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种田文 > 重生之严叙 > 89番外(三)

重生之严叙 89番外(三)


    自从那天说开后,他的态度慢慢缓和起来,不再无所谓的任我摆布而是会对我提要求,有时候哪里做得不和他的意,他会冷着张脸看我直到我做到他顺心为止,有时候也会发脾气要我让他出去透透气……我很高兴,他这样的改变是一定是同意上次我说的话了!或者说,他这是在慢慢接纳我?

    可惜,事实证明是我太天真了,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就妥协?这些只不过是他用来迷惑我,让我放松警惕,好方便他逃离的手段而已。

    鉴于他最近的表现良好,所以我答应了他出去透气的要求。这阵子他都有很听话的进补,整个人看起来没那么憔悴,气色好了不少,脸上也长了些肉。刚好家里的配料没了,于是我没多想就带他去了超市采购。

    一路上他的表现都很自然,还说了不喜欢某个牌子色拉酱的让我不要买,我笑着说好。

    等到了超市才发现,由于刚好是超市十周年庆典大酬宾,又恰逢周末,来超市采购的人很多,差点找不到位置泊车。

    虽然人多,但既然来都来了也没有空手而回的道理。于是我们挤进了人群里。

    害怕他被挤着,我一直在他身边护着他,幸好我体格够高大健壮又是当过兵的才没被那群彪悍的大妈挤倒。

    终于突破重围拿到要买的的东西,我拉着他去排队结账。自然结账那也是排着长龙,没办法只好等,可他却拉拉我的衣袖说他在那等我。我一转头才发现他脸色有些白,还出了些冷汗。

    我急忙问:“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他点点头头,“有些头晕,还有些恶心。刚才那些女人身上的味道让我很难受……”

    想到刚才那群大妈身上香得过分的味道,我皱了皱眉。可能是药力的关系,他的身体变得很敏感才会对一些刺激性气味反应这么大。看了看他指的地方,是给客人暂时歇脚的休息区,就在收银台前面,一抬头就可以看见。于是我答应,看着他找了个位置坐好。

    终于轮到我结账,买的东西不多,全都是些吃的,其中大部分都是按照他的喜好挑的。收银员麻利的过机,我掏出钱包拿钱,等我提着两大袋食物找人的时候,却发现,刚才坐着的人不见了!

    我一愣,东西也不要了,拔腿就追了出去。一定是刚才趁我拿钱那会没看他就跑了!

    我又是愤怒又是不安,愤怒于他居然欺骗我,不安于如果他突然发作了怎么办?车钥匙钱包全都在我身上,他能跑到那里去?会不会流落街头?会不会被人欺负了去?最近治安那么差,如果他遇到流氓什么的又怎么办?

    越想心中就越不安,我从来都没有那么害怕过,可是因为他,我终于尝到这种担惊受怕的滋味。

    千万不要有事!

    我惶惶不安的追了几条街也没看到人,刚想换方向的时候,听到前面有人怒骂:“作死!走路不带眼啊!”

    我猛地转过头去,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在人流里横冲直闯的。

    萧一鸣!心中一紧,立马追上去。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追他,他回头看来一下,不经意的对上我满是怒火的眼,然后脸色一白,更是发狠的跑。

    还跑?刚才的担忧消退,我怒火狂飙,气愤的想着,抓到你一定要把你干得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跑了一会他就体力不支了,不说他还虚弱着,就说我是军人出身,平时又很注重身体锻炼,一般人绝对跑不过我更何况是他?

    眼看我就要追上他,我大喝一声:“你给我停下!”

    他慌不择路,前面有条人行道,可红灯还亮着,他居然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这时一辆轿车正飞快的朝这边开过来……

    我心惊胆裂,脑子一片空白,身体下意识的往前一扑,猛地用力把他推开,紧接着胸口一阵剧痛,我被狠狠地撞飞出去,身体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温热的鲜血流淌过眼睛,模糊了我的视线,隐约中我看到他趴倒在地上,口瞪目呆的看着血泊中的我。

    身体很痛,神志开始模糊不清,在陷入黑暗前,我无力的苦笑了下。这下子他终于能摆脱我了,恐怕以后我再也看不到他了……可是没了我他要怎么办?

    遗憾、难过、心酸霎时满布心头。

    似乎睡了一个很久的觉,等我晕晕沉沉的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原来我没死啊……

    身体绑着厚厚的绑带,胸口还有夹板,一只脚还打着石膏,右手也上了夹板,剩余的手脚被固定住……我一动都不能动,只能用眼珠子乱瞟。

    房间没有其他人,冷清的很。我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家。家里也像现在这般冷清吧,一个人都没有。以后也都要这样冷清了……

    虽然心里满是苦涩却也禁不住担心。他走了吧?他去了哪里呢?他还好吗?

