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逆天绝爱 > 逆天绝爱第7部分阅读

逆天绝爱 逆天绝爱第7部分阅读


    后高氏,可碍于您阻着,为免太丽娘娘并未死去的事妨碍了他的计画,才干脆不对您说的。”

    “哼,那家伙就是血腥残暴成性,瞒着我不知杀了多少人”她哼声说。

    她恼极了那男人,对他极为不谅解,已整整月余没同他说过一句话,见了他就怨。

    因为他实在太狠绝了,逼死燕主,还害得无数人丧命于沙场,甚至差点屠杀紟唐与燕国两国数百万条的人命。

    即便是为了她,又怎能如此残忍的杀尽天下人

    从前他再顽劣、再残忍,也不至于如此狠佞,可今日,他已狂了,她见了他也怕,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他

    李三重闻言赶紧双腿跪地道:“娘娘,您误会皇上了,他杀的都是该杀之人,他们都是对您心怀恨意,不可能放过您之人,皇上自从与您相认后,便没再胡乱杀过人了”之前如何他不敢讲,但之后,主子真没乱开杀戒。

    “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他灭了燕,这场征战死了多少人”她含泪怒责。

    “娘娘,您应该是最了解皇上的,以皇上的才智与谋略,要灭一个国家,何须死伤太多人那国早是皇上的探囊之物,只是之前皇上倦懒于国事,想着禅让,一时无心在扩张国土这事上,才迟迟未动燕国,直到您的身子出现异象,他才毅然决然出手的。

    “皇上用兵如神,善于智取,一场战事下来,双方死伤不到数十人啊”

    她听了不敢置信,立刻坐直身子。“咱们三十万大军与对方的雄兵对峙,当真只死伤这些人”

    “真是如此,这臣可以作证。”张英发也到来了,他正经严肃的踏进凤殿里。

    “张大人”谢红花讶然。同样是在这座殿里,他告诉她,爷将血洗天下,他盼她能阻止战事发生,何以这时反而为那男人说话了

    明白她的疑惑,他喟叹苦笑。“对不起,之前是臣太过心惊于皇上的决定,只怕天下大乱,完全没想到皇上有能力控制这一切,两国交战几乎不见死伤。”

    “好吧,就算两国伤亡不大,他还是逼死了燕王,害死了自己的弟弟啊。”她颓然下来,仍是耿耿于怀,难以谅解。

    “那燕王是个昏君,燕国在他的统领之下,百姓苦不堪言,他早就失去民心,正因如此,皇上才能顺利逼死他,事实上,他一死,燕国上下欢欣鼓舞,还鸣炮庆贺,感激给唐大军的解救。”张英发道。

    “至于奉宁王,他也没死,皇上留着他还有用。”李三重跟着接口。

    “奉宁王也还活着”她立刻惊喜。

    “是啊,他与我一块都被安顿在宫外,您当我是朋友,视奉宁王为弟弟,我们都是您重视的人,皇上是不可能对我们不利的。”太丽说。

    “他”原来爷并非真的狂了。谢红花欣喜不已。“等等,李公公,你说奉宁王留着有用,这是什么意思”忽然想起他方才的话好像有所保留,她马上精明的问。

    “这皇上原本计画等奉宁主满十五岁后,让他登基为皇。”

    “爷已答应老天保天下百年安康的,他想反悔”

    李三重忙摇手。“娘娘,皇上对奉宁玉如何打算,奴才实在无法妄断,只知他不久就会被平安的接回宫里,而奴才只是见您与主子误会这般深,这才自作主张找来太丽娘娘与张大人,让他们对您说清楚,解开您的心结”

    “娘娘,皇上明知您会气恼的事,非不得已是一件也不会做,求您不要再误会皇上了,您都不知道,这阵子您与他闹气,他、他”

    “他又迁怒”她咬牙。

    李三重缩着脖子,怕事的不敢应声。坦白说,主子这回的火气大得将全朝都掀了,人人见了他本来就怕,现在何只怕,简直骇

    他瞧再这样下去,自己也离死期不远了,这才私下来疏通,这也算是自救啊

    “可恶,我早该提防他死性不故,果然他老大不高兴,全天下的人都得跟着受罪”她气呼呼的站起身,就要找人算帐去。

    走出门口,想到什么又折回,朝着太丽问道:“那男人是不是也让你回宫”

