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哎呦哥哥 > 哎呦哥哥第5部分阅读

哎呦哥哥 哎呦哥哥第5部分阅读


    道:“小兔子啊老婆呢。。。。。不对,就拜托你了。”

    “啥”肖筱兔瞪大了眼睛,这是要干什么啊

    “就是,就是,好啦因为魅影出了状况,你们要去z国,z国那里有梦璃学院,作为监护人,香草要跟着你去,我要在这里看家,所以不能和你一起去了你一定要看好我老婆啊”欧阳允痕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

    ps:求推荐

    no.38、

    “去死,我又没死,干嘛一副办丧事的表情”看着欧阳允痕这怂样,香草忍不住有踹了欧阳允痕一脚,欧阳允痕那目光有猥琐了几分。

    “等等,什么你说去z国”肖筱兔突然两眼放光,一把抓住欧阳允痕的脖子,掐得欧阳允痕快断气。

    “没,没错,您,您先放开手。”欧阳允痕抓着肖筱兔的手,肖筱兔立刻放了他。

    “不过小兔你别想跑,老大已经让我每时每分监视着你,就连上厕所也让我跟着你。”香草微笑道,但她不知道现在的笑容在肖筱兔眼里是那么的猥琐。

    “啊这样啊”肖筱兔嘟囔这说,一脸不满的样子。

    “不过,也不是没办法啦就是办法猥琐了一些。”欧阳允痕真的看不下去肖筱兔这样的表情了,太天真了,他越看,心里的罪恶感就越强。

    “什么”肖筱兔一听有救,立马卖起了萌,一副讨好的样子。

    “色诱”欧阳允痕下一秒就觉得自己说错话了,看着肖筱兔一脸嫌弃的目光,香草直接給了他一个暴栗,然后对肖筱兔说:“别理他,他脑子昨天被门夹了。”

    “色诱是什么意思”肖筱兔把手指放在下唇,思考一样地说,香草不走路也崴了一脚,小兔子啊你纯洁地让我们何处容身啊

    “小兔,你可以这样这样做。。。。。。”一看他的香草马上就可以不走了,欧阳允痕迅速帮肖筱兔出谋划策。

    琉骞羽房间

    “哥哥。。。。。。”肖筱兔穿上她最喜欢的粉红色小白兔睡裙,不好意思地说,她都不知道几百年没穿裙子了,现在穿起来好别扭啊

    “嗯”琉骞羽看着在门口玩裙角的肖筱兔,不禁挑了挑眉。没有看过肖筱兔穿裙子,现在看起来,真不是一般地可爱呢

    “内个内个。。。。。。”肖筱兔红着脸,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跑到琉骞羽旁边,亲了一口他的脸。

    “丫头,别玩火。”肖筱兔刚想跑走,琉骞羽就拉住了她,翘起二郎腿,把肖筱兔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呵呵,哥哥,就是就是。。。。。。”肖筱兔挠了挠后脑勺,琉骞羽挑眉,淡淡地说一句:“你想让香草留在炎曦是吗

    肖筱兔拼命点头。

    “可以。”琉骞羽淡淡吐出两个字。又接了下文:“不过有一个要求。”

    “只有一个要求吗几个要求都可以的。”肖筱兔兴奋地说道,管它什么鬼要求嘞只要香草不去就行了。

    “先吻我。”琉骞羽嘴里吐出了一个劈死肖筱兔的话,肖筱兔愣了一会,然后向琉骞羽的脸“吧唧”亲了一口,然后把目光转向别处,很明显,脸红了。

    “吻我这里。”琉骞羽指着自己的唇,命令道,肖筱兔睁大眼睛,立马要逃。

    没想到琉骞羽比她快了一步,拉住她的手,一扯,把手放在肖筱兔的后脑勺一压,肖筱兔的唇就和琉骞羽亲密接触了。

    琉骞羽熟练地撬开肖筱兔的牙齿,一股薄荷的香味就充斥着肖筱兔的嘴里,紧接着,是一股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冲进她的嘴里,不是琉骞羽的薄荷味,而是一股奇怪的药味。

    肖筱兔眨了眨眼睛,液体被琉骞羽的舌头送入肖筱兔的喉咙,在肖筱兔被迫吞下这液体的后一秒,肖筱兔就昏睡了过去。

    “老大,没想到你会用这种暧昧的方法。”祁慕白从门口进来,他还以为肖筱兔死也不会喝那种删除记忆的药呢。

    “你确定她只会忘了在z国发生的事”琉骞羽看着祁慕白。

    “你还不相信我的医术啊从我刚开始从事医生这个职业之后,不管在我手中,死的还是活的,都从来没失手过好不好”

    “但愿吧”琉骞羽抱起肖筱兔,把她放在自己的床上,“还不走吗”

    祁慕白知趣地走出门,就不打扰他们两恩爱了。

    ps:说实话,我觉得肖筱兔还这么小啊怎么让她长大捏

    no.39

    “哇呜,终于到z国了,听说这里很好玩的哦”肖筱兔跳下飞机,一脸兴奋的样子,虽然她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个地方,但她总感觉很熟悉,很喜欢。

