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包网 > 高辣文 > 〖短篇〗龙吟凤鸣 > 〖短篇〗龙吟凤鸣第2部分阅读

〖短篇〗龙吟凤鸣 〖短篇〗龙吟凤鸣第2部分阅读


    美少妇

    陈凤惨嚎了一声,跟住又是一鞭,美人儿的粉背上每留一道鞭痕,便哀嚎一 声,五六鞭打下来后,她己经泣不成声,立即转头向美少妇哭道:「妈妈 不不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我含了我含了」

    原来一直坐在旁边冷眼旁观一切的美少妇正是文龙的母亲黄水月,凌傲天虽 然一开始已经认为这个美少妇会是黄水月,但断估不到这个母亲竟会鞭打自己的 亲生女儿迫她去吸吮男人的rou棒。

    凌傲天心中不禁想再向旁边的文龙确认多一次,便向文龙问:「这个疯妇真 是黄水月」为免刺激旁边这个小孩,他决定以黄水月代替母亲这个名字。尽管 他亦奸yin过女子,而且杀人无数,对所谓的道德观念看得极淡,他亦觉得这个疯 妇人脑子简直有问题,根本不配做文龙和厅中陈凤的母亲

    文龙并没有回答,只是对他点了点头,但凌傲天看见文龙满眼通红,可见他 对这个母亲简值是失望之极

    在他们对话之时,厅下的yin宴仍继续着。陈飞在这时火上加油,对趴在地上 的陈凤yin笑地说:「先前我不是教过你怎样吸rou棒的吗刚刚你一边学一边吸, 做得很好啊」顿一顿续道:「眼前就有一个很好的实习机会还不快些请主 人让你吸不要浪费啊」

    陈飞的说话比起刚刚的鞭打更加刺痛着陈凤的内心,把她侮辱极之彻底,这 句说话分明就是把她比喻成一个yin妇,而她刚刚确是翘着屁股,把一根rou棒吸得 啧啧有声,而那根rou棒主人正就是这个侮辱她的男人。

    想起在四个多时辰前,她还是一个黄花闰女,而现在被破身后更被钉上一对 银环,闪亮的银环就晃忽地说着她是一只下贱的yin奴,而现在又要吸啜一根又一 根的rou棒,心中的痛苦,实不足为人所道。但她心再痛,还是有要做的事,就是 尽量满足眼前这个男人,现在她只有见一步行一步了。

    屈服了的陈凤慢慢地爬起来,然后跪在眼前这个站在的恶人,深深地吸一口 气,强压下自己的尊严,向眼前的男人道:「请让我吸主人的rou棒」厅中的 男人不禁都yin笑起来,整间大厅都充满了下流的笑声。

    在yin笑声中陈凤伸出她的充满香味的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阴囊,然后尽力张 开两片薄薄的樱唇,温柔地把两颗佈满皱纹的小蛋含在嘴里,在她努力下终於把 整个阴囊含在口中,跟着她便大力地吸啜着两个污秽的小蛋,在吸啜的同时更用 香舌不断舔着生满皱纹的阴囊。

    只见小吴舒服地轻哼了一声,刚刚发泄完的rou棒再次亢奋地直竖起来。

    小吴用眼神望了胯下的美女,陈凤领会地吐出了阴囊,并再次伸出香舌由肉 棒的根部慢慢地舔上去,然后用她的充满香泽的舌头在敏感gui头上不断地转圈, 就在这时泪水终於不自禁地从她的半闭的美目中挤了出来,泪水滑过清秀的脸庞, 然后散落在冰冷的地上,。

    这时她再没有任何可以保留的尊严,认命地张开樱唇把污秽的rou棒慢慢地吞 入她的口中,最后直达到她的喉咙,乖巧的舌头紧紧卷着rou棒,然后轻巧地摇动 她的头部,而rou棒则一出一入地做着活塞动作。