    太丽摇了头。“没有,我没有要回来。”

    她脸上马上又冒出火气。“那不负责任的家伙,想将你丢在宫外就不管了,这般无情无义,他还是人吗该死的,我这阵子气得都没管他,他就益发离谱了,这男人连老天都怕,到底谁才能治他”她边骂边气急败坏的往外走。

    被留下的三人各自发笑。能治得了那男人的,还能有谁呢

    这不已经去治了三人终究忍不住相视大笑了。

    第三十章 逆天绝爱2

    “臣妾助您灭了燕国,想向皇上讨赏。”敏通娇羞道。

    她是他在燕园的探子,这回助他立了大功,理所当然就来求赏。

    南宫策睨她一眼。“说吧。”他心情明显欠佳,说话不带感情。

    敏通刻意忽略他的冷然,羞报道:“臣妾不奢求皇后之位,但是,我想要回贵妃的位置,继续做您的女人”

    他戏谑地朝她瞥去。“别想了,后宫已经没有位置了”

    “没没有位置了”自杨宜死后,后宫已无贵妃,怎说没位置了

    “我那虫子一人可抵上六宫粉黛,朕没打算再充实后宫,所以你也别想了,要朕赏你,不如想些可能的,别浪费了朕的恩典。”他不耐烦的说。

    那女人至今还与他斗气,那凤殿他连踏进去都不行,他何时受过这种气

    一肚子怨气已经憋得火冒三丈,这时根本无心处理任何事。

    敏通愕然。“皇上,您怎能对臣妾这般无情,臣妾”

    “够了,你若真想要进宫来也行,就当那女人的宫娥吧,自从春风姑姑死后,她便乏人照顾,你去,顺便贴身保护她。”

    “什么”她呆成一根冰柱。他居然让她给那女人当保母

    “不顾意就别进宫了。”南宫策不留情的说,心情持续恶劣中,对人越来越不耐烦。

    她错愕。

    “您又欺负人了吗”谢红花一脚踏进殿里,目光带着杀气,瞪着他。

    在避他一个月后,她主动出现,他眼睛立时就炯亮起来。

    敏通见状,心彻底凉透,凄楚不已。“臣妾叩见皇后娘娘。”她忍不住惆怅叩拜。

    谢红花立刻将她扶起。“你告诉我,爷是不是又要你做什么坏事你别理他,千万别答应”她一副要给她当靠山的模样,交代着。

    敏通哭笑不得,南宫策喜爱的女人竟是这么单纯可爱的人。

    她眼一转,马上悲苦的说:“皇上要我进宫伺候您,当您的贴身宫娥。”

    “当我的宫娥”谢红花微愣后,目光瞟向他。

    “敏通曾是后宫的妃子,您好意思这样委屈她”

    南宫策剑眉一挑,不屑的冷哼,“不然呢你要我再回收她”

    “我”她语塞。

    “说话啊”一双锐利的眸子冷盼着她。

    她咬咬唇,又恨又恼的顿足。

    “您还好意思说,您一身风流债前世才清去,这世又来,就连太丽的事也一样,您是打算将她丢在外头不理吗”

    “太丽”男子精锐的双眼一眯。

    “李三重”见到冒着汗低头跟在后面进来的人,他立刻冷喝。

    “皇上,奴才多嘴了,请饶命。”他抖着认错。

    “哼,不是说你这奴才嘴牢靠朕瞧缝死最牢靠”

    “皇皇上”李三重十只手指紧紧扣着嘴。别吧

    “爷若是要缝他的嘴,我是赞成的。”谢红花竟说。

    李三重惊了胆。娘娘何时也变得这么狠心了

    “你赞成”南宫策这会语调变得绵长了,显然也有些惊讶。

    “嗯,李公公的嘴是要说给我听的,您尽管缝去,缝紧些,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话,正好恨您到来世去,让我这辈子都不用再理您了”她冷冷的说。

