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魅的初恋曲 3


    竟会从他的眼睛滴下?而这泪水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胸中满溢的幸福而流下的感激之泪。

    他感动地绽出笑容,知道这珍贵的泪是属于安琪的。是安琪的爱给他流泪的能力。

    他赞叹着这奇迹,轻喊着爱人的名字。

    安琪被他的呼唤惊醒,抬起头紧张地看向*躺着的*,欣喜地发现他那双盈满爱意的熠熠绿眸。

    “魔魅!”安琪激动地投入他怀中,又哭又笑。“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醒呢!”

    “傻瓜,我怎么舍得你。”他微笑地回答,声音还是十分低弱。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伤害你的,我……”安琪歉疚地垂下眼。

    “没关系,我明白。”魔魅温柔地抚着她的背,心中充盈的爱意,让他觉得这世界是这般美好。他又再度得回安琪,还有什么好奢求的?

    “虽然你不怪我,我还是觉得对不起你。”

    “安琪,别这么说。爱里没有歉疚,为了你,我愿意承受一切磨难。”

    “魔魅……”安琪哽咽地说不出话来。她本来还担心魔魅不肯原谅她,没想到他这么宽宏大量,毫不计较。看来,倒是她这个天使太小心眼了。

    这几日她也想了许多,责怪自己为什么不肯相倍魔魅对她的真情,以至于累得他一定要用死来证明他的爱。她实在太固执了,直到魔魅差一点死掉时,她才领悟到不管魔魅做了什么,她还是爱他,不愿失去他。她想,就算他真的要骗她进地狱,她还是会甘心跟他去的。

    “对不起,魔魅……”

    “不要再说那三个字了。”魔魅怜惜地望着她,“我希望听到的是另外的三个字。”

    “魔魅……”安琪破涕为笑,甜蜜地偎在他怀中,羞涩地喃道:“我爱你。”

    “不再恨我,愿意原谅我?”

    “我想,我从来就没有恨过你。茱莉亚的话让我很生气,我以为你对我并不是真心真意,在绝望之余,只想让你跟我一样痛苦,完全将你的真情弃之不顾。现在想想,觉得好愚蠢。”

    “你是说,你当时说的话并不是出自内心?”魔魅满怀希望地瞅着她。

    “嗯。”安琪羞愧地承认。“我当时根本失去了理智,才会变得这么残忍。我觉得自已像个魔鬼般可恶。”

    “你是在骂我吗?”魔魅可怜兮兮地问。

    “不是啦,”安琪着急地解释,“我是说我当时的行为像魔鬼,而你却像天使。”

    “好象颠倒过来了……”魔魅失笑出声,“你真可爱。我那时候好绝望,甚至从爱中生出恨来,想要毁灭一切。还好你眼中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爱让我的恨火消失。可是我又担心你再也不肯理我了,失去你的痛苦我又无力承担,才想死在你手里,以证明我对你的感情。”

    “傻瓜,以后不可以再做这种傻事了!”安琪严肃地警告他。

    “只要你不再不理睬我,我什么傻事都不会做。”魔魅深情地回答。

    “魔魅……”安琪吸了吸鼻子,泪水不争气地流下。“过去的事我们都别再提了,重要的是我们的将来。茱莉亚说你奉父母的命令要诱拐我回地狱,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安琪,你该相信我。我永远不会做出伤害你、让你不快乐的事。”

    “可是你要怎么向他们交代?”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魔魅蹙着眉,“我只想跟你留在人间,陪你做你喜欢的事。”

    “这样一来,你便不能再回地狱,而且他们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会担心不能回到天堂,神会惩罚你吗?”

    “不。只要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担心、不畏惧。”安琪诚挚地说。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我也是。”魔魅绽出充满柔情的笑容,将安琪搂在怀里。“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安琪,不管天堂和地狱会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拆散我们,你都愿意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吗?”