    “小兔,别乱跑。”琉骞羽戴上墨镜,冷冷的说,但语气中总带着几分宠溺。不愧是被神选中的女人,吃了失忆的药,却不会发生其他副作用。

    “唔~可是你答应过香草可以不用来的啊我都答应欧阳。。。。。。”肖筱兔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欧阳允痕捂住了嘴,琉骞羽挑眉,看了看欧阳允痕。

    “老大,请,先去分殿,先去分殿。”欧阳允痕敷衍道,不过他知道,琉骞羽一定看破了他的阴谋诡计,否则不会让熙月镇守主殿,把他派来看住小香草。

    欧阳允痕泪流满面,小兔子来了就是好啊原本老大绝对不会想这么多的,现在小兔子来了,他们也许离解放不远了。

    “欧阳允痕,坐墨阳的车。”琉骞羽冷冷的说,“先去准备好房间,如果我回来之后看到一点杂物。。。。。。”琉骞羽不说了,拉着小兔子坐上一辆轿车,留下欧阳允痕风中凌乱。

    墨阳开车是个什么概念,死的概念,这世道做他的车能够完好无损的人,除了琉骞羽和皇后,就连国王也不可能在他的驾驶下安然无恙。

    更狗血的是,他和墨阳是仇人啊啊啊啊啊

    “呦,欧阳大少,怎么沦落到做我的车啦”墨阳靠在他那骚包红色跑车上,一副戏谑的样子。

    “墨阳,你别得意,当年的事,就算不是我也轮不到你。”欧阳允痕恶狠狠地说,果然,遇上了墨阳,还是不可以心平气和地谈话。

    “你,你还是以前这副德性,不知道香草为什么要选择你。”墨阳低叹一声,谁叫香草不喜欢他,他也没办法。

    “呵,墨阳,她跟谁都好,总好过和一朵百合在一起吧”欧阳允痕笑道,墨阳咬牙,好吧,她承认她是女的,可没办法,她就是喜欢女人,就这么着吧

    “欧阳大少爷,你今天一定会感受到速度与节奏的快感。”墨阳冷笑一声,把欧阳允痕直接拉上车,三秒中就已经看不见了。

    “墨阳,你疯了,开到二百多码会飘起来的啊”墨阳不顾一切地加速着,对于她的车技,她有绝对的信心。

    另一辆车上

    肖筱兔认真地啃着蛋糕,琉骞羽忍者地处理着工作,车内一片平静。

    “哥哥,你吃吗”肖筱兔终于还是忍受不了这样的寂静了,她用汤匙打起一大块蛋糕,递到琉骞羽嘴边

    正当琉骞羽就要咬下去的那一刻,肖筱兔立刻把手缩回来,把蛋糕扔入自己的嘴里,含含糊糊得瑟地说:“哈哈哈哈哥哥太好骗了”

    琉骞羽皱眉,强行把肖筱兔的头掰向自己,朝着肖筱兔的嘴就这样直径吻了下去,用舌头卷掉肖筱兔嘴里的蛋糕,还不甘心地咬了咬肖筱兔的舌头,才恋恋不舍地移开。

    ps:我是不是。。。。。。凑字凑得太过分了。。。。。。

    no.40、

    肖筱兔吃痛,要不要这么惨啊“嘴里的蛋糕被“打劫”走了就好了,为虾米我的舌头还要受罪啊”

    “这是你耍我的惩罚。”琉骞羽摸了摸自己的唇,貌似在小兔子嘴里得到的蛋糕,比平常的更好吃诶。

    “呜呜呜,讨厌哥哥。”肖筱兔嘴一瘪,眉头一皱,就放生大哭起来。

    “不要哭。”琉骞羽命令道。

    “呜哇哥哥凶我”没想到肖筱兔哭得更起劲了,琉骞羽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肖筱兔捂着眼睛的手微微张开了一点,看着琉骞羽的样子,嘴角浮现了一抹笑。

    琉骞羽不可能注意不到,敢情这小妮子正在耍他呢,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

    肖筱兔心里正开心着呢,嘴就不知道被什么软软的带着薄荷味的东西堵住了,一个软绵绵的棉花糖一样的东西撬开她的牙齿,在她嘴里的四壁里寻找什么东西似的。

    她的舌头好像被那个棉花糖带着,到处乱串,最后肖筱兔终于注意到了,在眼前放大的琉骞羽的脸。

    “呜呜呜。。。。。。”肖筱兔开始发出呢喃,琉骞羽的意味好像更浓了,他把手深入肖筱兔后面的衣服里,也没有继续往上,只是在肖筱兔洁白细嫩的背上游走。

    “呜呜呜。。。。。。”肖筱兔瞪大眼睛,想都没想就朝着琉骞羽的舌头咬去,清香的吗薄荷味顿时带了一丝丝的腥味,琉骞羽这才放过肖筱兔。

    琉骞羽把肖筱兔抱在怀里,对前面开着车的香草道:“好好开你的车。”