    小吴一边yin笑一边调侃陈凤:「过瘾过瘾你现在才做表子真的很浪 费」说完不禁大笑起来,然后禁不住向陈飞道:「帮主,你真行啊把她 教得这么厉害」

    陈飞笑道:「哼当然刚刚你在爽得过过瘾时,我差不多教了她近一个时 辰」顿了顿续说:「不过嘛她也颇有天份,不然怎么可能学得这么快」

    小吴笑了一下,向胯下正在努力的陈凤说:「嘿嘿你根本天生就是一个 表子,以前还扮什么玉女」

    陈凤听了陈飞和小吴的说话,在自暴自弃的心境下,心中不禁想着:「无错 我是一个表子我是一个表子我是一个表子我是一个下贱的表子」

    心里不断重覆着这句说话。

    在屋上的文龙心中亦有一句说话不断地重覆着,不禁喃喃地道:「女人都是 下贱无耻的yin妇女人都是下贱无耻的yin妇女人都是下贱无耻的yin妇」

    在旁的凌傲天也不知道要怎样安慰他,只有轻轻地捉住他的手,助他感到身 旁有个人而已。

    他也有些后悔带他来这里,他未曾想到文龙是否受得了这么强烈的刺激,不 过现在再想也於事无补,只有希望文龙挨得过,如果文龙挨得过这样的刺激,那 再也没有任何事可以打破他的心志。

    第四章困难的抉择

    陈飞怀中的两个美少女呆呆地看着她们的姐姐,她们不能相信温文儒雅的姐 姐竟然会如此地yin贱 以她们只有十四、五岁左右的心智来说,根本不能承受如 此的刺激,而她们文静的姐姐竟会如此yin荡的为这些恶人kou交,更加令她们难以 接受。

    陈飞见她们呆呆的,不禁要调教一下她们,念头一闪而过后,决定先搞定一 个再一个,把左手那个少女推落太师椅,然后一把拉过右边少女一抱入怀。

    少女好像给眼前景物吓傻了,陈飞把她搂在怀中也忘记了挣扎。为让她继续 看她姐姐的yin荡的样子,陈飞便令她粉背靠在他的胸膛上。然后把晶儿的大腿轻 轻拉下分开,把直竖着的rou棒夹在柔滑的美腿之中。

    弄好后便向她道:「晶儿,你很羨慕你的姐姐吗」晶儿给陈飞的问话拉回 了现实,并急道:「不是」

    晶儿回答后突然乳尖一痛,大声地叫了起来:「痛痛痛啊啊」

    原来陈飞听后大力地捏着晶儿一对乳尖,有待发育的嫩乳给晶儿传来阵阵剧 痛,两个娇嫩的乳蕾痛得如同着了火般。

    陈飞笑吟吟的道:「老实告诉我,很羨慕你的姐姐吗」说罢后更加重了力 道。

    晶儿哪有不明白陈飞心中所想,语带哭泣地急道:「羨慕羨慕」

    陈飞听后立即放开双手,笑笑地看着怀中少女,而哭泣的脸孔更加添他的yin 欲。陈飞继续说:「说清楚」

    在陈飞说话同时,双手轻轻地抚摸着被他捏得翘首挺立的乳头,晶儿想想刚 刚的痛楚,只有答道:「我我我很羨羨慕姐姐」

    陈飞对这个答案还未感到满意,续道:「该说你很羨慕姐姐可以吸棒棒」

    说完后便大力地再捏一下乳尖,晶儿先「啊」了一声,然后不待陈飞再捏便 羞耻地道:「我我很羨慕姐姐可以吸吸棒棒」说完便「哇」的 一声哭了出来。

    陈飞显然要继续逗怀中的少女,便道:「不准哭,这样哭法怎听得到你说什 么,再大声说一次」晶儿像是很怕捏乳尖的痛楚,立即止住哭声并以全厅都听 到声音再说一次:「我很羨慕姐姐可以吸棒棒」如此yin荡的说话,结果自然是 换来厅中男人一阵阵的yin笑。

    陈飞yin笑完后继续说:「你说你姐姐贱不贱」

    晶儿以颤抖的声音说:「贱」少女答完后见陈飞脸色一沉,立即以清脆 的声音详细再说一次:「姐姐很贱」

    陈飞满意地一笑:「真聪明,学了个乖」说完便在晶儿的脸上亲了一口, 然后说道:「如何的贱法」

    晶儿想了一下,以害怕的声音答道:「姐姐吸棒棒的样子很贱像像 个表子」

    陈飞笑道:「学得真快,懂得用「表子」这个字,刚刚学的吗」

    晶儿细声的说:「是」

    陈飞仍然不肯放过她,继续问:「你姐姐不是表子,是一只yin贱的母狗

    晶儿说是不是啊」晶儿没有立即说,显然不想这样侮辱她的姐姐。但陈飞 岂会放过她,由始至终他都不断地在揉搓少女的奶子,这时加重了双手的力道, 并在晶儿耳边轻道:「想不想再试一次」