    “我愿意。”她欣喜地点头,圈住他的颈子,柔情蜜意地亲吻他俊美的脸庞。“再也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分开我们。从今以后,我们不再是两个人,而是一体。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我们都将一起面对。”

    “谢谢你,安琪。我知道我们可以办得到的。你教会我爱,将来也会教我如何从帮助人中得到最大的喜悦。我会珍惜我们共同拥有的每一件事,和你在人间做对平凡夫妻。我将陪着你老去、死亡,并预约你的生生世世,爱你到永远。”

    “你愿意为我拋弃你永恒的生命?”安琪感动莫名,“魔魅,你真的愿意为我做个平凡人?”

    “没有你,再长的生命对我都没有意义。安琪,你也愿意为我放弃重回天堂的机会吗?”

    “只要有你的地方,对我来说就是天堂。魔魅,我不在意是否能当个天使,我只想永远陪着你,让你不再寂寞,拥有爱。”

    “安琪……”魔魅鼻头一酸,忍不住又滴下泪来。“我爱你”

    他虔诚地以吻封缄两人的情誓,那是生生世世的爱情宣言。他的泪滴落到安琪的口中,而安琪的泪也滴在他脸上。他们的情在眼光中交会,缠绵的爱在口舌间缭绕,诉说着一句又一句的爱你,爱你,爱你……

    ※※※

    地狱的第二长老魔力士来访时,魔魅还躺在*休息。他的体力只约略恢复五成。他瞄了一眼这位从小看他长大的魔界长老,斜躺在枕头上向对方点头致意。

    “魔力士。”他微笑地欢迎来客。

    “大王子的伤势不要紧吧?”魔力士关切地问。

    “还好。不过向我问安应该不是你来的目的。”魔魅扬扬眉嘲弄地说。

    魔力士怔了怔,为他脸上多变的表情感到惊奇。昔日在冷无情的外表已从他脸上剥离,现在的魔魅像是换了个人似的。魔力士心情沉重地叹口气,发现此行的任务比他预估的还要艰难。

    “撒旦王很关心大王子,不明白大王子为何迄今仍未完成任务返回地狱。”他不动声色的回答。

    “所以他派你来?”魔魅苦涩的说,眼中一闪而过的痛苦并没有逃过魔力士的眼睛。

    “王很关心你。”

    魔魅不置可否,闭上眼休息。

    “大王子……”

    “魔力士,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魔魅张开眼,表情莫测高深。“他知道我受伤的事吗?”

    魔力士知道大王子口中的“他”就是撒旦王,点头回道:“是的。”

    “那为什么现在才派你来?”

    “因为王还没有决定大王子滞留人间的原因。”

    魔力士的回答,引得魔魅若有所思的一瞥。魔力士看见那张酷似撒旦王的俊美脸庞往他这边一偏,一双承继自魔后伊娃的绿眸闪现出逼人的神采,不由得心中一凛。

    “那他现在决定了,所以派你来?”魔魅轻哼,语气轻讽。

    “王是希望我来确定大王子的决定。”魔力士圆滑的道。

    “是来确定我照他的决定做吧。”魔魅喃喃道,沉重的眼皮再度合上,脸上出现疲惫的表情。“告诉他,我累了,再也不愿做他的傀儡。”

    “大王子这是什么话!王从来没要求大王子做过任何事!”魔力士语气激愤。

    “是啊……”魔魅无奈的口气中多了份自嘲和受伤。“他从来没有要求我做任何事。”他悲伤的蠕动着红唇。“都是我母亲要我做的。”

    “魔后也是为大王子好。”魔力士忍不住出言维护女主人。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为我好?”魔魅嗤笑出声,“是为她自己好吧。”

    魔力士张嘴欲辩,但魔魅很快地继续说道:“不可否认的,她目前在地狱的地位,有一大半是我替她巩固的。”

    “话虽不错,但魔后终究是大王子的母亲。再说,身为地狱大王子,为地狱效劳乃是分内事。”

    “那我不当地狱大王子,可以了吧?”魔魅嫌恶的再度闭上眼。“谁希罕!”

    “大王子怎么可以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魔力士义愤填膺的叫道。“枉费王和魔后对大王子期望这么高。”

    “我不要他们的期望。”魔魅握紧拳头,投给魔力士充满愤怒的一瞥。“我不要再依靠他们的‘期望’过下去!你不是说父亲要你确定我的决定吗?我的决定就是离开地狱,要你们别再来烦我!”