    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我懒懒的抬眼一看,映入眼帘的居然是萧一鸣毫无血色的脸。

    萧一鸣!我眼睛蓦地睁大,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没走?”

    萧一鸣靠着门,目光复杂的看着我。看到他平安无事,我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他看了我好一会,才犹豫的开口问。

    知道他想问什么,我苦笑了下,原来他一直不曾相信过我。也是,如果我是他,也不会相信这样对待我的人。

    忽然感到很累。这样强迫的给予和勉强接受真的有意义吗?

    “告诉我为什么!”见我不出声,他愤怒的吼道。

    我平静的看着他,淡淡的道:“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他大声的叫喊着,痛苦的抱着头,倚着门坐下。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很难过。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留下来,但是他留下的后果是让他更痛苦的话,我倒是希望他走得远远的。死过一次,我反倒看开了。如果他真的不属于我,那我也没必要拘着他,这样我不开心,他不开心,何必呢?

    没错,我是喜欢他,或者说我爱他,否则我也不会这样奋不顾身的救他,可是我宁愿看到我爱的人高高兴兴的活着,即使他不属于我,也不愿意为了让他属于我而让他活在痛苦中。

    想通了之后,我忽然觉得整个人轻松了很多,心里的内疚也消散了不少。

    看他还是傻傻的坐在地上,我叹了口气,“地上凉,别坐那。”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可还是无动于衷。

    还是这么倔。我无奈的笑笑,又道:“能帮我个忙吗?麻烦把我的左手解开一下,可以吗?”

    他看了我一会,才迟疑的道:“医生说,不能解开,会牵扯到伤口的……”

    我愣了愣,笑道:“没事,我不会乱动的。”

    见我坚持,他犹豫了会才起身给我解开。

    左手没事,我活动了下手指,问他:“对了,有看到我的手机吗?”

    “你要做什么?”突然他死死的盯着我,眼神有些凶狠。

    我无奈的看着,苦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再对你做什么的了。我救你一命,之前的恩怨我们就一笔勾销吧!”

    闻言,他满眼愕然,“你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我会打电话给严叙求他给你解药,虽然他之前说没有解药,但我想既然这药是出自他手,自然他也会有解药。现在他气也消的差不多了,而我又这样,只要你答应以后不再去招惹他,他会给我解药的,这样你以后就不用再受制于我,我们就两清了……”

    “你去求他?你凭什么去求他?你为什么要去求他?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恩怨,你为什么要插手?”他暴躁的朝我吼道,手握得死紧。

    他的情绪这样激动,我很怕他变回之前那极端的样子,于是伸手握住他因为太过用力而指节泛白的手。那时候他也很暴躁,因为身体被束缚住动不了,我怕他无处发泄会崩溃,就把手给他咬住泄气。后来久了,他也就养成这样的习惯。

    果然,他一把抓住我的手就咬,因为最近一段时间他故意装乖,手臂上的伤口没有再增加,反而好全了,现下一下子咬下去,很快就出血了。

    有点痛,但比起身上的痛也就不觉得有什么。我看他满眼暴戾,柔声安抚道:“看在我救你一命的份上,别去找严叙。拿到解药,你就走的远远的,去到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重新开始吧。以你的能力很快就会混出头来的……”

    “你给我闭嘴!”他放开我的手,红着眼睛盯着我,“你不是喜欢我吗?怎么,这副身体你厌倦了,想要去找别人了,所以才这么迫不及待的甩开我这个包袱?”

    “萧一鸣!不要侮辱你自己!也不要侮辱我的感情!”没想到他居然会这样曲解我的好意,我立马拉下脸来。

    “哈哈哈……”他突然莫明其妙的大笑起来。

    “把手机给我。”我冷冷的道,他笑得我心里难受,可最让我难受的是他的态度。

    是时候把这份不清不楚的感情纠葛斩断了,这样我就不会那么难过,他也不会再这样痛苦了。

    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把手机丢给我,然后转身走了出去。我没出声,这时候我已身心疲惫得不想再去管他了。

    我打了严景清的电话,向他说明一切。严景清是个明理的人,他知道要怎么处理才是最好的。

    第二天早上,严景清和严叙都来了。严叙的态度不再像上次那样强势,似乎已经不打算追究了。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放下了,但这样最好不过,我恳求他把解药给我,他也没为难,只是让我想清楚再把解药交出去。