    晶儿全身颤抖了一下,便答道:「姐姐是一只yin贱的母狗」

    陈凤听了后,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自尽」,小吴发觉陈凤的动作慢 了下来,敲了一下陈凤的头,然后道:「老实一点,连吸rou棒都不会吗」陈凤 心中一冷,她死得去吗这些恶人必定连死都不会给她的,她现在真的只是一只 母狗,她连死的权利也没有何况她一直过着大家闰秀的生活,也使她对 死十分害怕。

    陈飞笑吟吟道:「晶儿知道母狗是做什么的吗」

    晶儿答道:「不知道」

    陈飞用解答疑问的语气说:「做母狗也很简单而已,只要翘起屁股给人插骚 洞,给主人爽就行了」顿一顿续道:「现在晶儿知道母狗是做什么的吗」

    晶儿回答:「知道母狗只要翘起屁股给主人插骚洞就行了」

    晶儿说完后,厅中又发出一阵一阵yin笑。陈飞笑吟吟的向晶儿道:「晶儿要 像姐姐一样吸棒棒吗」

    晶儿心中一哀,只有答道:「晶儿想要像姐姐一样吸棒棒」

    陈飞变本加厉道:「那晶儿要学姐姐一样做一只yin贱的母狗吗」

    晶儿知道再也不能逃出魔掌了,只有顺从一些,才可减轻痛苦,所以答道: 「晶儿要学姐姐一样做一只yin贱的母狗」

    陈飞见晶儿这么快屈服,令他不禁洋洋得意。不过他这般折辱晶儿,注定了 他惨死的结果。因为凌傲天虽然喜欢把女人变成一个yin娃,但他却十分讨厌用强, 看见陈飞用伤害女人身体的手段更使他反感,看见晶儿佈满瘀痕的乳尖,不禁怒 从心起,要不是碍於仍未听得出什么,他已经出手了。

    陈飞要继续施压,便说:「那晶儿知道怎样做一只好母狗吗」

    晶儿苦思片刻后,轻声道:「用母狗的骚、骚洞令主人爽」

    陈飞兴奋地续道:「那先用小手给主人爽一下吧」说完便拉住晶儿两只小 手往他直竖着的rou棒上摸,rou棒虽然良久没有受到刺激,但听着怀中少女如此yin 贱的说话,rou棒仍然硬梆梆的丝毫没有软下来之意,现在待晶儿软滑无骨的小手 搓揉,更加亢奋起来,rou棒一跳一跳地舞动着。

    此时被陈飞推在一旁的少女突然好像发疯了一般大叫:「啊啊啊呀啊呀

    呀呀呀」在众人还未有反应时便疯狂地冲向旁边的桌子,拿起放 在桌上的大刀,飞快地在脖子上一抹,在伤口鲜血飞溅的同时香消玉殒。

    厅内众人都呆了一下子,就在这时一直给掉放在地上遭双手双脚反绑的少妇 大叫了起来:「女儿啊啊呀啊呀啊呀呀」

    陈飞此时已经回复了冷静,「啐」了一声后向小吴道:「快点了二夫人的昏 睡穴」小吴应了一声,便踢开了仍在发呆的陈凤,走过去把点了二夫人的昏睡 穴。

    又过了一阵厅内的男人又继续着他们的yin戏,一时间交合之声又充满了整个 厅中。

    本来陈凤心中不断盘旋「死」的念头,然而看见了她妹妹的死前的惨况,布 满鲜血的身驱,更加使她害怕了起来。心中只想:「有没人能救我有没人能 救我」

    小吴点了二夫人的昏睡穴后并没有离开,一直眼直直望着地上的美少妇,陈 飞知道他心中所想,但他答允过老吴,只有向小吴说:「不要动她,待你大哥回 来爽完后,你再向他讨来玩玩吧」说完后便继续一手玩弄着晶儿的小穴上稀疏 的荫毛,一手搓揉着娇小的美乳。

    小吴只有道:「他妈的,大哥去得真久」然后便走向陈凤,把开始有些软 软的rou棒指向她的口道:「继续吹」而陈凤只有继续着她唯一能做的事。

    文龙看到这里便清醒起来,向凌傲天愤怒地说:「动手吧我忍不住了」

    其实这些事凌傲天看过甚多,但不知为何看到陈凤陈晶两姐妹被这样狎弄法, 却有忍不住要去解救她们的感觉

    凌傲天脑中飞快地闪过无数了念头,然后他明白了,这一幕他经历过,像极 了十年前的情景,陈凤犹如他的母亲而陈晶就好像是她的妹妹兼妻子,两人被他 仇人狎玩的一幕在心上再重现起来,这个念头一起,连他也禁不住要出手了。