    男人听了这么违逆的话,什么恼气也没有,反而双眼精光灿烂,嘴角含笑了。

    “你不恼朕了”

    “恼”

    “是吗”他笑容灭了灭。

    “那李三重的嘴就真的得缝了,因为他说了也是白说,简直废柴一个。”

    “您”谢红花抬高下巴,忿忿不平的瞪向高她近一颗头的家伙,恼恨地戳着他的肩头。

    他一把抓过她戳人的手。“我可是教你气得血不知吐了几缸,你再闹下去,我就要内伤了。”

    “那也是您自找的”她撇过脸去,偏偏脸颊上染上可疑的红晕。

    子夜般的眼眸仔细盯瞧着她,笑容又扩大了。“我这桩桩件件都顾虑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他笑问。

    满脸通红了。“这都怪您,老爱背着我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她嘟嘴道。

    谢红花轻叹。他这人天生骨子里就带着劣根性,而那桩桩件件无一不是出自于他的续密布局,她明知如此,还与他呕气,真是白搭了。

    她这无奈一笑,男人凌厉的眼神立刻变柔,一扫先前的郁闷阴霾之气。

    敏通见了更加黯然,自知终其一生绝对没本事让一个冷酷灵魂变得柔软的。罢了,不进宫也好,若进了宫,她恐怕真会被当成宫娥使唤,而最可悲的,那男人根本不会看她一眼

    想通这点,她走上前去,朝南宫策悠悠福身。“皇上,臣妾不进宫了,想这就到宫外云游去。”她看破的说。

    “云游你要上哪去”谢红花一听急忙问。

    “这些年不管在紟唐还是燕国,我都在宫里过,如今恢复自由身,不如就到处游山玩水,让日子过得逍遥些。”

    “可是你不是想进宫”她问。

    敏通怅然一笑。“您扪心自问,真希望臣妾进宫来吗别假装大方,这是自讨苦吃,臣妾若进宫,就算只是一名小小的宫娥,也会无时无刻诱惑皇上,想尽办法赶您出凤殿,让自己取而代之成为凤殿主人的,这样您还要留我吗”

    “啊啊”谢红花愕然心惊。

    “怎么吓到了”敏通笑问。

    “老实说,要不是皇上摆明告诉臣妾,他有了您,容不下别人,就凭您的姿色与能耐,是斗不过我的”她骄傲的说。

    谢红花无语了。她相信,毕竟这厉害的女人连燕王都能玩弄于股掌,她小小一朵俗气的红花,怎么斗幸亏自己男人“目光如豆”,全天下女人只瞧得上她,不然,呵呵,好在啊

    她赶紧躲到男人怀里,低着头,什么腔也不敢搭。

    南宫策瞧着自己没用的虫子,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慨,摇着头,连损她的话都懒得说了。

    “敏通,既然要走,就去吧,不过,你的功劳朕不会忘,朕会保你一世富裕,缺钱就进宫里支,亏待不了你。”他交代。

    敏通望着他只为一个女人绽放光彩的脸庞,心下凄然,谢过恩后,落寞转身离去了。

    看着她的背影,谢红花有些歉疚,但也无可奈何,况且,解决了一个,还有另一个。“爷,您对太丽如何打算”她黯然的问。

    虽然不顾意有人分享爷,但是,那人是太丽,不像敏通那般独立,她如何自私自利的撇她于不顾呢

    他笑眸玩味。“她也说想进宫”

    “她是被强迫送出宫的,一个女人在宫外如何独自过活当然得回来才行。”她理所当然的道。

    “一个人她应该不是一个人了吧”他扯唇说。

    “欸”

    这时,李三重赶紧上前补充,“娘娘,您刚才走得急,没问清楚事情,太丽娘娘她是自愿不回宫的。”

    “自愿的。”

    “是啊,她有主了。”他轻巧的暗示。

    “有主了”她张大了嘴。意思是太丽改嫁了

    晓得她听明白了,李三重朝她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她怔愕过后,转身抱住男人,咯咯的笑了。“那太好了,多谢爷成全。”原来太丽也找到幸福了,那她就什么都不需要担心了。

    男人眉心微微皱起。“你这女人不气了”

