天牢,等候刑罚天神行刑。

    她知晓消息后,悄悄潜入天牢,看见身受重伤的他,她流下了眼泪。

    而他则漠然地不看她,他心里明白,他会被打入天牢,是天帝对他有忌惮之心,因为他有魔性,天帝怕他的存在会带给天庭带来危难,迟早天帝都会除掉他。

    她是天帝的女儿,来干什么?看他死了么?

    她不顾他的嘲讽,见他的伤口不停地在流血,便划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在他的伤口上。

    因为她的血是可以医治百病的,但流出了便不能再生,所以平日里天帝天后都将她保护得很好,就怕她会受伤。

    而她,就这样将她珍稀无比的血液一点点地滴入他的伤口,他的伤口止住了血,但她却因失血过多,倒在了他的怀里。

    他抱着她,望着她那张苍白的小脸,低声道:&ldquo;你,为什么要这么做?&rdquo;

    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人如此舍身忘己地为他,但今日,贵为公主的她,却为他做到了。

    她在他怀中虚弱地露出一丝微笑,&ldquo;我,我不知道,我,我愿意,为你&mdash;&mdash;&rdquo;

    他看着她,想伸手抚摩她的脸,但手刚触到她的发际却收了回来,他重又恢复了他的冷然,他道:&ldquo;你走,走,我,我不要你的怜悯&mdash;&mdash;&rdquo;

    她望着冷酷无情的他,惊愕得说不出话来,半晌她掩面哭泣。

    见她哭泣,他坚硬漠然的心没来由地一痛,却还是不肯对她和颜悦色,他实在不知道怎样去抚慰她。

    或许可以说,在他冷漠的世界里,爱,对他来说,实在很生疏。

    有人将公主在天牢里私会囚犯的消息报告给了天帝,天帝勃然大怒!

    他和她一起被押出,带到天朝上,接受天庭众神的审判。

    天帝见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如此大逆不道,气得手都颤抖了,他下令要将天宸神押出,立即处决,魂魄永世不得重生。

    她扑上前去,抱住天帝的腿,连声恳求天帝放过他。

    她拖着虚弱的身子哭泣着,求着自己的父亲。

    眼见众神都在,为了显示天条严明,天帝铁面无私,他对着女儿与半魔之躯的天宸神,道:&ldquo;你们不顾尊卑,私下幽会,触犯了天条,为了以振天纲,我罚你们二人打入凡间,需得历经三世轮回,两次毁灭,方可脱罪!&rdquo;

    天帝一声令下,天宸神便被打入凡间去受世间轮回之苦。

    他被拖走的时候,回头看了她一眼。

    她抬起眼,望着他,用口型告诉他:&ldquo;不管如何轮回转世,请一定要记得我&mdash;&mdash;&rdquo;

    他没有再说话径直被天兵推下云霄,直坠凡间。

    &hellip;&hellip;

    终究还是父女情深,天帝拗不过天后的求情,网开了一面,让她在人、妖、魔、三界选择一界去轮回。

    她转动着哀伤的眼眸,目光落在了一旁的温文可亲的花神身上,用手一指,&ldquo;那我就随花神大人去吧&mdash;&mdash;&rdquo;

    她想做朵花神园子里的鲜花,但最后却投生成为了花神的女儿&mdash;&mdash;一只小花妖。

    她被抹去了仙尘的记忆到了妖界,那时,是他坠落凡间轮回的第三世。

    第三世轮回的时候,他叫洛宸天,她叫梅廿九。

    &hellip;&hellip;

    还是天庭。

    经历了轮回重生的她回到了天宫。她丧失了所有的记忆。

    她依旧还如三百年前那般,每天在天庭里快乐地生活着,只是,她却经常感觉到胸口沉甸甸的,总感觉到什么很宝贵的东西丢了。但她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这天,当她坐在车辇里,前呼后拥地路过南天门时,听见了一群天兵天将在吆喝打骂的声音。她撩开车辇的纱帘,只见他们用鞭子在抽打着一个手无寸铁的男子。