    文龙看见凌傲天不回答他的问题,而凝望着他两个姐姐,文龙便以为凌傲天 想要他两个姐姐。便问凌傲天道:「你帮我报仇,我两个姐姐你喜欢怎么样便怎 么样」

    陈雄在六个儿子中最喜爱的便是文龙,一直都想要他做帮中的继承人,所以 其它五兄弟一直都很排斥他,五兄弟当然唆使其它三姐妹站在同一阵线,一齐排 斥文龙,就连陈凤都碍於其它兄弟姐妹而不太亲近文龙。再加上他刚刚两个姐姐 的表现,他作这个决定时心里只是挣扎了一下而己。

    凌傲天本来没有这个念头,然而他为悼念妻子,已经有五年没有和其它女子 欢好过 经文龙一提,久被压下的欲火也难以平熄,他在和妹妹完婚前,本就受 师父影响,十分风流,只是他婚后便收心养性,妻子之死,使他在哀痛下对女人 便不太动心,但五年的时间早已沖淡了一切。

    凌傲天一想,发觉反正没什么缺失,便答:「好吧」文龙听罢便要下屋, 但突然一阵内力沿着凌傲天本来握住他的手传了过来,他只觉得全身发麻,不要 说动,便说话也不能说,只有用询问的眼神望向淩傲天。

    凌傲天在他耳边道:「你只是要杀掉你的仇人还是要毁掉整个青湖帮」凌 傲天知道文龙应该不太会明白他的意思,便详细地解释:「青湖帮是你父亲的心 血吧我想下面的都是青湖帮的重要人物,如果一股脑子全部都杀掉,帮众便会 人心惶惶,那青湖帮一定会散掉但如果只杀掉陈飞和黄水月,再安抚一下其 它人,那青湖帮只是损失一两名高手而已,虽然实力有损,但仍然可以维持下去 」说完后,便撤了手上的内力。

    文龙幽幽道:「怎么安抚」凌傲天便在他耳边说出他认为可行的方法。

    待凌傲天说罢,文龙并没有及时回答,文龙虽说早熟,但遇着这些事,仍难 免和其它小孩一样轻易把怒气牵扯到其它人,好像其它人都是帮凶一样。又因为 下面的其它人虽然没有杀掉他父亲,但显然没有为他父亲的死有任何哀悼之心, 不禁怒气倍增。

    但是凌傲天是文龙的依靠,他说的话文龙自然能听得入耳,而且凌傲天的说 话更十分合情合理。先不要说人心惶惶,一次过把全部帮中高手都宰掉,青湖帮 的实力可能会连一个二三流的帮会也不如。

    凌傲天见他眉头深锁,知道他正在下一个「困难的抉择」,也只有静静地等 待文龙的答案。

    这时一个标准恶人模样的男子进入厅中,黄水月劈头便问:「都完事了吗」

    那男子不理会黄水月,向陈飞恭敬道:「参见帮主」

    陈飞问:「都办妥了吗」

    男子答道:「是的,属下幸不辱命,已把那五个小孩杀掉,并待狗只们吃完 后,才回来的」

    这时黄水月狞笑:「嘿嘿哈哈,陈雄啊陈雄,一夜夫妇百夜恩,我也待你不 薄吧怕你在下面寂寞,把你的儿子送来陪你」说完后便像一个疯子般狂 笑。

    晶儿虽怕陈飞,但仍忍不住咬牙切齿地向黄水月大吼:「你为什么要这么狠, 爸到底得罪了你什么」

    黄水月则满面狰狞地叫道:「小娃儿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我 的未婚夫就是死在你恶贼父亲手上,我忍了这样多年,就是要他连本带利一次过 还给我,可笑他竟然不知道杀了我未婚夫,以为只是杀了一个下人,真是一个老 糊涂」

