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孤傲情仇 > 孤傲情仇第7部分阅读

孤傲情仇 孤傲情仇第7部分阅读


    会更危险。

    今天是前田组,明天是谁还有后天他保证不了自己不会惹上仇家,也不要慕思和星翎再受到一丝丝伤害。他宁愿自己去流血受伤,也不愿再承受心理上的无助与痛苦。

    他冷天彧生在江湖、长在江湖,就必须遵守游戏规则。

    从此,雷盟的盟主夫人及大小姐再也没有露过面,任谁都查不出她们的所在地,就如同气泡般,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因此有人怀疑她们早已惨遭毒手了,也有人猜测是冷天彧将她们藏了起来,面对种种谣言,雷盟从未出面澄清过。

    而冷天彧成了最孤单寂寞的男人,但这样的男人却更加可怕。他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在他的领导下,雷盟发展得更加迅速、强大,在短短的时间内,一跃跻身于世界十大帮派之列,称霸亚洲、傲视群雄,令其它帮派望尘莫及。

    欧洲 瑞士

    别墅内,一位美丽娴静的少妇站在窗口,默默欣赏着日落。

    薄暮下,天上的白云渐渐被染成了褐色。火一般的太阳剩下最后一点躯体,还逗留在山头,余辉映在水面上,把宽广的河水变成了一幅五光十色的水墨画,一道道金的、紫的、红的颜色闪闪发光,妩媚且亮丽。

    慕思看着这奇妙的一幕,清丽的脸上露出一丝愁意,不知香港的落日会不会也一样美他会不会也站在窗边和她一样欣赏日落

    岁月匆匆,一晃眼三年过去了,她已在这个陌生的国度生活了三年,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属于自己的家

    在这三年中,慕思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日子。曾经经历过的悲痛更让她远离以往的一切,继续过着隐姓埋名的日子。

    三年的岁月,慕思和星翎培养了一种奇特且深厚的感情。她们名为姑嫂,其实更像姐妹,互相关怀、互相依赖,视彼此为自己最亲的人。

    星翎自小失去母亲,被古板的冯太太带大,习惯的是主仆之情,从未遇到过一个真心真意爱护自己的人,也从未尝试去关心他人。

    慕思的出现,让星翎重新走回属于自己的美好花季,使她真正像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因此星翎感激慕思,对她所说的每句话都言听计从,从不违背。

    而慕思更感谢星翎,她已经习惯了她的陪伴,习惯了照顾她、爱护她,从未想象没有她的日子自己该怎么过下去

    所以当星翎向她哭诉冷天彧要将她送到英国时,她呆了、慌了、傻了,生活一下子失去了希望、变了颜色。

    三年来,他在亚洲,她在欧洲,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即使他来了,两人也是形同陌路,再没有同床共枕,他总是睡在客房,也总是来去匆匆。

    每逢过节或她和星翎生日时,他会送好多礼物给她们。每当那时,慕思都恨不得拿起话筒向远隔重洋的他大叫: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可话到嘴边,自尊心总阻止她说出口。

    去年春天,雪儿和沈志远结婚了,这是冷天彧为她做过的所有事情中,唯一令她高兴的。

    他派人送了好多照片过来,新娘子雪儿打扮得漂亮极了,从她和沈志远发自心底的笑容就可以知道他们有多幸福。慕思由衷地祝福他们,可是自己呢

    他已经不再爱自己了慕思一想到这个就痛苦万分,一对夫妻三年中形同陌路,这还叫夫妻吗

    他不再需要她,从他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总是离她远远的,生疏冷淡;即使偶尔不小心碰到她的手也会马上缩回,就好像她是个陌生的女人。

    慕思不明白他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往日的甜蜜不复存在,她的心也伤透了。也不知道自己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以前有星翎,她可以一切为了星翎,不去想有关他们的事。但现在,她不能再软弱,也不能再逃避现实。

    她低头盯住自己手指上的结婚戒指,是的,是应该为自己争取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砰”一声,冷天彧的拳头砸在书桌上。猝然扫落书桌上的文件、酒杯、话机等等。一边的杜敛辰倏地跳离暴风圈,免受波及。