    那男子身形高大,却并没有反抗,而那些天兵天将的脸上正挂着噬血的狰狞。

    印留地上的斑驳的血迹像是朵朵妖艳的梅花。那男子的脸色已经虚弱苍白,头发零乱也有烤焦的痕迹。他的衣服已被撕毁,露出了累累伤痕。

    她见了,有些不忍,便命身边的仙子去劝阻那些天兵天将们住手。

    很快一个天将上前回禀道:&ldquo;公主,并不是末将等要加害此神,是因为此神从凡间脱劫回归,却不肯忘却他前世的记忆,仙界之中,是不容许他带着轮回时的回忆的。所以他必有今日的此罚。&rdquo;

    &ldquo;哦?&rdquo;她有些好奇,便问道:&ldquo;他为何如此执着?&rdquo;

    天将回答道:&ldquo;据说,他曾说过,他不想忘记爱的记忆&mdash;&mdash;&rdquo;

    &ldquo;爱的记忆?&rdquo;她微微一笑,爱,是什么?值得让这神忍受身心的痛苦去维护?

    她望向天将所说的那个男子,而被打得奄奄一息的男子正也抬起头来,四目相接,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中一阵刺痛,但她却不知道自己的心痛为何而起,因何而来。

    而他一见她,目露欣喜之色,她听见他在喊她:&ldquo;阿九,九&mdash;&mdash;&rdquo;

    眼见那人状似疯狂地要扑向她,天将连忙劝公主离开,免得被惊扰。她点了点头,吩咐仙子将车辇的纱帘放下,她坐在车里,只听得车外的呼唤声依旧急切与痛楚,渐渐被鞭子抽打声音湮没了&hellip;&hellip;

    而她,坐在车内,感觉自己的脸上有点湿润,用手一揩,竟然是两颗泪珠。

    她茫然,为何自己要流眼泪?

    &hellip;&hellip;

    夜晚,菩提老祖用怜惜的目光看着那个遍体鳞伤的男子,叹息一声,道:&ldquo;你这又是何苦?赶紧到洗尘宫中去沐浴,忘却你凡尘的记忆,好好回来当你的天宸神吧?&rdquo;

    他却摇摇头,&ldquo;不,不,我不去,去了,就会把我的记忆给丢了。&rdquo;

    菩提老祖长叹一声,道:&ldquo;你为何如此执迷不悟?&rdquo;

    他没有回答。

    他不肯忘却尘世的记忆,回到天庭后,他从菩提老祖那里追寻到了他和她三百年前的故事。他,更不能放手了。

    只是,她已经忘却了所有的一切。

    菩提老祖道:&ldquo;我曾提醒过你,你终将尘归尘,土归土,可你还是不听我的劝告,还是孽缘缠身。&rdquo;

    &ldquo;我并不这么想,从头到尾,都是我欠她的。我只想好好在她身边,守护她。我不能忘却前尘往事,因为我答应过她,无论如何轮回转世,我都不能忘记她,忘记和她的过去。&rdquo;

    &ldquo;可是,她什么都忘记了,而且永远都不可能记得你了&mdash;&mdash;&rdquo;菩提老祖道。

    &ldquo;没有关系,我只要能守在她身边,远远地看她一眼,我就知足了&mdash;&mdash;&rdquo;他牵动嘴角,却牵动了伤口的疼痛,他低哼一声,面露痛苦之色。

    菩提老祖摇摇头,一声叹息。

    &hellip;&hellip;

    为了能多接触到她,他自动请求去花神的花园里当了花奴。

    她经常来花园里种花赏花,习惯性的,她很爱梅花,总是喜欢在梅花树下徜徉。

    他总是悄悄地在树后看她,她在林中穿梭的轻巧身影,让他想起了那年在梅花林中初见她的情景。

    她也是这般美丽与快乐,只不同的是,那时她是只小花妖,如今,她却是个公主。

    看着她用手挖土栽培小树苗,他决心要为她打造一把种花的小锹。

    他将自己的剑送进炭火中烧得透红,取出后再打扁一点,希望它能作种花的工具,他敲敲打打,终于制作成了一把小锹,很扎实,手感很好。

    他拿去送给她时,她正坐在花园的亭台里。他在她身后呼唤她,&ldquo;公主&mdash;&mdash;&rdquo;