    “大王子这个决定太任性了!”魔力士苦口婆心的劝道。“想想地狱上下对大王子的期望;想想大王子在魔界的权势;再想想地狱所提供永恒的生命,这些大王子都舍得放弃吗?”

    “根本不值得留恋。”

    魔魅不屑的语气,简直要令魔力士抓狂。

    “大王子这句话真是不可原谅!我郑重请求大王子收回!”

    魔魅对魔力士的激动完全不予理会,他别过脸,研究起挂在墙面上的一幅风景画。

    “大王子!”魔力士无法忍受自己被人轻忽;正准备扯高嗓门来一段感天动地的精采演说时,突然听见魔魅轻叹一声。

    “权势、不朽的生命对我有什么用?我不辞劳苦的为地狱效力,得到了什么?一颗冰冷、孤寂、没人理会的心。我不知道什么叫爱,也从来没得到过任何温暖。这种日子我过怕了!”他厌倦地挥挥手。“若不曾遇到安琪,或许我可以继续当冷血无情的地狱大王子,但既然让我尝到爱的温暖滋味,你们怎么忍心叫我再回去过那种日子?对不起,魔力士,我不能回去,我永远都做不成冷酷无情的魔鬼了。”

    “如果只是为了安琪,你可以带她回地狱……”

    魔魅闷笑一声,再度转向魔力士,眼中充满嘲弄。“为什么你还是不懂?我不能回去,就算回去也不是魔鬼了。我也不可能让安琪跟我回地狱,因为我晓得她在那里永远不会快乐。而她的快乐便是我幸福的泉源。”

    “大王子,我实在不懂。”魔力士困惑的道。“你为了安琪甘愿放弃地狱的一切,以及永恒的生命,你知道失去了地狱提供的邪恶气息,你的生命就像平凡人一般脆弱吧?”

    “我预估到了。”魔魅虚弱的一笑。“我想我现在还能接受供应,是因为你们还没决定要放弃我,斩断我跟地狱的关系。”

    “当然,因为你是撒旦王的儿子,除非王下了命令。王非常爱惜你,不愿你受到伤害。这样还不能让大王子体会到王的苦心吗?”魔力士说道。见魔魅还是无动于衷,连忙使出最后一招。“大王子,地狱正逢多事之秋。善恶王子失踪了,王目前正为此事大伤脑筋。”

    “善恶失踪了?”魔魅的表情一变,眼中充满关切。“他现在还没有回到地狱?发生了什么事?”

    “没人知道。王已下令地狱派遣在各处的使者全力寻找。大王子,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你不该再让王担心。他这几日已为二王子的事心力交痹,再加上魔后日夜哭哭啼啼的,让王烦透了。”

    魔魅心情乱糟糟的,倒不是担心父亲无法应付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而是忧虑跟他已有兄弟情感的善恶的安危。他暗自决定,等他身体康复后的第一件大事,便是去寻找善恶。

    “你们全力去寻找善恶,等我好一点也会去找他。”他严肃的交代。

    “那大王子何时返回地狱?”

    对魔力士锲而不舍的精神,魔魅不禁有些动容。他好笑的望着这个看他长大的长老,丢了个美丽至极的微笑给他。“魔力士,我不回地狱。”他拍了拍老者的肩膀,“我要留在人间,就这么决定。”

    “大王子……”魔力士恼怒的低吼。“难道你完全不管魔后了吗?”

    “别担心,母后比我们更能适应地狱里的权力倾轧。我离开对她不会有影响,只会让她稍微收敛高张的气焰,我父亲的日子也会比较好过。”

    “大王子……”魔力士还想说什么,却听到空气中爆出颇为耳熟的尖锐怒吼声。

    “魔魅,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魔后伊娃娇娆的身影出现在华丽的房间内,“我是你母亲,你不能不管我!”