    “出什么事了,都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冲动”杜敛辰瞅瞅墙角破烂的话机。

    刚才冷老大一言不发的接了一通长途电话,表情从一开始的惊讶到接下来的欣喜,再到最后的暴跳如雷,使杜敛辰有如浸在“三温暖”中,整个人忽冷忽热。

    不用说,一定和远在天边的慕思有关。时间一长,他摸清了一个规律,只要和慕思有关的事发生,冷天彧铁定会立即失去理智。

    “该死的慕思要跟我离婚”冷天彧脸色铁青。

    “喔”杜敛辰的表情平静如常,似乎早料到有这一天。

    “这在你意料之中”冷天彧一眼察觉。

    “你把人家送到瑞士,一丢就是三年。要换了其它女人,老早就跟你拜拜了。慕思算是给足你面子了,现在才提出来。说吧,你打算怎么办”杜敛辰叹口气,直接进入正题。

    “我不会离婚的,她想都不用想。”冷天彧语气冰冷,刚才他接到慕思的电话时,又惊又喜,连心跳都漏了半拍。

    然而慕思只说了两句话,头一句是:我要跟你离婚。第二句是:请你尽快过来谈谈细节。

    接着就挂断了电话,让他拿着话筒发了好一会儿愣,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慕思要跟自己离婚

    她怎么敢对他说这句话他是那么爱她、在乎她、生怕失去她,才会强忍着离别的痛苦与思念,将她送到瑞士去。

    在这三年中,几乎每天晚上他都会在梦中见到她、与她说话、与她亲热,那是他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

    可是现在她竟然不要他了,他怎么可能冷静得了拿起椅背上的西装外套,冷天彧大步向外走去,杜敛辰自身后叫住他。

    “等等,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说。”他站住,并未回头。

    “你说你爱慕思,到底爱她什么”

    冷天彧沉吟几秒钟后,低声说:“慕思对于我的意义,不仅仅是个美貌的女人。她是我心灵停靠的港湾,只有跟她在一起,我才会有宁静的感觉,才会懂得什么是幸福”

    “我懂了,你快去吧”杜敛辰动容了。

    看着他快速离去的身影,杜敛辰发现自己真的懂了,天彧对慕思的爱不是普普通通的男女之情,而是心灵上的归附与依托。

    人生在世,找一个自己真正爱恋的人很难,一旦找到了,就绝不能放手。那么他自己呢属于自己的港湾又在何处呢

    头一回,杜敛辰觉得自己很孤单。

    第十章

    当冷天彧乘直升机到达瑞士的时候,已是午夜了。

    别墅上下静悄悄的,每个人都在梦乡畅游。突如其来的马达轰鸣声在屋外的草坪响起,接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众人,纷纷披衣起床。

    一打开大厅的门,就看见神情冰冷的冷天彧站在门外,身后跟着勒毅等几个心腹手下。

    “少爷,这么晚了,你怎么会来”三年前跟着风慕思同来这里的女佣吃惊地叫着,“夫人已经睡下了,她有些头痛,你别去吵醒她。”见冷天彧没有理会自己,径自朝楼梯走去,她又嚷道。