    “不气了。”她摇着脑袋,还开心的笑着。

    “那你该赔偿我这阵子的损失了”他提起。

    “损失”

    “是啊,我可是抑郁了许久,身心不畅快到极点,你难道不需要表示什么”

    他星眸熠熠,薄唇扬高,非常明显,他想弥补多日来的欲求不满。

    她整个人烫起来了。

    “爷”谢红花绞着十指。还有外人在呢。

    但男人春情动了,谁能妨碍,挑起她的下颚,低下头就要吻上,她羞怯的起身避开,她一动,腰间便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他视线厅去,顿时,笑脸消失,一张脸几乎要冒出火光,砍人意味十分浓厚。

    她心惊,连一旁的李三重也吓了一跳。好端端的,他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她不禁疑惑的拾起腰间的环佩铃铛搁在掌心,一瞧,露出惊喜之色。“天啊,爷,它活过来了瞧,它变红了,而且比以前还要鲜红通透”

    正欢喜嚷着,抬头,却见他还是一脸的咬牙切齿。

    “该死”他甚至大声咒骂了。

    “爷玉活过来了,这不好吗”她错愕的问。

    他模样恼恨极了。

    “好什么上面竟敢将我一军”他大发雷霆。

    “这到底怎么回事”她不解的问。

    南宫策磨牙。“玉翻红,就表示你身上的厄咒还未解除,不过是给个续命丹保你平安罢了,这上头还是拿你当金植咒牵制我,我上当了”他千算万算,机关用尽居然也会被暗算他恨极。

    谢红花听完,反而笑了。

    “我倒不觉得如何,反正我已不再受限于红裳束缚,只要随身带着这环佩铃铛就成,而我本来就一直如此,根本没差别,反倒是您,被老天留了这一手,瞧您还能再恣意妄为吗呵呵,太好了,可有法子教您收敛了。”她呵呵笑个不停。

    他瞪着她。“还笑得出来,我本想带着你长居水宫的,看来暂时不行了。”

    “水宫原来您真想反悔”眼眸一瞪。他答应老天要好好做天子的,竟又想丢下一切闪人“您是不是想把烂摊子丢给奉宁王后一走了之,随便天下大乱去还说老天将您一军,您还不是一样诓人,幸亏老天聪明,否则真教您给阴了”

    “你”他气得七窍生烟。

    “欺骗老天是会被天打雷劈的,您还是老实点,若真中意水宫,那就迁都吧,反正,您想要丢下万民自己逍遥去,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我不同意”她凉凉的说。

    他难得被气得快吐血。“我这是造了什么孽竟然会瞧上你这女人,还为了你一路受罪,我蠢了,真蠢了”

    “后悔了”她睨他,模样相当嚣张,根本有恃无恐。

    他怒到极致后,居然又绽出笑来,那残笑立即让李三重的脸皮抖了几下。

    “那好吧,我既然被你克得死死的,又受制于天,不得不当定这个天子,人生已定,那就只能自己找乐子了。”他话锋一转,竟露出阴毒之色。

    “爷,您又想对谁怎样”她不禁紧张起来。

    南宫策越笑越显歹毒。“放心,我只剩两个人可玩乐,这两人我打算玩他们终生,不会轻易要他们的命的,想来,这勉勉强强可以纡解我受制于人后的无趣与郁闷吧。”他倏然纵声大笑,心情瞬间好转。

    李三重闻言,鸡皮疙瘩马上激起有三层楼高,不禁为那两个“捐躯”让主子虐玩的人,献上自己此生以来最为悲悯的心。

    此时远在宫外的一对男女,男的正在敷脸救面子,女的正在为残臂做复健,两人同一时间打了个寒颤,放眼向屋外望去,他们家天空,竟是乌云满布。

    云端上,两名老者,一紫一蓝,坐在圆几边,满腹牢骚。

    他俩是天庭的神仙,蓝衣老人掌轮回,指定轮回之人,而紫袍老人授天机,决定轮回之人的来世身世。

    当初公孙谋在投胎为南宫策前,曾在无间待了数百年,眼见就要成魔了,两人怕他将无间搞得天翻地覆,遂自作主张将人送到凡间,哪知一样让他们不省心。

    “这家伙真是无法无天,吓死人了,连玉帝也敢挑战,险些教我惊破胆。”紫袍老人不断摇头顺气,显然吓得不轻。

    “我不也同样胆颤心惊,想当初怕玉帝知晓咱们送到人间的人正在荼毒天下,为掩盖事实,这才赶紧查查生死簿,发现那女的也投胎在同一个时空,便将她送到那家伙眼前去治他,想不到他却恩将仇报,反而将事情闹得更大,害咱们心想这回自己定是玩完了,哪知”