    魔魅完全不将母亲的虚张声势放在眼里,他太了解她了。“你不需要我。”他摇摇头说。

    “我当然需要你!”伊娃冲到魔魅面前,绿眸发出迫人的寒光。“你害得我颜面尽失,在撒旦面前抬不起头。魔魅,我要你跟我回地狱,不准你让我沦为笑柄。”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伊娃的这一番宣告强烈地打击了魔魅,他悲伤的直视母亲那双愤怒的绿眸。“我对你的意义仅止于此吗?”

    伊娃被他眼中的绝望震得后退一步,顿时领悟到自己的话有多伤儿子的心。

    “我不是那个意思。”她想要弥补,却已来不及。“魔魅,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她懊恼道。

    “比不上爱你自己。”他别过脸不想理她。

    “魔魅……”她喊了又喊,但无论她如何软语哀求,魔魅就像是铁了心似的不打算理睬她,这惹火了伊娃。“你以前不会这么不听话!都是那个臭天使安琪教坏你的!我要去杀了她。”

    “不!”惊天的怒吼声发自魔魅喉中,伊娃和魔力士都吓了一跳。他眼中冰冷的寒箭直射向伊娃,令她心惊胆寒。“除非你先杀了我!”

    从儿子唇间吐出的声明,字字刺痛伊娃的心。她失去魔魅了。这个事实比任何事都让她痛苦。

    她唯一的儿子啊!

    “不……”伊娃的绿眸里充满恳求,乞求魔魅不要这么狠心,拋弃她这个母亲。

    “我为你做的够多了。”魔魅心一横,移开眼光不看她。“从小到大,我什么事都听你的,”他平静的陈述。“从来没向你要求过什么,只做你希望我做的事。现在,我以儿子的身分求你。如果你还当我是你儿子,就请你成全我和安琪,不要再逼迫我们了。”

    “你……”

    “母亲,答应我吧。”魔魅转向她,绿眸里的决绝再度刺痛她的心。

    她真的失去这个儿子了。

    伊娃伸手向他,想要挽留住一丝的亲情,但魔魅只是冷淡的瞪视她。她绝望的掩脸低泣,消失在空气中。魔力士深深看了魔魅一眼后,也尾随她离去。

    房里再度只剩下他一人。在静默中,魔魅感觉到脸颊充满湿意,泪水不知什么时候竟流了满脸。

    ※※※

    撒旦头疼极了。

    就算把洁莲从天堂带回地狱,跟伊娃吵得不可开交的那次,他的头也没这么疼。

    他的三个儿子同时有了麻烦。

    地狱的第一长老毕兹巴同情地看着地狱之王。

    “魔力士和魔后的说服行动完全无效,臣恳求王让毕兹巴亲自走一趟。”

    撒旦没有响应,仍支着额际对着毕兹巴,但表情轻松了许多。不管如何,魔魅总是他的儿子,就让毕兹巴去试一试吧。

    他朝最得力的属下点头,毕兹巴便领命离去。

    ※※※

    安琪静偎在魔魅怀里。稍早她从泰勒那里得知,地狱的长老和魔后来见过魔魅。她下意识的搂紧他强壮的腰身,倾听耳下平稳的心跳声。

    她知道他没有妥协。安琪轻叹一声,有点遗憾他为了她和家族决裂。

    “安琪……”魔魅轻柔的唤着,等待她抬起头迎接他深情的吻。当两人的眼光交会,彼此眼中的真情很快缩短了他们肉体间的距离。四片唇密密贴合,浓烈的情意在他们心中激荡。

    “咳咳咳……”干涩的咳嗽声破坏了*的亲热。

    魔魅将安琪想挣开的身体按回怀里,不悦的转向声音来处。

    “毕兹巴。”他蹙眉凝视眼前颀长俊美的男子。地狱第一长老毕兹巴仍像往常般神采飞扬,蓝眼里闪现着智能的光芒。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希望不会太打扰。”毕兹巴打趣的说。

    魔魅微微一笑,放开怀里的安琪。两双蓝眸好奇的打量彼此。

    “这位一定就是安琪小姐了。”毕兹巴十分绅士的朝安琪行礼,而后眼光很快地回到魔魅身上。

    “是我父亲叫你来的?”魔魅平静的问。

    毕兹巴专注的凝视着他,“我自动向王请命,准许我来见大王子。”