    她的眼里、心里一向只有慕思,谁的帐也不卖、也不惧怕其它人,也许这就是冷天彧要她跟着到瑞士的原因吧

    “勒毅,不许任何人上来。”冷天彧却一点也没有停步的打算,边上楼边命令道。

    “是”勒毅拦在楼梯口,女佣与其它人只有大眼瞪小眼的份了。

    二楼一层除了一间书房,其余全是客房。慕思和星翊的卧室在三楼,冷天彧没在二楼停留,直接上了三楼。

    整个楼层静悄悄的,卧室门紧闭。看来刚才直升机降落的轰鸣声并没有吵醒梦中人,一切显得那么安静。

    冷天彧站在主卧室外,稍稍犹豫了一下,伸乎将门打开。

    房间里只点着一盏桔黄色的壁灯,柔和的灯光使屋子笼罩上一层温暖的气息。大床上,慕思安静的闭着眼睛,似乎睡得十分香甜。

    她竟然还能睡得这么安稳冷天彧握紧拳头,眼眸中罩上一层怒气,一步一步向着大床走去。

    他走过来了

    紧闭双眼的慕思心儿开始怦怦直跳,他来得这么快,快得让她来不及整理好心绪。她还以为最快要等到明天晌午才能见到他;谁知他此刻已经站在自己床前了。

    坐到床边,冷天彧看到好梦方酣的她竟噙着动人的笑意甜蜜入眠。那朵足以迷醉天下男人的浅笑狠狠地刺激着他的心,忍不住满腔怒火。

    她一定想到快要摆脱自己了,才会在梦中笑出来

    燃起熊熊怒火的黑眸照亮深沉的夜,原本想摇醒她的大手一握住雪白圆润的肩头,不自觉改以无比轻柔的依恋游走在粉颈上。

    “嗯”风慕思假意不知地低吟出声,翻过身去继续睡。

    “慕思醒一醒”这个举动惹得冷天彧大动肝火,也不管她是否在沉睡中,一直刻意压在心底的冲动让他一把将她拉起来,用力摇着她洁白如玉的肩膀。

    不能再假装了,而且他的手劲好大。慕思忍不住轻皱一下眉头,猝然瞪大眸子,愣愣地望着眼前阴云密布的俊容。

    她一定不知道此时的自己有多美秀发蓬松、星眸迷蒙、红唇微张,娇美依然的身上穿着一件象牙白的蚕丝睡衣。冷天彧轻抽口冷气,他敢保证,睡衣下一定是一丝不挂的曼妙胴体。

    “你说要跟我离婚,为什么给我一个解释”他牢牢盯着她清丽的脸,尽量不使目光游移。

    “你还来问我,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慕思扭着肩膀想挣脱他的箝制,却偏偏无力反抗。

    “我做了什么”冷天彧皱起眉头,要离婚的人是她,怎会扯到他头上

    “你要把星翎送到英国,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里,我不要”她摇着头,情绪激动起来,“我再也不要过这种日子了,我不是你的犯人,也不是你的私有财产;你既然不把我当妻子,我为什么还要任由你处置想把我丢到哪儿就丢到哪儿我恨你,恨你”说到最后,晶莹的泪珠已掉了下来。

    听到慕思说恨他,冷天彧一颗心直坠入深渊。他突然觉得自己可笑,在这三年中,他费尽心机,只想好好保护她的安全,可现在,她竟然说恨他

    心底的怒火让他一把将她拥入怀中,用唇覆住她的,不让她再说出那残忍的三个字。

    慕思被他的吻惊住了,一双圆睁的大眼睛惊讶地看着冷天彧。他也紧紧地与她的目光对视,黑眸更深沉了,最幽黑处似乎有两团燃烧的火焰。

    不由自主的,慕思闭上眼睛,臣服在他霸道的吻中,觉得浑身轻飘飘的。在他舌尖的挑逗下,她全身虚软无力的被他压倒在床上,一种许久未见的渴望支使着她的身体与思想,心甘情愿沉醉在他的怀中,永远不再清醒。

    冷天彧丝毫未察觉她的反应,一心只想发泄自己的怒气。他的舌深深探入她甜美的口中,与她的丁香小舌紧紧缠绕,不住吸吮着那甘甜的蜜汁,直到感觉她喘不过气来,才稍稍移开嘴唇,含住她小巧柔软的耳垂。

    慕思浑身一颤,几乎要呻吟出声。他要做什么想要她吗可是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肌肤之亲了,他还要她做什么众多的疑问使她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他的手探进睡衣,抚上她因呼吸急促不停起伏的胸部,慕思浑身燥热,开始轻扭身子,心里想逃开,身体却渴望接受这种许久不见的爱抚。

    感觉到她身体的反应,冷天彧想更深入地爱抚她,大手向下滑去,停留在她依旧平坦的小腹,突然间,脑海中响起慕思曾对他说的话“我不要你再给我孩子了。”

    “无论我们离不离婚,星翊都要去英国”他猛地停下所有动作,用尽全身力量按捺住即将迸发的欲望。两手支撑起身躯,咬紧牙关注视着身下双颊潮红的慕思,用不带一丝热度的语气对她说道。

    说毕,他翻身下床,掉头就走,强迫自己不去看她,此刻他只想赶快冲个冷水澡。

    慕思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床上,如鲠在喉,哭不出来。她说要跟他离婚只是想逼他来这里,向她保证不送星翎去英国。