    蓝衣老人朝大腿一拍,头用力的摇,像是太过意外,无法接受,又像是被耍了,心情郁卒。

    “哪知玉帝这老狐狸摆了咱们一道,他竟扮术士早一步就下去安排那女人的未来,只等咱们傻傻将两人送作堆,你说,玉帝是不是太过分,这样玩咱们”紫袍老人气愤填膺的说。

    “何只如此,玉帝还亲自、送了块镇魂碧血玉下去,让那家伙收藏,好交到那女人手中护身,摆明这一切都在玉帝计画中,玉帝让咱们当个陪玩角色也就罢了,竟眼睁睁见咱们被那人的所作所为吓得几乎破胆,最后才让咱们得知是这结局。”蓝衣老人长时短叹,当真被耍得冤枉。

    “唉,其实我是能体谅玉帝这番用心的,若非如此,如何能收服那人,这天下又如何能长治久安玉帝为了天下苍生的平安着想,真可谓用心良苦、戮力计较了。”紫袍老人换个角度想后,对自己被骗之事,也就释怀了。

    “说的也是,那人之资,不用可惜,玉帝也是不想浪费人才啊”蓝衣老人抚着长须无奈的道。

    此时两人不经意的往云朵下瞧去

    那男人正在享乐,而取乐的对象是一对男女,男的前额毛发已秃,女的眉毛与鼻毛全光,这会,两人正痛苦的在拔对方的腿毛

    两个老人见了,各自摸摸自己的头顶、胡须和腿毛,一阵哆嗦后,不禁相视苦笑。

    好你个南宫策,好你个公孙谋,这样玩人,连他们两个老头也怕了呀“蓝老头,咱们私下说说,你说玉帝是不是真怕了他”

    “这还用说吗照我看来这人鬼神,没有人不怕他的。”

    两人又一阵哆嗦。

    大圆满 浅草茉莉

    看完了吗

    有让你们失望吗

    这是让我很忐忑的问题。

    我清楚知道闻帝的眷宠中,水儿的死让公孙魔头陷入极度凄凉落寞的下场,造成读者们为公孙谋感伤得久久不能平复,因为刺激太剧、对公孙谋付出的情绪太强烈,有可能导致大家对南宫策期望过高,认为南宫策没法“超越”公孙谋。

    毕竟,悲剧才是最让人记忆深刻的

    我实在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感觉,所以按捺了四年,考虑再三才动笔写续集,就是怕大家中公孙谋的邪毒太深,不能由毒素中抽离,让我的后续成了多余。

    但不管如何,我努力了,期待让不圆满的公孙谋在南宫策身上达到圆满,以了却前世的遗憾。

    在此,谢谢大家对暗帝一系列套书的支持,包括暗帝的眷宠、暗帝的女见以及少年太上皇,目前暗帝的眷宠、暗帝的女儿都已经出版了经典集,有兴趣的,欢迎你们回头去翻阅。

    不管是旧朋友回味也好,还是新朋友加入也好,这套书,都算是浅草茉莉出版作品中,最重要的系列作品,很高兴有这荣幸与大家分享。

    最后,我祝所有有情人幸福度过每一天

    ps.培文老弟,阿姐照例谢谢你帮我动笔写感言,有你的支持,阿姐也很幸福

    想知道南宫策与自家小虫子不欺负不相识的过程,请看花园系列1548少年太上皇卷一帝王倾心

    想知道南宫策将一只小虫子宠上天,会惹来多少风波,最精采的宫斗,请看花园系列1553少年太上皇卷二后宫独宠

逆天绝爱第7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360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