    “魔力士跟我母亲都已经回去了。”言下之意就是叫毕兹巴不用浪费口水,可以打道回府了。

    “我知道。毕兹巴不是来游说大王子回地狱的。”

    毕兹巴的话引起了魔魅的兴趣,他讶异的望着父亲摩下最有权势的能臣。

    “毕兹己身为地狱重臣,有几件事本着职责在身,非得转告大王子不可。”

    “什么事?”魔魅挑眉问道。

    “二王子失踪的事,想必大王子已经知道了。”

    “嗯。你们还没找到他吗?”

    “没有。”毕兹巴严肃的摇着头。“二王子依然下落不明。除此之外,大王子应该没忘记三王子月光吧?”

    “月光怎么了?”魔魅得承认他自始至终没想过这个小弟。月光一直活在父亲撒旦王的羽翼下,他从不认为这个小弟会有什么麻烦事。

    “月光王子爱上了一位低阶天使,得了相思病。”

    “你说什么?”魔魅震惊不已。他从来没听过地狱里有这种病。“相思病?!”

    “是的。那位低阶天使原本同意追随月光王子返回地狱,谁知道天堂突然将她抢了回去。三王子当场就病倒,直到现在仍是痴痴呆呆,口里直喊着该名低阶天使的名字。王为了这件事,十分烦心。”

    魔魅眨眨眼,顿悟到父亲目前遭遇到的挫折远比他估算的要来得大。他很清楚父亲有多钟爱月光。

    “王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你,大王子忍心在此刻弃王于不顾吗?”

    毕兹巴的话打动了魔魅的心,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安琪,很快又摇摇头。“我没有弃他于不顾,我只是决定过自己的生活。”

    “但大王子完全没有想过王所承受的打击。”毕兹巴鼓动如簧之舌劝道。“你知道月光王子是王最疼爱的孩子,而你和善恶王子则是王倚赖的左右手。如今善恶王子无故失踪,你又决定离开地狱,这让王情何以堪?”

    “天杀的!毕兹巴,别想用这番温情主义的话打动我。”魔魅按捺下心中的歉疚,恼怒的道。“我对我父亲的最大意义,也不过是一名能干的手下而已。月光害相思病的事我很同情,但我无能为力。至于善恶,我会尽最大的力量找回他。”

    魔魅的懊恼令毕兹巴的蓝眸闪了一下,他微笑的继续劝说:“大王子有没有想过,现在正是王最需要你的时候,如果你肯带安琪回到地狱,王会有多高兴?你将能获得王全心的信任和疼爱。”

    “别说了!”魔魅暴躁的道。这件事他不是没想过,也在心里挣扎了很久。父亲的爱一直是他所希冀的,现在他终于有机会得到……可是安琪怎么办?他对她承诺的坚贞爱情,有可能在他的私心下,受到严重的伤害。不,他不能伤害安琪,他是那么爱她,绝不许任何事影响到两人之间的情意。

    “撇开这层考量,大王子有没有考虑到,王一旦决定要对大王子叛离地狱的事做出惩罚——虽然这个决定对王而言相当痛苦,但为了地狱的威信却是必要的——到时候,大王子失去了地狱魔力的供应,生命将一点点消失……”

    “你不要危言耸听!”魔魅不愿在安琪面前承认这点。“我或许不能再长生不老,但也不至于面临死亡。”

    “但大王子受过安琪灵力两次的重创,目前的健康又只恢复了五成左右,一旦地狱不再提供你任何魔力,你将加速老化死亡……”

    “不!”安琪惊呼出声,惶恐的望向魔魅。“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安琪,不会那么糟……”他小心的安抚她。

    “我保证事情就是这么糟。”毕兹巴的话惹来魔魅的怒视,但他毫不理会,一径对安琪解释。“大王子有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消耗掉所有的生命能源。”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天啊!”安琪忧虑的咬着下唇。“我不能让这种事发生。魔魅,你一定要回地狱。”

    “不,我绝不离开你。”