    晶儿给黄水月狰狞的神情吓了一跳,颤声道:「但凤姐和文龙都是你亲生的 啊,难道你连一点亲情都不念吗」

    黄水月狞笑:「他们不是我的儿女」

    「他们是杂种」

    「他们是那狗贼陈雄的杂种」」

    黄水月像火山爆发般停不了地狂笑:「你知不知道,看着你们的贱样,我现 在才知道什么是开心我一世人简直从来未如此开心过」

    黄水月喘了一口大气,继续大笑道:「那狗贼想要文龙这杂种继承他的青湖 帮,我要把他的一切都毁掉,这才叫连本带利这样才够痛快」

    在瓦上的文龙听罢,立即用尽吃奶之力狠狠地大叫:「贱人,我不会如你所 愿,青湖帮不会毁掉」

    陈飞反应也快,立即向屋顶大喝:「什么人」

    文龙这句说话已明示了他的决定,凌傲天要知道的因由,黄水月刚刚都道了 出来,再也没必要伏在这里 他亦暗喜给文龙上了一课并已完成了他给於的「心 志」考验,也没浪费了他伏在屋上这段时间

    凌傲天大喝一声:「凌某冒昧来拜见青湖帮小丑陈飞」然后霸道的内力散 布全身,把身下的瓦片全部震碎,一手握住文龙的小手,两个人如飞将军般从天 而降落在厅中心。

    第五章恩威并施

    「凌某冒昧前来拜见青湖帮小丑陈飞」大喝声由无匹的内功所发,在厅内 众人震耳欲聋的同时,凌傲天挟雷霆万钧之势从天而降。

    凌傲天在众人还未镇静时,轻蔑地向陈飞道:「怎么一个青湖帮帮主不会 被这等小事所吓怕吧看来你这个帮主也是不知道用什么下三流的方法抢来的而 已还是快快退位让贤的好」

    陈飞始终也是一个角色,见凌傲天没有其它帮手,便恢复冷静并推开了身上 的陈晶,然后冷冷地回答:「阁下这等拜访方式,似乎有欠礼数,至於我这个帮 主怎么当法和阁下没任何关系可言,敢问阁下来访有什么指教」

    凌傲天不屑地说:「小丑说话真引人发笑」说完后便把眼神射向给他轻 轻抚摸着头发的文龙。

    文龙慢慢的向前走了两步,咬牙切齿地说:「认得我吗」

    文龙在进厅后一直给凌傲天轻轻搂住,而众人都把注意力放在凌傲天身上, 以至都未意识到凌傲天身旁的小孩是文龙,到这时厅中人才发觉

    陈飞冷笑:「想不到你竟然自动送上门来省了我一番功夫」但文龙不理 会陈飞,以狠毒的眼神望向黄水月并慢慢的道:「是啊一对狗男女都在,也 省了我一番功夫」

    凌傲天「嘿嘿」两声,便缓慢地走向陈飞,此时一旁的小吴抻手一拦,向凌 傲天喝道:「单人匹马竟敢来青湖帮撒野」

    凌傲天笑道:「我估你大哥是不是在三个时辰前身穿一身夜行黑衣去追捕清

    叔和文龙,还带了十多人同去。」顿一顿后便歎道:「可惜啊现在好像 给人一剑劈成两半,然后丢了在路旁喂狗」

    小吴听罢大哥恶耗,立即疯了一般大喝一声,然后右手一拳便招呼凌傲天身 上,拳风虎虎生威,着实有一手功夫。不过凌傲天毫不理会,任由这一拳击落在 胸膛上。

    小吴击中凌傲天的同时,发觉力量顿时失去了踪影。就在小吴仍在愕然时, 手上传回一道强横的内力,把小吴震退。小吴喉头一甜,一口鲜向立即从口中喷 出。

    以凌傲天的武功来说,这是必然的结果,但其实凌傲天这一手比起简单的震 退小吴难度不知高了多少倍,他先以自身内力以柔化刚,化去拳上之力,在小吴 旧力尽去的同时,把强横的内力乘隙直击小吴五脏六腑。要知道小吴是在毫无内 力抵禦下被内力震其内脏,其伤之重绝不是凌傲天单单以内力攻其身可比。

    就在小吴要倒下的同时,凌傲天左手一抓,把小吴整个人抓起,然后左手一 扬,小吴便如炮弹般背脊撞在左旁的大柱,只见小吴缓缓依柱而倒,而衫上满是 鲜血,神情更是委顿不堪。凌傲天则继续着他缓慢的步伐,好像刚刚未有任何事 发生过一般。

    凌傲天趁从天而降的气势未消时,再露这一手,更进一步地震慑全场。要知 道小吴也算是帮中一名好手,要不然也不可能在厅中参加这一场庆祝新帮主的yin 宴,但一招便被人所败,这比起任何言语更能打击他们出手的意图