    她却在沉思着,仿若听不见般看着亭外盛开的梅花。看着熟悉的身影,他的手背不停地在颤抖,激动,万千哽咽在心头。

    她缓缓回过头来,他颤抖着将手中的小锹递给她,笨嘴笨舌地说不出话来。她脸上惊喜的笑容让他的心一暖。看着她用小锹在给梅花树铲土,他的心里有一种满足感。

    他是如此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每时每刻,过去的他,浪费了多少和她在一起的机会,他悔。

    为何要到失去后他才懂得去悔悟,可是,一切都过去了,过去了,再也无处寻觅。

    他多想对她说,原谅我,原谅我的傻。你可知道,我,我,现在,已经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是,却已经没有爱的机会了。

    她浑然未觉他的内心悸动,她在他面前欢笑跑动,他对她来说,只是个陌生人而已。

    &hellip;&hellip;

    也许是她这几百年来一直心伤过度,她落下了心绞疼的顽疾。他不忍见她痛苦,悄悄去问菩提老祖,可有治愈她的良方。

    菩提老祖望着他道:&ldquo;这是她的孽障。你和她之间还有咒语未除。除非&mdash;&mdash;&rdquo;

    &ldquo;除非什么?&rdquo;

    &ldquo;除非你能破除这个诅咒。&rdquo;

    &ldquo;如何破除?&rdquo;

    &ldquo;毁灭。尸骨无存,灰飞烟灭的毁灭。你可愿意吗?&rdquo;

    &ldquo;我愿意。&rdquo;他深邃的眼神望向前方,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ldquo;天宸神,它的破除需要至毁至灭,你可要想好。&rdquo;

    他眼中的光凝聚而无畏。&ldquo;我愿意,纵使毁灭。只要,她好。&rdquo;

    &ldquo;界本无界,无界亦界。隔非界,界亦隔。破界必心诚,否则界长界,人长隔。以痛刺痛,以痛凝伤,痛极则毁,毁极则痛。痛毁至极,方得圆满。&rdquo;菩提老祖低声念道。

    &ldquo;菩提老祖,我心意已决。只求你能帮我。&rdquo;

    血缓缓地流出他的身体。

    他眼中的光汇成紧聚的芒,穿越一切隔绝,抵达一个坚定而持久的核心,在那个核心里唯一的界是不再爱,只要有爱,所有的界都不复存在。

    爱,便是这天上人间最强大的存在。

    他的身体开始破裂,他甚至能听到血管一寸一寸爆裂的声音,痛彻心扉。刹那间,身体四分五裂,瞬间灰飞烟灭&hellip;&hellip;

    在那一刻,他知晓了当初她灰飞烟灭时的绝望与心痛&hellip;&hellip;如今,他也为她幻灭一次吧&hellip;&hellip;

    他毁灭时,她还在御花园里赏玩梅花,玩累了,她便斜卧在小亭里小寐。

    小亭旁的一株梅树飘落了一些梅花,有一朵梅花正好落在她的前额上,留下了五瓣淡红色的痕迹。

    一觉醒来,她的额上多了一道淡红的梅花痕印,显得更妩媚动人。

    她望着灰茫茫的天空,心里似乎竟然多了点什么东西&hellip;&hellip;

    &hellip;&hellip;

    他在御花园里给她的爱花爱草浇水,松土。

    她跟在他的身后扑彩蝶。

    灰飞烟灭后,他以为他从此以后将不再存在了,可是当他从混沌中恢复知觉,发觉自己依然好端端地在天宫里,他,还是她的花奴。她的心病,已经悄然痊愈了。

    他侍弄着她珍爱的梅花树,专心致志。

    他没有看他身后的的她,他知道即使她永生永世都忘了他,他也不在乎。只要,能让他永远守在她身边,远远地看着她,默默地保护她,就好。

    只要她在,他就满足了。

    他没有回头,所以没有看见她在他身后,一双如水的眼眸里紧紧地盯着他宽厚的背,看着他为她细心而细致地劳作着,她不言语。

    半晌,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眸子里滑下,悄然无声&hellip;&hellip;

    &hellip;&hellip;

    (全文完)

宝镜空似水 落花如风吹(大结局)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7514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