    我笑了笑,趁此提出辞职的事,严叙见我意已决,也没挽留,说认识一场,以后有困难可以来找他。我笑着道谢。等我伤好了,我就离开这里,以后都不会再回来,我会把这里的一切都忘记……

    等他们都离开后,萧一鸣才出现。他精神不太好,身上还穿着昨晚那套衣服。我这才想起他身无分文,又没有我家的钥匙,那昨晚他……

    “去洗个澡,睡一觉我们再好好谈谈吧。”我把家里的钥匙给他,可是他没接,而是直愣愣的看着我。我以为他是不想再回去那个把他囚住的房子,于是把钱包给他,“不想回去的话,去找间酒店住着先,换身衣服,吃顿饭什么的……”

    他还是没说话,目光在钱包声看了会,却伸手拿了我家的钥匙。

    难道他还要收拾东西?我有些疑惑,但没有问。

    下午再见到他的时候,他脸色好了很多,穿着身黑西装,就和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样很有精英风范。

    虽然好看,但只是谈谈,没必要这么严肃吧?我心里有些好笑,但面上不动声色,十分认真的和他谈起来。

    我要他发誓不再去找严叙,才把解药给他,还给了他一笔钱。他的账户余额已经被萧家全部冻结,而他也已经被萧家除名,他是回不去萧家的。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没有基本的资金,他很难东山再起。

    他当然是不愿意要我的钱,还冷嘲热讽的说想要甩开他也不用给分手费什么的。我知道他性子倔,改口说是借给他做生意,告诉他我要离开h市另觅出路。这些钱算是投资,日后要连本带利还我,他这才肯接受。

    该说的话都说了,我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他看我不出声,起身要走。

    心里很舍不得,可终究不是走同一条路的人。我嗓子干涩得很,看他即将迈出门,讷讷的说了句:“保重!希望你以后过得幸福快乐……”

    他脚步微顿,回头看来我一眼,“你离开h市要去哪里?”

    我想他一定是不想在同一个城市见到我才会那么问,苦笑道:“我会去l市。”l市是我的老家,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

    他了然,不再多说。

    看着他越走越远的身影,我无力的躺在床上。

    再见了,我第一个爱上的也是最后一个爱上的,不属于我的爱人。

    我想我以后都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了,是不敢也是不愿。爱人太累了……

    一个月后我出院了,原本要养好几个月的伤,在严氏秘书长带来的神奇的药丸的作用下飞快的好了。秘书长是代替严景清来的,算是问候,也是给我结算了薪水,还有一笔保险赔偿金。

    知道是严景清的意思,我让秘书长替我谢谢他。心里有些感激,严景清是个不错的人,希望他能与严叙长长久久的。

    我把所有东西打包收拾好就离开了h市。踏上l市的地界,心里莫名有些感慨。

    我将会在这里孤独终老,这也算是落叶归根了吧。

    我以为我的一生也就这样了,可没想到老天再一次的和我开玩笑。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灿烂。我在院子里栽种一颗芒果树,等我把土踩实了,起身浇水的时候,一抬头就看到院子外站着个男人。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西装,身后停着辆奔驰,无论是车还是人都与这悠然的村庄格格不入。

    我揉了揉眼,告诉自己肯定是阳光太猛了,自己又蹲得太久才会头昏眼花,才会看到萧一鸣。

    我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朝屋子走去,警告自己不许回头去看,那只是幻觉!

    走到门口,我一甩门,想要把门关上,可却被人阻止了。

    “这就是你应该对我的态度?视而不见还想把我拒之门外?”

    气恼的声音在耳后响起,我整个人都傻在那。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我毫无反应,萧一鸣很不高兴的瞪着我,“怎么?不想看到我?”

    我急忙摇摇头,讪讪的道:“不是……”

    他冷哼一声,径自进屋。

    看他东瞧瞧,西看看的样子,我一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好僵硬的笑道:“请坐,我给你倒杯水。”

    他轻笑了下,指着一个烟灰缸说:“这东西你还留着啊?还有这个,你不会是把h市那边的东西都打包过来了吧?”

    我摸摸鼻子,的确是这样,我不是一个喜欢浪费的人,自然是能用的都带走。这些东西有一部分是我和他一起买的,我……

    他在大厅里转了圈,看到还有二楼,挑挑眉毫不犹豫的上楼。

    我急忙跟上,二楼除了我的卧室,其他房间还没装修,但我的卧室……

    等我追上他的时候他已经把我卧室的门打开了,我慌张的堵着门不让他进去。他眉头轻皱,“让开!”