    她从未想过会真的与他一刀两断,可他不仅丝毫不让步,还说出这种话,他到底想置她于何地

    或者,她真的早已失去他了就在三年前

    冷天彧决定的事向来不会更改,这次也一样,无论慕思如何坚决、不舍,星翊还是被送去了英国。

    看着飞上天空的航机愈来愈小,风慕思一直强忍的泪水终于簌簌而下。

    很晚,冷天彧才回到别墅。他边上楼边拉下领带,脱掉西装,在通往三楼的楼梯口停住脚步。

    这么晚了,他该上去看看慕思吗也许她早已睡了,那他上去做什么呢

    冷天彧默默的转回头向客房走去,一推开房门,看到屋内有灯,慕思穿着一身白色印花睡袍独自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看样子在等他回来。他有些诧异,而慕思也抬头看到他,立刻放下手中的杂志。

    “你”

    “你”

    两人同时发出声音,又同时止住,都期望对方先开口。

    “星翎在英国好吗”慕思忐忑不安的问。

    “还好。”他简短地回答。

    “她非得在那儿吗”她好担心,星翎根本就不会照顾自己。

    “是的。”房间又重新陷入寂静。

    “我想跟你谈谈,可以吗”慕思打破沉寂,轻声问道。

    “当然可以。”冷天彧放下手中的外套,坐到床沿,伸直两条长腿,与她面对面而坐,深深注视她清丽安静的容颜。

    “你曾说过,不管我们离不离婚,星翎都要去英国,现在她走了,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这件事了。”慕思也看着他,没有躲避他深沉的目光。

    冷天彧没有说话,只是困难地点点头。他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两人会触及这个敏感的话题,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就在今夜。

    “我们之间已经互相逃避了三年,天彧,我也曾想过要改变这种情形,因此我一直在等。直到我忽然发现这并不是个好办法,也许你已经有了另一个喜欢的女人,由于我的存在,你不能给她名分,所以我宁愿和你离婚,也不要束缚你。而且你不用顾虑太多,我只是个很平凡的女人,要的只是一个家,而不是一个空空的头街。希望你能理解我,认真考虑一下,我们离婚吧”她轻轻地、平静地说完,每个字都重重敲打在冷天彧的心坎上,只是他依旧沉默。

    他的态度令慕思好失望。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呢在这三年里,你你根本没有把我当作妻子,这样有什么意思”语未说完,她已经哽咽着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她还没走远,背后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将她搂进怀里,将她整个身子往他刚硬的身上贴。她动弹不得,只有泪水簌簌滑下。

    冷天彧的下颚靠在她秀发间,虽不发一语,但他的动作却充满了温柔。

    “你要我怎样做呢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慕思低泣着。

    “我的确深爱着一个女人。”他终于说话了,但这句话令慕思悲恸的心更加痛苦。“那就是你除了你,我从不曾爱过别的女人因为在我心里,自始至终只有你的位置。”他沙哑低沉地表白。

    彷佛生命涌上新的活力,慕思停止了哭泣,转过身与他面对面。

    他注视着她梨花带雨般的脸庞,“别哭,知不知道每次你一哭,我都会好心疼。我曾立下誓言,要你跟着我一辈子快乐无忧,不再伤心难过。可是事与愿违,你嫁给我,掉眼泪的机会反而更多了我真的很抱歉。”他温柔地揩去她脸颊上的泪水,自责地说。

    “可是你为什么要把我丢在这里,不要我”慕思的眼映着他深情的黑眸。

    “这是不得已的办法,自从上次你受了伤,孩子没了,我就好担心,怕你再受到伤害,怕你离我而去,只有出此下策。送你到这里虽然离我很远,但是我至少知道你是安全的,那就行了。除此之外,我别无他求。慕思,你要明白,我送你来这里不是不爱你,而是太爱你”

    “可是你每次来根本不看我一下,也不也不碰我”风慕思娇羞地埋怨,心情转变为奔腾的喜悦。

    “因为你说过不要我再给你孩子了,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我以为你很讨厌我。是这样吗慕思,是你不要我”他无限失意地说。

    “不天彧,”她揽紧他的脖子,“你是我的丈夫,我怎么会不要你呢那一次我失去了孩子,好伤心,所以才会说那样的话,其实”

    她的话还未说完,他已经抱起了她。

    “天彧”她睁大眼睛。

    “我不信我要你证明给我看”他黑眸中充满了喜悦及怜爱。

    将她轻轻放在雪白的大床上,轻吻着她的脸颊。双手迅速褪去她的睡衣,捧住她尖挺的酥胸,一股甜蜜的喜悦冲到慕思喉间,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