    “你可以带我回去。”安琪下了决定。

    “我不能带你回去,因为你在那里会枯萎而死。”魔魅坚决的说。“你不会愿意我再度成为恶魔的。”

    安琪痛苦的领悟到这一点,她知道自己将被这项事实击倒。一旦魔魅再变回恶魔,无论她有多爱他,他们之间的感情都会因为这件事而破裂,最后只剩下对彼此的怨恨。

    “我不能让这种事发生。”魔魅涩声道,他考虑过所有情况了。“我宁愿死在你怀里。”

    “我不会让你死的。”安琪哀凄的说。

    “有些事早就决定了,安琪。”他握住她的手,眼中坚定不移的深情让安琪想哭。

    “不管我们的生命有多么短暂,只要我们彼此相爱,对我来说已足够。我只愿我活着的每一天都能爱你,并拥有你的爱。哪怕是现在就面临死亡,我亦无怨无悔。”

    “不……”安琪泪眼婆挲的抱紧他,觉得自己真没用,竟找不到任何方法帮他。

    “大王子,你不再考虑一下吗?”毕兹巴焦虑的问,他没料到魔魅会这么固执。

    “毕兹巴,早在你们同意我母亲让我执行诱拐安琪的任务时,就应该预估到我将付出什么了。除了拿心交换外,有谁能诱使天使动情?我父亲当初追求洁莲时,想必也一样。”

    “但是王带了洁莲王妃回到地狱……”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别的选择。”魔魅苦笑。“天堂容不下我父亲,而他显然也没爱洁莲爱到愿意舍弃他魔鬼的身分。可是我有别的选择。”

    “选择死亡并不明智。”毕兹巴警告他。

    “我不是选择死亡,而是选择真爱。”魔魅微笑着,绿眸里笼罩着从未有过的神圣光辉。“而且我想赌一睹。”

    “赌什么?”毕兹巴诧异的问。

    “赌我父亲是否爱我。”

    毕兹巴哑然无言地瞅着魔魅脸上的凄然笑容,叹了口气,悄悄离去。

    魔魅的初恋曲 尾声 岳盈

    明月高挂,撤下一地的银辉。魔魅望了一眼洒落在屋外草坪上的银白月光,迅速确实的完成每夜的例行公事检视门窗,而后走进主卧房。

    安琪正喂着出生才两周的女儿小爱吃奶,听到丈夫进房的声音,微笑地抬起头迎向他深情款款的绿眸。

    幸福感笼罩住两人,魔魅坐到妻子身边拥住她,以初为人父的骄傲凝视正努力吸奶水的嫣红小嘴。

    看着女儿,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他们移居到波士顿有两年了。安琪先研习了一年的英语,才在他的安排下进入哈佛医学院就读。

    而魔魅则利用这段时间,学习当个平凡人类。他靠着泰勒的帮忙,成了期货和证券市场的操盘高手,每天只需花几个小时利用计算机网络从事投资买卖,其它的时间则用来照应安琪和她的慈善活动。

    魔魅嘲弄的扬起唇,这几乎占了他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时间。谁想得到呢?昔日的魔鬼,成了今日的善心人士。这跟他之前想象和安琪共度的生活有些微差异。

    安琪并没有主动去计划什么慈善活动,只是她热情又敏感的天性,很容易侦测到周围需要帮忙的对象。她不吝惜地将自己的温暖关怀提供给别人,令魔魅有点吃味。因为这通常会占用她一些时间。

    为了自已的权益,魔魅明快地切入那些人所遇到的问题,以极短的时间帮对方解决,以期获得妻子更多的注意力。

    不过安琪发现麻烦的能力比他估计的迅速,常常让他疲于奔命。有时候他真想狠下心禁止她的同情心继续泛滥,但总在那双充满恳求的蓝眸下心软。而且,老实说,他还真喜欢每当他协助她解决问题后,她眼中毫无保留的崇拜眼光,还有接下来表示感激的方法。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想着想着,他便觉得体内的*勃发起来。魔魅勉强控制住自己,安琪才刚生产完,他不能像只发情的狗般攻击她赢弱的身躯。