    香草欲哭无泪啊你们在后面激情,这叫我怎么专心开车吗我不是专业的,不能做到专心致志的好不好

    “哥哥,沫沫说你这是耍流氓,她说耍流氓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哦”肖筱兔认真的说,琉骞羽危险的眯了眯眼睛,林沫沫是吧竟敢教坏我家小兔子ps什么教坏啊明明就是嘛沫沫姐,对不起,您躺枪了。。。。。。

    “殿下,整理好了。”欧阳允痕脸都紫的了,坐墨阳的车真心是个折磨,他整整吐了大半个小时,还好这墨阳还有点良心,帮他把分殿整理好了。

    “欧阳允痕,你太没用了,小香草做我车都不会吐这么久。”墨阳从分殿里出来,双手抱胸,看到琉骞羽后立马放开。

    “先把小兔子安顿好,我去探望一下墨戎言。”琉骞羽把肖筱兔放在地上,由墨阳带路。

    墨戎炎囚禁室

    “炎曦国殿下对我真是特别啊就连囚禁都给我安排独间。”墨戎炎冷嘲热讽道,而琉骞羽并不生气,只是淡淡的坐在沙发上。

    “对于黑手党老大,我当然要妥善处理。”琉骞羽冷冷的说,“只不过是一个被限制了自由的老大。”

    “没想到你这么恨,派的人都是精英,让我外面这些伙计都进不来啊”墨戎炎也不气,一点都没有被囚禁的沮丧样。

    “你是特殊的,当让要特殊对待。”琉骞羽嘴角也勾起一丝浅笑,这场局面不像是王和寇之间的对话,倒有点像王和王之间的对话。

    no.41、

    “果然还是说不过你。”墨戎炎叹了一口气,“当时真心是我大意。”

    “没想到皇家子弟竟然不是窝囊废”琉骞羽冷笑道,窝囊废炎曦贵族从来没有出现这种东西,就算是再没用的人,在普通人面前,也是人上之人。

    “你和我见过的皇家子弟都不一样。”墨戎炎谈笑风声,脸上的淤青仿佛更增加了他的美。

    “我能把这当成夸奖吗”琉骞羽淡笑,墨戎炎开口:“你这次回来是为了魅影的吧”

    “某人不是故意的吗”琉骞羽冷笑道。

    “也不是故意的啦就是想念你家小妹妹了,把你顺带带回来而已。”墨戎炎翘着二郎腿,一副二世子一样。

    “别打她的主意。”琉骞羽语气明显冷了不少。

    “看来,她果然是特殊的,我看你不是会被规矩绑住的人。”墨戎炎细长的瞳眯了眯,果然,琉骞羽喜欢的,他好像也喜欢啊

    “我可不相信你真的对小兔子一见钟情了。”琉骞羽轻而易举听出来了墨戎炎的意思,没错,从小到大墨戎炎喜欢的东西永远和他一样,什么都和他抢,但每一次都不过企鹅,这次也是一样。

    露台花园

    一个有着粉嘟嘟小脸的女孩在花海里穿梭,她长得不算极品,不能用美丽形容,只可以说她是可爱。

    五颜六色的花众星捧月般的衬托着小女孩的可爱,小女孩白色的小热裤染上了一点点的浅紫色,这并不影响她的美感,影响美感的应该是接下来扑过来的不明黑色东东。

    “小兔子,我好想你哦”没错,那只万恶的黑团就是璃小雨,此时她正抱着肖筱兔一直蹭,好像抱着一只宠物一样 。

    “额。。。。。。哥哥说过了,如果你们靠近我一米以内,必死无疑。”肖筱兔小心的提醒道,的确,某殿下在车里已经严重声明,如果璃小雨靠近肖筱兔一米以内,必死无疑。

    “管他嘞,反正他不在。”璃小雨继续抱着肖筱兔,毫无在意在暗处黑了脸的琉骞羽。

    “看来我在你们的心中根本就没有地位是吧”冷冷的声音响起 ,璃小雨机械地回过头,吞了口口水,看着那个尴尬笑着的姐姐,和在一旁早就黑了脸的琉骞羽。

    “殿下,如果没事,我先走了哈”璃小雨干笑着说,丝丝冷汗已经滴落。

    “站住。”琉骞羽冷冷的说,“墨阳今晚好像有事,你代她监视墨戎炎吧”

    璃小雨花容失色,璃若雨干笑道:“放心吧,我和你一起。”

    璃小雨欲哭无泪啊唯一的希望,就这么结束了

    “小兔,晚上到我房间来。”琉骞羽若无其事的吐出几个字,但在旁人面前是多么暧昧,弄得肖筱兔不禁抖了抖,璃小雨和璃若雨在暗处默默比了个赞。

    “干,干什么。”小兔子吓了一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能有什么好事发生

    ps:到底要不要签约咧矛盾啊啊啊啊啊

哎呦哥哥第5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358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