    她本能地伸出手,试着松开他的衣物,笨拙的反应刺激着他想拥有她全部的强烈欲望。当他强硬壮硕的身躯压住她时,她喘息出声,两手环住他健壮的腰,和他一样热情似火。

    饥渴的销魂蚀骨,令两人彻底地屈服于情欲之中,忘了一切。

    他的唇不停在她身上舔吻,甚至轻咬,他的手温柔的爱抚她全身每一处

    “天彧,我要你”她几乎要晕过去了,指尖掐进他的肩膀,喉间不断发出动人心魄的娇吟。

    他终于抬起头,微微起身,长驱直入

    “啊”慕思叫出声,极度的欢愉令她全身都染上粉红色,如婴儿般柔嫩的肌肤被他烙上专属于他的印记。

    一夜中,慕思记不清他到底要了自己多少次,她无法拒绝地与他紧紧相缠,共同攀上情欲的最高峰直到天边泛白,曙光乍现,两人才筋疲力竭的睡去,他仍紧紧搂着她的纤腰。

    中午时分,冷天彧先醒来,无限眷恋地吻着仍在睡梦中的爱妻,搂在纤腰上的大手顺着光滑的脊背上下轻抚,直到慕思幽幽转醒。

    “嗯”柔软的身子向宽厚温暖的怀抱偎去,还不愿睁阔眼睛。

    不听话的大手开始抚上酥胸,慕思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他才停止动作,深情地吻一下略微红肿的唇瓣。

    “我好困,天彧再让我睡一会儿”慕思将脸颊贴在他胸前,一动也不想动。

    “那怎么行你让我过了三年禁欲生活,现在你得好好补偿我。”他故意抱怨,心里却心疼不已。

    他确实太不知克制自己了,一次又一次要她。可那纯属自然的生理反应,控制不了,因为只有对她,他才会有如此强烈的欲望。

    “真的吗没有去找别的女人”慕思唇角绽出一丝笑意。

    “当然是真的。我还以为自己有毛病,看到那些女人都会倒胃口,一点兴趣都没有。昨晚我还怕自己不行。怎样对你的老公还满意吧”他伸手抚摸她长长的秀发,低笑着问。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其它男人可以试”她卖了个关子,恶作剧般地逗他。

    “不准”他猛地变了脸色,反身将她压住。沉重的男性身躯几乎要将她压碎了,但她好喜欢这种负担。

    “不准什么找情人吗”她微喘,故意问。

    “我知道国外开放,可是不准你有这个念头,想都别想,听见没有”妒夫般的表情首次出现,他捏住她柔美的小下巴,认真警告。

    “刚刚是你问我的,人家又没提出来。”慕思忍不住撒娇。以前的冷天彧喜怒从不形于色,这样的模样很少见哩

    “看样子你对我这个老公不太满意,这可不行”他埋头吻住她,深情的注视她因情欲而显氤氲的美目。

    “天彧,现在几点了我们是不是该起床了”慕思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推开他的头叫道。

    “嘘,别说话,让我爱你”他更深地吻她,让她开不了口。

    整整一天一夜,冷天彧没让慕思下过床,他们亲密地在床上用餐,一刻也不愿离开对方。

    “勒毅他们一定会笑我们的。”慕思慵懒地靠在冷天彧怀中,边喝着杯中的果汁,边难为情地说。

    “那有什么,我们可是合法夫妻。”他用舌尖舔掉她唇角的果汁,还乘机噙住她的嘴吸吮着,分享她口中的甜蜜。“慕思。”他轻柔地唤着。

    “嗯”她还因这一吻出神,双颊潮红一片。

    “我大概过两天就会回香港,不过很快就回来。”冷天彧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尽量平静地告诉她。

    “你一个人不带我回去吗”慕思十分惊讶,红润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雪白。

    “我想你最好还是留在这里,这样我会放心些。”

    慕思咬着唇沉默了一会儿,掀开被单,拿过床边的睡衣披上就要下床。

    “慕思,你生气了”冷天彧立即拉住她。

    “这是你的决定,我没有资格生气。”事实上,她真的生气了好失望,他还是不带她回去,不把她带在身边,要把她丢下,这和分居有什么区别

    “别这样,你乖乖的在这里,我答应一有空就立刻飞来陪你,好不好”冷天彧从背后揽住她的肩,在她耳边磨蹭。

    “不要碰我”慕思用力挣开。

    “怎么了为什么不要我碰你”他什么都可以忍受,就是无法容忍慕思不理他、不爱他、不许他碰她。

    “你以为我很喜欢待在这儿吗不是的”慕思倏地转过身子面对他,脸颊因怒气泛起红晕,“我一点也不喜欢这里,我讨厌这里,你明不明白”