    而陈飞首当其冲地感受到凌傲天的杀气,完完全全消磨了他出手或逃走的意 图。陈飞这时脑内飞快转动,终於想出了一个可怕的人:「你、你你是 凌凌傲天」

    凌傲天淡淡道:「你也有些见识」

    陈飞不知凌傲天这个大人物为何会在这个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帮会中出现, 但他这时只有尽力巴结他,陈飞只有以有生以来最恭敬的言气震震的道:「不、 不知道前辈降临贵帮在下未未有迎接实有失礼数,前辈教 训在下的手足教训得好」

    凌傲天这时已经站在陈飞五指可伸的距离,继续淡淡地说:「不用客气,我 是来杀两个人而已,杀完便走,也不会浪费我很多时间」

    陈飞见到凌傲天和文龙同来,再蠢也知道那两个人当然是他和黄水月,这时 他只能扬他贬己:「前辈前辈身为七大高手之一,怎可以出手杀杀我这 等小人物,而且杀杀之有污前辈之手啊」

    凌傲天轻笑:「那你死在七大高手手下,也死得有价值吧」顿一顿继续笑 道:「日后江湖传言青湖帮帮主陈飞,单人匹马力战凌某而死,那将会比七年前 衡山之役更加震撼啊」

    陈飞听罢衡山之役更被吓怕了胆,不自然地退了两步。

    七年前凌傲天在衡山城一间酒楼和他妹妹成亲,差不多所有天下自称「正道 之人」皆来阻止,但是被凌傲天用言语讽刺下,这些自称「正道之人」只得每人 单独接战,虽然众人用车轮战手法,但最终竟然被凌傲天一一所败。

    正当所谓「正道之人」该守诺言让凌傲天当着众人之前成亲之时,终有人忍 不住开始围攻凌傲天,凌傲天被众高手围攻自然不敌,但他展露了一手当世无人 能敌的轻功「飞仙化羽」,抱着妻子而走竟无一人能追上他们。

    此役使凌傲天之名传颂武林,要知道此役成为了正道中人的笑柄,既食言之 余更让凌傲天全身而退,自此他便被天下正道列为大敌之一。其实衡山一役真正 的高手并没有尽来,至少在中原正如日中天的三个名门正派,少林、武当和峨嵋 派的掌门皆有事未到,只派一些长老到来而已。

    这时武林中好事之人,便把凌傲天和其它六人合称「当世七大高手」,七人 之中正道有四人,有一人为官场中人,两人为黑道,凌傲天自然被列邪道其中一 人。

    这些就算是江湖初哥也知道的事,陈飞当然更加清楚,所以他知道眼前这人 是凌傲天时,死亡的压迫力使他平时的机智都使不出来。

    而陈飞这时只有一招可保命,正是突袭凌傲天,希望可以重创他。

    要突袭只有引开凌傲天的注意力,陈飞此时把该戒备的双眼,飘然望向一旁 的黄水月,并同时退后。凌傲天亦奇怪陈飞当此大敌不顾,而把注意力分散,不 期然地瞟了黄水月一眼。

    陈飞当然不会放过这机会,猝然发难,左右双手各成虎抓,左上右下同攻凌 傲天,左手取的是凌傲天双目,右手取的正是下阴。这一招的确快且狠,实令人 顾上不能顾下。凌傲天轻蔑地笑了一下,左手闪电而出,准确无误地抓住陈飞的 右手。

    一道内劲通过陈飞的右手贯彻全身,全身发麻,左手自然无力地垂下,攻势 不不攻而破。凌傲天歎道:「小丑不竟是小丑,总爱让人发笑,看你这么尽力一 拼,我也露一手「潜龙劲」回敬一下吧,怎么样」

    「潜龙劲」仍是一道运劲注入它人身上的运功方法,如何用内功输进它人的 身体使它人内力运转并助人疗伤的上乘心法,其运劲方式和「道家」的逍遥和顺 其自然相类似。但凌傲天的师门,把其加以发展,除疗伤外成为一种发劲於它人 身上,使其各肢体失去活动能力的一种功夫。

    这功夫比起抓住对方穴道或点穴更好,因为其独得运劲方式,使对方不能凭 内劲强行把抓住穴道的手震开,或者点穴后被对方以内劲冲开,而被对方有可乘 之机 但坏处自然是需要不断运功用内力压住对方肢体