    “抱歉!这里不能进!”我说什么也不让他进去。

    他冷笑一声,突然伸手抱住我的头作势要亲我。我一惊,扭头躲避开。可他居然还伸手摸我。乳、头被狠狠掐了一下,我疼得轻呼出声,身体下意识的侧身避开,然后他趁机进了门。

    “这是什么?”他拿着相框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还有,这个又是什么?”

    相框里的照片是我趁他睡着的时候偷拍的,而那个则是……则是……

    看我窘迫的红了脸,他笑得更欢快了,把东西放好,他迈着悠闲的步子踱到我身边,盯着我微红的脸问:“你不会拿着我的相片干那事吧?”

    明白他口中的“干那事”是什么意思,我整张脸猛地爆红,急忙否认:“没有!”

    他把手搭在我肩膀上,手指轻轻的来回移动,霎时我觉得心里痒痒的,像被羽毛轻搔。

    “真的没有?那这里是怎么回事?”他轻笑着用腿蹭了蹭我的大腿根,神色极其暧昧。

    原本还没觉得什么,被他这么一说一蹭,我立刻感觉到有一股热流直冲□!我尴尬的退开一步,拉开和他的距离。

    “怎么?我有那么可怕吗?”他冷哼了声,走到我的床边看了看,然后开始脱衣服。

    “你……你要做什么?”看他慢条斯理的把西装脱了,把裤子脱了,还准备把衬衣脱了,我咽了咽口水,移开眼不去看那白皙的肌肤。

    “睡觉!”他转过身来面对我,衬衣扣子只解了四颗,可以看到优美的颈项,性感的锁骨和诱人的胸膛……以及衬衣之下紧实的大腿和修长的小腿……

    身下的反应更强烈了,我有些无措。他到底来这里做什么?

    似是看出我的疑惑,他笑了笑,继续解扣子。“今晚我住这,麻烦帮我准备晚餐。”说完把衣服脱了,往床上一趟,看我还没走,笑道:“怎么,你也想一起补觉?”

    我面红耳热的摇头,在他调侃的目光中落荒而逃。

    萧一鸣的突然出现,打破了我平静的心,心里乱哄哄的,怎么也静不下来,在切菜的时候险些把手指也给切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告诉自己,我们已经无瓜葛了,我实在没有必要这样。

    晚饭的时候,萧一鸣看着桌上的菜皱了皱眉,“我不喜欢吃苦瓜,你知道的。”

    我淡淡的道:“挑食不好。”却是起身把苦瓜拿到自己面前。

    他夹了一筷子竹笋,不满的道:“下次记得放点辣椒。”

    我没接话,默默吃自己的饭。

    “你什么时候走?天黑了村子里的路不好走。”等我收拾好饭桌,他还坐在客厅看电视。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今晚住这。”他乱按着遥控器,漫不经心的道。

    “这里只有一张床。”我无奈的道。

    “你要赶我走?”他重重的把遥控器一甩,目光阴郁的看着我。

    “我……”我走到他面前坐下,盯着他的眼睛问:“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干你!”他目光狠戾的道,说完猛地扑过来撕扯我的衣服。“林则你他妈的说喜欢我,说要对我负责,你就是这样对我负责的?把我丢到一边不管不问,如果我不来找你,你是不是就把我晾一辈子?还是说你已经有了新欢就把我忘了?”

    我脑子有些懵,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许久未发泄过的身体,在他摸摸蹭蹭下热了起来。

    未免擦枪走火,我急忙抓住他的手。“你别这样。”

    “别这样?你当初对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别这样呢?”他还是不依不饶的要扯我衣服。我一咬牙把他压在身下,警告道:“你再动手动脚,我不保证我不会对你做些什么。”

    他舔舔嘴唇,无所谓的道:“又不是没做过。”

    我放开他,有些无力,“你不应该来这里的。你走吧。”

    “想我走?可以!”他一把把我凌乱的衣服扯掉,“你给我上一次!”

    我哭笑不得,想了想干脆躺在沙发上,“行,那你来吧。”

    见我乖乖躺平,毫无反抗,他却停下了动作,目无表情的看着我,半响才问:“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我沉默了,不可否认我还是喜欢他的,否则也不会把那些东西留下来,可是即使我还喜欢他又能怎样?我们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见我不出声,他以为我是默认了。冷着张脸说了句“算是我自作多情。”就拿过一旁的西装外套头也不回的走了。

    什么?他刚才说什么?我一时反应不过来,等他走出院子时才回过神来。

    惨淡的月光下,萧一鸣嘴唇紧抿的把钥匙□车门,我飞快的跑过去拉住他的手。

    “放开!”他面色阴沉的道。

    “你刚才说什么?什么自作多情?”我急问。

    “你听错了,我什么也没说。”他一用力,车门被打开。

    “你说了!”我用身体把门堵住,迟疑的问:“你是不是……是不是对我……”

    “你想太多了。”他神色漠然的否认。

    “是吗?你个口是心非的家伙……”我用力的把他抱进怀里,心情从没有过的激动。

    “放开我,我要回去!”