    “是这样那好,我们换个地方,去英国好不好那里也比较安全,而且星翊也在那里。”他握住她的小手,想把她拉进怀中,但她又立刻挣脱了他的手,背对着他生闷气。

    “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呢我根本就不怕死,只要能在你身边、不离开你,我就心满意足了。我是你的妻子啊,你看到有哪个丈夫会将妻子丢得远远的或者你根本就不爱我,那我们还是离婚吧”她负气地说完。

    半晌等不到他的答案,她转头望着他。

    冷天彧双眼发直地盯着她,黑眸因深情和感动而混浊,他突然紧紧将她抱在怀里,下巴磨蹭着她的头顶。

    “我真的好抱歉,慕思。”他懊悔地说,“我爱上你,却给你带来一次又一次的担惊受怕,甚至是痛苦。原本要你做我的女人,是我强迫于你,你并非心甘情愿;早知道我无法带给你平安和幸福,也许我根本不敢爱你,也不敢要你可是慕思,你说得对,我们应该珍惜现在。我答应你,不管明天怎样,只要今天我们能在一起就行了。从今以后,我都要你陪在我身边。”

    他深深地注视她,眼中含着一丝无奈与疼惜。

    “天彧,别说这种话。我承认刚开始的确很恨你,因为那时的你冷酷又无情,可是后来我才发现,在这个世界上最爱我、最关心我的人其实是你,只不过你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罢了当我发现这一点时,我已经爱上你了,虽然这一路走得好艰辛,但是拥有你的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所以天彧,别丢下我,也别离开我,如果那样,我就真的会好恨你。”慕思望着他的脸庞,轻声细语地说完心里的话。

    他终于明白了她的心,她再也不用孤零零地在这异国他乡生活了,她要伴着自己的丈夫,无论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只要两个人守在一起就好。

    “慕思”冷天彧感动地捧住她的脸蛋,黑眸直盯着她的眸子,温柔地吻住她,无比甜蜜地呵护她。

    想用行动来告诉她拥有她的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尾声

    九个月后,冷天彧和风慕思的儿子冷皓天出世了,健康、活泼,十分可爱。

    客厅里,冷天彧正在接电话,彼端传来杜敛辰气急败坏的咆哮声。

    “我说冷老大,你也太绝情了吧自己逍遥自得地一手抱老婆,一手抱儿子,有没有想过我又给我弄了一大堆麻烦,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听到他喋喋不休的抱怨,冷天彧的第一个反应是挠挠耳朵,将话筒拉开至一定距离,悄悄按一下键,挂断电话。

    “天彧”慕思在婴儿房叫他。

    “来了。”他赶忙进去,看到慕思正将熟睡的宝贝儿子小心翼翼地放在摇篮里。

    “睡了”他走到她身边,双手亲昵地搁在她肩上,脸颊磨蹭着她的耳畔。

    “嗯。宝宝好乖喔”她唇边绽着美丽的笑靥,整个人显得容光焕发,生活在幸福中的女人出奇的动人。

    “天,你好美”冷天彧抬起她的下巴,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住她,缓缓向红润的唇瓣凑近。

    慕思慢慢闭上眼睛,期待着他热情醉人的吻

    突然间

    “铃”电话铃不知趣地响起,打断了两人间甜蜜的亲吻。

    “该死”冷天彧低咒一声,双唇仍恣意地缠绕着她芳香的舌,不想放开。

    “电话天彧”慕思娇喘地轻轻推开他,提醒他去听电话。

    冷天彧叹口气,不用说,一定又是杜敛辰那家伙打来的。这个臭小子,迟早得好好教训他,又破坏他的好事

    看着他满心不情愿地出去,慕思微笑着低头注视正在熟睡的儿子,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她曾经历过痛苦、迷茫、恐慌与不安,但最后还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拥有一个爱她且她爱的丈夫,还有一个爱情的结晶,有什么比这些更好的呢

    慕思对此很满足,因为她不是贪心的女人,她要的只是一个温暖的家,而现在已经得到了。

    结局很美好,不是吗

孤傲情仇第7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35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