    其实「潜龙劲」在真正武学上用途不大,因为抓住高手并向对方发劲,又要 迅速地以内劲通其周身,根本是绝不可能的事,所以只能对武功比自己弱的对手 施展,那对手弱於自己何需如此麻烦。因而「潜龙劲」是一种道家的疗伤上乘心 法,根本不是武学宝典,只是一种副学之用,其真正作用是疗伤。

    陈飞只感到全身发麻,但又不是那种给人点穴或抓穴的无力可施感,但全身 内力却不听使唤,简直就是有力而施展不了。

    陈飞因事情过如突然,以至於都未有时间穿回衣服,这将是他一生人最后悔 的事。这时凌傲天右手一把抓住陈飞软软的rou棒,陈飞深感不妙,但在这注意力 全集中在下阴之时,被凌傲天抓住的右手传来如火烧般的剧痛,陈飞只见右手手 腕已被凌傲天握得有如烂泥,骨骼经脉尽碎。然而在「潜龙劲」下他的喉头和舌 头勉强地颤动,但发不出任何声音,比起点了哑穴那种根本动不了,真真正正的 是「哑子吃黄莲」

    凌傲天冷冷一笑,左腿快如风击中陈飞陈飞胸膛,同时双手施力。「轰」的 一声,陈飞身躯如断线风筝般被轰入厚厚的红墙中。而凌傲天双手各握着一只如 烂泥般的手腕和一条血淋淋的荫茎

    陈飞已经脱离了「潜龙劲」的控制,可是他仍说不出话,因为他实在是太痛 了,荫茎和手腕被硬生生的扯掉,那种痛已经超越了笔墨所能形容,撕心裂肺都 不能形容他现在所感受的「痛」。他双眼满佈红丝但仍狠狠望着眼前的仇人,血 盘大口张得大大的并露出一排利齿,口水不受控制地流下,就像一只择人而噬的 禽兽

    其实凌傲天本不是一个如此凶残的人,他杀人就是杀人,断不喜欢折磨它人 来浪费他的时间,但是为了令文龙一会儿能「安抚」帮中的重要人物,他只有残 暴一些,心中不禁想起,如果由他师弟莫恨天来做,必能更收其效,不过他瞟了 厅内人的神情,知道这样也差不多了。

    凌傲天冷笑:「看你这么辛苦,让我来送你一程吧」

    说完把双手的「垃圾」放下,一个箭步冲前,右手食中二指如剑一般,在陈 飞颈上一挥 在鲜血狂喷下,用左手提起陈飞已被砍下的人头,顺手一抛把人头 丢了在文龙的前方不远处,而文龙则用脚翻一翻陈飞的人头,把面朝向他,然后 默然地冷笑。

    凡是厅中的人都被他们两人的做法吓得呆了,既被凌傲天残杀陈飞所震,更 惧文龙那种镇静的神情。两人合演的好戏已把这些帮中的重要人物唯一一丝出手 的意志都磨灭掉了。

    黄水月在惊吓中发觉满身鲜血的凌傲天正一步步朝着她而来,凌傲天刚刚说 过来杀两个人而已,明显地她正是第二个人

    黄水月吓得花容失色地一步步后退,凌傲天突然「嘿」一声,直把黄水月吓 破了胆,立即慌忙道:「只要凌大侠饶了小女子一命,小女子愿一生一世为大侠 做牛做马服侍左右」

    黄水月唯一能打动人的本钱,就是她的肉体,所以在说话的同时挺胸收腹, 凹凸有致的身材表露无遗,但她也失算了,她把自已看得太重了。黄水月在凌傲 天眼中只是一个普通得很的yin妇而已,对於平常人或许有很大的吸引力,但是对 身为七大高手之一的凌傲天来说根本是不值一哂。

    凌傲天露出一丝微笑,黄水月心中一喜,但跟着眼前人影一花,四肢剧痛, 已被凌傲天用剑指划了一剑,黄水月无力地倒在地上,发出如杀猪般的哀叫声。

    突然黄水月停止了叫声,因为文龙在怀中拿起一把匕首站在她面前。

    文龙神情漠然地说:「母亲啊你好像是拿着一把这样的匕首,慢慢地插入 父亲的心窝那夫妇该要分甘同味吧那现在就请母亲尝尝了」文龙这样 冷冷的说话比起狠狠地痛骂更使她害怕。