    他轻叹了口气。

    “怎么了?”安琪靠进他怀里,抬起那双明亮、温暖的蓝眸笑看着他。

    “没什么。”魔魅亲吻她的脸颊,热烈的眼光落在她*的饱满胸脯上。安琪的脸涨成一片桃红,唇边绽出羞怯的笑容,温柔地移开口吃饱的女儿,随后掩上胸襟。

    魔魅有些失望。但妻子轻拍爱女背部的慈爱表情,奇异地安抚了他。甘美的爱泉从胸间汨汨涌出,身为人夫、人父的快乐,充分反映在他那双似春水潋滟的绿眸里。

    生命是这么美丽,处处充满奇迹。他忍不住感叹。

    他如今所拥有的,是那么得来不易。两年前,他根本不敢奢想拥有这么多的快乐、幸福、满足,老天待他何其恩厚!

    他原本是数着日子等待死神的,转眼却能满怀热情的拥抱未来。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天堂和地狱有史以来首次的神魔大会所促成。参与这场盛会的层掌人士只有两位——撒旦和上帝的代表弥赛亚。

    这次会议决定了三对佳偶的命运。魔魅至今依然想不通父亲撒旦王主动提出这次会面的真正原因。在心里,他仍幻想着父亲多少是有些爱他的,所以才借着那次的会议赦免他叛离地狱的大罪。

    地狱至今仍提供他生命的能源,体内的邪恶气息有时候会令他有作恶的冲动。他在控制不了时,会耍弄些恶作剧——当然,仅针对邪恶的人类。

    如同经常来看他的善恶——他现在已和妻子移居天堂——魔魅改不了魔鬼的某些特殊习性,如果不偶尔邪恶一下,便觉得对不住自己。他想,或许这是父亲撒旦王持续提供他地狱魔力的原因,他仍希望这个儿子能保持足够的邪恶,重回地狱的怀抱。

    魔魅的小弟月光也来造访过几次,还跟他抱怨了一堆“妻子经”。当然,安琪绝不会像月光的菜鸟天使一样黏人这令他有些不满。但两名妻子都有个共同点;除了让老公爱死她们外,便是立志改造世界。听说那名菜鸟天使已快把地狱改造成天堂了。想到这点,魔魅便觉得不寒而栗。

    女人真有改变世界的能力,他认命地叹喟出声。譬如他的女儿小爱,便是最不可思议的生物。只要看着她美丽可爱的小脸,便让他觉得拥有全世界。

    而且她还有双黑色的眼睛,时而清亮澄净,时而深黝如黑暗宇宙。魔魅深思地望着安琪怀里的小女孩。

    小爱没有继承他的绿眸或是安琪的蓝眸,她的眼睛是承袭自祖父撒旦。不知道父亲看到后会怎么说?魔魅露出苦涩的笑容,想到小爱是地狱之王撒旦的第一个孙女。

    一阵鸟鸣打断了魔魅的思绪。他和安琪交换了一个眼神,纳闷这么晚了会是谁来拜访他们。他起身走向客厅,打开大门

    深沉明亮的黑眸首先映入他眼中,魔魅有一剎那的失神,眼前邪美迷人的男子比他记忆中更加俊硕。

    “我觉得以人类的方式来拜访你们,对你的冲击会比较小。”见魔魅没说话,只是呆瞪着他,他连忙提醒道:“不请我们进去吗?”

    低沉柔和的声音将魔魅从惊愕中唤醒,他不自觉地顺从眼前之人的意思,让开身子。

    他的父亲地狱之王撒旦,和他的母亲——魔后伊娃走进他位于波士顿的两层楼住宅,十五坪大的客厅一下子变得十分窄小。典雅温馨的布置压根没得到地狱王的注意力,那双乌眸直接停留在抱着女儿走进客厅的*身上。

    “你就是安琪吧。”邪美的俊脸绽出充满玩味的笑容。

    安琪呆呆的瞪视生平所见最具魅力的男子,一时间答不上话。

    “安琪。”魔魅走到妻子身边,保护性地搂住她,向她介绍道:“我父亲撒旦,和我母亲伊娃。”