    “今晚住这里好不好?”

    “不是只有一张床吗?”

    “你睡床,我睡地板!”

    “哼,以后还做苦瓜不?”

    “挑食不……不!不做了!”

    “不赶我走了?”

    “是你自己跑回来找我的,就是你以后想走,我也不会再放手了!”

    我紧紧握着他的手,用目光一点一点的描摹他的脸部轮廓,他抿了抿嘴,目光坦然的与我对视。

    “我喜欢你,这辈子,我只喜欢你。”我挑起他的下巴,叹息着吻上他的唇。“谢谢,谢谢你肯回来找我……”

    “林则你个大傻逼,我不来找你你就不会来找我?让老子等了这么久……来找你还要赶我走!”他在我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不会了!不会了!”我把他按在车门上急切的吻,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我有了感情,更不知道他这样性子的人居然能拉下脸来找我,我只知道我想要他,现在!立刻!马上!

    作者有话要说:接上面……

    我把他抱回屋子,用力的甩上门就迫不及待的撕开他的衣服,他也毫不示弱的把我的裤子脱掉,后来我们倒在了客厅的大沙发上,我压在他身上,他眼睛亮晶晶的,面色酡红,风情无限。我太过熟悉他的身体,很快就挑起他的情绪,他呻口今出声时,没有丝毫扭捏,就那么大大方方的让我知道他很舒服,还很热情的回应我……

    这样的他是我没见过的,这次见面他似乎变了许多,不过这些改变我很喜欢,因为我知道这些都是为我而改变的!

    我很想知道他怎么想通的,于是像从前那样套他的话,见我又用这招,他有些不高兴,不过最后还是说了。

    这是我们之间的结,如果不说清楚的话,注定是无法长久的。想必他也是明白,所以即使不高兴也坦言。

    他一直不相信我对他的感情,可我用自己的生命去证实后,他很茫然。他不认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能逾越生命,可是当看到血泊中奄奄一息的我时,他的这种想法被打破,原本他可以趁机逃离的,可是想到这么一走,我或许会死掉他就怎么也挪不开步子跑了。

    我被送进急救室抢救的那会,他想了很多,想我们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想他对严景清近乎偏执的感情和之后的因爱生恨,他做了个假设,假设严景清回应他的感情,他会不会为他舍弃性命,结果自然是不会。我醒来后,他进来看我,发现我对他的态度莫名的客气疏离起来,还说要两清,他当场就发飙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生气,可就是生气我要和他划清关系。想到我以后会喜欢上别的人更是怒不可止……

    后来严景清他们来看我的时候,严景清看到了他,就和他好好谈了一番,无疑是严景清点醒了他,可他当时还想不明白,于是拿了解药和我给他的钱离开。其实他离开的那时候是不想以后看不到我的,所以才问我离开h市会去哪里。

    他还不确定他对我到底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分开的这段日子他想了很多,他发现他自己会不时的想起我,想起我做的饭,想起我在他暴躁的时候把手给他咬住泄气,想起我用痴迷的眼神看着他,想起我……这些记忆让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愉悦,心里隐隐明白可又不想承认,最后按捺不住想要找我证明。看到我还保存着以前我们一起买的东西,他很高兴。看到我卧室还放着他的相片他更是确定其实他对我是有感情的,因为他对我这样的做法感到甜蜜……

    他说,严景清说的没错,或许我以后再也遇不到一个像你这样爱我,愿意接纳我,包容我的人。我也不愿意你像对待我一样对待别人,如果你还会爱上某个人的话,我希望那个人一直是我。

    明明白白的说开后,我们两个都很激动。一激动就失了理智。我们做了大半夜,从客厅的沙发到地上,从地上到卧室,从卧室又到浴室,直到最后他累的再也张不开眼,前面的物事再也吐不出一点液体。

    而我也是浑身疲倦一动不想动。后来忍着浑身的疲惫,我又给他清理了一番,这才抱着他躺在了床上,两人相拥而眠。

    第二天,我张开眼的时候,天色已经是大亮了,眯了眯眼,感受到身边温热的身体,不由的一愣,微微垂下眼,看到了正在我怀中睡得安稳的他。

    我在他额头烙下一吻。想到昨晚,我微微勾起嘴角。

    经历过昨晚之后,我和他应该不同了,我们在一起了,真正意义的在一起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返回书架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89番外(三)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78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