    黄水月现在只有一边挣扎一边哀求「不要」,可是文龙一个翻身便坐在她身 上,用左手死命地按住按住她的颈,然后在她恐惧的眼神下,把那把匕首慢慢地 往她的心窝刺去。

    全部人都被这一幕「杀母」所震骇了,包括凌傲天在内根本没有人有思考余 地。匕首慢慢地刺入心窝,殷红的鲜血迅速地染红了黄水月身上的衣衫,她只有 把双目睁得大大地看着身上的儿子。

    文龙无惧地正视着一双几乎要凸出来的红目,狠狠地道:「你的杂种儿子正 要把你送往地府,怎么不反抗了」然后大力地把匕首往前一送,黄水月发出她 生前最后的嘶叫声,然后整个厅中便再度回复沉默只有文龙激动的喘气声。

    过了良久,文龙慢慢地站了起来。他还有事要做,要使厅内的人物归心他 用沉重的步伐走向陈飞刚才坐着的太师椅,然后笔直地坐着,龙目生威地瞟了众 人一眼。也不知道是谁开始,原本在厅中的三人和新进来的那人差不多同时地跪 了下来,但他们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只然尽力把颤抖牙关咬实以免发出声音。

    突然倒在一旁的七夫人,起身抢起一把刀,然后一刀插进刚刚疯狂凌虐她的 小吴,她现在要狠狠地报仇。可是小吴喷了一口鲜血,突然回光反照起来,左手 握着身上的利刃,右手向前一探抓住七夫人的颈子,然后大力一扭,一声骨折声 响片全厅 小吴发出两声痛苦的笑声后,和七夫人同告毙命,而陈晶这时立即扑 向七夫人痛哭失声起来,自然可知晶儿的母亲正是七夫人。

    不过这一幕却没有引起厅中男人的注意,他们仍然地对望着。那个新进来厅 的男人好像较醒目,首先叫道:「小人参见帮主」话音未落其余三人已经争相 地叩头参见起来。

    文龙冷冷的道:「我是帮主吗」

    四人立即道:「当然是」

    文龙说:「好新帮主上任也该赏些礼品给下属这七个女人你们四人各挑 一个,余下三人拖出去给你们的手下」

    这四人同时愕然起来,也不知道文龙是不是开他们的玩笑,竟然把他父亲的 夫人们赏给他们。但是此时此刻保命才是正道,自然不敢有任何动作。在四人愕 然时,周围的女人先是一声惊呼,然后便用他们所知中最恶毒的言语咒骂文龙起 来。

    然而文龙却不觉,向四人喝道:「外面的人不是等很久了吗,你们还在发什 么呆,帮主的命令也当耳边风吗」四人给文龙一喝,立即告了一声罪,然后便 以最快的速度,把七人给拖了出去,这时还是先走才是正道,至於女人怎么分, 还是一会再算。

    广阔的大厅中只余下四屍四人,两个男人和和两个全身赤裸的女人。这时陈 凤走了过去安慰晶儿,虽然她们同时丧母,不过心境全然不同,毕竟陈凤在黄水 月一番恶毒的狠骂后,已经不当她是母亲了。

    文龙则冷眼看着这两个他的姐姐,但并没一分亲情可言,因为纵使被迫,她 们刚刚的表现实在是太低贱了。这时一阵拍手声吸引了文龙的注意,这个能拍手 的人自然是剩下的活人凌傲天。

    凌傲天讚歎道:「刚刚你表现不错嘿嘿我没骗你吧这么轻易便 收服了他们。」

    文龙刚刚正是依从了凌傲天所谓的「安抚」方法,这方法巧妙之处在於刚刚 那四人正在亢奋的状态,却突然给凌傲天用残暴的手段使他们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心灵上正是由最高点跌至最低点。正当他们以为必死之时却给文龙带了他们出生 天,正好把他们反抗的意志彻底地消灭。

    更利害是陈飞所仗的只是给於手下女人作为帮助他的「利益」,凌傲天看通 这点,所以才要文龙把他们的既得「利益」保留,既然文龙给於他们的「利益」

    并没有任何改动,那对於他们来说是陈飞作主还是由陈文龙来作主,根本没 有分别,而且他们或者还会感激这个帮主除了饶他们一命外,更把这些女人赏了 给他们。

    凌傲天这一着确是把人的自私心态巧妙地利用到极致。

    陈飞用利益作拉拢,他便用相同的利益,更由「他」把陈飞杀掉,使他们的 选择只余下一个,由他作坏人再由文龙作好人巧妙地使他们作出了唯一的选择。

〖短篇〗龙吟凤鸣第2部分阅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8361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