    “天啊。”安琪只能张着嘴低喊,眼光在美丽的地狱之王,和他妖艳的妻子之间来回移动。

    “我想也是。”撒旦涩声回答,面对儿子的惊愕和警戒,令他有些微的难堪。“很高兴认识你。”他诙谐地说。

    安琪发觉自已失礼了,她涨红脸,蓝眼里掩不住兴奋。“我也是,先生。”

    撒旦低低笑了,黑眸朝安琪顽皮地眨了眨,化解了稍嫌沉重的气氛。他的眼光落到儿媳怀里的小婴儿上。

    “我可以抱抱我的孙女吗?”他充满希冀的神情流露出温暖的情感。

    安琪再度愣住,一来是没料到撒旦也会有这么感性的一面,二来是想到眼前这对俊美的男女,竟是她女儿的祖父母。

    “当然。”她在丈夫疑惑的眼光下,将怀中的小爱交给一脸慈爱的撒旦。

    <script typetext/jvscript>red_text_c();</script>

    小爱在祖父的怀里打了个呵欠,眨动绵密的睫羽,在看到眼前俊美、新奇的影像时,好奇地张大眼。

    那双美丽的黑眸缓缓迎上撒旦闪现出惊喜的明亮眼晖。婴儿的眼里显露出单纯的喜悦,嫣红的小嘴朝红扑扑的两颊例开。

    “真漂亮。”撒旦赞叹道,“柔和的轮廓很像你哩,安琪。她将来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女。”

    安琪谦虚了几句,魔后伊娃则好奇地从丈夫肩后望句他怀里的小婴儿,表情若有所思。

    望着父母逗弄他的女儿,魔魅心里说不出来是喜是悲。安琪柔软的身躯靠进他怀里,汨汨的温暖自那双蓝眸源源不绝地涌向他。魔魅感激地低下头吻了她脸颊一记,眼光重新回到父母和女儿身上。

    他不曾感受到的慈爱光辉,如今完全地投射在女儿小爱身上。撒旦王显露出难得一见的慈爱,俊美的容貌因心里涌现的亲情而更加吸引人。魔魅握紧安琪的手,心情激动。藉由小爱,他彷佛也感应到一丝父爱。或许父亲还是有点爱他的,他乐观地想。

    “我希望偶尔可以见到她。”撒旦的黑眸和魔魅的绿眸在空中交会,他眼中的善意化解了自他们一进门就在魔魅心里堆积的紧张情绪,客厅里瞬时笼罩着大和解的气氛。

    “您可以随时来这里看她。”魔魅扯开一抹笑容说。

    “嗯。”撒旦有些失望,但他很快地掩饰住。他真正希望的是儿子能重回地狱。他在心里暗叹了声,眼光回到美丽的孙女身上。

    他有了第三代。这个消息是那么令他兴奋。掩不住为人祖父的喜悦,他一再逗弄怀里的女婴。

    安琪在接受了地狱王及魔后连袂拜访的冲击后,立刻恢复她热诚的天性。她殷勤地招待魔魅的父母,还不断以微笑安抚丈夫紧张的情绪。

    天伦之乐充满着厅室,埋藏在魔魅心底的遗憾伤痕,不再像以往那般刺痛他的心。他轻叹一声,感到小小的胜利。

    至于魔后,她在看到丈夫逗弄孩子的画面时,立刻想到一个主意。她正考虑再诱老公上床,生一个娃娃来弥补夫妻间的裂痕哩。

    ------------------------------------------------------

    特别感谢工作人员猪宝宝扫图,狐狸精ocr、整理;ww校正。

    爱情夜未眠站长辛勤校对整理,独家推出,请勿擅自转载。

    若要转载,请务必遵守以下规则:

    1.在转载前请先来信征求站长同意。

    2.请网友不要擅自将此小说转贴到bbs区。

    3.请勿在小说放上一个礼拜之内转载。

    4.请勿删除此段。

    爱情夜未眠:http://e.to/sleepless

    魔魅的初恋曲

    (< /hxioshuo/1html _blnk stylecolor:#f00;>辣文h小说</>)

3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359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